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真幸】050:眼淚的材料《幸村生日賀文》上

  你和我說,在你面前,我不需要裝作堅強,因為人是感性的動物。
  搖搖頭,我想我現在的模樣一定的嚴肅,否則你又怎麼會呵呵地笑出聲?

  「精市,這些話留給切原他們吧。」

  你思考了下,點點頭,無奈的扯抹笑道:「明明眼睛都紅了,卻還不承認…真是倔強的小孩哪。」就像是母親在說自己孩子一樣,你的笑容中帶有柔和的線條。

  我將蓋在你身上的棉被拉高,輕拍你的頭,走之前的動作總是不會改變。


  「好好休息,明天我會來看你。」


  你目送我離開,笑卻多了些苦澀。
  終於,在回家時,我第一次了解眼淚原來是鹹的。


××


  立海大附中,今天和往常一樣很有朝氣的社團練習中。

  每個社團都很認真地訓練著,畢竟眾人期待的海原祭就要到了,大家瘋狂的練習要表演的項目,甚至連一向最愛翹社的切原也乖乖出場。

  沒錯,這次網球部要表演的東西就是…網球。雖然這樣說很像廢話,但他們的菁英紳士-柳生比呂士,在多次努力下,邀請到冰帝和青學某些正選來打友誼賽,當作校慶活動、也順便來探探對方的實力。

  問真田那邊是如何說服?當然是先將點子和幸村說,依幸村的個性一定不會拒絕,既然部長都已經答應了、副部長又能說些什麼呢?於是,真田也被迫答應。

  他們今天練的很辛苦,但每個人臉上卻始終漾著笑容,就算是被罰跑操場仍是笑著追逐,絲毫沒有以往嚴肅的感覺。

  「吶吶…聞太今天精神很好唷?」慈郎揉揉雙眼,躺在一旁指導椅上問著。剛剛從冰帝翹社逃來立海的他,就是要來找丸井。只是…好累啊……慈郎呆呆的看著丸井,眼皮漸漸感到厚重,隨後終於閉上雙眼呼呼大睡。

  丸井笑著,正在場上和切原練習的他,現在狀況可好呢!他用力的將這球回擊過去,臉上的笑容滿是愉悅,「大概是因為…真田副部長終於交女朋友了吧!」最近改變最多的,就是春風滿面的真田,所有網球部的都在猜真田女朋友是誰!

  對面的切原,嘿嘿的笑了出來,「幸村部長最近也交女朋友的樣子喔…狀況看起來很好、醫生也說最近精神不錯呢!」一旁經過的柳生跟仁王,雙眼互視而笑。

  「真是想知道是誰,能夠忍受這麼恐怖的兩人。」柳生推推眼鏡,一副明明知道卻裝不知道的模樣。仁王嗯地哼了一聲,兩人便前往社辦,似乎在要求切原去問柳事情的真相。

  然而,還在打球的切原忽然像是洩氣般地停下動作,球就這樣落在地上。他回頭對仁王的背影吐了吐舌頭,「拜託、如果蓮二學長願意說,他早就和我說了!…」不論他怎麼問,柳都不和他說,真是害他有點受挫。

  「咦咦、柳連你也沒說啊?」丸井似乎也去問過。他一臉錯愕的看著切原,畢竟切原是柳最疼愛的學弟,大夥都常常派切原去問話。

  「是啊……搞的好像商業機密一樣,一點也不好玩。」

  「不如我們直接去問幸村?幸村最疼你了。」

  「不要!他生氣起來也是很恐怖的……」

  聊到這裡,兩人哈哈地笑了出來,「如果被聽到,不知道又要被罰跑幾圈操場了!」黃色的網球再度拋起,一個完美的拍擊動作,球相當快速地飛越網子,到達對面場上。

  不知道比了多久,卻一直有種興奮的感覺。是期待的海原祭要到而太興奮嗎?兩人同時這樣想,腦海已經浮現自己最想挑戰的對手。


  另外一邊,真田正在社辦處理關於海原祭網球部的事情。水、場地、保全人員…這三樣一個也不能少,甚至連午餐也必須準備一下,不過冰帝的某人應該不屑吃吧?真田苦笑,想起那人華麗的模樣,不禁好奇那天立海會有什麼有趣事發生。

