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4873

    累積人氣

  • 27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慈X徵角】甜蜜情人節

  她很好奇,自己為什麼有這麼大的耐心。

  「呼───呼───……」

  親愛又可愛的綿羊,正在她腳上睡覺,臉上帶著柔柔的笑,臉軟的像雲一樣……不對不對,重點是!今天是情人節啊!情人節!情人節!情人節啊啊!!
  為什麼偏偏搞在情人給她造反?平常睡覺她是完全不會管的,可是今天是情人節!該死的!情人節就是要甜蜜啊───

  「哦,黑木,慈郎還沒醒啊?」忍足笑著走過來,他推了推臉上的眼鏡,「嗯、照理來說,要慈郎現在醒很難呢,現在可是他最愛的午休時間。」可惡,忍足身旁的愛心是怎樣?故意造給她看的啊?

  冷冷的瞪了忍足一眼,「哼,不陪你親愛的小女朋友啊?」好酸的話吶。忍足苦笑,真是的、他哪裡說錯話了嗎?

  「我們昨天就過情人節了。」

  啊啊啊───這世界上的人都和她造反了啊啊───
  看她好欺負就這樣?可惡,待會一定要找個人好好整整──呼呼──

  「唔唔……」腳上的綿羊揉了揉雙眼,當他看到在一旁的忍足時,笑開了眼,「忍足,你不是應該和小悅在一起嗎?」呃,大家說的話怎麼都一樣?忍足冒了滴冷汗。

  「他們昨天就過完了!」黑木語氣不是很好的看著慈郎,「你昨天也在睡、今天也在睡,到底有沒有把本小姐放在眼裡啊?」真是的,她恨不得拿網球把慈郎敲醒……

  「當然有啊,」一個燦爛又可愛的笑容、唔,別露出這種笑,她會忍不下心敲…,「怪不得昨天沒看到忍足和小悅,原來你們這麼快就分了啊。」整個人靠著黑木,慈郎半瞇著眼,隨時可能會睡著的模樣。

  忍足嘆了口氣,「我們昨天就過情人節,不是昨天就分手。」真是的,他的朋友怎麼都…這麼愛給他扭曲意思?忍足將手上的網球丟給慈郎,「喂!別忘記,待會跡部有事情要宣布,今天雖然是情人節,可社團活動依舊。」對哦,他差點忘記今天還要上學……唔,好想睡覺啊、……慈郎微微點點頭。

  「慈郎!慈郎!」黑木搖了搖呼吸開始平順的慈郎,「本小姐下午還有課,你自己去社團哦!」之前都是她強拉他過去的,但也是因為有時間,今天她可是忙得很呢──要趕去女網看看她們有沒有偷懶!沒錯,今天這個情人節相信很多非正選的部員會偷跑……

  忍足笑了笑,「黑木,妳省省力吧,慈郎現在睡著了。」果然,呼呼的打呼聲已經傳入耳邊,黑木無力的看著慈郎,「當慈郎的女朋友真辛苦呢,呵呵。」看來你很幸災樂禍嘛?忍足侑士?她哀怨的瞪著忍足看,隨後自認倒楣的繼續坐在那,眼睜睜的看著忍足快樂的離開……

  嗚嗚嗚嗚!還她情人節嘛!她親愛的情人節啊───

 

  經過了上午的折騰,總算熬到下午。

  班上每個女生臉上揚起甜蜜的笑容,看的她實在很想──很想揍一拳上去啊!唔唔,和慈郎告白好一陣子了,慈郎雖然也答應了,但是他們的相處模式仍是沒有改變啊……唉,真是讓她備受打擊……

  「黑木同學,精神不太好哦,」該死的損友用手托著下顎,臉上笑容燦爛的讓她憤怒,「怎麼?慈郎學長該不會只記得今天是鳳生日,卻忘記今天是情人節吧?」等等,這傢伙什麼時候跑來他們班的啊?黑木挑眉,看著這個闖入別人班級的酒井。

  她冷冷的勾起嘴角,「嗯、酒井同學,這裡可是三班,和你們十班距離很遠的,怎麼會專程跑來這裡?」該不會只是為了損她吧?他真有這麼無聊?

  「黑木同學這就不知道囉,」唔唔,這笑讓她想起開學第一天的那個模樣…,「今天是鳳同學的生日啊,身為好友,我當然要送禮物給他。」呿…怎麼看都不懷好意啊,「黑木同學,偷偷告訴妳一個秘密哦……」小聲的在她耳旁說了些話,只見黑木雙眼先是閃過驚訝,隨後玩味的眨了眨眼珠子。

  「真是謝了,酒井。」嘿嘿、這麼有趣的事情就早說嘛!
  「有福共享,有難同當囉。」啊啊,這笑也未免太邪惡太OVER了吧,酒井?

