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徵角含BL】邁向KUSO的合奏曲(第二章)

  於是,很美好的,各位都把這位冰山給遺忘了,是說或許有人會覺得很疑惑,一個堂堂這麼有威嚴的冰山為什麼會被遺忘?嗯哼,這各位就有所不懂了。首先、這位冰山不華麗,違背冰帝學園某大爺自創的校規一○五條──不華麗,滾!沒錯,這條校規就是這麼的給他簡潔有力。

  再來,這位冰山有時會鬆懈,違背立海大附中某大叔訂的網球部社團規則三十二條──鬆懈,跑圈!沒錯沒錯,這位大叔也是講求文字簡潔,可以說是他有文字潔癖,過多的文字、刪!你給我補上文字?好、去跑圈!他們立海什麼都不大,就是操場最大!

  什麼?你問我為什麼明明學校面積比冰帝大,還說什麼都不大?拜託!大叔眼裡哪看的下這些零零碎碎的!他眼睛可是會自動將無意義的東西過濾!那什麼東西可以讓他看入眼裡?拜託、當然是網球啊!愛球成痴的他,立刻把社辦拿去和各校社辦比!沒想到、一比才發現,原來他們只是井底之蛙,冰帝的社辦真是給他大到爆──每個正選有自己專屬的電腦、校隊專用的健身房、還有一個討論戰術的會議廳!搞什麼,看不起他們立海大嗎?這分明是要和他們挑釁──

  就在大叔痛苦抱頭大喊蒼天不仁時,那位傳說中的病美人腹黑幸村娘娘走了出來,他臉上露出淺淺的微笑,忽略在那裡『發洩壓力』的真田,自顧自的走向操場──往柳蓮二十二點鐘的方向前進!

  「唔唔、柳學長最近是不是忘了燒香老是被部長盯上……」
  「是啊,真同情他──」
  「快練習吧你們!待會被部長聽到可不好了!」

  幸村實在很想走過去拍拍他們的肩膀,因為他早就聽完他們的對話了。算了、要不是他今天心情怪不錯的,不然可能還沒寧靜就已經到了暴風雨中途了吧?哦呵呵呵呵……

  「蓮二,」幸村臉上一抹甜笑,看的正在練習中的正選們打了個冷顫,「我有事情想和你討論,進社辦吧。」仁王和柳生互看一眼,兩人都難得露出了有些擔心的表情;而在一旁鬧桑原的丸井也停住動作,害怕的看著柳的背影;只有切原好笑得用球拍不停的戳真田。

  「真田副部長,部長要進社辦了哦。」他提醒道,難得真田沒有K他,當然換他戳他囉……惡魔角微微從髮間露出,切原戳的力氣越來越大…,「真田!幸村要進社辦了哦!」搞什麼?不給他回話?!切原挑眉,看著原本抱頭的真田漸漸耍起自閉,無聊的嘆了口氣,隨後離開真田的視線。

  丸井口裡咬著棒棒糖,跑到切原身旁,「喂喂、切原,真田副部長還好吧──?感覺有點怪欸……不可能只是因為社辦的關係吧?我們社辦小是因為東西少啊……」真是的,雖然難得看到真田這樣的舉動、但很詭異吶,社辦小又沒關係,還有很多學校的社辦比他們更小欸!像是青學、社辦小的跟什麼一樣……

  柳生推了推眼鏡,走過去加入他們打混行列,「這你就不懂了。真田認為社辦應該多增加的東西,學校說是浪費資源,不必增加。」綠黃色的頭髮被陽光照的一閃一閃,正當他要繼續說時,那隻狐狸推開了他插入話題。

  「看到了沒?這就是學校漠視學生提出的意見!這是不良的行為!不良的行為!」是說、也鮮少看到仁王這樣的舉動啊……眾人有些瞠目結舌的看著他們,只見仁王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微微勾起嘴角,裝作若無其事的離開了。

  柳生用手摸了摸有些發麻的腿,看著仁王的背眼鏡逆光了十下。
  好啊?敢把他推開?看來他不想活了是吧?……鏡片下的雙眼冷冷的看著仁王,隨後站起身,看著滿臉冷汗的丸井及切原。

  「這的確算是學校漠視學生提出的意見,但主要原因是因為,學校認為我們不需要健身房也沒關係。」他開始解釋原因,只是丸井有聽沒懂得不停點頭,「你可以不用一直點頭,我知道以你現在的程度是聽不懂的。」一旁的切原哈哈的笑了出來,丸井的雙頰看得出有些紅潤,他轉過頭,打死不肯承認真的聽不懂。


