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忍跡】不需要真情 第一章


  冰帝的校園異常安靜。今天起了個大早,準備在學生會好好處理文件的跡部,和往常一樣優雅地走在走廊上,早晨只聽的到鳥兒的鳴叫聲,微弱的陽光還不足以讓人刺眼,風徐徐的吹來,拂過他的臉頰,舒服的讓他閉上了眼。


  「………………」


  寂靜的教室,空盪的走廊。跡部再次睜開雙眼,眸中卻寫滿了冷漠。總是這樣,他沒辦法卸下這個虛偽的面具,在眾人面前要表現的從容,對待朋友要冷淡,甚至他沒辦法表明自己內心的想法。

  不過自己也早該習慣了吧。跡部微微勾起嘴角,嘲笑似地想著,湛藍的雙眼瞥到一旁的音樂教室。似乎有人在裡面,暗藍色的短髮…還戴著眼鏡的清秀臉龐……跡部不禁感到心跳一陣快速,他眨了眨眼,目不轉睛的看著那位少年。

  眼前這熟悉的少年,似乎喚起他心底的某些回憶。跡部雙眼閃過一絲訝異,輕輕打開音樂教室的門,悄悄走到那少年的身旁。在開門的剎那,他自己也嚇了一跳。什麼時候自己會用這麼和緩的動作開門,只為了不要吵醒一位陌生人?走近少年,他修長的手指撫過少年的臉頰,他感覺自己的雙手正在顫抖。


  「……小侑…?」


  輕輕地喚著,他咽了口口水,眼眶乾澀的分泌出淚液,像是害怕再次失去,他不敢隨意眨眼,就怕下秒再也看不到少年似的。跡部苦笑了下,發覺自己的失態,便將制服外套蓋在少年身上。

  「現在是冬天,竟然還只穿制服就睡著在教室……」

  跡部嘀咕著,臉上表情煞是溫柔,再次看了眼少年,才不捨的轉頭離去。只是,在跡部轉頭的那秒,少年忽然睜開雙眼,對著跡部的背影笑了出來。

  見跡部離去後,少年才站起身。
  看著外套上繡著的名字,他意味深長地笑了出來。

  「跡部…景吾……」

  少年打開一旁的窗戶,看著漸漸入校門的學生,忽然覺得心情開朗。他不管還放在桌上的琴譜,帶著愉快的心情,肩上還披著跡部的外套,就這樣準備回教室。他有預感,今天的運氣會很好。


  來到學生會,跡部看著堆積如山的公文,無力的嘆了口氣。昨晚因為社團的關係,放學並沒有到學生會處理文件,桌上除了昨天中午還沒處理完的外、還有放學又增加的…再這樣下去,他絕對會沒時間上課。

  但…課堂教的東西也不重要,何必這麼在意?跡部偏頭一想,隨後笑了出來,但他還是坐回辦公桌前,開始處理文件。

  一張一張的公文,上頭寫滿密密麻麻的字,重點處已經被成員用螢光筆點出,他拿起一旁的印章,蓋在紙上,隨後放到一旁。

  這樣的動作不知道重複幾次,他忽然發覺自己都浪費時間在無聊的事上,但無奈的是,他沒辦法有理由推託這個責任,每年僅管不願意,卻還是被選為學生會會長。

  「跡部,今天怎麼這麼早?」

  門被打開,走入學生會的是和跡部從幼稚園就認識的冥戶,他手上拿著大包小包,裡面滿滿的巧克力外加情書。跡部挑眉看了冥戶一眼,只見冥戶將那大堆東西放到一旁的桌上。

  跡部用手撐著下顎,疑惑的看著冥戶,「那些是什麼?」現在是十月初,冥戶的生日已經過了不是嗎?只見冥戶拿起一張情書,還沒經過主人同意就打開。

  「跡部學長:每天看到你在網球場上的英姿,就讓我心悸的快要無法呼吸,雖然我只敢在場外為你加油,但這種小小的幸福已經是我最大的快樂了!祝你生日快樂!默默為你加油的學妹,敬上。」