  於是,她開始期待晚上的到來……
  哼哼,慈郎,不管你是不是學長,我都要不客氣的享用了!!

 

  傍晚,目標跡部家。

  聽說酒井說,今天應該會很多人,其中,網球部正選是一定會到。沒錯,她等的就是今天!不過她想,跡部刻意選在情人節,一定有什麼計謀……嗯嗯,聽說他好像和牧野和御在交往?哼呵呵…這麼說來,跡部這傢伙的弱點又多了一個?

  隨手招了台計程車,沒關係,待會錢給跡部付就好…反正跡部也很大方,絕對樂意幫忙她的。「小姐,請問妳要去哪?」將跡部家的位置告訴司機,只見司機愣了愣,隨後開始開車。

  ……怎麼身旁的路有點陌生?嗯嗯、一定是自己不常去跡部家才會這樣。黑木重新堆起笑容,開心的期待在舞會上遇見慈郎時的模樣。

  她要在眾人面前宣告,芥川慈郎只能是她的!

 

  跡部家。

  酒井無聊的拿著酒杯,看眾人在面前跳著舞,卻一直低頭看了眼手錶。

  「酒井,你在等什麼嗎?」易井手上拿了盤食物,她疑惑的眨了眨眼,「對了,你沒邀黑木一起來?」唔、為什麼這次扯到他就會提到黑木?

  「有邀,可是還沒來……」慢到不禁讓他想,會不會出什麼事……他記得他說的時間是七點啊,可是現在已經八點半快九點了……雖然舞會會開到十二點,但現在已經很晚了吶……這時候出門,黑木應該不會有事吧?

  鳳這時候走了過來,身旁站著一位很眼熟的少女,「酒井同學、易井同學,你們也來了?」他們倆露出禮貌的笑容,「她是我的女朋友,柳村空。」

  「難怪!原來是小悅的妹妹,難怪這麼眼熟!」易井立刻將食物放在一旁的桌上,走上前,東摸摸西摸摸的,「哇,小悅這次不惜成本的幫妹妹買漂亮的衣服哦──」

  「梓,妳這樣會嚇到她吧?」酒井笑了笑,「鳳,你有看到慈郎學長嗎?」

  「嗯……我記得他在跡部的房間睡覺。」
  「…那,跡部有接到什麼怪電話嗎?」

  「這個…我不是很清楚,酒井同學去問問看忍足學長吧,忍足學長和柳村同學一直待在跡部學長身旁,走不開呢。」一想到剛剛那個畫面,鳳便笑開了眼;剛剛忍足、柳村悅、跡部、牧野和御,他們四人一直被追著跑,怎麼說呢?唔,忍足和跡部可是校內最受歡迎的前兩名吶,大家都想和他們兩個合照,所以就……

  酒井拉著易井,「那我們去找忍足學長了,鳳,待會見。」

  「酒井,發生什麼事了嗎?」易井皺起眉頭,拜託!她是偷偷瞞著手塚才跑過來和他打個招呼耶……
  酒井嘆了口氣,「我不知道,只是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跡部,拜託你不要接到任何電話!

 

  濃厚的發霉味傳入鼻子,她痛苦的扭動身體,隨後慢慢睜開雙眼,除了眼前黑暗的倉庫外,她看不出還有什麼。

  「嗯,終於醒了?」

  陌生的聲音,陌生的表情,陌生的一個人……簡單來說,就是陌、生、人……

  「你是誰?這裡是哪裡?……」唔,她頭好暈啊……好想睡覺……該不會是被慈郎傳染了吧?好累啊……

  「呵呵,我是誰不重要唷,」唔,這句話開始的聲音漸漸模糊…,「重要的是,跡部他可是欠我很多東西呢……當然要慢慢討啊、……」

  可惡───
  雖然知道在內心吶喊沒用,可是……

  慈郎,不要睡了,快來救本小姐────

 

  鈴鈴鈴…鈴鈴鈴……

  就在這時候,跡部的手機響了,他將手機拿起,發現是黑木打給他的。
  奇怪了,黑木這時候打給他幹嘛?他相信這傢伙絕對也有到現場……

  「喂,找本大爺有什麼事?」
  『呵呵,跡部,好久不見。』

  ……這誰啊?跡部將手機拿開,疑惑的看了眼手機,「喂喂?黑木,別和本大爺說,妳變性成男生了。」搞什麼,之前還接到喵喵手塚打來的……現在大家都這麼喜歡搞創意是吧?啊嗯?

