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忍跡》100:∞

【Ⅰ】回憶 認識忍足侑士,是二年級時的事情。 在二年級這詭異的下學期,忍足轉到他們班,成為全校狩獵第二人選。 沒錯,深藍色的及肩短髮、細框眼鏡下的深邃雙眼,以及那帶有情色的低沈嗓音。 還曾有老師被忍足迷到流鼻血呢。 「跡部,」忍足叫住了跡部,臉上的笑容有些危險, 「可以帶我去逛一逛校園嗎?  吶,你既是班代、又是學生會長,一定很清楚學校,就幫個忙吧?」 跡部不理他,轉回頭繼續作自己的事情。 他早就知道,忍足是個不可小看的角色。 與其讓自己受騙,不如就這樣不理不睬,說不定忍足還會自討沒趣的離開。 但他卻沒想到,越是有挫折,越是容易激起忍足的興趣。 一個熟悉的人影拍了拍跡部的肩膀,「跡部,昨天的數學借我抄,我忘了帶回家。」 冥戶頭痛的坐到跡部前面的一個位子,順手的拿走跡部桌上的數學課本, 「呼──真是搞不懂,數學到底是考我們算數能力,還是邏輯?」 拜託,應用問題裡根本沒有什麼數學嘛! 「哼,是你太笨,」跡部不饒人的勾起嘴角,露出一個誘魅的笑容, 「如果本大爺沒記錯的話,下下節課就是數學了吧?功課不少呢,你確定抄的完?」 可不是大爺他小氣,而是時間好像不太夠吶。 「這你就小看我了,我可是神速的。」 冥戶快速的打開自己的數學課本,不停的抄寫跡部簡單的幾列算式。 真是的,為什麼跡部簡單用幾個算式,就能夠算出答案? 有時候他用千百萬個算式,都還不見得算的出來! 跡部沒有繼續接話,只是專注的看著早上學生會成員給他的公文。 看來今天中午又沒有午休了…… 不,自從當上學生會長,就好像再也沒有午休了吧…… 不是拿來討論活動、就是拿來處理公文。 「跡部……」忍足拉了拉跡部的襯衫, 「不然明天陪我去校園走走嘛?我不想要被女生纏住,更何況老師有指定你要帶我去逛呢。」 呵呵,這時候老師真是個免死金牌啊,只要把老師推出來,萬事OK。 只見跡部冷冷的笑了笑, 「好啊,不然本大爺叫老師換個人選,就叫冥戶帶你去逛逛好了?」 聞言,忍足傳來哀怨的眼神,跡部卻仍是沒有理,只是心裡有種淡淡的喜悅。 「景吾───」 搞什麼,大爺他什麼時候和這傢伙很熟了?跡部皺眉瞪著忍足。 「好嘛,陪我一下也不會怎樣啊!」 忍足雙手緊抓著跡部的手,而跡部只是冒了滴冷汗,隨後無奈的點點頭。 好吧,大爺他就當作……這是學生會工作吧。 過了幾個星期,忍足仍是持續纏著跡部。 而且這頻率越來越高,似乎沒有下降的可能? 跡部按了按發疼的太陽穴,看著眼前笑得一臉無辜的忍足,恨不得一腳踹下去。 「忍足侑士,你當本大爺很閒啊?!」 憤怒的語氣充分表達出,跡部這幾天的不滿, 他一把拉住忍足的衣領,眼神兇惡地道: 「你是和本大爺有仇嗎?要整人也不是這樣整吧!」 「…………」忍足楞了楞,不解的看著跡部,「我沒有整你啊……」 怪了,他沒和跡部說嗎?拍了拍跡部的頭,忍足的臉慢慢靠近跡部。 「跡部…不,景吾,我們交往吧。」 ……他是腦袋燒壞還是神經有問題又或者今天其實是四月一日愚人節? 像是想到了什麼,跡部嘆了口氣,拍拍忍足的肩膀, 「不舒服就說一聲吧,本大爺可以用學生會的名義幫你請假去保健室休息。」 真是可憐的人啊,年紀輕輕就這樣燒壞腦子。 呵呵的笑了出來,忍足抱著跡部,手摟在跡部的腰間上, 「我可不是在開玩笑呢,景吾……」有意無意的在跡部耳旁呵氣, 沒想到跡部只是搖了搖頭,推開忍足,一副「我真為你感到難過」的表情。 