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60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跡部×自創】056:F=m×a《第二章》

  跡部也立刻發現這號人物,馬上命人調查她的事情,卻發現……她是個不折不扣的女同性戀、此外還是擁有「天下第一腐」之稱的「腐女」。雖然她目前是國一新生,但多項事蹟可以證明,她絕對不是什麼正常的人……

  第一、她曾獲得多項第一名優勝,比賽內容為:冰帝真人BL創作。當時看到她的創作,把跡部確確實實的嚇了一跳,主角竟然是他和忍足?還有冥戶和鳳?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仔細一看,竟然還有他和忍足一起吃飯的照片?那張原本是他們網球部聚餐的照片不是嗎?跡部狂汗繼續拉著滑鼠看。

  第二、她在部落格發表多篇「冰帝BL配對感想」等等的討論發表,當然一看到名字,跡部就想起剛剛那些文章內容,立刻跳過不打算欣賞。沒錯,可遠觀而不可靠近焉,一旦靠近恐怕腦細胞瞬間秒死,不值得、不值得……

  第三、她被多位「腐友」稱讚是「天下第一腐」,而稱讚的人群中,還有五位是「冰帝真人腐同萌」的盟長,害他不禁讚嘆這位五十嵐綾柚香的厲害,竟然有這麼偉大的事蹟……

  然而,看到她的照片時,跡部整個人更是跪倒在電腦桌前大喊:「人不可貌相!」沒錯,照片上清純可愛天真善良美麗大方純真無邪活潑開朗的女孩,竟然是擁有多項「金腐獎」獎主!真是蒼天不仁啊!跡部無奈的在內心吶喊著。

  於是,他悄悄的離開,不帶走一篇腐文,就這樣默默的消失在網路上了。

  但,事事難料,沒想到在三天後的今天,竟然出現了一個情敵!他意想不到的情敵!沒錯──就是他曾動過心的那位女同性戀外加天下第一腐的那位腐女──五十嵐綾柚香!當拿到她要給時雨的信時,跡部差點就要在時雨身上掛滿一堆蒜頭和十字架,可惜他想起來綾柚香只是腐女不是鬼魂。


  噹噹噹──

  下課鐘聲響起時,時雨看了眼身旁…有些精神分裂的同學,她挑眉看著跡部在紙上寫下一個又一個「搶奪時雨大作戰」的字樣,差點忍不住一腳踹出去,不過好在她受過專業的EQ訓練,不然恐怕跡部臉上就會多了個腳印。

  「啊啊,下課了……」顯然跡部剛剛上課並沒專心,「那傢伙應該不會來吧……」跡部喃喃自語地說著,不時望著門口看,身旁散發出的殺氣煞是可怕。若是時雨知道跡部的想法,恐怕會跟著跡部一起防備那位學妹──當然,時雨是不可能會知道的。

  「松浦同學!外找!」

  是了,一定是那個人!跡部瞬間抓住時雨的手,不管全班用什麼眼神看他們,也不管自己是冰帝的帝王,直接對著時雨快速地道:「哈哈本大爺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妳的幫忙不如就跟本大爺出去一趟當然妳是沒有權力拒絕的!」於是拉著時雨往後門狂衝,只見那人速度更快,咻的一聲便擋住了跡部的去路。

  跡部在內心大喊:該死的上帝不是昨天才眷顧本大爺嗎?為什麼今天就殺出一個程咬金而且竟然還是那個該死的凌柚香!
  現在他因為時雨,早就練成:說話快速不停頓外加不使用任何標點符號。好吧,問號和驚嘆號不算。

  擋住他們去路的少女,正是跡部心裡的陰霾──五十嵐綾柚香,她撥了撥黑色的長髮,對時雨甜甜一笑,「妳就是松浦學姊嗎?」時雨看了眼跡部,看來她完全不認識眼前這位少女,可惜現在跡部早已石化,時雨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沒想到,綾柚香卻一把抱住了時雨,臉頰上泛著少女的羞澀道:「我終於找到妳了、時雨學姊──」時雨的冷汗如同瀑布般洩下,她困難的推了推眼前這位自制力不大好的學妹,希望能早點脫離這恐怖的區域……

