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6753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徵角含BL】邁向KUSO的合奏曲(第三章)

  一群人就這樣浩浩蕩蕩的往學生會走去。沒錯,學校的學生會組織相當奇怪,會長、書記、風紀委員、保健委員,只要有會長看不順眼的,隔天你就可以走人了,也不知道因為會長的無理換了多少人──

  進學生會,果如渚風所想,只剩酒井還在處理要交給訓導處的文件。渚風淺淺勾起嘴角,「吶,風紀委員,不介意幫我們一個忙吧?」酒井順著聲音看去,苦笑了一下。唔、把黑木和夏王院都帶來,不就在示意他不能拒絕嗎?

  「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的?」將文件放在一旁,他倒要看看是什麼事,能讓N班的同學幾乎出現──仔細一看,霧島還有些不甘願呢。

  「幫我們打XD一百次,」夏王院眨了眨金黃的大眼,「這對酒井同學來說,應該不難吧?」呵、他笑容都僵掉了呢。用手掩住嘴角的笑意,他瞇著眼看酒井的反應。

  「可是、這電腦是學校的吶……」冷汗緩緩從臉頰滴下。天啊、黑木還沒忘記那個傳說?當初雖然堅持自己的想法沒答應,可是沒想到現在她卻又提出當時的想法……如果沒記錯,這傳言有一段時間了吧?怎麼聽都不像是真的啊……酒井無奈的看著她們,唉、有種無力感啊……

  黑木哀怨的看了眼酒井,「就說嘛……這傢伙絕對不會答應。」呿呿,她哪捨得忘?這可是很好玩的!而且、她也不過一樣堅持己見而已嘛!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可至少試試看啊──

  這時候,渚風卻笑了出來,那笑邪惡的令在場的人打了個冷顫,「呵呵,該不會是酒井同學…『不、敢、吧』?嗯?」刻意強調那三個字,此時的渚風真是讓人立刻聯想到不二……唔!果真是天才,只不過見面幾次,就知道用激將法讓他答應!

  「哦?」啊啊、酒井還真的給他上當了?眾人瞠目結舌的看著他,「好啊,只是這傳言是真是假,我就不知道了。」果然易怒啊、……

  「噢!我的雙部長!」易井興奮的看酒井打開電腦,那熟練的程度已經讓他閉著眼睛也能使用電腦……,「進去該作什麼呢?」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她已經在思考該如何把雙部長湊合在一起……是說,現在想什麼都還太早吧?酒井笑了出來,打開了會長拿來娛樂用的影片──『網王OVA第四集』,開始瘋狂的按著鍵盤上的XD。

  這時候,奇特的事情發生了。酒井打了將近一百次的XD,什麼白光、怪物都沒有出現!沒錯!想像中的東西完全沒有出現!但,網王OVA版真的很好看吶,啊啊!菊丸加油啊!

  「由此可見,傳言是假的。」嘴角上揚的弧度欠扁的燦爛,正當他打算關機時,電腦傳出了『喵喵』的聲音,大家先是愣了愣,隨後才被一道華麗而不鬆懈的光吸入……換言之,那光是很全神貫注的把他們「吸」入電腦。

  什麼?這麼說、XD一百次是真的了?!酒井因心生大量恐懼而昏了過去,黑木則是因為太激動而跟著昏了過去,總之,兩人立刻送醫後還是宣告不治……呃呃!是說,兩人就這樣一路昏迷到底!


  不知道過了多久。

  「喵,全神貫注的睡吧…!」一個和置鮎龍太郎幾乎一樣的聲音傳來,熱愛雙部長的易井聽見,雙眼立刻瞪大張開,左瞧右瞧,眼前除了一隻還算可愛的貓外,就是他們N班的同學了。有些疑惑的望著眼前的貓咪,剛剛…她好像聽到了手塚的聲音吶?…但身旁一片黑暗,黑漆漆的,感覺有點怪恐怖…。而大家也都昏迷的不省人事、唔…也許是被嚇到不敢醒吧…?

  她走上前,看著那隻貓,「難道你是卡爾濱?」她印象中,卡爾濱似乎不是長這樣的吶……將貓抱起,使勁的揉牠柔軟的毛,「哇!好軟呢──」呼呼,真可愛,她愛死這種軟綿綿的動物了!

