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6754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眾王子系列文】× Practice Love 》楔子

  跡部景吾,一個過於華麗的人。他總是站在網球場上,監督部員們的練習。他的一舉一動總是吸引大批人群,就像是為了一睹明星的風采似的,全部的人聚集在外頭,而他卻對於那些事情無動於衷……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了,但裡面新加入的一年級成員仍是覺得很詭異…不過相信,以後他們就會習慣的。

  「喂!那邊那個!練習時間給本大爺講話?啊嗯?」

  他冷冷的瞪了那人一眼,只見那位部員嚇得立刻到一旁跑操場去。沒錯,這是大爺他最近加入的規章──凡是被部長叫一次名,就去跑五圈操場;兩次則二十圈,三次你可以滾了。


  鏡頭轉到另外一邊,忍足侑士正在社辦裡偷懶。他翻著向日偷偷帶給他的雜誌,臉上露出頗詭異的笑容。
  忍足侑士,一個平凡不過的人。他總是乖乖的聽跡部的話、默默的扯跡部的後腿,儘管被誇為天才,跡部還是忍不住說:「明明就蠢才一個」,對於有雙美腿的女孩有極大的興趣,雖然他本人認為「美腿心才美」,但這個觀念絕對是錯的。

  「侑士,跡部待會就要進來了,你再不走、我就不管了哦!」向日有些著急地道,手上的球拍很沒禮貌的指著忍足,「噯!侑士,跡部就要回來了,我們去練習雙打!快點快點!」走到他身旁,向日努力的要拉起忍足,沒想到忍足卻揮揮手,不在乎地說:

  「放心吧,岳人,跡部他才不會罵我,」勾起嘴角,忍足推了推眼鏡,「別忘了,我有一張免死金牌哦,呵呵。」這笑實在是太欠扁了……向日忿忿的看著忍足,不斷的用他不大的大腦擠出罵人的話語,雖然在心裡說忍足不會聽到,但至少他想的還滿愉快就是了。
  蹦蹦跳跳的走出社辦,向日回操場找日吉練習單打去。

  就在此時,那銀灰色的身影從身後抱住了冥戶,「長、長太郎?」明顯被嚇一跳的冥戶愣了愣,看著鳳睜著大眼的表情,不禁覺得頗有趣,「你不是在和日吉打單打?」怎麼沒過幾分鐘就跑來了啊?冥戶疑惑的看著他。

  鳳長太郎,一個天真可愛的狗。雖然說是天真可愛的狗,可根據冥戶昨天所說:「他根本就和忍足一樣,難以捉摸嘛……」因此,實際個性不明,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對於長輩彬彬有禮、對於晚輩溫柔善良,簡單來說,為人還不錯就是了。雖然常常被跡部抓去學生會處理公務,但對於這件事情,他完全沒有不悅的表情與舉動。所以說,他真是比跡部還成熟啊──雖然只有這方面。

  「日吉和向日學長練單打了……」想起剛剛日吉恐怖的殺球,以及那招兇猛的「以下犯上」,他便感到渾身不舒服,「冥戶學長,我們很久沒練雙打了,跡部學長現在看起來沒什麼事忙,不如我們和他練習看看吧!」鳳說的一臉開心,但卻見冥戶用球拍敲了敲他的頭。

  他翻了個白眼,「沒志氣,竟然要我們二打一?」看來冥戶是完完全全誤會了鳳的意思,鳳苦笑道:「不是這樣的、冥戶學長…我想說,我們和跡部學長、忍足學長練習打雙打,看看誰的默契比較好───」才剛說完,卻又被冥戶打頭了,他不解的看著冥戶,「冥戶學長…?」

  冥戶扯了扯嘴角,「別裝一臉無辜,這招對我無效!」才怪,你上次不就是這樣而中計的嗎?鳳在心理嘀咕著,只見冥戶用手指了指跡部的背影,「你想想,跡部是冰帝裡公認的網球部部長,而忍足是冰帝裡公認的天才關西狼,兩個不是人的傢伙和我們打雙打、恐怕我們會輸吧?」真是的,雖然這樣有益提升實力,但是他可不想嘗試這種恐怖的訓練方式啊……

  就在兩人思考要和誰對打時,跡部的聲音傳來了,「網球部正選到社辦集合!其他的繼續練習!」看跡部這麼嚴肅的表情,冥戶和鳳立刻進社辦。沒想到兩人一進社辦,便看到忍足笑容滿面的坐在沙發上,彷彿早就知道似的。

