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徵角含BL】邁向KUSO的合奏曲(第四章)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想起手塚那邊的狀況。

  青學應該還好吧?雖然聽起來不太好…,「樺地,你去青學找手塚!」不行,就是有種放不下心的感覺……,「不然去找不二也可以!」沒有手塚,不二應該也可以…雖然不二似乎不是學生會人員。

  「是。」語畢,樺地便離開了他們的視線。

  忍足笑著看跡部的舉動,「跡部,你就這麼關心青學的事情啊?」唔,看來那位手塚是相當棘手的人呢……見跡部沒回應,按摩的手輕輕地搖了搖跡部的肩膀,「跡部?」失神了吶,真是難得……

  「呃?」跡部眨了眨眼,轉頭看了眼忍足,「啊嗯?你剛剛有和本大爺說話?」不行,他好在意那隻貓…,「忍足,冥戶和鳳去哪?」這兩人出去這麼久,該不會光明正大的給大爺他偷懶?啊嗯?

  忍足笑了笑,「他們?冥戶我記得他躲在網球部,鳳的話是被學妹攔住。」嗯、如果他沒猜錯的話,「……跡部,你好像很在意手塚的事情,」害他也跟著在意起來了呢。按摩的力道稍微加大,「你不是說了,學生會事情重要?」臉上的笑容顯的有些冷淡,手上按摩的動作沒有停下的繼續。

  「嗯……」跡部舒服的將雙眼闔上,「本大爺的事…你不用管……」呼、已經忙了一個上午,好累…,不過,忍足按摩的很舒服嘛……他靠著椅背,享受忍足的按摩,隨後,忽然感覺到什麼似的,「嗯、等等……」跡部轉頭抓住忍足的手,臉上忽然出現一片紅潤,而忍足只是裝作不知情的看著他。

  呵呵,遊戲開始囉,跡部。忍足裝作有點難過的問,「跡部,我按摩的不舒服嗎?」不過,跡部的皮膚很細緻哦……他雙眼寫滿了笑意,有些邪魅的看著跡部。剛剛按摩時,他的手在神不知鬼不覺時,已經從原本隔著領子按,變成直接來個肌膚相愛;換言之,大爺他穿在身上的制服,扣子在不知不覺中又被解開了一個,而忍足為了不讓跡部發現,偷偷把跡部的衣服往上移。

  「你、……」跡部憤怒的瞪了他一眼,隨後快速的把扣子扣好,「再給本大爺動手腳,就去送文件到立海!」哼,他是看在忍足按摩還挺舒服的,沒想到忍足竟然趁他專心批改文件時作這種事?啊嗯?

  「哎,別生氣嘛,我是怕你太熱啊,」你還真是好心啊?跡部回頭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忍足只是堆起一抹笑,「不說這個了,跡部,你的皮膚很好摸呢。」就像剛出生的嬰兒似的柔嫩,也比某些女孩子的皮膚白上許多。

  跡部哼了一聲,「你以為本大爺是誰?啊嗯?」拜託!大爺他可是跡部景吾!全身上下可是都很完美的,哼哼……

  手再次按上跡部的肩膀,忍足這次倒是乖乖的在那裡按摩,「這種力道應該可以吧,跡、部、大、爺?」語氣明顯的故意,但跡部懶得生氣了,隨意哼一聲表示可以。

  嘆了口氣,跡部雙眼有些無神地看著桌上那份文件。那是青學入學申請書,不過卻好好的放在他這裡。

  手塚,在還沒和你分出勝負前,本大爺不准你發生什麼事!


