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3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忍跡】相信 Vol.6

  吵吵鬧鬧的回家,跡部和不二成為很好的朋友,根據跡部的說法,不二既聰明又不會黏的和蟑螂似的,所以是交友的好選擇,由此可見,跡部是把不二和忍足相比了。   而不二和忍足…似乎處的相當差?兩人一見面就在吵,在爭誰比較受愛人的矚目?手塚和跡部之間也比較不尷尬,只是話題仍是很少。   這樣的日子會持續多久?他們不知道。 ※   時間回到三年級,跡部此時正在學生會處理事情。外面的雨下的很大,大的讓他覺得好煩。   一直沒能提起精神,一點也不像他。   「小景~」忽然,門被打開,跡部根本不用抬頭也知道是誰,會那樣叫他的,只有忍足侑士了。   忍足侑士,在冰帝有天才之稱的少年。也是那個…唯一敢和自己要求的人,二年級的某次,因為扭曲跡部的意思而戴上眼鏡。   「幹嘛,這麼晚還不回去?」跡部勾起嘴角,一抹美麗的笑容漾在臉上,忍足走上前,用手輕撫跡部的秀髮,同樣也是露出一個笑,只是忍足的笑帶有危險的感覺。   「等你呀。」忍足俯身,輕輕的吻了跡部柔軟的唇瓣,彼此的唾液在口中,隨著內心的慾望相互交接,芬芳在口中蔓延,激烈的熱吻令跡部無法呼吸,他使勁的推開忍足,才得以呼吸新鮮空氣。   「小景很甜哪。」忍足露出一個滿足的笑容,只見跡部臉紅的撇過臉。   他站起身,看著窗外黑的離譜的天空,冬天真的來了。「下次不用等我了,我在處理學生會的事情。」這麼晚還自己回家,真是令人擔心。   「小景不用擔心我,沒有人會想對我出手。」呿,就這麼有把握啊?跡部翻了個白眼。   「下次你真要送本大爺回家,就和我一起坐車。本大爺可不想走路回家。」其實跡部是不想讓忍足回去還要自己走,因為和跡部坐車,跡部一定會要求司機載忍足回去後再回來。   忍足苦笑了一下,跡部真的很不放心自己哪,「好好,我都聽小景的。」他繞過辦公桌,抱住了跡部,在跡部耳邊輕聲說,「小景,你偶爾也要休息,人不是機器做的,總會有累的時候,聽我的話,好嗎?」忍足那有磁性的聲音令跡部不自覺的點了點頭。   「我盡量。」唯有在忍足面前,他才願意放下一切,他靠著忍足,閉著雙眼,感覺忍足的溫暖,臉上再度勾起笑顏。   他很喜歡這種依靠的感覺,很喜歡。   「時間不早了,剩下的明天早上我陪你一起用,嗯?」   「那我收一下就走吧。」   天氣黑的恐怖,但身旁的忍足總是會給他溫暖。   這種依靠,能維持到什麼時候? ※   最近,在社團時間,總是能聽到向日的聲音。   「侑士侑士~放學一起去逛逛吧!」   「侑士,你買到那張CD了嗎?借我借我!」   「侑士,數學借我抄~我完全都聽不懂!」   忍足和向日最近幾乎是『黏』在一起,跡部也覺得最近自己被冷落而不高興,日吉更是不悅的一直挑戰校隊。忍足對待向日的感覺很不一樣,有點親密,感覺很像在對待自己的弟弟一樣,但又有點不像。   「跡部,你去管好你家的忍足,日吉不知道拿我開刀多少次了!」冥戶抱怨道,天知道最近日吉挑戰的校隊就是他!只有他!天殺的,是在說他很爛嗎?!   「哼,本大爺幹嘛管他?」跡部語氣酸到極點,一看就知道在吃醋,「他愛怎樣就怎樣,不關本大爺的事。」隨後,他走進社辦,擺明在說:本大爺不想管這件事情。   真是的,為什麼不肯坦白?坦白和忍足說,說不定那傢伙會聽話,連試都不願意,那永遠改不了嘛!除非忍足自己發現!   「冥戶學長,請和我比一場!」搞什麼!已經是第十五次對打了耶!日吉當他是什麼?神啊?拜託,他可不想這麼累人!光打十場就已經要他的命,更何況是十六場!?   「你去找其他人打,去找該死的忍足也可以,就是不要找我!」冥戶拔腿就跑,他承認他怕了,可以吧?   「冥戶學長?你應該要讓學弟有以下犯上的機會啊!」日吉說的冠冕堂皇,聽在冥戶耳中卻是威脅。   「不要啊啊啊!!!」   可憐的冥戶,下次請向日守分點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啊。   話說,鳳呢?看到自己的親親戀人被折磨成這樣,人在哪啊?   「…亮、……」他躺在球場上,奄奄一息……   這些、都是日吉的傑作?聽說鳳和日吉打了二十場,手臂已經快斷了?難道日吉的以下犯上是要毀了大家的手臂?   「……冥戶和日吉好像玩得很開心?」忍足笑容滿面地說著,只見向日嘟起嘴,有些不平。   「哼哼,我就說那傢伙有問題……為什麼老是喜歡和冥戶他們在一起!」他生氣的跺腳,然後拉了拉忍足的衣服,「侑士,你不是說最近有一個新電影很想看?竟然這次你打賭贏了,我就先請你看這場吧,不過因為我今天是『事先』請你,所以你要幫我喔!」   ……怎麼說好像都是你賺到啊?忍足苦笑,「好好、我幫你我幫你,不過超過範圍我就不幫了。」當然,怎麼能讓女王因為向日的要求而吃醋?   「……我盡可能。」向日汗,他不知道這樣算不算出範圍哪。   