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6755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徵角含BL】邁向KUSO的合奏曲(第五章)

  立海大。

  眾人無奈的看著在那裡比手劃腳的丸井。切原見丸井這種有些詭異的舉動,想都沒想便上前打了他的腦袋,「喂喂!清醒點行不行?」真是的,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樣。

  丸井生氣的對切原瞪了一眼,「你們……!」真是的,到底懂不懂他的意思啊?!他只不過是想表達『柳、幸村部長和真田副部長三個人的三角戀因為某種原因爆發了恐怖的戰爭與爭奪』而已……嗚嗚!柳,對不起,我救不了你了──

  柳生推了推眼鏡,走上前,「聞太,你是不是想說柳、幸村、和真田的事情?」丸井快速的點頭,太好了、柳,有人可以救你了!沒想到,柳生眼鏡一陣逆光,身旁的仁王同樣露出詭異的笑,「最近立海大似乎太過平靜了……」仁王點點頭,嘴角上揚的欠扁。

  「喂喂,聞太,真田現在在哪?」呵呵,有種很好玩的感覺呢。仁王笑著問他,只見丸井打了個冷顫,隨後指了指學校教務處的方向。剛剛真田被幸村叫去辦理手續了,現在到底怎樣完全不清楚…,「哦……難道這對老夫老妻終於要分手了?」忽然爆出這句震撼人心的話,在場每個人都詫異的瞪著他看。正當大家要向仁王問話時,一群看似新生的學生們走到他們面前,每個臉上都閃著異樣的興奮光芒……

  「哇!真的是他──」有著深褐色長髮的她跑到仁王面前,「你好,我是平川雪乃!」露出甜甜一笑,她興奮的拉著仁王的手,「平常只能在漫畫中看到你、這次終於看到真正的你了──」啊啊、好開心好開心!

  仁王楞了楞,不解的看著平川的反應,「妳…妳說妳是平川雪乃?」怪了,他完全沒有這個人的印象。還有,為什麼說常在漫畫看到他?他又不是漫畫中的人物、這樣說很詭異吧?……

  而在一旁,有一位模樣和仁王有些相似的男人,帶著淺笑走到柳生面前,「你好。」看見柳生雙眼閃過的一絲疑惑,開始覺得有些有趣,「吶,我是芥川和希,你們的新老師……對了,幸村同學和真田同學呢?校長剛要他們來帶我逛校園呢。」柳生回頭看了眼仁王,只見仁王聳聳肩。處理那種老夫老妻的離婚總是需要久一點的時間。

  「我代替他們帶你去逛校園吧,和希老師。」自動將姓換成名,柳生很紳士的伸出手。芥川眨了眨深黑的雙眸,隨後手覆上他的手。

  「那請帶路吧,柳生同學。」

  丸井很訝異的看著柳生少見的溫柔,「天啊…那傢伙是中邪嗎?」一旁的切原狂冒冷汗,柳生會這樣通常都是耍黑的時候……難道這個人是特別的?還是他們其實認識?唔唔……怎樣看怎樣怪……

  在一旁的瑾繪黎楓望了望操場,一直沒有看到幸村讓她有些失望,「請問……幸村不在這裡嗎?」她很期待看到幸村啊──可是為什麼幸村不在?照理來說,現在網球部應該在練習…所以幸村應該在操場看大家有沒有努力練球啊!可是、為什麼始終看不到幸村的身影?唔唔……

  丸井看了眼切原,「…要說事實嗎?」難道要他說剛剛幸村拉柳去教務處,辦理他們的離婚手續,然後柳要和真田結婚吧……呼、這說出來不會嚇死人才怪……

  切原聳聳肩,「幸村部長不在社辦就是了……」做人還是不要太老實的好,丸井學長……更何況,你說出來是會害了他們,到時候慘的可是你哦……切原在心裡笑著想,隨後用網球拍敲了敲丸井的頭,「丸井學長,陪我打一場吧!你老是打雙打,我都看膩了。」

  「你───」丸井額上立刻冒出十字路口。搞什麼、這是在暗說他單打技術很差?!手握下切原的球拍,他露出一個有些陰險的笑臉,「好啊,你就不要輸給我……哼呵呵……」俗話說,越開朗越腹黑,用在笑口常開的不二周助身上在適合不過,可今天,用在丸井聞太身上…似乎更貼切?