  就在這時候,另外一個世界似乎出了什麼問題…。

  身為學校風紀委員的他,中午必須去幫忙老師巡堂,這次是要巡二年級的……他看了眼手上的風紀分數表,金黃色的髮上被夾了一個有著蝴蝶圖案的髮夾,那是他親愛的好朋友給他放上去的…還威脅他不可以拿下來!無奈的嘆了口氣,他隔著教室門的玻璃看著裡面的學生。嗯嗯,大家都很安靜呢。

  就在這時候,他聽到一陣吵雜,順著聲音看去,是二年N班,學校所謂的資優班、也又才藝班之稱。他疑惑的走過去,湛藍的雙眼在玻璃外盯著裡面看,忽然發現幾乎N班的學生都在這邊;二年級有班長黑木雅卉、人稱天才的渚風伶月,三年級有班長易井梓、副班長夜武里亞,以及一年級的平川雪乃……還有很多他不是很熟悉的人。

  禮貌性的敲了敲門,他臉上帶著笑容,輕輕將門推開,走到講台上,「各位同學,你們應該知道現在是午休吧?黑木班長,現在這個時間不是很適合拿來活動哦。」

  被喚黑木的少女站了起來,她用手撥了撥褐色的捲髮,碧藍的雙眼環視著全班,「喂喂!給本小姐安靜點!」當她這句話一說出口,班上馬上安靜的鴉雀無聲,「嗯哼,我都不知道酒井同學這麼喜歡…可愛的髮飾啊?」嘴角微微上揚,她指的是那個粉藍色的蝴蝶飾品。

  「呵呵、黑木同學就不懂了呢,這隻蝴蝶很可愛呀。」他是酒井步,傳言中,他的特殊癖好是穿女裝,他本人沒否認也沒承認,事實究竟如何沒人知道。有著湛藍的雙眸、金黃的短髮。對於頭上的髮飾,他絲毫不在意,笑容配上娃娃臉,看起來有些可愛,就在這時候,不知道哪個人開始起鬨──

  那人有著紫色的短髮,「別鬆懈了!快安靜!」酒紅色的貓眼寫滿了趣味,她正是活潑開朗的日向翔。也許是好意想讓班上安靜點,卻沒想到這樣反而讓台下更加吵鬧……

  「妳真以為妳是真田啊?」綁著馬尾的黑髮少女笑瞇了眼,「就算是、個性也不大像啊!」她是瑾繪黎楓,中日混血的一位轉學生,也是很少見的插班生。她纖細的手托著頭,微笑看著日向翔。

  酒井有些不解的看著他們,「真田?是真田幸村嗎?」唔、老實說他認識的人真的很少很少吶,連她們口中的真田是誰都不知道,看來他可能有些落伍了?

  「錯!是網球王子裡的真田弦一郎!人稱皇帝的真田弦一郎!」活潑又樂觀的霧島水優跳了出來,手指左右搖了搖,一副『你怎麼連這個也不懂』的模樣看著酒井,「真田皇帝可是和幸村娘娘配在一起的唷,但他有時候也常常和柳配哦!」有聽沒有懂得酒井愣在那。真田弦一郎?他是誰?幸村娘娘又是誰?

  黑木對她們翻了一個白眼,「妳們這樣解釋懂才有鬼!讓夏王院同學解釋好了!她可是比妳們懂立海大!」語畢,她還很順手的把酒井髮上的蝴蝶拿下,「哇、這不便宜哦,老實說吧,是不是哪個暗戀你的男生送的?」曖昧的看著酒井,黑木淺淺上揚的嘴角寫滿了笑意。

  「哦,這可是和希老師給的哦。」把所有事情推給她們班班導──芥川和希,「黑木同學羨慕還是嫉妒?呵呵……」果然交情匪淺,兩人雙眼摩擦出疑似『友情』的恐怖火花……啊啊啊、快去拿滅火器,教室快燒起來了……

  被點名的夏王院憐,有著一頭雪白色的及肩長髮,金黃色的雙眸閃啊閃的,「唔唔──問我嗎?」眨了眨雙眼,他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吶吶,雖然我說比較容易瞭解,可是還是要酒井同學自己看過才知道呀──畢竟每個人的定義不一樣吶。」看著黑木和酒井摩擦出的煙火,他臉上的笑容顯的有些幸災樂禍。

  怎麼能說幸災樂禍呢?他是為朋友相處這麼好感到開心呀
  夏王院仍是笑著看這場景,沒有阻止的意願。

  「別說立海了、冰帝比較棒!」強烈支持冰帝的天才──渚風伶月站了出來。哼哼,羨慕她吧?她可是全二年級唯一的天才!唯一IQ高達180的天才!雖然她身高不高,可是沒關係!她有的是IQ!