  在學生會裡,不二微笑地看著那隻貓。
  果然很可愛呢,毛這麼多,尾巴又搖啊搖的。

  「喵嗚?……」如果沒猜錯,應該是手塚吧。不二抱起那隻貓,瞇起雙眼,「手塚,你應該還記得我是誰吧?呵呵。」喵喵明顯的愣了愣,「吶,跡部他可是會擔心你的,不變回來嗎?」喵喵跳開不二的懷抱,窩在椅子上。

  甩了甩尾巴,喵喵看了他一眼,「喵也想變回來,可是變不回來。」以為牠想長這樣啊?手塚喵瞪了他一眼,「不二,社團應該還好吧喵?」不二笑著點頭,走上前,再度抱起手塚喵,「喵,帶我去冰帝找跡部。」牠剛剛不小心叫人把入學申請帶過去了…跡部似乎很生氣似的。

  「呵呵,待會會有人接你過去,放心吧,手塚。」好可愛啊,可是他已經有英二這隻小貓了呢。不二走出學生會,正要往樓下走去時,遇到了樺地,他將手塚喵放到樺地身上,「樺地,這隻貓是手塚,麻煩你拿給跡部吧。」

  「是。」

  於是,就這麼完美的,手塚喵被帶到冰帝了。


  因為私心,所以鏡頭再次轉回冰帝。

  樺地小心翼翼的抱著手塚喵,慢慢往學生會移動。
  就當他要打開門時,一陣斥責聲傳來……

  「忍足侑士!你的手給本大爺規矩點!
  「跡部,我的手沒有怎樣啊。」無辜眨眼。
  「你、」快被氣炸了,「你這傢伙!」咬唇,憤怒的瞪著他。
  推了推眼鏡,他的手放非常不安分,「我這是在按摩。」

  按摩?少騙人了!!

  讓我們看一下裡面的狀況。
  跡部的制服扣子再度被解開,忍足無辜的看著跡部,手…放在跡部的胸膛上,說什麼按摩,其實是「撫摸」吧?

  「忍足侑士,」跡部抓住忍足的手,臉上難得少見的羞憤,「本大爺警告你,把手拿開!」可惡,這樣很癢知不知道!

  忍足無奈的笑著看他,「吶,是跡部你一直抓著我的手哦。」跡部聞言立刻放開,沒想到忍足變本加厲的,手往下探去,「跡部,你的皮膚真的很柔嫩呢……」故意在跡部耳旁道,不時呵氣刺激他;雖然跡部的臉是有些紅潤,可更多的是憤怒……

  「忍足侑士!!」該死,快把手拿開!!他再度抓住忍足的手,微微喘著氣,瞪著忍足,「你…在不給本大爺安分點,少怪本大爺不客氣了……」雙眸閃著少見的怒火,跡部氣到渾身顫抖,他咬牙切齒的瞪著忍足看。

  「跡部這樣看我,是表示對我有意思嗎?」露出一抹燦笑,跡部差點克制不了自己手上的拳頭,「吶,跡部,外面好像有人哦。」忍足小聲地道,雖然手被跡部抓住,可還是輕輕地在他褲檔上輕撫著。

  「唔、給本大爺住手……」該死的忍足侑士!跡部半瞇著眼,最後終於受不了了,手就這麼往忍足的腰間擊去。他冷冷的看著忍足痛苦的表情,「敬酒不吃吃罰酒,啊嗯?」此時,忍足雙手抱著肚子,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看著跡部。

  真是個倔強的女王。

  跡部打了個響指,「樺地,進來。」哼,當他大爺是什麼?早猜到樺地站在外面……跡部轉過身,將制服上的扣子扣好;剛剛才扣好的扣子,沒想到不到幾分鐘就被忍足這傢伙解開…呿!小心大爺他下次賞兩腳……
  當樺地進來時,跡部正好轉過頭去,一隻黃綠色的貓就這樣出現在眼前,「啊嗯?」跡部有些不解的看著樺地,只見樺地將貓交給跡部,「哦?該不會這隻貓就是手塚?」樺地微微點頭。

  跡部嘴角揚起一抹迷人的笑,他抱著手塚喵,手塚喵也溫馴的躺在跡部的肩上。忍足見狀發覺有點不對勁,立刻上前搶走手塚喵,「跡部,照顧動物這種事交給我就好。」哼哼,把這笨貓放在跡部身旁?這不是引狼入室是什麼?

  跡部回瞪忍足一眼。把你這傢伙帶來學生會才是引狼入室吧?啊嗯?
  忍足推了推眼鏡。這你就不懂了哦,跡部,我可是很能幹的幫手呢。
  手塚喵踢了腳忍足。拜託!你們含情脈脈的相看幹嘛……
  跡部憤怒的咬著下唇。本大爺哪裡和他含情脈脈的相看?!
  忍足露出一個壞笑。跡部,剛剛我們這麼深情的對望,不就是含情脈脈了?

