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3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跡部×自創】056:F=m×a《第一章》

  沒錯,在這開放的時代,處處可見男男女女站在一塊,女生手牽手、男生肩並肩,這種曖昧不明的感覺最讓人無法抵抗……
  啊,抱歉,再度扯遠。總而言之,當跡部發現自己這個秘密時,差點拿繩子上吊自殺,所幸管家爺爺經過救了他一命,否則今天就沒有這麼養眼的…呃、不,是如此聰穎的少年。

  為了不要被別人發現這個秘密,他決定,不要對和女生很親密的女生感興趣!如果被別人知道,自己真心所愛的是個同性戀,那跡部這名字他往哪掛?
  於是,當他以為高二也是個愛情空窗期時,他發現了坐在窗邊的那個女鬼…不,是個相當眼熟的人。

  高一時老是被學妹糾纏不清,搞的他從沒好好看過這班級,如今仔細一看,倒是讓他找到一個還算正常的人。根據秘密情報顯示,她叫做──松浦時雨,有一個姊姊,個性冷漠、不愛說話,總是孤僻的在一旁冷眼看全班。

  很好!他要找的就是這種人!跡部雙眼忽然發亮的看著那份密報,於是隔天他立刻展開攻勢──昨晚那本小說上,男主角開場就和女主角說:「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女主角雖然翻了個白眼想:「你有沒有搞錯,這是幾年前的搭訕方式?」,卻還是伸出善意的手和男主角說:「嗯…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吧……」

  沒錯,將這劇本套用在兩人身上剛好!冰山配上他這熱情如火的火山!果然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跡部想著想著,竟然忘記時雨就站在眼前,他立刻咳了兩聲,挑眉看著時雨道:「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一陣冷風吹過,跡部開始懷疑那本小說所說到底是真是假。

  從時雨眼中,跡部看到了波濤洶湧的花浪,害他有點嚇到的退後一步,只見時雨冷冷的看著跡部:「是啊,同班五年。」跡部真的覺得那本小說的描述有問題。明明該看到的是時雨翻白眼,怎麼會是如此複雜的神情。

  該不會、該不會她早在他要展開攻勢前,就被他華麗而熱血的內心給吸引了?跡部難過的在心裡想著,然後拍拍時雨的肩膀:「妳放心,本大爺什麼都知道。」然後轉身走人,腦還浮現時雨痛苦流淚的表情。

  真是罪過啊他!跡部撫額想著。他堂堂一個男子漢,怎麼能讓弱小的女子在那苦苦流淚呢?這是何等的罪惡!想著想著,眼角不禁落下一低晶瑩的淚水,他很詩情畫意的抹去,「沒關係,我們有的是青春,未來還在那等著我們!」看著光芒四射的太陽,他忽然想起「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不過沒關係,剛剛他已經說了,他們有的是青春和未來!

  於是,跡部的追求愛情史就這樣開始了……


××

  嘀嘀嘀……

  鬧鐘終於響起,跡部在床上華麗的翻了個身,拿起一旁的網球丟去,正中目標!剛好擊中鬧鐘,鬧鐘也就這樣掉出窗外,被在院子打掃的僕人掃走。
  沒錯,跡部景吾除了是少女殺手外,還是「鬧鐘殺手」,鬧鐘一天可以弄壞兩個,繼續最高的是一次將三個鬧鐘全部打中。

  這不禁讓人懷疑,跡部景吾的網球,該不會都是這樣學習的吧?……真是克難的小孩啊!
  但跡部並不是打飛鬧鐘就會善罷干休的,當管家開門要叫跡部起床時,跡部再次華麗的翻身,從一旁拿起網球拍,直直的往門口丟去。