  冥戶哈哈的笑了出來,跡部則是一臉無奈的看著冥戶。原來今天是他的生日啊…,「啊嗯?這些都是同樣的東西?」冥戶聳聳肩,似乎還沒翻過裡面的東西。

  「我不清楚,不過巧克力、禮物,還有小餅乾多過情書就是,」冥戶將那封情書放到一旁,走到跡部面前,「是說,你後援會的會員們,為了不造成你的困擾,所有情書上都沒有名字呢。」真是感謝。跡部對冥戶翻了個白眼,繼續批改公文。

  「啊、來晚了,抱歉!」身為冥戶的特別助手,鳳平常也都必須很早到。見跡部已經在忙碌,鳳更是抱歉的到位子上幫忙。

  「長太郎,今天是跡部的生日哦。」冥戶指了指跡部,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別忘了今天去跡部家大吃一頓!跡部,這次你生日,他們會幫你辦生日派對吧?」跡部抬頭,思考了下,隨後點頭。

  沒錯,平常這種節日,就算想拒絕也拒絕不掉的,就是生日宴會。跡部用手稍微按摩太陽穴,微微放鬆的表情像是鬆了口氣,「你們要來就來吧,他們還是會和往常一樣發邀請函的……」

  「…呃…跡部學長、這個…我……」鳳有些扭捏的不知該不該說,他猶豫的看了眼冥戶,只見冥戶回給他疑惑的眼神。像是在心中暗暗加油,他從口袋抽出一張卡片,遞到跡部面前,「這個、這個是網球部正選…大家想為跡部學長慶生的邀請卡!」

  鳳嚥了口口水,有些緊張的繼續說,「因為怕冥戶學長會不小心透露,所以我們並沒有和冥戶學長說……如、如果要延後的話也可以!畢竟…是我們太晚說了……」

  跡部楞了楞,看著不是很精緻的卡片,一種莫名的感傷打痛他的心。他忽然想起,幼稚園有陣子,他到親戚那邊住了好幾個月,認識一位男孩,當時快要到他生日時,男孩也給了他一張生日邀請函。


  『我們都是在十月生日,一起過生日吧!』


  可惜,最後他並沒有和男孩一起渡過,因為在約定的前兩天,他父母忽然將他帶回家。他不記得他親戚家在哪,那時的記憶已經模糊,唯獨記得男孩獨特的關西腔、及肩暗藍色頭髮、戴著眼鏡的模樣。

  「跡部學長…?」鳳出聲喚了跡部的名字,只見跡部彷彿從恍神中清醒似的眨了眨眼,「呃…學長不用怕不好意思拒絕,畢竟是我太晚通知……」鳳體貼的笑了笑,沒發覺跡部眼底閃過的一絲寂寞。

  「晚上的宴會本大爺不能不出席,更何況,在社辦過生日還要整理,本大爺可沒這麼多時間。」冷冷地道出這些話語,跡部刻意不看鳳愣住的模樣。他告訴自己,不需要付出太多感情,這世界只有感情是不夠的。

  冥戶皺眉,眼看事情不對勁,他用力拍了拍跡部的桌子,語氣卻極為溫和,「跡部,長太郎他們只是好意,你沒必要裝作一點也不感興趣吧?」筆飛快的動著,公文批改的速度之快,然而冥戶沒有發覺。

  跡部咬著下唇,終於停下動作,呼了口氣,眼神堅定的看著冥戶,「那本大爺說清楚點,其實本大爺一點也不想參加。」起身,跡部不管還沒看完的文件,直接離開學生會,不打算再看鳳受傷的神情。


  他其實不想要這樣傷害他們,但他們不能接近他,因為他是跡部景吾。


  離開學生會後,跡部感覺自己的視線模糊起來,走廊上仍是空盪,外頭卻多了同學之間的嬉戲聲。他羨慕的往窗外一看,操場上玩躲避球、籃球的不佔少數,卻沒有一個人敢約他一起去玩,從以前到現在,似乎不曾變更過。