沒想到,這個叫做跡部景吾的大少爺,這麼有趣啊? 忍足再次笑了笑,開始計畫該如何獲得女王的心。 【Ⅱ】約會 社團時間,眾人安靜的看著眼前異常生氣的跡部。 啊啊,果然沒錯,那個叫做「忍足侑士」的跡部頭號敵人選上了網球部, 這麼看來…他們部員以後,可是有好戲可看了不是嗎? 「景景、景景──」慈郎帶著天真的笑容跑過來, 拉住了跡部的手,「沒有忘記要陪我去立海大晃晃吧?」 眨眨閃著光芒的大眼,慈郎可愛的模樣讓跡部心情稍微好了些。 「本大爺沒忘記,只是今天如果你一直偷懶,本大爺可就要放你鴿子了。」 恐嚇似的說著,跡部難得在這種心情露出一個淺笑。 慈郎點點頭,開心的從跡部眼前離開,到操場暖身去, 「忍足侑士,暖身完到社辦!」 哼,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從關西轉來的天才,到底有什麼陰謀。 忍足早就料到跡部會這樣說,「是、部長大人。」 一抹欠扁又可惡的笑揚起,跡部只是哼了一聲,轉身回社辦。 如果所謂「天才」,只是在說忍足很會耍嘴皮子, 那抱歉,這天才對大爺他來說,一點也構不成威脅。 暖身結束,忍足走到社辦找跡部,見跡部認真的批改公文,忍足沒有出聲喚他。 跡部認真的表情,其實是最好看的,但可惜,他很少時間能看到跡部認真的表情。 坐在鄰近的沙發上,他看的出神,雙眼甚至透露著濃濃的愛戀。 其實他們小時候就見過面了,只是跡部忘記而已。 他很確定、很確定,那時記憶中的小男孩,絕對是跡部。 一樣的霸氣、一樣的華麗、一樣的尊貴、一樣的自信,這樣的人,如何找出第二個? 更何況,記憶中的跡部,是個近乎十全十美的小男孩。 只是,現在眼前的少年,不再充滿稚氣。 儘管和當時的氣質相同,卻多了份穩重及豔麗, 雙眸不時放出那讓人難以抗拒的電力,害的他都快被電到麻痺了…… 「幹嘛?看本大爺看的這麼入神。」 跡部的聲音喚醒了他,也讓他看到不一樣的跡部。 不知道是天氣太熱還是怎樣,畢竟下學期的課程已經進入尾聲,迷人的暑假即將到來…… 呃,重點不是這些,重點是,跡部臉上難得出現了美麗的紅霞。 如同蘋果似的,但卻比蘋果粉嫩…… 忍足擺擺手,「沒什麼,只是覺得…跡部你很美麗而已。」 無所謂的笑了笑,他專注的看著跡部臉上的表情。 儘管全身上下都用自信偽裝起來,但…在兩人獨處時,跡部好像就不太會偽裝了? 「呿,只會講些甜言蜜語…。」 裝作不在乎的撇過頭,跡部用手撐著下顎,不去看忍足的雙眼。 那眼太神秘,只怕看了會一發不可收拾, 「本大爺警告你,在社團時間,不准給本大爺亂說話!」 呼…明明早上還好好的,為什麼自從發現忍足看自己看到出神,就變的這麼奇怪?! 忍足從沙發上站起,走到跡部身旁,在跡部的耳旁輕輕地道: 「遵命,我的女王陛下。」 跡部聽的耳朵癢癢的,而忍足那帶有磁性的聲音,更害他全身有點無力。 「給本大爺去練習!」 「別想我哦,小景!」 「誰會想你了啊!白癡!」 喀。門關上了。 拒絕回想任何剛剛忍足說過的話,跡部臉上顯的更加通紅。 他絕對不會承認,就在剛剛,他悄悄地……對忍足動了心。 社團活動結束。 今天慈郎真的很認真的在練習,於是跡部應約帶慈郎到立海大找丸井聞太。 雖然不太清楚慈郎找丸井有什麼事, 但他可是順道去看看幸村的狀況,聽說幸村這次生的病很嚴重…… 坐上專車,兩人往立海大的方向前進, 只是跡部沒有發現,他們車的後面,跟了一輛車子。 終於到了立海大,慈郎幾乎是用跳的下車, 「聞太──聞太!」