  這時,黑木才將憤怒的火花澆熄,「沒錯!冰帝可是同人界的熱門學校!」舉雙手表示贊同,其他人只是冷冷的看著她們兩人沈醉於彼此的幻想中,「啊啊,酒井同學可千萬別忘記支持冰帝哦!對了、上次瑾繪拿來的那集,正是冰帝跡部VS手塚,你還沒和我說感想哦,同學!」嘿嘿的笑了笑,黑木伸出手,一副『你不說本小姐就和你翻臉』的模樣。

  他苦笑了一下,「感想…大概是怎麼我都不認識他們吧……」呵呵、他對那些人物真的不熟嘛…,「不過,那個紫藍色頭髮的…不是應該是金色嗎?」微微蹙眉,他印象中,那個人是金髮藍眼的──嗯,和他一樣呢。

   「哦,他是跡部景吾!」對冰帝也很熟的易井梓衝了過來,雙眼閃著不明的光芒道,「跡部雖然在卡通裡,頭髮是有點紫色的,但其實是漂亮的金色哦!他的頭髮可是天天保養的呢!」在一旁的渚風不停點頭,黑木則是用手撥開擋住視線的頭髮。

  她哼的笑了一聲,「怎麼,羨慕本小姐吧?本小姐可是全班公認的女生版跡部景吾!」自豪的笑了出來,看著比自己矮三公分的酒井,不禁覺得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愉悅感,「酒井同學,你怎麼看起來還是比本小姐矮啊?再這樣下去,可是會成為全校公認的小受哦──」現在是怎麼回事?她們班上的人都不管了嗎?這話真是傷透了他的心啊、……

  酒井的嘴角明顯的在抽動,「吶啊,黑木同學,成為女版跡部沒什麼好值得高興的吧?聽說跡部的脾氣壞到讓人受不了呢──更何況,跡部會和妳一樣損自己的朋友嗎?」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呢,酒井。黑木陰險的笑了笑,正當要說話時,卻被一個人打斷──

  「不公平!我也要說話!」她是夜武里亞,笑容滿面的她現在有些不悅,「酒井同學和黑木同學出場太多次了啦!雖然我知道酒井同學是話劇社社長,可是也不能因為這樣大出風頭啊──我也想參與聊天嘛!」此話一說出口,身後馬上有人跟著附和,看的黑木和酒井滿頭黑線。

  「真是吵啊!嘴巴不會累嗎?」班上風紀、木川憂子冷冷的瞪著吵鬧的人,淺咖啡的捲短髮順著臉頰,她個性有些冷漠,因此很多人都有些怕她。

  夏王院呵呵的笑了出來,「吶,待會就要下課了呢,酒井同學應該還要巡堂吧?」這麼一提,他才想到他還沒完成的工作……隨意說了聲再見、便匆匆忙忙的離開了教室,「黑木同學……唔,妳有聽說過XD一百次進入異世界的傳說嗎?」他可是對這種東西相當有興趣的呢。

  提到這個,日向睜大了雙眼,「我聽過、我聽過!我一直好想試試看呢,可是按了五十多次手就好酸……一直按同樣的鍵很辛苦啊!動的手指都是一樣的!」她微微皺眉抱怨道,想必她對這件事情也相當有興趣。

  「嗯哼,我聽過。」黑木笑了出來,「沒什麼是本小姐沒聽過的,只是當初抓酒井下水他不願意吶──他好歹也是風紀委員,打字速度不是一般快呢。」有些遺憾的聳聳肩,她眨了眨碧藍的雙眼,「怎麼、夏王院同學有興趣?」哦,他們班愛玩的人還不少嘛?而且大家『腐』的程度都差不多呢、……