  「去跑操場一百圈!!」──呃?貓、貓會說話?愣了愣,她像是在看怪物似的盯著小貓望,害怕及興奮充斥在心中。老實說,小貓的聲音和置鮎龍太郎好像好像吶……這樣會讓她想起手塚的!不行,手塚是跡部的啊啊……

  正當易井思考一切的可能性時,渚風也醒了。她伸了個懶腰,一見易井手上的貓,便衝過去,一把搶過那隻貓,「哇!傳說中的手塚喵?好可愛啊──」果然和想像中一樣!只是沒想到、來迎接他們的不是漂亮姊姊,而是可愛的手塚喵!

  傳、傳說?這麼聽來,渚風似乎知道些什麼……,「渚風,妳剛剛說牠是手塚?」難怪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原來就是手塚啊…。

  「呵呵,不覺得頗像的嗎?」早坐在易井身後看好戲的夏王院,臉上揚起有趣的笑道,「剛剛牠還說全神貫注的睡呢、…」渚風聞言,用手戳了戳手塚喵的臉,易井則是滿臉疑惑的看著他們。

  渚風可惜的嘆了口氣,「如果小景看到,肯定一下就撲上去──」真想讓跡部看到這麼可愛的手塚啊…百年難得一見欸!

  「唔,看來我們很成功的進來了呢。」夏王院站起身,望了望在附近的人,「吶,連老師都進來了。」微微瞇起眼,他笑著看睡的正熟的芥川和希、以及後滕光伊。

  「喵,你們必須幫王子的配對。」手塚喵開始說話,「若是完成任務,則網子們將離不開異世界,因為王子們早就遺忘進世界時的任務,喵。」他的雙眼閃過一堆數據,似乎被控制了,說話完全沒有手塚嚴肅的感覺。

  這時候,N班的同學已經漸漸甦醒,渚風笑了笑,「也好,不然許某的漫畫就連載不下去了。」是啊,沒有主角,哪來的漫畫呢?沒有配角,哪來的劇情呢?而且、少了這些角色,誰還會看網王啊──唔唔,或許會有人看吧,不過絕對不會包涵她。沒有跡部?哼,這部漫畫就一點也不華麗,沒有華麗?哼,那她幹嘛大費周章收集跡部出場的畫面啊……

「喵!你們的任務是,湊合BL配對!」

  眾人聽到這句話,先是愣了愣,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還好奇的問,「為什麼我們會有任務?」啊啊、同學,妳剛睡醒哪懂?而渚風聞言,只是驚訝的退了十大步,內心直喊:『世上有這麼好康的事?!神啊、真是感謝你讓我進入這個世界!媽咪、真是感謝妳生下這麼完美的我──還有,我啊、真是感謝我自己有這麼聰明的腦袋!好險當初有使用激將法!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

  就在她沈醉於自己的思想中時,木川開始覺得有些不耐煩了。因為很多人不知情況的討論,所以相當吵雜,她先是冷冷的瞪了眼吵鬧的人群,隨後終於克制不了地開口,「真吵啊!你們嘴巴不會酸嗎?」哼,她也懶得管啊,問題是不管放著他們吵也不行……

  「吶,小貓,把好友和網王人物湊成BL配對算嗎?」一開始提出試試看XD一百次的霧島笑著問,「如果算的話,事情就簡單很多呢。」她可是要好好謝謝倉田雷一同學的幫忙吶,每次考試前都願意分享他的筆記,看的她很感動呢。

  「喵,當然算。」就在聽到這句時,大家身旁忽然出現了微微的光暈。霧島看了看眾人,發現有幾位同學仍在睡覺,「喵要開始說進去的規則了。首先,會有人失去記憶,失去記憶的就是目前正在睡覺的人。」唔,有酒井、黑木、倉田、後滕老師……
  「本性進去世界仍是不會改變的,喵。」啊啊,這麼說黑木和酒井也是會一直吵一直鬧囉?…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啊…,「再來,可能會有不適應的舉動出現;像是冷汗、惡心、嘔吐、頭暈喵。」……又不是坐車,怎麼症狀看起來和暈車沒什麼兩樣?…,「還有,你們的父母已經被複製過來了喵。」那就好,這樣就算在這個世界也能看見家人。

  正要問手塚喵事情時,卻發現眼前的一切漸漸模糊,一陣天旋地轉,便再也沒有意識……
  啊啊、親愛的異世界,親愛的網王,我們來了!