  這時候,剛進來學生會的冥戶冒了滴冷汗,「現在怎樣?大家都有心靈相通就是了?」呿,剛剛才因為鳳的動作而不敢過來,不過看來鳳現在不在……怎麼說,有點失望的感覺……

  「啊、冥戶學長!」說巧不巧,鳳就這樣出現在冥戶身後,他臉有些通紅的看著冥戶,「冥戶學長,剛剛…很抱歉……」他摸了摸頭,臉微紅的看著冥戶。

  冥戶看到鳳,臉一瞬間如蝦子般紅潤,「長、長太郎?」真是恐怖,神出鬼沒啊……冥戶轉過頭,不敢直視鳳的雙眼,「你文件送完了?」呼──冥戶,他只是你的學弟,不要想太多、不要想太多……勉強將頭微微轉過,一看到鳳的雙眼便一陣心悸。啊啊、冥戶亮!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嗯,送完了!」鳳露出一個乖狗狗的招牌笑容,身旁綻放一朵朵漂亮小花,「冥戶學長怎麼會到這裡?」是專程來看他的嗎?鳳眨了眨大眼,很興奮的看著冥戶,期待冥戶說出那種肉麻的話。當然,現在的他是站在學弟的立場去期待。

  冥戶退後了幾步,不會吧?他親愛的學弟竟然、竟然……臉不爭氣的又紅了起來,「我,我來找跡部的!」跡部,麻煩你了!冥戶轉過身,上前抓住跡部的手,隨後想都沒想便快速離開。

  速度快到,忍足想阻止都來不及。
  由此可見,冥戶的爆發力很強啊。

  呆楞楞的看著冥戶離開,鳳不禁開始胡思亂想。
  該不會冥戶學長討厭他?不要啊、他不要被冥戶學長討厭……

  而忍足只是拎著那隻手塚喵,「呿……把女王帶走,就沒戲好看了啊……」把手塚喵扔在沙發上,忍足也離開了學生會,打算從冥戶身旁帶回跡部。

  沒錯,跡部女王,他來了!

  不過,跡部看到這裡,拿起紅筆,狠狠的在紙張上,把女王畫掉。
  「拜託!本大爺是帝王!是帝王!」帥氣的撥髮,跡部露出一抹充滿自信的笑容,「女王?那只會降低本大爺的身份!」哼,喻他為女王,不就在說他是女生?好個忍足侑士,這梁子大爺他結下了!

  好,重點不是這些。

  重點是,冥戶拉跡部拉到一半,跡部便自己逃跑了。
  所以說,忍足就算去網球部找跡部,也是徒勞無功。

  跡部帶著有些憤怒的心情,慢慢走回學生會。拜託!大爺他為什麼今天運氣怎麼這麼差?先是帶來的正選毫無用處,後是忍足對他動手動腳!現在冥戶又無故拉著他跑?跡部輕按自己的額角,疲倦地嘆了口氣。

  進學生會時,樺地和鳳已經不在,只剩手塚喵乖乖的坐在沙發上,「喵……」

  跡部走到手塚喵身旁,抱起牠,「手塚,你變成貓了?啊嗯?」他還是無法相信這個事實……呃,說不定是大爺他在作夢,沒錯,可能只是一場夢也不一定。跡部用手搓揉著手塚喵的耳朵,「不過,還滿可愛的嘛。」揚起嘴角,他笑著看手塚喵。

  「喵、跡部……」手塚用舌頭舔了舔跡部的臉頰,「喵……」

  跡部被舔的很癢,「手塚、不要鬧……」跡部笑著阻止手塚喵,因為笑而瞇起雙眼,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他隱約感覺身上的重量變重時,雙眼一睜,出現在眼前的,是極度可愛的小手塚喵!

