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6753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不二中心】074:緩慢地趕快

  看著手塚和別人有說有笑的聊著,我不禁感到心有點悶悶地。
  這是個很不常見的畫面,但最近卻常常出現,從高中二年級下學期開始。

  「手塚、今天放學要一起回去嗎?」

  如同往常,我提出了這樣的邀約,通常來說他是不會拒絕的。
  然而,他卻指著還在收書包的越前,和我說:

  「越前要和我去圖書館借書,你先走吧。」
 


  越前搭上他的肩,兩人一前一後離開了教室,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
  心不自覺的痛,沒有理由。

  坐在一旁的菊丸見狀,推推我的桌子。

  「哪,不二,要不要一起走?」

  他臉上的笑容燦爛,我沉默了幾秒,露出和平常一樣的笑容。

  「那英二的速度要快點哦。」

 

  走在回家的路上,身後卻不斷傳來菊完和慈郎的聊天聲。
  這兩個個性很像,所以常常暱在一起。
  而我只是靜靜地走在前面,腦袋一片空白。


  其實手塚的態度變了,而且是針對我。
  之前依成績排位子,我笑盈盈地拉著他,問他會想坐在哪邊,他並沒有說話,於是我和他說,我希望能夠再和他坐一次。


  從開學到現在,我們位子相鄰,大概也只有那麼一次了。


  也許是因為高中社團換成別的吧,手塚開始微笑,甚至話漸漸多了起來。
  雖然平常還是冰山的樣子,但讓我很無法適應。

  更換位子時,因為手塚去忙學生會的事情,所以由我先選。
  但我發現,他選擇我旁邊的位子,不是因為我……
  是因為…他身旁的位子。


  其實我不該這麼貪心,友誼就是這樣。
  付出越多得到越多,當然也有可能最後是只有付出卻沒有收穫。


  後來的一天,我終於和他一起回家。
  路上,我們彼此相當安靜,我不發一語地走著,享受這段寧靜。
  唯有在他是冰山時,我才覺得,他是我所認識的手塚。

  但這段寧靜沒有維持很久。
  經過熟悉的街道,我想起以前我們走在一起的場景。


  「啊…上次幫小景挑禮物時,就是在這裡吧?」
  「嗯。忍足那傢伙還一直問要送什麼…」
  「你給我的禮物我很喜歡,音樂很好聽呢。」
  「那個音樂盒是越前建議我買的,他說你很適合。」


  我微微一愣,無奈的扯了抹苦笑。
  又是越前…越前越前的,最近一直聽到越前。
  不知道為什麼,越前一次就跳兩級和我們一起進高中。
  從開學到現在我都還不清楚原因,不過也沒差了。


  「我還要買些東西,再見。」
  「嗯,明天見。」


  轉進巷子,我仍是撐著已經僵硬的嘴角。
  手塚哪…從什麼時候你開始對我冷淡?
  在國中相處時的歡樂,你已經全都遺忘了嗎…?

  我不奢望你回頭看我…只是,我仍是想和你說……


  如果可以,能不能不要一直忽視我?


  儘管內心如此吶喊,我卻無法卸下笑容。
  這樣的冷漠已經無法改變。我自顧自的挑著文具。
  忽然,書局的門被推開,一個耳熟的聲音傳來。


  「老闆!昨天我訂的遊戲到了嗎──」
  「英二!你吵到別人了…」


  轉身看去,大石輕敲菊丸的頭,兩人身旁彷彿冒上了愛心。
  真是的,偏偏遇到這兩個。

  走到更裡頭,我刻意不和他們會面。
  現在的我,心情低落到一個爆點。
  不曾遇過這樣的事情,往常手塚也都會體貼我,根本不需要煩惱。
  畢竟,那時候,是我主動接近手塚,讓手塚對我卸下心房……
  可現在…手塚的「好朋友」,已經不再是我能擁有……


  隨手拿了幾枝藍筆,趁大石和菊丸分心時快點結帳離開。
  這還是我第一次這麼狼狽的離開書局。
  還記得高中一年級時,我約手塚到書局買參考書。
  在挑的時候,無意拿到一本占卜書,我感興趣的打開,卻被他敲了敲頭。


  「就快考試了吧?」


  手塚臉上面無表情,語氣也平淡的毫無感情。
  可我還是笑了出來,甚至感覺心裡暖暖地。
  放回占卜書,我趁他在看別的書時向店員訂一套他喜歡的書籍。
  一共有十二冊,現在正推出收藏版。
  我想,如果這當作送他的禮物,他會不會開心的對我露出笑容?