  進入社辦的仁王及柳生,用手倚在桌子,看真田飛快填寫的文件。仁王指著空白的一欄,問:「這個…我們網球部也要賣東西嗎?」微微挑眉,他不能想像整個網球部拿來當場地販賣食物的模樣。

  真田搖搖頭,「這樣會破壞網球場的整潔、以及質感,」一旁的柳生眼鏡再次閃出逆光,他似乎想起柳上次和幸村在竊竊私語些什麼…,「更何況我們立海也很大,不缺網球場這塊地。」

  「那到底這欄是要幹麻?」上面說明就寫了每個社團都需要販賣東西,至少賺十萬以上……難道是要用入場卷?不過他們的名氣也沒大到所有女生都會想來啊……

  柳生咳了一聲,掩蓋尷尬的感覺,「如果我沒猜錯,柳提議的是…男公關服務?」真田隱約冒了滴冷汗,但還是面不改色的點頭,只見仁王露出滿是興趣的期待表情,「冰帝和青學知道這件事嗎?」

  「如果知道,可能會邀約不成,但幸村和不二、跡部是舊識…」真田不是很有把握的說著,其實幸村只要他安排當天的行程,並沒有要他處理其他事情……

  忽然,仁王的手機響起,接通後,發現是幸村打來的,「幸村,怎麼了嗎?」幸村在電話那頭笑了笑,要求仁王把手機交給真田,交給真田後,他們兩人訝異的發現,真田臉上的表情溫和了許多。

  甚至…像是在笑一樣。

  「嗯、我知道了,再見。」沒有聊多久,似乎只是交代些事情,真田將手機還給仁王,「精市把事情都和他們說了,他們並沒有拒絕。」預估是和忍足、不二說,畢竟這兩人特別喜歡有趣的事情。真田想。

  柳生嗯了聲,隨後意識到社辦並不大,「場地、營業方式?」

  「蓮二是說,上午部分先接待客人,下午安排壓軸練球。」此時柳正好進社辦,真田對柳使了個眼神,示意柳解釋原因。

  柳笑了出來,似乎已經安排大致局面,「如果上午就開始練習,一來可能沒有人想看,畢竟上午活動較多。再來,社辦能提供的淋浴設備不多,會造成下午的負擔。而下午安排練球,是因為這樣可以多收門票費,在上午見識過三校網球部的魅力後,大家會更有興趣。」

  「那場地?」總不可能要他們在網球場上接待客人吧?而且,社辦不大。

  「預估會和學校借體育館,然後網球場上午先開放給其他運動社團使用。」柳一邊換衣服一邊道,然而桌上的體育館鑰匙已經說明前面預估是不必要的。

  「那、我們要怎麼接待客人啊?」仁王笑著問,興奮早已不能隱瞞,他站起身,看著尚在更衣的柳,不禁覺得這次海原祭真是有趣。

  柳頓了頓,隨後語氣帶有笑意地道:「這部分雖然還未商量出來,但目前有、兩個方案,一個是主題化休息館、一個是鐘點情人,」終於換好衣服了,柳走到真田身旁,看著上面海原祭必須填寫的單子,心情也跟著雀躍起來,「我認為,幸村可能會採納第二點,畢竟他一直很希望看到某些場景。」

  「主題化休息館和鐘點情人哪…」仁王意味深長地笑了,他瞄了眼臉上沒啥變化的柳生,用手肘推推他的手臂,「你覺得哪個比較好?」

  「…你認為?」柳生微微勾起嘴角,拍了拍仁王的頭,「時間差不多了,再去打一場吧。」仁王在身後嚷著比呂士你別轉移話題,卻還是乖乖的跟著柳生打網球去。

  「看來,今年的海原祭會很盛大。」

  「是啊…畢竟,這是我們最後一個海原祭了。」

  想起今年將成為國中最後一個夏天,真田不禁感到有些失落,儘管知道,高中大家還會再見面,但…這種團體的親密感,可能再也找不回了吧。


×× 待續……


  對不起,幸村娘娘。

  似乎在你生日前我無法打完賀文,真的很對不起OTZ
  一直擔心你會給我拖夢,卻沒發現自己一個字都還沒動手。
  動手的瞬間儘管充滿期待,說真的我也很希望快點進入海源祭……

  啊,上篇似乎有點短?
  請各位不要介意,因為我還在為忍跡頭痛中。

  以上,感謝各位的觀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