  碰!又擊中了!是個全壘打──不不,管家的額上出現一塊淤青,剛剛被擊中的地方開始流血,看來這位是新來的,完全不知道跡部景吾一旦丟東西,就不可能會有手下留情的案例。

 「跡…跡部少爺……早晨了……」鼻血狂流的管家,無奈的在門口流淚擦血,看著跡部仍安然無恙的躺在床上,一陣怒氣上升,正要大吼時,跡部卻意外的自己起來了。

  他冒了滴冷汗,看了看四周。很好,在房間沒錯……呼了口氣,往門口看去,卻是鼻子正在滴血的管家,他冷冷的瞪了眼管家,「啊嗯?別告訴本大爺,鼻子每個月也要來一次。」無能為力的管家只好無辜的請跡部下去吃早餐,然後孤孤單單的走下樓梯找老管家痛哭。

  見管家離開後,跡部喘了一口氣,「呼…是夢……」又夢到那種不切實際的夢了。跡部懊惱的想著,自己的腦袋什麼時候裝了這種東西?雖然他承認,文章第一開頭所說的是實話,但、他什麼時候變成花痴了?對時雨有興趣雖然是事實,可他沒有白癡到會這樣胡思亂想!

  真是的,一大早就夢到惡夢,他忽然有種,好像會有什麼事發生的預感。

  來到學校,第一件事情──嘲笑某冰山。帶著親切笑容走到時雨身旁,毫不客氣的坐在位子上,跡部一把拿走時雨遮臉的課本,「啊嗯?昨天表現還不錯嘛
!」時雨狠狠地瞪了跡部一眼,隨後撇開視線故意不看跡部。

  昨天真的快氣死她了,老師抽誰都好,為什麼偏偏抽中她?就算抽到她算了,她不過是老實說:「老師,我沒有背…」,為什麼全班都跟著跡部一起笑了?!沒錯!她發誓她沒看錯!坐在她身旁的跡部先「噗」的笑了出來,其他人才跟著笑!最後老師傳來同情的眼光說:「妳坐下吧,下次要背熟。」,害她差點蹲下去挖地洞!

  「喂!不要又不說話了!」跡部推了推時雨的肩膀,「本大爺在和妳說話,有沒有聽到?啊嗯?」手就這樣把她的臉轉過來,跡部霸道的行為讓她打從心底的討厭。

  她想都沒想,立刻抓開他的手,「我有權力選擇要不要回答。」然後離開教室。跡部看著時雨離開的背影,不自覺勾起嘴角。
  很好,這次老天終於眷顧到大爺他了吧?哼哼……

  和跡部同班的冥戶,看了眼跡部這種近乎傻笑的笑容,嘆了口氣,「跡部,你終於對女生有興趣了啊?」真是恐怖,一有了興趣就露出本性,果然就算是帝王,也是狂野恐怖的吧?

  慈郎也從一旁跳來,「跡部好黏松浦,見色忘友!」跡部朝他們翻了個白眼,露出「我最好有見色忘友」的表情。

  「不知道是誰這麼善良,朋友翹社團卻裝作毫無此事的樣子,啊嗯?」若有似無的瞄了眼冥戶,跡部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別以為大爺他都不知道,只是不想點破罷了,昨天社團練習時,慈郎翹掉去找立海大的丸井,還請冥戶幫兇!本來大爺他是不想說的,不過慈郎都這麼希望他說……好吧,他只好勉強提起了。

  冥戶飄開視線,「有這件事嗎?」而慈郎則是一臉無辜樣,恐怕已經忘記了。忽然想起什麼,冥戶從口袋拿出一封信,「這個,待會松浦回來記得給她,有個自稱是她學妹的女生拿給我的,」拍拍跡部的肩膀,冥戶再次嘆了口氣,「松浦從國一就認識你,你竟然忘記她,還用那種俗到極點的開場白,我建議你還是放棄吧。」眼看跡部就要一拳擊上,冥戶趕緊閃開,把信丟到跡部桌上。

  跡部呿了一聲,隨後把注意移到信上,信封上寫著大大的名字:「五十嵐綾柚香」,看到這名字,他睜大雙眼差點就要把紙給撕成碎片,她就是曾欺騙過他心靈的女生之一,喜歡個性冷漠容易捉弄的女生!可惡,她獵物的對象怎麼剛好和他一樣──