  渚風雙眼閃過一絲有趣,「我也想玩玩看啊、說不定能進入網王的世界?那我必定要湊合忍跡!」有些激動的握起拳頭,她熱血的連身後都冒出一個大瀑布。

  易井梓冷笑了一下,「忍跡才沒什麼看頭,雙部長才是王道!唯有雙部長能治天下腐女最寂寞的身心!」啊啊、真是勁爆的發言啊!眾人盯著兩人看,期待其他人加入別的配對。

  「哼,冥鳳才是王道中的王道!是腐女應有的本命配對!」黑木這樣的發言令在場所有人愣在那,而她卻似乎沒發現說錯什麼。他們沒聽錯吧?冥鳳?冥戶他可以當攻?神啊、告訴我現在到底是夢還是現實──

  「哦?我想、塚不二應該比較好吧?」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眾人聞言臉色頓時蒼白了不少,回頭一看,正在他們班實習的老師──後滕光伊,身高一百八十四的他,臉上帶著溫和卻又有些陰險的笑容,手上拿著一本本厚重的習作,「你們真是長不大的小孩啊?」將手上的習作放在講台上,他收起笑容,臉上換回原先冷酷的表情,「黑木,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黑木自認倒楣的低下頭。平常大膽如她、敢在老師面前頂嘴,可這位老師可是出了名的恐怖啊──全校超級腹黑老師冠軍!拜託!說不定都比不二還恐怖了……

  「木川!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木川憂子站了起來,臉上冷冷的表情沒有褪去,「大家利用剛剛的時間,打算討論給酒井同學的禮物。」對哦!酒井的生日快到了!瑾繪雙眼閃著『真不愧是風紀』的崇拜光芒,祈禱著老師不會起疑心──

  「哦?」後滕老師顯然不相信這個說詞,他望了眼嘴角淺淺上揚的夏王院,「夏王院,木川說的是真的嗎?」夏王院隨意的點了點頭,後滕見狀也沒再多說什麼,「我這就相信你們一次!把課本拿出來,翻開第一百零七頁……倉田!你唸課文!」

  倉田雷一愣了愣,長至腰部的頭髮綁成辮子,銀灰色的眼眨了眨,開始唸起課文,「『莫耳』是由拉丁文『moles』演變而來……」理化課本上密密麻麻的一堆字,以及整齊的筆記,完全符合班上給的稱號──『筆記本』。

  乍看之下沒有發生什麼事,但當鐘聲打了、這節課結束時──

  後滕一踏出教室,霧島水優便拿著一枝原子筆,臉上露出一個興奮的笑容,「誰要參加XD團?快點喔、我們今晚就要進去異世界哦!」班上的同學全將視線移到她身上,有的人一副『無聊透頂』的看了一眼,有的人卻相當感興趣的笑著看她。

  這麼看來,有興趣的人比較多呢。夜武里亞從位子上跑到霧島身旁,「我要、我要!這種有趣的事情當然要參加!」
  「我也要!」
  「算我一份!」

  班上所謂的『腐女』們一個一個舉手,「好,我寫一下名單──」啊啊,她有一種預感,這一定很好玩!笑著將舉手的人名字寫上,卻在這時候聽到了一個更棒的選擇……

  「喂喂!有沒有人要待會就去學生會,叫酒井同學幫我們打字、然後一起進去?」渚風勾起嘴角,提出一個比較有效率的意見,「酒井同學應該很樂意幫忙的,更何況、早點去才能早點回來啊?你們說是吧?」真不愧是特愛忍足的渚風,連這些事情也都想得這麼周到──不不,應該說,連這種利用方法都想出來了……

  夏王院用手托著下顎,看著兩派人在那裡爭論時間問題,不禁莞爾一笑,「吶,渚風同學,我們就早點去吧,黑木同學和我都認識酒井,沒問題的。」啊、這邊還有人格保證的。

  「要去的就跟著我們吧!黑木同學、走了!」

  就這樣,他們從此踏上了不歸路……

  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敬請期待下回!

****  待續……

後記:

  如你所見,正是不歸路。(默+遭踹)
  噢噢噢噢,是說這篇才是真正的爆字數OTZ…
  上篇是因為第一次用別的方式打,所以自以為爆自數XDD其實還比之前打的差很多的說(炸)

  這篇…有點嚴肅。(擺手)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嘛……(淚)
  原以為可以活潑、開朗、KUSO一點……但根本沒有!沒有!沒有啊啊啊啊────(爆走)

  好吧,手塚喵的事情請見下集XDDDD
  我知道很多人都在關心他,可是我就是偏偏不讓他在這集出現ˇ哦呵呵呵ˇˇ(謎笑)

  啥?你要下集簡介?
  想都別想,我現在狂缺靈感,到時候在說吧XDDD(歐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