  但,我送出禮物後,他卻沒有和我說任何想法。
  內心以為他默默感動著,卻在無意聽到聊天對話時慌亂了腳步。
  原來他一直是這樣看我的。
  原來他一直是這樣看那份禮物的……


  「手塚,你生日收到了哪些禮物?」
  「嗯…很多。」
  「哪,不二送你什麼?每次他送我們的禮物都很讓人意想不到呢。」
  「…老樣子,一堆書,只是這次我早就有一套了。」
  「咦?難得他會買你已經有的東西了…」
  「他根本就沒想過我要什麼吧,前年送我書、今年也是。」
  「書不好嗎?」
  「…不是不好,是他送的都是我不需要的。」


  後面他們聊了什麼我不知道,已經無力繼續聽下去。
  這些對話,我很努力的想要快點遺忘,卻發現好難。
  越是想忘記就越是清晰,彷彿遺忘不了似的烙印在腦中……
  當時手塚是用怎樣的表情說這些話?我心痛的想著。


  那套書,我以為他會喜歡。
  我不認識那位作者,但自從認識了手塚,我幾乎每天看他作品。
  自嘲地哼了聲,我回到位子上,不發一語的寫著作業。


  還記得,菊丸在當天放學,有些害怕的問我:

  「不二、你在生氣嗎?」

  我疑惑的看著他,摸摸嘴角。笑容還在啊,為什麼這樣問我?
  將嘴角更加上揚,我問他:「為什麼這樣想?」
  似乎見到我雙眼終於透露出和善,他才鬆口氣。

  「因為不二今天的眼睛很藍哪,深深的好恐怖。」

  我不懂菊丸為什麼能知道我心情不好。
  但我沒有否認,因為我也知道自己的情緒。
  也許和他說的一樣,我今天眼睛很藍吧。


  「哪!不二!你看!」


  菊丸誇張的指著天空,夕陽和月亮同時出現,他興奮地又叫又跳。


  「太陽和月亮又見面了吶!」
  「嗯…是啊,他們一定很開心。」
  「那我們也要很開心喔!」


  我愣了幾秒,隨後才漾出一抹發自內心的笑。

  是啊,我們要比他們更開心。

 

  「我們去網球場逛逛吧,說不定會遇到其他人──」

 


×FIN 060307 凜犽


  其實,手塚並不是這樣的人我知道(被毆)
  以上文章內容可以完全忽略,因為我這樣算是抹黑手塚我承認OTZ

  這篇其實沒什麼好說,今天這樣的偷懶也讓我有點擔心。
  明天不知道會是怎樣的一天?總之希望不要再下雨了。

  最近心情很低落,外表當然完全看不出來。
  老話一句:「瘋的人心情再怎麼不好還是會瘋。」
  今天倒是和Peter說到很多話,芋圓也有陪我去(笑)

  老實說,我還滿討厭這種感覺。
  明明和自己很要好的朋友,卻在不知不覺間成了別人最好的朋友。
  我和他不再有交集,當然他是女生(笑),個性如何我就不多說了。

  啊、千萬別問我是誰,也別胡思亂想,我說的朋友不一定是真實的嘛。
  ↑刻意混淆事實?

  總之,這種力不從心的感覺很討厭。
  隔宿露營也和別人一組,沒有跟他扯到任何關係。
  (…這樣好像就洩密了?b)←笨蛋一個。

  以前約好要一起做很多事,分組要一起、座位要一起、複習要一起…好多好多的一起都還沒完成。
  可能是我不夠專心吧,沒有付出什麼就渴望獲得這段友誼。

  也罷,只要我們班不要有人看到這篇就好(汗顏)
  個人認為這篇還滿隱私的(炸),而且重點是人很好認。
  請不要在事後砲轟我或是說我閒話(默),後記都比正文長了XD

  最後,我剪頭髮了(喂)
  這篇塚不二還是36就別管了吧…都說是友誼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