  天啊,最近她身旁怎麼老是充滿這些怪人?時雨咳了聲,隨後努力的想拉開綾柚香抱住自己的手,「請問妳是…?」餘光瞄到想逃跑的跡部,時雨很「善良」的踩住了跡部的外套,只見跡部傳來「含情脈脈」的眼神,手卻毫不留情的拉開了時雨的腳,往隔壁班跑去。

  奔跑的過程中,跡部不停的在心裡咒罵凌柚香。
  好,綾柚香,算妳狠!最好小心本大爺告妳:「綾柚香親驚吾愛;吾愛賴柔和,令他事,固不敗驚愛乎?」什麼?聽不懂中國的文言文?好,本大爺就在這裡先改成第一人稱解釋一下。綾柚香親自驚嚇到本大爺的愛,也就是時雨,幸虧時雨個性溫和,如果是發生別件事情,難道不會驚嚇到我的愛,也就是時雨,嗎?

  跡部內心憤慨的想著,隨後撥了撥頭髮,「本大爺果然是語文程度Number one的,哼哼……」然而當聽到綾柚香高分貝的奸笑時,他又立刻奔向隔壁班準備抓忍足出來,沒錯…衣服脫不下來?找忍足!女人擺脫不了?找忍足!嗯哼,很好,幸虧忍足侑士就在隔壁班,不然時雨就要被綾柚香給污染了──沒錯,為了時雨的安全,跡部決定,和綾柚香拚了!

  「忍足侑士你快給本大爺滾出來!」跡部的聲音一出現,立刻吸引千百隻蒼蠅……不不,千百個暗戀中的少女,她們如排山倒海而來,連忍足都還沒出現跡部就被困住了。他往回看去,人群早已淹沒時雨的蹤影,然而綾柚香的笑聲又如此尖銳,分明是故意的!

  跡部恨恨的瞪著身後的教室,卻連動都動不了。沒辦法,他這副身體,注定是塊磁鐵啊……


  終於上課時,暗戀中的少女們依依不捨的和跡部道別後,他才得以回教室喘口氣,沒想到剛坐上位子就看到隔壁傳來的「熱情視線」。眼看對方手上的凶器就要攻進自己的區域時,跡部拿起一旁的課本擋住帥氣的臉龐,隨後小聲的和時雨說:「本大爺本來要救妳的可是外面有太多敵人而且凌柚香的土地面積太小害本大爺無法順利攻進城裡不過沒關係下次絕對會戰勝的……」

  「………………」時雨放下凶器,隨後用手撐著頭,小聲的嘀咕:「幹嘛搶走我的信又不把她趕走……」雖然聲音很小很小,跡部卻還是聽到了。他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時雨,隨後笑了出來。

  「哈哈哈……」他努力克制自己不要笑得太過火,雖然老師還沒來,笑多大聲都沒關係,「該不會…妳在吃醋啊?」只見時雨冷冷的對跡部翻了個白眼,彷彿在說「你以為我會看上你啊?笨蛋」,兩人難得的和平,倒是讓跡部覺得這一個半學期的努力沒有白費。

  時雨哼了一聲,「是剛剛御經過,看到我和別的女生摟摟抱抱,以為我和她……」因為那個擁抱實在太恐怖,時雨決定停止回想。她忽然伸出手,陰沈的看著跡部:「喂喂,把五十嵐的那封信拿來……」真是太恐怖了,為了杜絕後患,她決定…一定要好好的看看那封信到底寫了什麼!