他開心的跑到丸井那邊,兩人抱在一起跳來跳去, 「吶吶,你說要交我天才的招數的吶,快點快點!」 慈郎興奮的叫著,只見丸井無奈的笑了笑,兩人在操場上練習網球。 跡部見慈郎和丸井相處的不錯,便轉身往立海大社辦前進, 禮貌的敲了敲門,他走進去社辦,卻看到幸村趴在桌上睡著了。 果然啊,身體都這麼虛弱了……實在很害怕哪天幸村會倒下。 跡部將外套蓋在幸村身上,看著幸村的睡顏,不自覺露出一個擔憂的表情。 他們雖然沒有熟到能管對方的事情,但至少……他認為他有權力管。 正當跡部陷入沈思時,門忽然開了,一個深藍色的東西倒在地上。 「…………忍足侑士!?」 跡部詫異的看著他,只見忍足露出一個苦笑。 「啊啊……被女王發現了吶。」 拍拍身上的灰塵,忍足走到跡部身旁, 「最近很多人對女王有意思,身為騎士的我,當然要好好保護女王啊。」 「……本大爺又沒有問你原因……」 小聲的嘀咕著,跡部不想直視忍足的眼睛。 那熱烈的視線會讓他慌了手腳。 「幸村真的很累的樣子。」跡部嘆了口氣。 「身為立海大部長,要照顧一堆人,真的很累吶。」 「本大爺也要照顧很多人啊,就沒聽別人說本大爺很辛苦。」 「小景吶,辛苦不是這樣說的唷。」 「………………………………………………」 那大爺他這麼辛苦的批改公文,又算什麼? 呼呼──他又不是坐在那裡蹺腳公文就能批改完! 「辛苦啊,是要用行動來讓人在心裡證明的。  所以就算我們口頭上說幸村辛苦,  只要內心沒有這樣的想法,說出來的話,就不是真話。」 跡部看了忍足一眼,兩人陷入一片沈默。 這時候,幸村醒來了,他睡眼惺忪地揉著眼睛道: 「我怎麼睡著了……唔唔,景吾?」 雙眼迷濛的模樣煞是美麗,忍足看到幸村,整個人幾乎是傻住。 「你是幸村精市?」 雖然從以前就有聽過幸村很美等等的謠言,但那時完全沒見過幸村。 沒想到這一見──竟然會這麼讓人難以置信啊…… 「精市,你醒了啊。」 跡部走上前,神情凝重的看著幸村,他從口袋拿出一張機票,放在幸村桌上, 「這個,你好好想想吧。明天我會和手塚過來,你再和我說你的想法就好。」 幸村見狀,楞在那,隨後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 「景吾要和手塚過來呀?那一起把周助找來吧,很久沒聚在一起了呢……」 「……把周助叫來,只會害我被捉弄吧……」 「呵呵,明天弦一郎也會在唷。今天他代替我去參加中學部網球討論。」 「中學部網球討論?」 「咦咦?景吾不知道嗎?」 「……………………………………」有這回事嗎?! 「啊,我忘記了,好像是下星期呢……」 「精市!」 忍足在一旁看著跡部和幸村談話,兩人宛如認識多年的好友,甚至互叫名字…… 他也好想正大光明的叫跡部為小景!可是為了性命及安全…… 「對了,這位是景吾最近的男朋友嗎?」 幸村笑瞇瞇的看著忍足,只見跡部的臉瞬間紅的不像話, 忍足只是懷疑自己聽錯的看著幸村,只見幸村露出曖昧的笑容繼續問: 「吶吶,景吾,是不是嘛!」 跡部撇過頭,咽了口口水,「哼,本大爺才沒有這種嗜好──」手塚例外! 當然,後面那句話他沒有說,畢竟他和手塚的關係…好像頂多只能稱上曖昧。 聞言,忍足笑了出來。他站起身,走到跡部身旁,搭上跡部的肩膀,笑容滿面地說: 「呵呵,小景每晚都好熱情,害我都沒辦法承受呢。」 幸村笑著看兩人,只見跡部整個人幾乎快昏過去的瞪著忍足看。 「喂喂!你胡說些什麼啊!」 「嗯?不是這樣嗎?