  身旁出現的,盡是那些貪圖他家庭背景的人,他盡可能的露出善意,卻發現這樣無法生存,只會一次又一次被傷害。於是,他開始偽裝自己,把自己包裝的完美、把自己封閉的難以接近。

  被所有人尊為帝王,沒有人敢再接近他,只敢遠遠地崇拜。

  「景吾,」呼叫聲遠遠的傳來,他轉頭一看,那熟悉的人影出現,是和他幼稚園就結交的好友之一,瀧荻之介。網球部正選中,第二瞭解他的人,「怎麼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瀧的聲音很柔和,讓跡部覺得很不真實。

  跡部搖了搖頭,走到瀧身旁,兩人並肩往教室走去,「沒什麼,只是覺得很累而已……」他的聲音帶有絲無力,臉上的表情卻不敢有任何疲倦。

  「哪、你連我也想隱瞞嗎?」瀧的笑容淺淺地,卻讓他不自覺陶醉,他苦笑了一下,不怎麼想說,「如果真的很累,明天就好好的休息吧!最近可能會發生很多事情……」接下來的對話,他都沒什麼在聽。

  雖然知道這樣很沒禮貌,跡部卻不打算聽瀧說的話。他滿腦子都是早上,那位少年的身影。那位少年,和記憶中的男孩重疊,害他不自覺叫出男孩的小名,但他始終遺忘了男孩的全名……

  「……所以說當時我們都很訝異…,景吾?」彷彿發覺身旁的人兒不對勁,瀧忽然停下對話,「景吾,你怎麼了嗎?」擔心的望著跡部的側臉,瀧忽然發現,真實的跡部離他好遠。

  明明實體就在旁邊,卻一點也無法瞭解他的內心,這樣的狀況越來越多次了……

  「啊嗯?怎麼了嗎?」跡部轉頭看著瀧,臉上漾起的笑容完全沒笑意。瀧看著跡部這種模樣,不禁覺得一陣心痛。他曾是這麼瞭解跡部,現在卻一點也無法得知跡部的想法。

  「景吾,答應我一件事。」

  忽然,瀧這樣說。跡部丟過疑惑的眼光,「什麼事?」他看瀧如此認真的表情,忽然疑惑,那個生日邀請瀧是否有參與討論。

  但,隨即,他無心思考這麼多。瀧的笑容淒涼而悲傷,他發現瀧握住了他的手,緊緊地、卻在顫抖,聲音有些哽咽地像是哀求,「不要把心事往肚子吞。」

  感動的情緒讓跡部不知所措,但跡部還是勾起嘴角,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

  「本大爺從不做這愚蠢的事。」

  然後,轉身走向樓梯,往教室前進,克制自己不要去看瀧的表情。

  他不能讓瀧發現,自己眼角的淚水;也不能讓瀧發現,自己因為那樣的笑容而心慌,甚至感動了起來。因為,他是跡部景吾,他是不能讓人靠近的光芒……



  早晨社團時間,跡部遲疑著到底該不該去網球部。

  想起早上自己的殘酷話語,跡部就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鳳,畢竟鳳是個很乖巧的孩子,更何況鳳是如此單純。只是,鳳的觀察力真的很好,某次社團解散,鳳趁著大家還沒進社辦換衣服時,和跡部說:


  『跡部部長,這樣已經夠了,你要相信你自己。』


  那時他因為小事纏繞於心,導致精神不振,最後以六比四打贏向日。比完後,被神太郎狠狠地罵了一頓,雖然跡部沒有把心煩的情緒寫在臉上,卻還是被鳳發現了。

  跡部忽然感到心裡暖暖的,原來除了冥戶和瀧,還有人是瞭解自己的。

  「跡部同學、你不去網球部嗎?」

  一個低沈而獨特的聲音傳來,跡部這才拉回意識地轉頭,一看差點愣住,是早上在音樂教室睡著的少年。跡部不敢相信的看著他,而少年卻堆著笑容等待回答。

  「……本大爺要不要去,不關你的事吧?」就算再怎麼在意,跡部還是沒有去網球部的打算。他想,也許是自己不忍心看到鳳的傷心、瀧的淒涼,才選擇逃避吧……

  少年將跡部的外套矇住跡部的頭,「我叫忍足侑士,網球部正選,請多指教,部、長。」帶有磁性的話語,像是吸引住跡部一樣,讓跡部遲遲無法回神。儘管名為忍足的少年離開已久,跡部卻還是呆站在那兒,任外套矇住自己的頭。

  他真的覺得自己淪陷了,心跳不自覺加快。
  可是他不甘心,為什麼自己會就這樣陷下去?