  但她這一說,倒是讓跡部起來疑心。為什麼忽然要看信?難道…時雨對綾柚香起了興趣?!不不不、他相信這次他的直覺不會有錯,時雨絕對不是那種人──他痛苦的抱頭,然後露出一個很恐怖的笑容,「是那傢伙慫恿妳看信的嗎?啊嗯?」很好,竟然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對他們班女生下手!這筆帳大爺他非算不可!

  「拿來就是了。」四個字駁回一大串句子,時雨才懶得管跡部在想什麼,總而言之…「把信拿來。」

  看時雨如此堅持,跡部只好咬牙切齒的指著後面的垃圾桶:「被本大爺丟了。」

  時雨明顯僵化了一下,她雙手差點就掐住跡部的脖子,但理智大於衝動,時雨只有抓著跡部的領子,「很好…你說你把它丟了是吧?……」身旁陰險的鬼火飄啊飄的,原先光明亮麗的教室變的灰暗恐怖,她頓時瞳孔放大,如同恐怖的貞子般,「你最好給我負責!」可惡,綾柚香說很多事情都有在信上說過,所以要她和跡部拭目以待…問題是她一點也不想拭目以待!這幾天來發生的事情夠多了!……如果再靠近跡部,她覺得她會被全校公幹。

  跡部聽到這句話時,態度三百六十五度大轉變,他露出一抹壞笑,手抬起時雨的下顎,「妳說要本大爺負責?啊嗯?」時雨挑眉看著跡部,一點也沒被那氣勢嚇到。沒錯,現在的她還恨在心頭,跡部閃越遠越好……

  「然後?」她倒要看看,這位大爺要搞什麼花招。

  「妳明天就可以不用看到綾柚香了……嗯哼哼哼……」一個詭異的笑聲,跡部滿腦子都是該用什麼方法讓綾柚香消失,像是那本小說裡女主角的遭遇──被丟雞蛋、被畫臉、書包被丟到垃圾桶、課本被撕到分屍、桌椅被搬到操場上……不不不,這些都還不是能趕走那傢伙的,要用最終武器──讓她全家移民到無人島去!沒錯,造斬草除根才能消滅她!

  時雨嘆了口氣。看來,很多事情都只能靠自己啊。沒辦法,身旁坐了一個同班五年的怪人、家裡有個過於幼稚的姊姊、學校有個難纏的學妹……到底還有什麼是沒出現的?拜託要嘛一次出現、要嘛就都不要出現…她的心臟並不好啊……


××

  傍晚,時雨和御一起回家時,又遇到了那位難纏的學妹。

  「時雨學姊、御學姊,好巧吶,妳們也往這個方向走嗎?」綾柚香細柔的聲音很好聽,但時雨現在看到綾柚香就有想逃的感覺。御眨了眨眼,仔細的看著綾柚香,直到綾柚香冒了滴冷汗問:「御學姊……怎麼一直盯著我看?」這種被盯著看的感覺不太好,毛毛的……

  御笑了出來,臉頰上紅潤的可愛,「我只是覺得妳很眼熟,好像有見過妳喔?」綾柚香楞了楞,看著眼前天真可愛的御,不禁疑惑她剛剛是說實話、還是在耍心機,也就是同人用語的腹黑……

  「小御,妳今天來找我的時候,她正…呃,正在我旁邊……」自動忽略那個擁抱動作。儘管時雨臉上的表情有些尷尬,御卻仍是歪著頭看時雨:「咦咦、可是抱著小雨的不是跡部嗎?」唉呀,也該聽出她話中的意思了吧?再聽不出來、就是笨蛋了呢……雖然她知道這對小學妹來說很殘忍,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看凌柚香不順眼嘛!能怎麼辦呢?哦呵呵呵……