小、景~」 「忍足侑士!你別給本大爺胡說八道!」 「吶,小景,你每天傳來的熱情視線都會害我招架不住呢……」 「………………………………」誰告訴本大爺哪裡有網球拍!? 忽然站了起來,幸村拿起一旁的網球袋,「時間不早了,你們也回去吧!」 那張機票被壓在桌墊下,像是被遺忘似的。 也許,那正是幸村最不想面對的……事實。 「……走了啦!笨蛋!」 「呵呵,我可是小景的騎士哦。」 「去把慈郎叫過來。」 「他和丸井先回去了。」 「什麼?!」竟然放本大爺鴿子── 「小景,我們也趕快回去『存溫』吧!」 「存溫個大頭!本大爺願意讓你一起坐車就不錯了!」 【Ⅲ】說服 隔天,忍足和往常一樣早起到學校。 昨晚跟蹤跡部,意外認識了幸村,還知道了「手塚」。 手塚是個相當有實力的人,他知道, 甚至…他覺得,在跡部心中,手塚是特別的存在。 早晨練習,忍足看到跡部難得的恍神, 中午休息,忍足看到跡部難得的彆扭, 放學社團,忍足看到跡部難得的…期待。 「小景,我陪你去青學吧!」 忍足自告奮勇的走到跡部身旁,貼心的拿走跡部肩上的網球袋, 跡部只是順手的連書包也扔到忍足身上。 見跡部沒有反應,他再次出聲:「小景?」 跡部挑眉,看著忍足,「你在叫誰啊?啊嗯?」 哼,大爺他什麼時候和他熟了?更何況……他們認識好像不到兩個星期? 跡部忿忿的走著,不願承認忍足對他是特別的。 「當然是在叫親愛的女王啊~」 「誰是女王了?本大爺是貨真價實的男生!」 「小景──我陪你去青學找手塚嘛。」 「本大爺不需要人陪。」 「可是我想陪啊。」 「別想。離本大爺遠點!」 忍足無奈的嘆了口氣。 是不是他哪裡做錯了?唔唔……可是他是真心愛著小景的吶。 不管三七二十一,跡部的專車一到,跟著跡部上車。 反正他知道,跡部最後還是會對他心軟。 到青學的路程中,他們沒有再多說一句話。 忍足開始有點懷疑,跡部是不是很喜歡那個叫手塚的人…… 「小景,你為什麼會認識手塚?」 跡部聞言沈思了一下,隨後露出一個很美的淡笑。 「我們…是永遠的勁敵。」 忍足看著跡部,開始覺得心底有什麼在消失。 那種感覺有點疼,可是不得不承認,手塚對跡部而言,是很重要的存在。 「永遠」。 到了青學,他們的出現讓不少女生靠過來搭訕, 但跡部都不耐煩的拒絕了她們, 直到手塚和不二並肩走過來,跡部才終於露出微微的笑顏。 「手塚、周助。」 手塚對跡部笑了笑,同樣是個很柔、很淡的笑。 不二而是抱了抱跡部,就像是多年沒見的朋友。 「好久不見,景吾。」不二笑起來也很美,甚至沒仔細看,可能還會誤認成女生, 「對了,這位是……?」 不等跡部介紹,忍足主動牽住跡部的手,「我是小景的愛人,忍足侑士。」 跡部楞在那,隨後快速抽回手,但忍足卻緊握著,「吶,小景,別害羞了~」 「放、放開本大爺!」跡部的臉開始泛紅, 用另外一隻手想撥開忍足的手,卻發現撥不開。 「喂!忍足侑士,本大爺叫你放開!」 呼呼──早知道就一腳把忍足踢下車子! 手塚見狀,將跡部的另一隻手拉住,用帶有敵意的眼神看著忍足。 「手塚?!」跡部詫異的看著手塚, 天殺的手塚你不幫忙就算了還跟著搞怪!? 忍足推了推眼鏡,冷冷的笑了笑,「忍足侑士。」 手塚不甘示弱的看著忍足,「手塚國光。」 很好,他們───結下梁子了! 被卡在中間的跡部,額頭上頓時出現一堆十字路口, 「你們兩個給本大爺放開!!」 不二在一旁露出惡魔角看著眼前「爭奪女王」的兩人,笑了出來。 一個是帝王、一個是騎士,誰會獲得最後冠軍呢?呵呵。 