  被文件淹沒冰帝國中部學生會會長,跡部景吾,正一臉不耐煩的看著眼前很閒很閒的人…,瀧用手機傳簡訊給他親愛的學妹們;向日在公文上塗鴉;慈郎趴在辦公桌睡覺;日吉在那裡練習說以下犯上……

  搞什麼?大爺他是要他們來做事!不是要他們來浪費他的時間!憤怒的十字路口隱約在額角跳動著,一向迷人的雙眼此時顯的恐怖,「啊嗯,樺地,把這些傢伙丟出去。」冷冷地發下指令,正當樺地要將他們扔出去時,「算了,本大爺回班上一趟,這些公文放學時交給司機,本大爺回去再處理……」呿、看到一堆公文就討厭。

  走廊上,因為出現的是跡部景吾,所有女學生經過無不尖叫、臉紅,直到轉彎、要往樓上前進時,一抹藍色而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眼前…,「啊、…抱歉,你還好吧?」他直直地撞入那位少年的懷裡,手下意識的抱住了那個人,「唔,你是跡部景吾嗎?」跡部微微抬頭,想看那人是誰,誰知那笑容燦爛的…讓他想巴下去。

  抱住的手立刻放開,跡部眨了眨眼,看著眼前藍色的身影,「你…是誰?」好奇怪,他是不是…在哪看過這傢伙?跡部懊惱的回想,可該死的印象就是這麼弱……唔,英文老師?美女老師?XD一百次?……不行,他覺得頭該死的痛……

  「忍足侑士,網球部新部員。」呵呵,還真的給他猜中了,原來這個美人就是他們的部長啊……勾起一抹笑,忍足看著跡部微楞的表情,不禁覺得有些有趣。啊,真是可惜了跡部這麼完美的面貌,要是他是女性,說不定很多人追。

  「…不知道為什麼,本大爺覺得你好眼熟……」雖然知道這句話很老套、很像在騙人,可是大爺他真的這麼覺得。手輕撫下顎,跡部開始打量這個忍足侑士,制服穿得很隨便,第一個扣子沒扣,雖然這是正常的。臉上戴著一副眼鏡,不過沒有手塚那樣嚴肅的感覺。總而言之,這種感覺…真的很熟悉。

  忍足仍是笑著,「真的嗎?」呵,如果是平常的女孩子說出,通常都是搭訕,可是、跡部說出,表示什麼意思?……唔,他這天才也不懂啊,「跡部部長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這時候,應該要去看高年級學長有沒有作亂吧?」有些高年級學長會欺壓學弟的啊。

  「……哼,本大爺的事不用你管,」挑眉,雙眼冰到極點的瞪著他看,「喂,你擋住本大爺的路了。」難不成要大爺他繞路?哼哼,想的美。
  他先是愣了愣,隨後打算讓到一旁,沒想到卻被跡部抓住了手,「不如,你來學生會幫忙本大爺處理公文算了。」來學生會幫忙的都是群容易分心的人,這傢伙應該比他們好一點吧?啊嗯?

  忍足連回答的話都還沒說,跡部便轉身往學生會的方向前進。見狀,忍足只是苦笑了一下,這位大爺還真是有效率,他連答應的話都還沒說出吶……

  「跡部,等我一下!」


  而青學那,在『手塚喵』被菊丸遺忘在學生會門口後,菊丸等人便瞬間移動到他們親愛的社辦去。乾仍在那裡調配恐怖的果汁、河村也是在那裡不停熱血……等、等等,河村剛剛不是被玻璃砸到?