  不,應該說,是手塚男孩喵!為了聽起來可愛些,先姑且叫他國光喵吧。國光喵看起來大概五歲,矮矮的,身上不知道為什麼,穿著一套可愛的制服,雙眼睜的大大的,髮間還可以看見貓耳。
  一切只能說,作者的私心太重了啊。

  「手…手塚…?」跡部滿臉黑線的看著國光喵,此時他的心情,只有無言兩字可以形容,「你…變回人類了?」奇怪,雖然變回人類,可還是怪怪的……貓耳沒消失、身高變矮、臉變的相當娃娃,換言之,完全不像是手塚!

  國光喵眨了眨眼,隨後窩到跡部的懷裡,「呼呼──……」牠累壞了。剛剛到現在,早上到下午,牠忙到極點……為了不讓小貓身體負荷太重,才會幼體化!不過、牠沒忘記幼體化太久會無法變回原狀…只是牠現在太累了、……

  跡部抱著國光喵,有點不知所措的感覺國光喵呼吸順暢,「…我該叫牠…國光?還是、小國小光?」此時的跡部陷入當爸爸的沈思。噢,這是大爺他第一次感覺當父親的快樂。啊哈哈!手塚,你終於被我打敗了!

  直接看上,跡部抱著國光喵,真是一幅美麗而溫馨的畫面啊。

  可惜好景不長,就在這時候,忍足這煞風景的人出現了。
  「跡、跡部!」忍足跑到跡部身旁,東望西望,沒看到手塚喵,心裡的大石(還在青學)放了下來,「呼、手塚離開了吧?真是太好了……」就在這時候,他看到了跡部懷裡的那個孩子,「跡部,你、你該不會…?該不會在外面有了老婆,打算用這個理由拋棄他?!忍足受傷的退後二十五步,眼鏡拿下快速滴了幾滴眼藥水,然後很感傷的流下眼藥水,「我真的對你好失望,原以為你是個負責的人……

  跡部看著忍足在那自導自演,原以為他只會在那裡耍白癡,沒想到…,他走上前,一把抱走國光喵,「跡部,為了讓我們有更完美的明天,這個孩子,我幫你放到孤兒院!」跡部嚇得跳起身,忍足卻還陶醉在自導自演中,「孩子,永別了!」

  正當忍足要離開時,「忍足侑士!本大爺命令你放開牠!」該死,國光喵只能是大爺他的!跡部狠狠的瞪著忍足看,「你要是敢對牠動一根汗毛,本大爺就跟你勢不兩立!」哼,要大爺他這樣才願意停止?

  忍足無辜的睜著大眼,「那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都可以,快把牠還給我!」跡部此時才不管什麼,只要能讓國光喵回來,一切問題才不算什麼…,「快還我!」跡部走上前一步,忍足便退後一步,「不准說話不算話!」

  他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危險的氣息散發在整個學生會,「好,那你必須──────……」因為風吹入學生會,所以跡部並沒有聽清楚忍足的話,只是瞧見國光喵不停搖頭,示意別答應。

  「哼,本大爺答應!快把牠還我!」忍足笑著放開了手,國光喵便跑向跡部,一把撲倒他,「唔、放手……」跡部笑著接住國光喵,只見國光喵不停的用舌頭輕舔跡部的臉頰,像是在和忍足示威。

  忍足並不打算注意這個舉動,只是笑著走到跡部身旁,「跡部,別忘記你答應我的哦。不准說話不算話。」跡部冷冷的翻了個白眼。拜託!大爺他怕什麼?要有什麼有什麼,何必擔心忍足提出怪條件?啊嗯?

  「放心吧,本大爺才不會說話不算話。」國光喵回頭瞪了眼忍足,隨後窩在跡部身上,「條件是什麼?本大爺剛剛沒聽清楚。」原來是沒聽清楚,難怪會答應。忍足笑了笑,走到跡部身旁,在跡部耳邊說了些話,只見跡部臉色頓時蒼白的楞在原地,忍足只是笑容滿面的離開。

  啊啊,今天的天氣真好呢。

  「以後還請多多指教哦,跡、部。」


  就在這時候,青學社辦傳來一個喊叫聲。

  「手、手塚部長──」大石慌張的跑到社辦,「手塚部長不見了!」學生會沒人、學生會門口也沒人!社辦他現在走進去也沒有手塚的身影!天,手塚到底去哪了?