  就在這時候,從走廊散步回來的時雨正好走回位子,跡部臉色不是很好的將信丟到她桌上,隨後瞇著眼瞪那封信,「喂!妳不會想看這封信吧?啊嗯?」時雨狐疑的看了眼跡部。

  「……五十嵐綾柚香…?」眨了眨雙眼,時雨自顧自的打開了信封,「她是我學妹,為什麼我不能收她的信?」雖然沒看著跡部說話,但跡部知道她是在問他。然而,此時一切都不重要了,如果時雨因為這封信而對綾柚香產生好感,那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就都沒用了!抓住時雨手上的信紙,跡部現在露出的眼神相當恐怖。

  他捏緊那封信,然後對時雨露出一個很淺的笑,「要信本大爺多的是,妳應該不會只想看她給的吧?啊嗯?」時雨冒了滴冷汗,她看了眼跡部手上的信,嘆了口氣。

  「喜歡就直說,不用這樣拐彎抹角的。」時雨淡淡地回道,只見跡部楞在那,看來她把他的舉動給誤會了──但,會這樣說,是不是表示,那座冰山終於有融化的跡象了?

  跡部沒來由的笑了出來,「拐彎抹角的是妳吧。」偷瞄了時雨,只見時雨原本冰冷的表情,在那瞬間有些改變。他說不出來是怎樣的改變,只是這種改變,他不討厭就是了。


××

  社團練習,跡部在社辦中頻頻嘆氣。

  說真的,他不像小說裡的男主角,時時刻刻都能出現在時雨的身旁,要知道大爺他可是很忙的,哪像那個男主角?除了功課好一無是處。而且,重點是,他發現時雨並不好應付……根據他半學期的觀察,時雨除了偶爾會露出淺笑,平常都會板著一張臉,簡直和青學那座冰山沒什麼兩樣。

  若不是時雨還有個姊姊,不然他恐怕會以為時雨和手塚是失散多年的兄妹……兩人的表情都是那樣冰冷,不過時雨卻多了份嬌豔,雖然不管怎麼比表情都一樣就是了。

  同樣在社辦的忍足剛換好上衣,然而卻發現,已經聽到跡部第十次的嘆氣,他苦笑著轉頭,問:「我們親愛的部長大人又怎樣了?一直嘆氣,該不會是遇到情場上的困難吧?哈哈……」語畢,卻見跡部一臉哀怨的瞪著忍足。該不會猜中了吧?忍足頓時冒了滴冷汗,看著跡部用手撐著頭,思緒混亂的模樣。

  「忍足,你和松浦感情還不錯吧?啊嗯?」敢說不好給大爺他試試看!一想到忍足家和松浦家的距離,他就感到有些生氣,怎麼近到只隔一座花園?呿、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忍足就快是時雨的姊夫了吧?……

  「嗯…你是說時雨還是小御?」忍足不解看著跡部,感到有些無言。該不會跡部想學某些連續劇的男配角,奪走他心愛的小御?!不行啊不行、他追好久才終於追到小御的……

  跡部看著忍足獨自灰暗的身影,有些冰冷地回:「不可能是松浦御就是了。」拜託!誰對那種女生有興趣啊?只會哭什麼都不會,大爺他可不是生來做這種苦事的!試問,誰能忍受一個女生動不動就哭?而且還一直黏在身邊?現在人講求的是自由!自由!