  菊丸一路跳到河村身旁,「欸,阿隆,你剛剛不是被玻璃給…?」而且,阿桃還有陪他去保健室吶──難道是他看錯?唔唔,好奇怪啊……

  「BURNING!」呃?那個、這回答是什麼意思啊……

  「菊丸,你剛剛看的人,應該不是河村。」眼鏡閃了下光芒,一旁的乾移動到菊丸身旁,「這個是最新的乾汁,要不要喝喝看?」好心地把手上的乾汁拿出來,正當菊丸要拒絕時,不二笑容滿面的出現了。

  「哦,大家都在這裡啊?」不二微微瞇起眼,「阿乾,又有新作品了?」不等乾說話,便主動的搶過乾手上的乾汁,喝了一大口,仍是神色自若的模樣,「呵呵,很好喝呢。」果然是天才啊、…味覺如此的奇特……


  再來是立海那邊,被幸村叫去的柳,此時…被幸村壓在桌上?唔唔、發生了什麼事?!
  「蓮二……」幸村的眼神似乎有些奇怪,剛剛到底怎麼了,難道幸村喝了什麼飲料?或是收到什麼驚人的消息?他雙眼迷濛地看著柳,兩隻手撐在柳臉的兩旁,「為什麼、…為什麼……」

  柳輕嘆一口氣,「精士,很多事情是無法選擇的……」他的手抓住幸村的手,慢慢的拉開兩人的距離,「時間不早了,弦一郎還在外面鬧脾氣,精士,你再這樣下去,我不知道該怎麼辦。」……該怎麼辦?什麼怎麼辦?幸村眨了眨眼,疑惑的看著柳。

  「不用怎麼辦啊,叫弦一郎去申請就好了……
  「就算申請,學校也不一定會答應。」
  「蓮二,不申請學校才不會知道我們要什麼!」
  「……那我之前做的,學校為什麼沒回應?」

  在門外偷聽了老半天,切原和丸井互看一眼,臉上露出有些無言以對的表情,先打破沈默的是切原,「沒想到,幸村學長和柳學長…關係這麼複雜。」還鬧到要和學校申請離婚證明?唔唔,好複雜好複雜……

  「赤也,大人的事情我們不能管……」喂喂,丸井學長,你不也是小孩?切原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給他,「我們要不要去阻止?說不定,真田部長煩惱的就是這個事?」沒錯,很有可能是真田部長暗戀柳學長,柳學長卻和幸村學長有婚姻關係!沒錯!一定是這樣的!

  「…好,那我們數到三……」哼哼,想騙他啊?學長,你還有得學呢…,就讓你出糗給他們看……切原假裝答應,「一、二……」正要數到三時,切原用力的推了把丸井,丸井就這樣毫無防備的被推了出去。

  「唔、痛!」可惡的赤也、怎麼可以這樣推他?很痛欸……不對不對,現在好像…在社辦?慘了!他臉色有些蒼白的抬起頭,只見幸村勾起很漂亮很燦爛的笑容,以及柳一副『你慘了』的模樣盯著他看……嗚嗚!他承認他昨天不小心偷吃學妹送給幸村的蛋糕!但是、幸村也不用這樣,記得這麼清楚吧……

  「聞太,你怎麼會在這裡?」幸村走上前,伸出手扶丸井,笑容很耀眼,同時也讓他感覺到有很大的暴風雨…不、是暴風雪…即將來臨…,「吶,竟然你也來了,就一起幫我們解決問題吧。」什麼?不要扯到他啊!他還想和桑原一起打雙打啊──嗚嗚,桑原,永別了,再也見不到面了!伙伴!

  柳無奈的搖搖頭,「那丸井,你認為該怎麼作,學校會正視我們社辦太小這個問題?」唔,他不知道要去哪辦離婚啊…別問他學校哪裡可以辦離婚…說不定教務處可以?訓導處?啊啊,他沒當過股長,不知道啦──
  「丸井?丸井!」

  「呃?」眨眨眼,顯然剛剛的話他完全沒聽清楚,「柳、幸村部長,那個……我、我真的不知道要去哪裡辦手續,真田讓他在那裡哭一哭就沒事了,所以我、我還要和桑原練習雙打,待會操場見!」……什麼手續?想問的話還沒問出口,只見丸井東倒西歪的跑了出去。