  始終沒說話的夏王院憐,淺淺的露出一個笑容,「…似乎不在哪……」眨眨雙眼,他趁著沒人注意時離開了操場。竟然真田不在、沒關係,他可以去找他。

  就這樣,立海大又恢復了平靜。(真是短暫的啊立海XD)


  而青學這邊,雖然眾人始終找不到手塚,不過沒關係、這時候有用的就是副部長了,大石為了不讓大家的練習被打斷,所以繼續叫他們練球。沒錯,看看他們熱血揮汗時愉快的神情,以及努力練球時亢奮的叫喊──

  「好痛啊啊!───」
  「英二,忍著點……」
  「不、不二…唔唔,好痛、好痛!…痛痛痛……」
  「把你的腿張大一點、不然我沒辦法……」
  「啊啊啊,不二、我不要了──嗚嗚、……」

  ……就在此時,社辦傳來這詭異的聲音,在外頭的阿桃正打算進社辦拿東西時,忽然聽到了這有點不該聽到的東西……他手停在門把上,不知道該不該去打擾他們『做事』……是說,如果打斷了、不二學長鐵定會用盡各種方法逼他喝乾汁或是找他麻煩……如果不打斷,毒蛇又會在後面吵為什麼去那麼久……

  「英二……好多了嗎?」
  「嗚嗚……不二你好用力……粗魯!」
  「呵呵,英二這樣是誇獎我嗎?」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的!」

  兩位學長還有時間在裡面打情罵俏?!此時阿桃簡直是想轉頭撞牆,無奈想到自己智商已不高,再撞恐怕從原本的IQ一百變成IQ十五,呼呼、做人做事還是別太冒險的好……

  就在阿桃感慨好險剛剛沒有撞牆時,不二扶著臉上滿是淚水走路一拐一拐的菊丸出來了,「嗯?阿桃你怎麼在這裡?」不二微微張開雙眼,看著阿桃有些羞紅的雙臉,不禁覺得有些困惑。

  「沒、沒什麼!」阿桃搖了搖頭,露出一個勉強算是笑容的表情,隨後便轉身快速離開。

  菊丸吸了吸鼻子,看了眼不二,「吶,不二,阿桃幹嘛跑走?」怪了,他是怪物嗎?看到他們就跑走,很沒禮貌啊──菊丸微微嘟起嘴,比不二高了一顆頭的他反被不二扶…看起來是有些怪…。

  不二笑了出來,「呵呵,英二,我先帶你回教室休息吧。」他大概瞭解阿桃跑走的原因了,「腳還痛嗎?」雙眼微微睜開,柔情的望著菊丸。

  菊丸白了不二一眼,「痛死了!嗚…不過是滑倒磨傷大腿,為什麼這麼痛……一定是不二太粗魯了啦!」難怪裕太會轉去聖魯道夫!

  「呵呵,我下次會溫柔點的。」不二勾起嘴角,輕輕的笑了出來。


  就在這時候,日向翔興奮的跳進青學,「哇!真的是青學!」她開心當場跳起不知名的舞來,「好棒好棒──呼呼,我已經能想像王子們帥氣的模樣了……」

  而今年剛升三年級的木川憂子,冷冷的看了眼青學,「哦…這就是青春學園?」瞄了一眼,感覺還不錯。

  眾人一路往操場前進,隱隱約約可以聽到操場大家練球的聲音……
  「笨桃子!拿個網球也這麼久!」
  「臭毒蛇!剛剛不二學長和菊丸學長在辦事……」
  「嘶…藉口!」
  「呿!不相信就算了,這次換你去拿球!」

  啊啊,果然是青學,夠青春的。(沒想到青學比立海更少?XD)


  接著,讓我們把鏡頭轉向冰帝,這個一直搶戲份的學校。

  當另外一行人來到冰帝時,臉上更是難掩喜悅知情的拿相機亂拍。易井左看右看,最後雙眼的注目落在好心人──鳳及冥戶身上。較矮的冥戶抱著昏迷的酒井,鳳則抱著黑木。(附註:兩人皆昏迷,而酒井比黑木矮。)

  「呵呵,鳳同學、冥戶學姊,辛苦了!」沒錯,此時冥戶仍是一頭飄逸的長髮,渚風露出「善意」的笑容和他們說,只見冥戶氣的差點拿酒井去丟渚風。(等等,酒井是我家兒子啊XD)

  他咬牙忍下這口氣,「喂喂!這兩人要放哪?」他們已經義務幫忙很久了欸!冥戶無奈的抱著懷中的人,無力的瞪著她們看。

  「再等一下……」易井看了眼手錶,從昏迷到現在已經過了半小時,再十分鐘應該就會醒……嗯、聽說他們昏迷皆不超過四十分鐘說。

  夜武朝校園看去,只有「好壯觀」可以形容整個學校了…她眨眨雙眼,似乎對來到網王世界有點難以置信,「冥戶同學,這裡真的是冰帝嗎?……」真像魔法一樣!好神奇!好夢幻!