  『跡部,你應該還記得我吧?』
  「啊嗯?不就是老纏在慈郎身旁的黑木?」
  『…我是……』
  「別說了,妳不知道本大爺今天很忙嗎?啊嗯?」
  『我說、我是……』
  「夠了!本大爺還有事要忙,再見!」

  喀──……

  此時的跡部,完全不知到,掛掉電話是件錯誤的事情。

  「……跡部把手機關掉了呢。」陌生人笑了笑,把黑木的手機扔在地上,「這麼看來,只好把妳放在這裡了,他們根本不想救妳啊。」黑木冷冷的看著那個陌生人。

  難道沒別的方法可以逃出去嗎?
  就在這時候,黑木的手機響了。雖然手機上的名字不是她期待的,不過她這時候終於有點感謝那位損友了……

  「喂?」陌生人接起手機。
  『吶吶,黑木,剛剛跡部說妳變性後的聲音很難聽呢。』
  「什麼?」笑容明顯僵硬。
  對不起了,跡部學長,『而且,他還說,沒想到黑木這麼變態,把聲音弄得好像怪叔叔的聲音呢──唔唔,和神老師有得比唷!』

  黑木看著陌生人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卻始終搞不清楚狀況。

  「夠了!我不是黑木!」
  『呵呵,我知道呀。』

  ……夠了,他想殺人……

  「黑木在跡部家旁邊的倉庫!」
  『呵呵,我也知道呀。』

  …………………………………………神啊,請給他殺人的指示…………

  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傳入黑木的耳裡……

  「好開C!她真的在那裡──」啊、是慈郎!黑木轉過頭,看到慈郎軟綿綿的臉往自己的方向衝來,鼻子不禁感到一陣酸,「雅雅──」嗚嗚,慈郎真的過來救她了!

  不知道怎麼用的,她手上的繩子立刻鬆去,奔上前,撲倒慈郎,「慈郎──」她還以為他不會過來救她了!

  「和希老師,你不是很適合當這種好人吶。」酒井好笑得看著在那裡滾來滾去的慈郎和黑木,「光聽聲音就知道是你,不過跡部學長倒是沒發現呢……」呵呵,怎麼看他們都像是小孩子,跟他這種想法成熟的人差太多了。

  慈郎眨了眨大眼,「雅雅,妳的眼睛流鼻水了。」……呃?黑木冒了滴冷汗,剛剛……剛剛慈郎說了什麼?

  黑木無奈的笑了笑,隨後抱住慈郎,「嗯…都是你害的……」好累啊…她真的受不了了……,「呼…呼……」只見慈郎開心的笑著。

  

「情人節快樂,雅卉!」

 

  嗯、這麼說來,這是他第一次這樣叫她的名字吧──


* FIN。
  06.08.28,凜犽,IN月桂居。

****  後記:

  這個,是給親愛的小笑笑哦ˇ(撲)
  其實原本是打算讓慈郎英雄救美ˇ

>原構想:

  跡部接到電話後,有些著急,立刻跑去房間看慈郎在不在,沒想到慈郎已經消失不見,正當要去和其他人通知時,慈郎忽然出現在跡部身後(炸)
 ↑這段是有想惡搞OTZ

  當跡部告訴慈郎這件事時,慈郎呆呆的笑了出來,然後說「跡部剛剛在說什麼?」沒錯,他剛剛還在昏迷當中,頭暈暈聽不懂。XDDD
  後來,慈郎終於聽懂了,臉上才難得露出著急表情,「唔唔,那要怎麼救雅雅?」之後才又接到電話,對方要求好多好多值錢的東西!!

  「好多好多值錢的東西?我知道!棉花糖對不對?」
  「笨蛋!棉花糖哪裡值錢了?!」
  「唔,可以填飽肚子呀……」
  嗯嗯,慈郎是來亂的。

  不過想到這裡時,就覺得太麻煩,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很想把那位陌生人當成不二(遭踹)
  這裡的陌生人,是芥川和希老師哦,慈郎的哥哥,為了讓他們有「刺激」的情人節才這樣做ˇˇ(笑)


  嗯,終於趕完了這篇,好開心啊~~
  小笑笑不滿意可以提出哦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