  「……聞太剛剛說的,是什麼手續?」
  「待會再問吧,先把弦一郎叫進來好了。」

  啊啊,今天的立海也是如此…完美啊。


  就在這時候,冰帝的社辦──

  「忍足,給本大爺聯絡手塚,」跡部輕撫額角,蹙眉望著一疊新生入學申請單,「呿,為什麼本大爺要處理這些事情?應該審核的,是轉學生申請單吧?啊嗯?」沒想到學校的人都這麼沒用,所有事情丟給他跡部大爺作?呼……

  「喏,聯絡上了。」將電話交給跡部,忍足自動的走到跡部身後,幫跡部按摩肩膀,「待會也該休息了吧?都快中午了,我肚子也會餓。」天知道他們剛剛到現在搞了多久──哎,他好想念他可愛的學妹啊……

  「喂!手塚,是本大爺!」跡部拿起一張紙,「你們青學的新生申請單跑來我們冰帝這裡了!還有立海的也是!搞什麼,你們這些青學新生這麼想讀冰帝?啊嗯?」沒錯,真正讓他生氣的是這件事……什麼嘛,大爺他這裡是冰帝!不是青學!也不是立海!

  「喵。」……什麼?跡部愣了愣,將電話拿開,「喵。」電話那頭又傳來貓叫聲,他疑惑的看了眼電話主機,上面的號碼是青學學生會專用電話沒錯,「喵喵,喵喵喵喵……」給本大爺搞什麼鬼?!別跟他說貓會接電話……

  喀的一聲掛掉電話,他無力的往後躺,躺坐在椅子上,「呼……」稍微喘了口氣,環視終於認真工作的部員們,只覺得雙眼漸漸疲累,「樺地,幫每個人買一個便當。」

  「是。」

  看來,他們的午餐只能在學生會度過了啊……
  真是完美到極點。沒錯,大爺他真是…滿意到某種程度。

  「跡部,午餐我和人約了在頂樓吃,」此時忍足的笑看起來有些欠扁,「不過,跡部如果希望我留下來,我可以爽約沒關係哦。」真是曖昧的一句話啊,忍足侑士。跡部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他有些不耐煩地道,「留下來幫本大爺按摩!有時間去約會,不如作點有意義的事。」這麼說,幫他按摩是很有意義的事了?忍足苦笑,但還是乖乖的幫跡部按摩。他猜想,跡部從一早就離不開學生會,若不是跡部把他帶來,向日可能還在塗鴉;向日若在塗鴉,日吉就會一直練習以下犯上;日吉若在練習以下犯上,瀧鐵定是會找女朋友談情說愛。

  沒辦法,大家都有命中注定的損友啊。
  只是,這之間,真的只是單純的朋友關係嗎?

  推了推眼鏡,忍足深邃的雙眸看不出一絲情緒。
 

  「跡部會長,以後還請你多多指教哦。」
 

  從今天起,忍足侑士正式成為──學生會副會長,以及網球部正選。
  呵呵,真是不錯的轉學禮物呢。

****  待續……

後記:

  因為私心,所以打了忍跡OTZ
  雙部長很想讓他出現啊、可是不知道該怎麼出現……(默)
  對了,如果我說,我想打的其實是跡忍,你們會不會想丟雞蛋?(狂汗)

  在我內心的某一處,小景永遠是攻啊啊XDDD
 (啊哈哈,因為某次在玩MSN網王大作戰時,我玩的跡部反攻忍足成功XD)←自爆

  呼呼,有種一篇會比一篇長的感覺……
  是說自己打了很曖昧的幸柳幸,有種”很想一路就這樣發展”的感覺XDD
  不過還是就此打住吧,因為發展太多也沒用啊。(甜笑)
  幸村有人配了吶,而且柳的個性我也摸不是很透。

  下一章,預計眾人可以轉入選的學校。
  以後可能會採用的方式,是「一章一校」。
  順序:(暫時)冰帝→立海→青學,可能會改的只有後面兩校,不過很遺憾的,下篇會是青學登場。(默)
  因為這篇是冰帝主嘛,而且冰帝已經告段落了呀ˇˇ(聽妳在說=口=bb)

  以上,感謝大家的收看哦哦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