  就在此時,酒井和黑木漸漸有了意識,先是黑木,看到鳳時楞了約十秒,「你…是誰?……」怪了,好眼熟啊……

  而酒井,睫毛微微的動了動,賴床似的往冥戶懷裡鑽,「唔……」冥戶一臉尷尬的看著酒井,差點克制不了想放開的手,沒想到此時渚風卻滿臉有趣的跑過來,用手戳酒井的臉,似乎在「報答」以前的某些事情……

  「呵呵,沒想到睡著的酒井這麼沒防備。」戳臉頰的動作忽然停止,一個想法從渚風腦海飄了過去,「聽說酒井同學的興趣是穿女裝…吶吶,各位,我有個好主意,我們來幫他換女裝好不好?」以前他對她可好了,當然要好好報答一番囉!誰叫她是這麼有義氣?哦呵呵呵呵……

  同樣愛玩的易井聞言,露出邪惡的壞笑,「好啊好啊,俗話說的好,有福共享有難同當(妳確定嗎?=口=)竟然我們知道他有這種興趣,就成全他吧!」

  「等等!」黑木從鳳身上跳了下來,擋在酒井面前,「妳們要對他幹嘛?」雖然聽不是很懂,可是好像不是什麼好事…。(不可能是好事!XD)

  「黑木班長,相信妳也會喜歡這個遊戲的。」笑了笑,渚風拍了拍冥戶的肩膀,「冥戶學姊,如果手酸就給鳳同學背吧,要麻煩你們陪我們去一個地方。」笑得一臉燦爛,身後卻傳來陣陣暴風,兩人呆楞的點點頭,不敢違抗。

  黑木皺起眉頭,看著他們往商店街走去,最後偷偷露出了個笑容。

  好像滿有趣的?誰叫你平常要針對我,這次就看看他們要怎麼整你吧、酒井。惡魔角隱約從髮間露出,黑木跑上前,「嗯哼,本姑娘怎麼能不參一腳呢?」

  於是,「改造酒井大作戰」現在開始……


  時間很快的到了中午,學生會的事情好不容易告一段落。跡部嘆了口氣,靠著柔軟的椅墊。視線內是一疊又一疊的公文,真是看到就覺得無力…,「忍足,如果你累了可以先走,不用等本大爺。」已經過了兩天…跡部抬頭看了眼忍足,「本大爺一向說話算話。」是在示意他不用擔心嗎?忍足笑著望跡部。

  「景吾,不可以這麼不乖哦……」走到跡部面前,手玩弄著跡部的金髮,「嗯、景吾你換洗髮精了?」雙眼微微瞇起,另外一隻手卻非常不安分的輕撫他的臉頰,「景吾怎麼都不理你的侑士?嗯?」邪魅的輕勾嘴角,忍足就像是個誘惑人心的惡魔般,只可惜,這對跡部似乎沒什麼用。

  跡部冷笑了一下,「啊嗯?…」手拍掉忍足的手,站起身,往身後的一大片玻璃看去。網球場就在旁邊,所以跡部在學生會也可以監督到他們練球,「冥戶和鳳似乎不在球場上,去找他們回來。還有,把那個最強的一年級生叫來……」雖然說過幾天就是二年級。

  「……遵命,女王。」真是的,何必這麼防範他呢?
  語畢,忍足轉身離開。

  就在這時候,跡部才微微嘆了口氣……

  「那傢伙……」他轉過身,看著空蕩的學生會,臉上露出鮮少的通紅,「到底是誰……」搞什麼,都是剛剛那些怪舉動,害他現在有點心煩意亂……

  而踏出冰帝的忍足,拿起手機,撥了個熟悉不過的號碼,「喂,冥戶,你們在哪?」對面那端滿吵雜的。

  「忍足?」冥戶的聲音有些詫異,「幹嘛?跡部要你打來?」忍足敷衍似的嗯了一聲,「我現在在服飾店Oakland這邊……」

  「那我去找你吧,鳳應該也在對吧?」
  「要來就不要說這麼多廢話!」

  ……還真是不留情吶,一下就掛電話了。忍足將手機放回口袋,隨後往商店街裡最熱鬧的地方前進……嗯嗯,他們倆去服飾店要幹嘛啊?

