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補貼)【網王×忍跡】-《最後一次聖誕節》

※   十二月。一個寒冷的冬天。   銀白色的雪覆蓋在草地上,整個花園看起來像是沈睡般地,如…那美麗的睡美人。玫瑰花瓣零散的撒在雪上,少年倚在門旁,輕輕的嘆了口氣。   「已經十二月了……」   聖誕節又快到了,家家戶戶都在布置房屋,連僕人也是,把家裡原本豪華的風格,改成溫馨…卻沒有生命的,華麗。鮮紅、深綠,及那耀眼的金黃,每個房間都是那樣華麗,如同他個人的作風一樣。但,這次的華麗主題,卻意外的寂靜。   緩緩的走到花園中,少年就這樣躺在看似柔軟的雪上。   那時的約定,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他嘲笑地勾起嘴角,閉上雙眼,然後、感覺雪。雪冰冷的害他身體微微發抖,他雙手放在嘴前,呼了口氣。   好冷,好像少了什麼。這種空虛的感覺,到底是為什麼?   聽僕人們說,他生日的那天,他出車禍了,所以失去一段記憶。但實際狀況…他真的完全不懂,真的有出車禍嗎?如果真的出車禍傷到腦部,那為什麼,他頭始終沒有痛過?   好吧,可能是他最近白日夢作太多的緣故吧……   「跡部少爺,天氣冷了,快進屋內休息,」老總管打開花園的門,卻看到他躺在雪上,「跡部少爺!來人啊、快!快把跡部少爺帶進去休息!」老總管一臉緊張,快步上前將他拉起,「少爺,倘若您感冒了,我們都會很自責的──」聞言,他微微睜開雙眼,雙眼卻無神而空洞。   他是跡部景吾,也就是總管口中的「跡部少爺」。如果可以,他想過,他不想當跡部。跡部這個姓氏,對他而言,責任太大了。難道他不能任性一點?難道他不能有自己的個性?從小到大,最愛他的人,究竟有誰?有誰是真正愛過他的?   沒有。就算有,恐怕也是因為他的外貌、或是背景吧。真好笑,別人希望得到的錢財,他有了,可是卻希望不要有。   「小景──」   猛地一震,忽然,那熟悉的聲音傳來。他痛的抱住頭,推開老總管,從花園圍牆旁的小路跑了出去。不知道為什麼,他有一種……「如果不追上去,絕對會後悔」的想法。   然而,那叫聲後來便沒有再出現。他喘著氣,左盼右看,卻始終找不到那聲音的主人。   好奇怪,真的好奇怪。   到底是誰?誰在…呼喚他的名字?   「…跡、跡部?」慈郎臉上盡是害怕的表情,他咽了口口水,不安地離跡部遠了些,「你…你的病好了嗎?……」如果仔細看,慈郎的手還在微微顫抖著。   跡部看了眼慈郎,隨後疑惑的挑眉,「我認識你嗎?」他的疑問,讓慈郎睜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看著跡部。跡部不記得他,這就表示…他連忍足都忘記了?頓時,慈郎的雙眼變的通紅,他難受的縮了縮身子,努力的露出笑容。   「嗯,我們是…幼稚園時的好朋友呀。」 ※   還記得,惡夢那天,是跡部的生日。   慈郎翻開日記本,眼淚嘩啦嘩啦地落下,他告訴自己要學著忘記,因為跡部並不是正常人,用正常人的眼光來看他…只會讓自己覺得痛苦。   那天,忍足難得跑到他和瀧的班級,說有個計畫,需要大家才能完成。但為了要讓計畫更完美,忍足找了他們班對跡部最瞭解的女生來幫忙,女生總是細心的,只要大家一起努力,跡部一定會很開心。   於是,他們開始討論,要怎麼給跡部一個驚喜。只是,忍足沒有注意到,整天下來,他都沒有和跡部談到一句話,甚至一個字也沒有。   