不過,忍足是不是眼花了?還是故意的?日吉明明是氣到去找校隊挑戰,怎麼說是開心的和冥戶玩耍?   而跡部也有聽到他們的對話,因為那時候他早就走出社辦,練習網球了。聽到忍足答應向日,心中那酸到極點的感覺又再度浮現。   真糟。   …奇怪?怎麼好像很熟悉?意識飄回看到手塚外遇…呃、是和不二去拍大頭貼的當天晚上,他好像也是用真糟來形容自己面臨的事情?難不成忍足那傢伙要搞外遇?難道他想玩玩看向日那種類型的人?!   越想越生氣的跡部不自覺的加重手的力道,打出了一個出界球。   「該死!」他咬緊下唇,隨後手一揚,「本大爺不打了,這場廢除!」語畢,頭也不回的離開球場。   管他哪裡都好,他就是不要看到忍足侑士和向日岳人!   放學了,忍足和向日一起去看電影,看完電影,竟然在路上又碰到手塚和不二,忍足真想問問他們是不是每天都形影不離?怎麼每次都能在書店附近遇到他們!   「咦?忍足君?」不二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卻看到忍足直冒冷汗,「怎麼沒看到小景呢?難道你開始玩批腿了嗎?哪啊、批腿可就長不高了,忍足君要三思而行哪!」……不二,你改行當笑話人員了嗎?忍足翻了個白眼,而向日摀著嘴,努力不讓自己笑出來。   「是是!我可不想長不高!他是向日岳人,同班同學,今天只是有事情要和我討論才走的,哪有什麼批腿!」忍足開始替自己說話,不過這也是事實。   手塚皺起眉頭,「跡部剛剛有打來……」手塚欲言又止,不二拉住手塚的衣服,示意他別說,手塚對他使了一個「還是把事情告訴他比較好」的眼色,不二生氣的嘟起嘴,「跡部問我們,天才是不是都很笨。」這似乎是針對不二和忍足?   「……然後,國光就說,周助是屬於天才型天才,忍足君是屬於笨蛋型天才,所謂笨蛋型天才呢,就是明明笨的要命,卻被稱為天才。」不二好心的幫手塚回答,「然後,小景很失望的掛斷電話,我們就從書局出來,就遇到你們囉!」不二睜開雙眼,似乎在和忍足說:你敢聽不懂就慘了。   忍足的確有點聽不懂,笨蛋型天才?天才型天才?還不都是天才,只是一個比較笨、一個比較聰明。「喔,你們慢走吧,我們還要回冰帝拿東西,改天見!」顯然他還是不懂,不二嘆口氣,不打算說下去。   於是,忍足錯失了一個澄清事實的機會。   回到冰帝,忍足和向日開始討論。   「侑士,我覺得日吉那傢伙根本不在乎我,上次大家甜蜜成什麼樣,他卻面無表情的繼續打網球……」向日生氣的說著。   「這時候你主動出擊就好了啊。」忍足無奈的笑,「他是有點被動,你只要主動,他應該就會知道你的心意。如果再不行,可能就是他對你一點也沒意思。」   「可是、他有和我表白過啊……」向日低下頭,有點失望。這幾天,日吉根本沒有任何舉動,他心中的不安也很大…同樣的性別,光是要說服自己就很難,更何況是說服家長?但他們連自己這關都過不了啊……   為了看看日吉對自己是否是真心,向日黏了忍足幾天,卻發現他沒有任何動靜。仍是和平常一樣的練球,只是最近喜歡挑戰校隊罷了。   他真的有在乎過我嗎?向日不由得這樣想。   「…岳人,不然我再幫你一星期,我會幫你留意日吉若那傢伙的動靜。」身為好友的忍足答應,向日才露出一個笑容。   只是,忍足沒有想到,他要承擔的風險有多大…… ※ 待續_枒__ …有種和【第一】很像的感覺……(狂汗) 終於要到尾聲了嗎……(遠目) 好開心啊啊啊啊!!!!(泣) 我終於可以把他結束了嗎?! (某:在枒的認知裡,主角互相發過火後就會雨過天晴…然後END。) 希望下星期五能夠儘速打完, 第一次在一天內打完兩篇, 等一下看看能不能衝到打完三篇?(笑) 喔喔!下篇和主題終於有關係了(汗顏) 下集預告:   跡部開始懷疑,然後產生絕望!(淚奔)   小景小景,人家不是故意要這樣的啦~~ 附贈下章片段:   跡部沒有答話,只是盯著門看,「……冥戶,你和鳳為什麼會在一起?是鳳一見鍾情?」   「你怎麼、忽然問這種問題?」   「好奇。難道這很見不得人?」   「才怪……說見不得人太壞心了吧你!」   「…你要不要說啊?」   冥戶清清喉嚨,臉上有著微微的通紅,「你還記得那天,我被瀧打敗後,鳳說的話吧?我是在那段時間…漸漸喜歡上他的……鳳的話,可能很早吧……因為、我把他當成弟弟,所以…也不清楚…那是熟悉感,還是愛情……」他斷斷續續的說著。   「好了好了,本大爺不想聽了。」越聽越生氣,別人的感情都這麼正常,唯有他和忍足的是這麼奇怪!怪不得現在會面臨這種問題。「你不會不安嗎?鳳的人氣滿好的。」   「我相信他。」冥戶的眼神很堅定,「因為鳳他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儘管我看到,我也願意相信!」就算…只是放手一搏的愛過,也能相信?跡部想問,卻問不出口。   如果,忍足能夠和鳳一樣,讓他有這種安心感就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