  另外一邊,要改造酒井的一群人,在Oakland找了一堆漂亮的衣服,什麼迷你裙、靴子、短袖襯衫等等的……當然某位姓渚風名伶月的同學到一邊去挑自己想買的衣服就是了……

  眾人挑好衣服後,丟給冥戶,「冥戶,如果是男人就幫他換衣服吧!」眼看面前全是腐女一群,冥戶冒了滴極大的冷汗,鳳趁冥戶還在冒冷汗時就順手把他們推進更衣室。

  被推進更衣室的冥戶恨恨的瞪了酒井一眼,「還在裝睡啊?一看就知道不是真的睡著……不是說了睡覺不會睡超過四十分鐘嗎?」呿,害他淪落到要幫他換衣服?而且…還是換女裝……冥戶臉染上一層紅暈,心不甘情不願的將酒井的衣服脫下。
  反正都是男人、豁出去了──不要給他半途醒來就好……

  就在此時,忍足到達了現場。他推推眼鏡,往鳳的方向走去,「鳳,冥戶那傢伙在哪?」鳳很老實的指了指更衣室:「冥戶學長…在幫人換衣服……」雖然不知道該不該說,不過忍足看起來也不像是壞人……(才怪,他是裡面最壞的人啊!)

  忍足雙眼閃過一絲玩味,「幫人換衣服?……」他瞧了眼門,隨後露出笑容,「嗯、那我等他吧,景吾說要我帶你們回去。」景吾?鳳瞠目結舌的看著忍足。沒想到忍足學長…竟然如此神速?一下就到達互喊名字的境界了…哪像他和冥戶,到現在手牽手都還沒幾次呢……想到這裡,鳳不禁感到有些感傷的低下頭。

  當冥戶好不容易換完時,把酒井打橫抱起,走出更衣室,「喂喂,我幫他換好衣服了──」正要繼續說時,卻看到忍足和鳳開心的聊天,「那傢伙怎麼會在這裡?!」慘了,他忘記他和忍足說過現在在Oakland……現在如果被忍足看到,鐵定明天會上冰帝校報的頭條……

  聽到冥戶的聲音,黑木等人立刻跑過去,只見冥戶轉身回更衣室,「冥戶學長、你幹嘛又回去……」聽到黑木的聲音,忍足和鳳同時回頭,可冥戶卻將門鎖起。

  打開還得了?!他不想成為頭條啊──在心底吶喊的冥戶將酒井放在座椅上,嘆了口氣,「忍足一定回頭了……應該沒看到吧?」真是的,他還不想出名啦!想到這裡,不禁悲從中來,他就這樣趴在酒井身上懊惱的垂打酒井的肚子。

  「唔唔…!痛……」酒井動了動身體,「好重……」他微微睜開雙眼,但還沒發現自己穿上女裝,「你是誰…?」唔,好熟悉的臉……

  冥戶見他醒了,怒火快速上升,「你…!你害我現在出不去了!」接近咬牙切齒的說道,只見酒井疑惑的用手稱起身,坐在一旁看著他。

  「出不去?」他站起身,正想用手打開門時,被冥戶拉住了:「笨蛋!我的意思是,外面現在有人!看清楚你現在穿的衣服!」他低下頭,這才發現原來穿著女裝。

  「不出去,難道你要一直待在裡面?」對冥戶翻了個白眼,隨後他將手放在門把上,「我先出去吧,待會你再出去。我出去時會努力把人引開的,你大概等三十分鐘後再出去。」就這樣,他轉開門把,隨後迅速關上門,將冥戶關在更衣室裡。

  看樣子,他只能暫時相信酒井提出的建議了……冥戶靠著牆,有些疲倦的按了按額角。真是頭痛啊……從一個義務幫忙到現在,拜託,她們當他是什麼啊!?不停的喚學姊、還要他抱一個男生!

  走出去的酒井臉上掛著淺笑,穿著洋裝的他配上假髮(之所以會換洋裝,似乎是因為大家覺得拿好看的衣服給他太浪費了),假髮上面還能看到那個粉藍色的蝴蝶髮夾。正在想該怎麼引開人群的他,就在這時候被黑木拉了過去。

  「嗯哼,酒井同學…」她用手轉了他一圈,隨後對身旁的那些人比了個拇指,「看起來根本就是女的。」酒井臉上出現明顯的打擊,而剛剛的那一圈加重了他頭暈的感覺。整個頭沉沉的,好不舒服……

  他扯了扯嘴角,「黑木同學?很難得看到黑木同學穿的這麼…文雅?」哎哎,怎麼偏挑現在啊……該死的他現在頭好暈,根本沒什麼力氣可以想反駁的詞嘛…,「忍足…學長?」看清楚黑木身後的人,酒井失去的精神忽然飄回來了,「忍足學長怎麼會在這裡……」原來剛剛他躲的就是忍足啊!酒井似懂非懂的想著。