  綾柚香淺淺地笑著,頭上冒出滴冷汗,「這個…跡部那時候好像被圍住了,不是嗎…?」而且、她和跡部一點也不像啊!凌柚香在內心吶喊著,忽然,她想起青學的不二周助,那種感覺和現在御的感覺……簡直一模一樣啊!她姍笑著,「那個、時雨學姊,我有急事要先走了,妳和御學姊慢走哦!」真是的,綾柚香,妳怎麼這麼笨!人家都在趕了呀──她笑呵呵的往另一條街走去。

  時雨不解的看著,「……小御,妳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時雨抓了抓頭,摸不著頭緒的看御,「印象中…五十嵐並不好打發呢……」聞言,御比了個YA的手勢,隨後拍拍時雨的肩膀。

  「小雨,我剛剛說的話,是在趕人的意思。」她眨眨美眸,隨後用手撥了撥時雨及肩的短髮,「吶吶,不留長髮嗎?很多女生都在追求妳、這樣跡部會被嚇跑的!」時雨看著御認真可愛的表情,不禁笑了出來。

  「不了,反正嚇跑他,我身旁就少了一個怪人。」時雨主動把御肩上的側背書包拿走,「妳都夠矮了,還背一堆書回去……」

  「我可不能比妳比過去!我是姊姊耶!」她嘟著嘴,看著比她高將近一顆頭的時雨,有些不甘心,「真是的──小雨應該矮一點,太高就不好玩了!而且啊、小雨應該從現在開始培養女生的氣質!人家跡部都在追求了,就稍微含蓄的回應一下嘛,不然他的自尊會很受打擊,這樣很可憐的。」御絮絮叨叨的說著,活像個母親在替嫁不出去的女兒擔心,「小雨!有沒有再聽我說話?」

  回神時,御的臉早就放大不知幾倍,時雨飄開視線,拍了拍御的頭,「是是、我親愛的姊姊!」見御往前走,她才終於扯出一絲淺笑,守在御身後走著。

  兩人有說有笑的走回去,卻沒看到街尾,那始終冷著眼觀看的人。
  她們之間複雜的難懂,卻又簡單的明瞭……

×× 待續……

  後記:

  終於打完第二章?XD
  看完這篇,各位會不會想打我?(汗死)我知道我把小景KUSO到沒什麼原作的個性,但…其實我還滿開心的(被巴),是說讓跡部發飆一直是我想實現卻實現不了的夢想啊!!ˋ口ˊ!!(熱血)

  這篇如果真的很爛,小的在這裡說聲對不起,實在是因為腦袋亂轟轟,可是又捨不得剪掉,其實原本的設定是凌柚香是女網部部長,但因為這樣凌柚香就會認識跡部,所以還是算了OTZ

  有時候啊,文章如果沒事先想好主要劇情、發展方式,打起來只有前面幾篇容易(苦笑),當然最簡單的,還是不用想任何設定的主篇囉ˇ

  對了,在這裡我要附註一下,其實有時候角色的個性,是依「角色想法」去打的。聽不懂?嗯哼其實我也看不懂(炸),例如:

  (第一章中)
  跡部看著忍足獨自灰暗的身影,有些冰冷地回:「不可能是松浦御就是了。」拜託!誰對那種女生有興趣啊?只會哭什麼都不會,大爺他可不是生來做這種苦事的!試問,誰能忍受一個女生動不動就哭?而且還一直黏在身邊?現在人講求的是自由!自由!

  「只會哭什麼都不會」,這是跡部對御的想法,並非御真正的個性。人難免會有偏差,御其實只是比較依賴人,並沒有很愛哭哦:),所以各位也別再誤會小御&阿忍忍了,他們這對夫妻頗可憐的啊ˇ(被巴)

  話說這篇真的滿短的OTZ,比起上篇整整少了好多行(遠),倒是廢話增多了啊哈哈ˇ(苦笑)

  再次感謝大大們的支持與配合,小的會繼續努力的:)~~
 (話說最近都沒辦法厚臉皮了,今早看到同學立刻逃跑,哎呀呀為什麼聚集在國小的都是些幼稚的男生呢?ˊ口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