  「跡部的表情很糟嗎?」
  「不會很糟,不過滿嚴肅的。」
  「學、學長……」

  鳳看著冥戶和忍足這閒聊般的談話,不禁覺得有些無奈。他推了推冥戶的手臂,「冥戶學長…跡部學長他……」何止是滿嚴肅?根本就毫無表情──他正想說時,門被打開了。樺地拎著熟睡中的慈郎,而日吉、向日和瀧也跟著進社辦,跡部將手上的文件扔到社團辦公桌上,環視了社辦中的正選們。

  「你們應該知道,校長和某私立女中的校長是舊識吧?」至於哪間學校…他哪記得!那些瑣碎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大爺他特別記得,「那所學校來冰帝的參觀日,是後天,也就是學校的文化祭。」跡部的表情有些沉重,似乎很不願意接下這工作似的。
  「根據往常的慣例,文化祭當天各社團都要有所活動,而我們網球社,不外乎是表演網球、以及……」

  頓了許久,跡部遲遲沒繼續說。忍足勾起嘴角,笑了笑,「…跡部,是話劇嗎?」他是有聽學姊說過「很期待文化祭的話劇比賽」之類的話,雖然當時他不以為意,但似乎…是真的呢?

  「…如忍足所說,的確是話劇比賽。」跡部從桌上拿起一張白紙,「文化祭的話劇參賽資格,是票選出來的結果……換言之,全校多數認為,由我們網球部來表演,是最好的結果。」跡部輕輕嘆了口氣,這種活動簡直是個甩不開的麻煩,他們網球部是歷屆,文化祭活動最多的社團,活動一多、就會花很多時間…大爺他不曾在文化祭好好逛過的說。

  冥戶挑眉,有些疑惑的看著跡部,「話劇?那是話劇社的事情吧?」為什麼話劇比賽會是他們參加?照理來說,應該是每年級先個別比賽、然後文化祭在讓脫穎而出的那些班級表演吧?

  「就說了是票選出來的結果!」跡部不耐煩的看他一眼,一旁的筆拿起,就往紙上寫下一個又一個的名字,「參與名單是全部正選,而表演當天,北櫻學園會來參觀。」頓了頓,跡部的臉色更差了,「而我們學生會皆是網球部正選,所以…北櫻的櫻花祭我們要去表演……」

  忍足推了推眼鏡,「哦…看來,學校把一件麻煩的事丟給我們呢……」苦笑,忍足想起一年級時的慘狀,不禁感到心有餘悸,「北櫻學園是女校,所以今年才進入學生會的,請務必小心自己的…貞操哦。」向日對忍足翻了個白眼。拜託,會有這麼嚴重嗎?只不過是去女校表演罷了──不過…只要想到全校都是女生,就覺得有點恐怖吶。

  「該說的本大爺已經說完了,在初賽前,話劇社會把劇本寫好給我們,我們只要照著上面表演就好了。」隨後,跡部將紙張交給樺地,「樺地,待會拿去話劇社。其他人繼續練習!至於忍足,你下場和本大爺打一場。」跡部斜眼瞪了忍足一眼。好樣的,給大爺他偷懶?而且還仗著有「免死金牌」?!

  忍足冒了滴冷汗,「跡、跡部……」不要啊──跡部他生氣時打的球很恐怖欸……


* 待續……

後記:

  由於上線時間不定,所以打文時間也不一定!!(被巴)
  再加上本人有很多很多篇未完小說,所以各位…請耐心等我發文吧Q口Q!
 ↑平均發文率(?):每兩星期一次(炸)

  唉唉,自從上了夜自習,不但零用錢縮水、打文時間也縮水。
  零用錢多拿去買晚餐(噢,便當竟然一個就要五十元…重點是最近我好浪費啊啊,便當吃不到三分之一就送廚餘桶了…嗚嗚,耶穌保佑我、阿門!),而夜自習回來通常已經不能用電腦,所以兩者皆縮水。(嘆)

  在這裡介紹一下北櫻學園的事情。

  首先,此校為「完完全全」的女校,校長女的、老師女的、校車司機也是女的,所以說,要在這所學校裡找到男生恐怕是天方夜譚,因此,學校有所謂「學長」制度……(據說是學生會先開始的?…)

  學校的中心似乎是以學生會繞轉,北櫻的校長和冰帝的校長是舊識,因此兩校關係良好(只可惜學生會之間關係非常不好),而兩校也會在某些活動有交流,例如文化祭(北櫻是櫻花祭)、科展、運動會…等等,而北櫻學園的學生會幹部和冰帝相同。

  嗯,大致上是以上。(茶)
  總之一切是繞著學生會、網球部轉,就這麼簡單!(被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