  「哦?你是…啊,是酒井學妹?」忍足笑了出來,走上前,指了指更衣室,小聲地道,「冥戶在裡面對吧?」故意不讓冥戶聽到,只見酒井勾起一抹壞笑點頭。

  「忍足學長,我是學弟,不是學妹,」繼續和忍足瞎扯,看來酒井的精神真的恢復了,「雖然對你的印象不深,不過我還能喊出你的名來,可見我記憶很好呢。」真是老王賣瓜,自賣自誇啊。黑木挑眉看著酒井。

  渚風好奇的湊上前,「咦?小…忍足和酒井認識?」呼、差點叫成小忍。真是的,太常在私下叫他小忍,搞的現在名字都會叫錯……不過怪了,有一種黑木和酒井對這世界很熟的樣子……

  「嗯…也不算是認識,」酒井看了眼黑木,隨後輕輕一笑,「忍足學長是我們幼稚園的一個學長而已,不過在當時,忍足學長可是很受幼稚園老師的喜愛呢,和現在完全不同。」請問他可以當作是稱讚嗎?忍足白了眼酒井。

  易井楞了楞,「幼稚園?這麼說你們是關西人囉?」可是她們說話完全沒有關西人的語氣啊──真是怪了……

  渚風指了指門,然後小聲的用唇語問:「我們還要繼續說話嗎?還是乾脆先別說話、讓他誤以為我們離開了?」哦哦,果然是熱愛忍足的渚風……所有怪點子都和忍足想的差不多吶。

  「噓──」忍足把食指放到唇上,露出一個笑容,隨後也用唇語回:「當然是讓他誤以為我們離開了……」看到平常漫畫中看不到的畫面,渚風開心的臉都紅了一半。啊啊,真是越來越期待忍跡會有怎樣的發展了呢?渚風在心裡撒著熱血的花瓣,身旁腐花朵朵開

  「我要先去找日吉同學……」酒井懊惱的看了眼手錶。今天他們約定好要討論劇本內容的……至於演出的東西是什麼,就不方便透露囉。勾起嘴角,他指了指門,「我先走囉?」極度小聲的說,隨後便離開了。

  黑木看著酒井離去的背影,喃喃地道:「怪了,那傢伙忘記現在穿女裝了嗎?…日吉同學應該是沒看過他穿女裝……」就連她都只看過第二次──日吉當然不可能看過!

  「呵呵……」易井笑了笑,隨後看了眼門,「不過說真的,我們留在這裡有什麼用?」怪了、留在這裡不是只會讓他出不來嗎?……真搞不懂天才的想法。

  「這妳就不懂了,」忍足指著鳳的背包,「鳳的背包總是會帶著相機,所以、只要有證據,就可以讓冥戶上冰帝報了。」當然,以上這些話都是很小聲很小聲的說。


  所以說,還是別讓天才興起想整人的想法啊。


****  待續……

後記:

  怎麼辦,我偏愛冰帝啊啊XDDD
 (是因為兒子也在冰帝嗎?…唔唔,果然是私心=口=b)
  不過我發現,登場率高的好像都是和我常聊天的ORZ

  好吧,我就用私心這個詞混過去吧!!(被巴)

  這次文章字數比較少,真是拍謝ORZ
  原本以為打K曲會很順利說,沒想到竟然現在扯到徵角人物……是說原本沒打算出現的哪……XDD(炸)

  不過出了也不錯、滿開心的ˇXD
  好不容易打這麼久才打完的~為什麼會久?因為我最近都沒靈感嘛ˇ腦袋好死、老是在想功課的事情,難怪我最近出文率變好低XDDD

  因為在這裡可以聊一堆有的沒的,所以我就盡情的揮灑青春吧!!(歐)

  首先要和景殿&手塚說聲拍謝,你們兩人的生日我都在上學,所以就算了吧XD(今天我要去補理化正課、嗚嗚!,而且手塚你的賀文我竟然已經把時間調到K曲要結束的時候?!囧…是不是我把K曲想的太簡單了唔唔……

  如果今天能打完手塚的賀文我就放上來,沒打完就算了延到下次!!XD
 (謎:這人到底有沒有在乎過他們啊?!)
  對不起嘛,上次本來說要打的忍跡情人節賀文也還沒打好Q口Q,開始有種自我厭惡的感覺ORZ

  啊啊啊啊啊,我為什麼要不停的挖坑啦!!>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