勉強和平的坐上車子、到立海大,跡部深深的嘆了口氣。 忍足不再和平常一樣笑容滿面,反而有些陰沈,但卻多了種…魅力。 手塚的話,也是嚴肅而冷漠,冷氣大開放不用錢。 下車時,兩人更是打開車門就伸手要請女王下車,和他不知道該走哪邊…… 走進立海大,跡部快步走到社辦,一打開門,卻看到幸村和真田相擁在一起。 「……景吾?」幸村對門旁的跡部笑了笑,隨後推開真田, 「關於那張機票……我決定,還是不要好了。」 幸村眼中寫滿了依戀,將放在口袋裡的機票還給跡部。 跡部不解的看著幸村,「你明明知道國外的醫生比較──」 正要說下去時,手塚拍了拍跡部的肩膀,示意他不要繼續說。 真田始終處於無奈狀態,他在剛剛一直鼓勵幸村去接受治療,可是幸村還是不願意。 風徐徐地吹過,幸村笑得很甜、很幸福, 「對我而言,不能沒有立海大;就如立海大,不能沒有我。」 雖然他知道可以放心交給真田,可是…他很喜歡共同患難的那種感覺。 更何況,他不一定能治療成功,不是嗎? 與其這樣,不如好好珍惜現在,反正日本也有醫生。 「…………我尊重你的選擇,」 不再是說本大爺,跡部的肩膀微微顫抖著,「我先走了,你們好好聊一聊吧。」 撐起一個支持的笑容,跡部努力不讓自己感到難過。 其實陪幸村去醫院看過的他,聽很多醫生說過,幸村的病好像沒辦法醫好。 他不希望朋友不能再繼續夢想……那樣只會更痛苦…… 轉身離開的瞬間,跡部聽到幸村笑的聲音。 「景吾,路上小心。」 為什麼,這句話聽起來……這樣的寂寞? 【Ⅳ】結局 過了好幾天,跡部都處於精神不佳狀態。 儘管還是一樣充滿自信,雙眼卻失去了某些東西。 不在那樣強勢,不在那樣耀眼。 「小景,你最近精神很不好吶……」忍足擔心的替跡部搥背,然後抱住他。 「我們已經三年級了,也該好好想想未來的事情,不是嗎?」 跡部沒有回話,只是望著窗外看。 「吶,小景,和我交往吧?」 苦笑了一下,跡部看著忍足,「為什麼是我?」 「因為小景是我命中注定的女王啊。」笑。 「可是,本大爺不認為,你是我命中注定的騎士……」 「沒關係,我可以讓小景認為!」 「…………………………」 「小景?」 「本大爺是不討厭你……」 「那我們現在,就是一對戀人了!」 忍足開心的抱著跡部,在跡部的額頭上留下一個又一個吻, 跡部只是閉上眼睛,手抓著忍足的襯衫。 學生會辦公室,就這樣成了兩人的約會地點。 後來,跡部生日時,忍足送了一把鑰匙。 「小景,我們同居吧!」 「……啊嗯?」 「我說──我們,同、居、吧!」 於是,在國三的第一年,他們正式同居了。 雖然跡部表面上不是很滿意,但心裡卻意外地感覺甜甜的。 他們在一起了,雖然沒有經過什麼風吹雨打。 但,至少他們相處的愉快,這樣也不錯,不是嗎? 【FIN】061217;凜犽。 後記: 不知道為什麼,聽完網舞,開始不想要生日。 如果生日是人成長必經的一條路,那我可以選擇不要長大嗎? 17號這天,打完了賀文,卻有種不太開心的感覺。 不過基本上,我會定在18號放出,所以這篇…18號才看的到哦ˇ 那個,如果覺得本篇塚跡味很重,請告知ORZ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老是不喜歡讓忍足得到小景XDD 不覺得這篇的小景很冷漠嗎?! (唔唔,太久沒打忍跡,有種陌生感OTZ) 好了,廢話就到這裡結束,我還有好多文要趕啊啊───(吶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