  「呼──好險!」忍足做出一個感恩上帝的動作,隨後瞠目結舌的看著跡部,「這、這麼說,跡部你問的是……時雨?!」這倒是讓他更驚訝了,時雨的追求者雖然很多,但女生居多,只是…這個冰帝之王跡部,竟然會想要追求時雨?照理來說,男生應該會對時雨感到無趣吧?這麼冷淡、而且常常惡言相向……

  「怎麼,本大爺問問而已,有意見?啊嗯?」跡部不是很自然的轉過頭,只見忍足露出一個「放心我什麼都懂」的表情,「快回答本大爺的問題!」狠狠的語氣試圖隱瞞內心的慌張,這是他第一次向別人打聽女生的事情……附註,秘密情報不算在內。

  「呵呵,別這樣嘛,只要我常常幫你說好話,時雨就可能會對你好一點哦──」呿,說的好像你能抉擇一切啊嗯?跡部挑眉看著忍足,不大相信他說的話,「我是說真的,時雨對男生的要求雖然不高,可是她都會先問過我和小御的感覺,如果我們兩有一個人說印象不好,可能就會被淘汰哦,跡部部長。」忍足的語氣充滿威脅,然而跡部卻不為所動。拜託,當大爺他是誰?他是跡部!怎麼可能被這點氣勢嚇到?

  「看來自稱是戀愛天才的忍足侑士,一點也不懂女生的想法,啊嗯?」跡部微微勾起嘴角,隨意翻閱桌上的公文,那是學生會還沒處理完的東西,對了、也該獵物一下新的學生會成員……畢竟這是下學期的第五週了,做不好的趕快換掉,省得他浪費時間。

  忍足擺擺手,「跡部部長,我可是不會被激怒的哦。」他可是天才,這點激將法他哪不懂?呵,倒是跡部如果沒有他的幫忙,要追時雨恐怕很難啊。
  只是,會出現在時雨身邊的男生的確很少。想想,在男生中冷漠叫做酷中帶有自信,在女生中冷漠叫做驕傲自大,只不過是性別交換罷了,給人的感覺卻不同。

  「不過啊,我倒是可以提供你幾招。」忍足一臉慈悲的笑了,「女生最需要的,就是適時的關心、鼓勵,所以啊,這張我之前追小御的計畫表,現在就傳承給你吧──」將那本約有四頁的「戀愛專攻」放在跡部桌上,忍足便飛也似的跑離社辦練網球去。

  看到那本書的名字,跡部翻了個白眼,「戀愛專攻?本大爺又不是沒談過戀愛!給這本對本大爺有用才怪!」將那本扔進袋子裡,跡部暫時不打算去想時雨的事情。沒錯,就算戀愛很重要好了,眼前處理不完的公文也很重要!

  認真的看著桌上的公文,那本書就這樣被冷落了。
  只是,他真的不打算看嗎?

×× 待續……

  後記:

  呼呼,這篇終於打完了(汗笑),現在發現啊,這篇的女主角真的有點難抓感覺OTZ,畢竟我不太像是會耍冷的人,忽然三百六十度轉冷好像有點困難啊(遠)

  而且第一次打小景主動出擊,感覺有點…嗯、妳真是幸福啊時雨ˇXD
  啊對了,如果有錯字或詞用的不恰當,請各位要提出喔ˇ:)

  繼續來說廢話(?!),今天考又考完三科、明天再考一科就好了ˇ太開心了~(轉圈)雖然感覺時間過的很慢(考試時),不過開心是超級的XD

  而且我今天綁的髮型真是詭異到一個爆點XD,哈哈!沒錯,就是「怪異到一個無我的境界」!是說、我想漫畫中的人綁起來,都這樣的可愛又漂亮,不知道我綁起來會怎樣?沒想到、綁起來「怪有喜感」的?XDD

  總而言之,今天就是搞笑到無言以對,在學校太HIGH完全沒心情唸書(汗死),整個國二好像就我們班最吵最HIGH吶?

  最後請各位Congratulations我吧(如果有拼錯請別見怪OTZ),這篇終於出來了XDDˇ至於一開始景殿的形象就先別管吧(歐飛),人總是需要有熱血狂野的一面不是嗎?XDD

  最後最後,感謝各位的支持!以後請叫我草木烏魚子!XD(什麼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