跡部在那時…已經算是病態地依賴忍足,儘管忍足嘴上說「沒關係,這樣的小景我很喜歡」,但大家還是看的出來,忍足其實很累、很累了……   放學,跡部要忍足陪他去音樂教室休息,忍足很貼心的答應,並用短短的幾分鐘和他們說,地點改在音樂教室,快點趕過來。   很巧地,慈郎當時正在音樂教室附近,於是他一下便趕到了現場,只是…終究是太遲了。   「侑士……侑士……」   他楞在門旁,看跡部坐在忍足身旁,手輕輕撫上忍足的臉頰,「侑士……你還活著,對吧…?」跡部眼眶中的淚水快速滴落,躺下身,整個人窩在忍足懷裡,但幾秒後,卻昏了過去。   慈郎很清楚,跡部在昏迷前,看到了自己站在門旁。那湛藍的雙眼,寫滿了孤單和寂寞。   忍足的胸部上插著一把銀色的水果刀,臉上卻露出溫柔地笑。聽到腳步聲,他看到了慈郎,「慈…慈郎……」慈郎聞言,立刻跑到忍足身旁,只見忍足抱緊了跡部,聲音有些沙啞地說:   「小景他…果然還是…最重視我的……咳咳……」忍足咳出了些血來,鮮紅染上了地毯,「待會…岳人他們看到了…要他們千萬不要…不要討厭小景……小景他…不是故意…只是他…太重視我而已……咳……」   斷斷續續的,慈郎感到眼前的世界模糊。   「忍足…!」   沒有想到,跡部他竟然會做出這種事情。這世界,能讓跡部這麼愛的人,恐怕只有忍足了吧?這世界,能夠忍受跡部的人,恐怕…也只有忍足了吧?   最後,他看到忍足在跡部額上吻了吻。   「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   這是他最後,唯一說的清楚的一句話。   隨後,冥戶和向日等人也都到了。看到這場景,他們都嚇呆了,他們知道,跡部最在乎的人是忍足,但沒想到,跡部會做出這種事情。 ※   回到豪宅,跡部躺在床上,努力不去多想那個叫聲。   就算再怎麼熟悉,那仍只是個叫聲,不是嗎?所以…與其這麼在意,不如就這樣遺忘吧。   或許在某種時候,他某種程度的像他。   「跡部少爺,老爺和夫人說,今晚不回來了。」老總管的聲音傳來,跡部只是「嗯」了一聲,隨後悶在棉被裡。今天是今年的聖誕節,他記得…他好像和誰說過,今年的聖誕節是什麼……是什麼呢?他沒有印象了,至於是和誰說,他也沒有任何印象……   從床旁的桌上拿起手機,撥了個熟悉的號碼。電話那頭一直沒有人接,電話上顯示的名字有只是「關西蟑螂」四個字,能讓他放入手機裡的號碼,只有可能是好友、或是重要的人。這個關西蟑螂…是誰?   正當要掛斷電話時,電話卻被接起來了,是個女生的聲音,「喂?這裡是忍足家,請問哪裡找?」跡部有些慌了手腳,快速地掛斷電話。他以為,電話會一直沒有人接,一直一直……但這麼一提,倒是讓他想到了些什麼……   忍足…忍足……忍足?……   只是,外面的一片銀白,仍是無法喚醒他的記憶。   苦笑了一下,他不再多想,躺上床,看著窗外的雪景。   「聖誕快樂。」   不知道要說給誰,只知道,某個重要的東西,好像已經不在了。   外面,仍是一片銀白。 ※ 完【061216.凜犽】 後記:   啊啊,總算趕完了(汗)   真的很害怕沒辦法趕完,因為最近靈感強烈不足ORZ  (外加天氣好冷手快凍僵沒辦法打字XDD)   這篇真的很短(望),不過各位請不要介意XD   總之,這篇是「依存症」的番外,嗄嗄嗄──本篇是發生在依存症那篇之前的事情唷,應該看的出來吧?ˇˇ   啊啊,好累呀───趕完的感覺真是太好了=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