  不二揚起黑笑,冷眼看著他們在那裡慌亂。先是菊丸,菊丸面容失色地道,「不會吧,部長真的變貓了?不二、不二吶,怎麼辦,手塚變貓了!」他在社辦裡跳啊跳,相當著急。

  「……手塚部長變貓?」阿桃手上的拉麵麵包立刻掉下來,「啊、我的麵包!」他可惜的看著那塊被染上塵埃的麵包,「排好久才買到的,我親愛的麵包!」抱著麵包痛哭。

  阿乾的眼鏡再次逆光,「手塚變成貓的機率有97%,在附近偷聽的機率有0.5%,無故消失的機率有0.2%。」再次證實了菊丸說的可能是事實。不過,阿乾說完卻看著不二,見不二偏頭笑著看他,他只是搖搖頭,認為多疑了。

  怎麼說?有種事情好像是不二一手主導的感覺。
  這再次證實了一件事。

  千萬別惹不二跟阿乾生氣。嗯,尤其是不二。

  「呵呵,我這是有福共享哦。」不二燦爛一笑。是啊,他最先讓跡部看到手塚這可愛的模樣呢,跡部應該要感謝他吧?而且,依時間看來,手塚喵現在應該變成國光喵了……呵呵呵呵,真好奇跡部會如何處理。


  忍足到底提出什麼要求?
  跡部聽了為什麼會臉色蒼白?
  國光喵的下場又會是如何?

  敬請期待下回!!


****  待續……

後記:

  對不起ORZ
  我我我,我克制不住私心啊啊Q口Q!!
  因為我實在比較喜歡跡部,所以這篇…幾乎讓跡部佔了全部ORZ

  原以為手塚能讓我把主題拉回青學,
  沒想到青學最後只剩一小幕!!XDDD(遭踹)

  基於朋友的私心,所以出現微量的雙部長ˇ
  然後小零因為喜歡AT,所以我很努力的嚐試了(汗),可是我發現我還是只會打TA啊……如果你覺得這篇的手塚有點年下攻,那你的感覺不會錯。

  因為我對年下攻有說不出的啊啊啊啊────(歐死)

  忍跡呢,是本來就預定要出現的ˇˇ(撒花)
  沒辦法,誰叫我是忍跡本命…雙部長雖然很萌,可是還沒辦法和忍跡比過去ORZ(內心受創)

  嗯、這篇的忍足,我很努力讓他維持原本的感覺。
  可是我發現,可能是受太多文章的影響,我的忍足也逐漸變態中。(默)
  我喜歡那種腹黑冷漠的忍足啊啊Q口Q!!
 (拜託,讓我趕快結束這種變態忍足ORZ)

  跡部的話,各位看到忍足那段一定很好奇。

  「跡部幹麻不直接踹下去?」

  啊哈哈,我能說因為踹下去就沒戲看了嗎?(喂喂!)
  是說,他當時正在批改公文,手拿著筆ˇ而且,他並不想讓學生會變成命案現場啊XDDD 唔唔,他也認為忍足只是在開玩笑(雖然他很討厭這個玩笑)。

  簡單來說,他沒把忍足動手這件事放進眼裡。

  「啊嗯?本大爺幹麻去注意那種小動作?」

  很多人應該也很好奇,手塚喵為什麼會變成國光喵?嗯哼,因為私心啊ˇˇ(喂喂喂!!!)
  你們不覺得國光喵比較好聽嗎?比較好聽吧?對吧?對吧?

  好吧,反正手塚喵和國光喵,個性都和手塚差很多。
  國光喵很愛撒嬌唷,所以跡部在這裡當攻應該是沒問題的。

  問我為什麼忍足不喊跡部為小景?因為我相信,忍足不是那種很容易一見鍾情的人ˇ他一定是看到別人的(嗶──)才會被吸引,然後漸漸愛上ˇ
  啊咧?問我為什麼要消音
  啊哈哈,因為我覺得那個詞不適合用在跡部身上,所以先消音了ˇ

 

千萬別問我那到底是什麼詞,我不會回答的=口=++++
 (後記快比正文長了ORZ)

 

  以上,感謝收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