  將外套拿起,跡部穿上它,感覺忍足的氣息就在身旁,耳朵刺刺麻麻的,他忽然希望再聽到忍足叫他的名字。

  「…忍足…侑士……」

  呢喃地喊著,跡部露出一抹不易發覺的微笑。
  他想,他真的無可救藥了。


  從跡部的教室離開後,忍足臉上的笑容就一直沒消失。

  早聽過謙也說冰帝有個美人,這果然是真的。想起之前謙也給他看的照片,他忽然覺得來冰帝是正確的選擇,雖然他知道,要引起美人的注意不簡單,但那位美人似乎早就注意到他了。

  想到一早跡部的舉動,忍足的笑不禁更加開懷,但忽然,他又想起學妹給他的情書,一個轉彎,往學妹班級走去。

  能遇見美人是好事,但他對於男生終究是沒興趣。他相信,男生就是男生,不可能和女生一樣,有柔軟的身軀、甜美的嘴唇,每當擁抱、或與女性接吻時,總會覺得她們身上有種淡淡的香味。

  是女人與生俱來就有這種味道嗎?很柔和的香味,讓他無法忘懷。

  漫不經心的走在樓梯間,他不經意瞥到操場上正在練網球的部員們。
  沒錯,剛剛在神監督的監督下,他打贏了正選中的瀧,雖然他知道,瀧在和他對打時嚴重的分心,但抱歉,他可是很覬覦這個正選的位子。

  如果這樣可以和女王更親近一點,他不會介意付出這些。

  但,神監督讓他和向日組成雙打,說自己的穩重可以讓向日冷靜一點。不過沒差,總之,進了正選就好,他只要專心渡過這個時期就可以。

  終於到了學妹的班級,忍足整理一下思緒,掛上一個看不出喜怒的笑容,「請問,長谷川學妹在嗎?……」


※ To Be Continue……


★ 後記:


  「給我看真正的劇本!哪有男主角出場只說幾句話…」忍足忿忿的搶走劇本,嘀咕地說著。

  「我倒覺得鳳還比我像男主角哪、正常來說第一集就該和小景有強烈的接觸…像是擁抱或是接吻之類的……」忍足死命的翻著劇本,卻沒發現一旁的跡部額冒著青筋,冷笑的陰險模樣。


  「忍足侑士…」跡部的聲音忽然轉為低沉,他現在的怒火大概可以死破一本字典,「你最好就給本大爺三集都不要出現!!」


  為了因應跡部的要求,忍足三集之內都不會出現,本篇男主角換為鳳長太郎,謝謝各位的支持ˇ(喂)

  是說,本篇字數…感覺還滿多的…不過我想暫時不會貼出,目前打完的時間是二月二十七日…這篇打起來還滿順手,不知道會不會一次就打一堆?希望是能和相信一樣,打起來順手,哈哈!

  劇情方面還沒有想很多,只想了某些場景,所以內容可能會中途大轉變也說不定。總之,希望能夠打出一篇甜蜜的忍跡!雖然貌似不太可能……

 

★ 預告:

** 下集含有慈跡、塚跡情結 **
   本次的預告只擷取一點點搞笑部分(有很搞笑嗎?),敬請期待下集!


  「手塚給你的?」

  「是。」

  「你從手塚那邊搶來的?」

  「是。」

  搞什麼、這是什麼答案啊?!跡部陰沈的臉像是要發火似的,但當他想起是自己訓練樺地只說「是」時,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