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60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團酷】019:徵人啟事

  但當他戴上耳機,聽內容時,拿在手上的書本掉了下來。   毫無防禦的,淚水也跟著落下。   「…酷拉皮卡,怎麼了嗎?…」似乎被書本吵醒的小傑,揉揉沉重的眼皮,有氣無力的問著,但隨後又聽到有規律的呼吸聲。   他用手摀著嘴,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燈光微微的照射下,書裡夾著的書籤更是透漏了他的內心想法。   ────他,好想見他。   他還記得,三年前,那個人帶著他到花園採花,說什麼只是為了讓自己消氣,其實還不就是想多增加彼此相處的時間?他還記得,三年前,那個人帶著他到街上買書,說什麼只是為了讓自己有機會增加知識,其實還不就是想多增加彼此了解的程度?   「你還好嗎?」耳機傳來的聲音,他很清楚不是那個人的聲音。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直覺告訴他,那些話,是那個人想和他說的,「已經很久沒見到你了,不知道你最近過的如何?」   他感覺自己的淚水無法控制的落下,滴到棉被、滴到書本,還有書籤。書籤上兩個人笑的好愉快,似乎忘記所有的事情,只知道要珍惜每分每秒……   「我知道你一向很早睡覺,可是總會捨不得時間,所以會偷偷起來聽廣播,但是這樣對身體不好,下次要記得早點睡覺。」頓了頓,那個唸信的人笑了出來,「呵呵,聽眾這樣寫,可是會讓我們的收聽率下降呢。不過如果是學生,這麼晚還在聽廣播的確不好哦!   「之前的事情很對不起,我不應該為了大家的眼光而放開手。也許我們都是對的,也許我們都是錯的,但至少,我們不要愧對自己就好了。」   ────愧對自己……   他實在很想說,已經沒辦法了,就算他想挽回又如何?已經挽回不了了,一旦決定要離開,就必須徹徹底底的離開……   「我想說的話沒有很多,只是,如果你願意原諒我,可以現在走到門外,讓我為你摘下一顆星嗎?」   淚水不聽使喚,不停地落下,整本書上不知道被幾滴淚水沾濕,書籤上書寫的字也漸漸模糊。他隱約感覺,這個房間起了大霧。   他該去開門嗎?他不該去開門嗎?   不行,他的頭腦一片混亂,連思緒都打結了。   快速的搖搖頭,他關掉廣播,將耳機扔在一旁,卻一直想到那句話。   ────讓我為你摘下一顆星。   那時候他也這樣說過,「如果你願意,就打開門,打開你的心房,讓我摘下你的心!」笨蛋!他才不需要這些甜言蜜語……這些太甜太膩的東西,只會讓他更捨不得…更難以割捨!   房門忽然被打開,臉上帶有無奈笑容的雷歐力走到他身旁。   「酷拉皮卡,想要,就去追求吧。」   想要,就去追求吧。   問題是,他想要,可是追求不到。   一切一切,都離他太遠,就算他再怎麼跳,也碰不到。   更何況,他要追求什麼?   已經失去的東西,哪有什麼理由要回來?   而且…是那個人先放手的,他只是尊重那個人,只是這樣而已……   ────其實,他真的、好想好想見到他……   可以為了他放棄復仇,可以為了他開懷大笑……   該怎麼說?他現在認為,手上的鎖鏈真的沒什麼用了。報仇完會留下什麼?只會留下一片空虛,所以,他想通了……算是為了那個人,他不要報仇。   「酷拉皮卡,你要勇於面對你自己的內心。」   笨蛋!笨蛋!笨蛋!   根本不了解他的心情!   要是能夠面對,他早就衝出去了!!   「你不要管我!還有,我追求什麼?我追求的不就是這樣的生活?你說啊!你要我去追求什麼?」憤怒的抓起雷歐力的衣領,他大聲地喊著,小傑和奇犽都被酷拉皮卡反常的模樣嚇醒,只有雷歐力輕輕拉起酷拉皮卡的手,然後指著門。   他嘆了口氣,「酷拉皮卡,你應該知道,門的後面有誰吧?」酷拉皮卡撇開頭,就算他知道又如何?知道又如何?…就算他知道…他也沒有理由走出去……   「竟然你知道,你為什麼不出去?我們每個人都認識你很久了,你每天的強顏歡笑我們看夠了!為什麼不去追求你的真愛?你知道我們會祝福你們的!」   「…你說夠了沒?」他高傲的抬起頭,雙眼直直的盯著雷歐力看,「說完的話,請放我下來,我累了,沒有力氣追求了。」雷歐力詫異的鬆開了手,酷拉皮卡走到床上,把棉被蓋住了頭,隔絕一切的聲音。   ────他真的累了,只是想休息,難道有錯嗎?   奇犽和小傑疑惑的看著他們兩人,只見雷歐力比了個「早點睡」的手勢,隨後離開了房間,大概是去和門外的人說,改天再來吧?   酷拉皮卡當然知道,門外站的人是誰。   可是,他不想去開門。   因為,他知道,開門後,他又會再受到一次的傷害……   小鳥吱吱的唱著歌,天空是如此的藍,然而,他的心情卻盪到谷底似的,看不到陽光、看不到湛藍、看不到色彩。   好灰暗的心靈吶。他自嘲的笑了笑,看著那褐色的門,臉上勾起一個很失望的笑容。   說真的,昨晚他很相信他會願意出來,甚至他都和他的團員們很有把握的說過了───可是事實證明,人要被接受道歉,似乎需要一段時間。   「你還沒走?」他微微抬起頭,看著眼前叼著菸的雷歐力,只是點了點頭,隨後視線再度落到門上。   「說不定,酷拉皮卡今天就願意原諒我了。」   「只有說不定?」   「……任誰,都不希望被那樣狠罵吧……」他垂下眼簾,回想起那幾天難受的日子,心不自覺的痛了起來。那天的傷口再度被拔起,血淋淋的赤裸在別人眼前。或許其他人看起來像是個玩笑,對他們而言,卻是狠毒的攻擊。   那天,他帶著酷拉皮卡回到基地,所有人都瞠目結舌的瞪著他們看。   「團長…?」小滴指著酷拉皮卡,滿臉疑惑,「怎麼把鎖鍊手帶到這裡來?他…被團長抓起來了?」顯然她完全搞不懂到底怎麼了。   「各位!從今天開始,不准叫他鎖鏈手!」庫洛洛笑容滿面地道,他抓起酷拉皮卡纖細的手,「要稱他酷拉皮卡!而且、不准你們亂動酷拉皮卡!」在一旁的信長和瑪奇互看一眼,覺得有些詭異。   「團長,他是殺害窩金的鎖鏈手!」信長提醒道,隨後和身後的其他團員看了看,「而且,你們都是男生。」該不會團長呆到忘記了?   「我知道,」庫洛洛收起笑容,挑眉看著信長,「那又如何?」   「團長!你不能背叛窩金!你也不能背叛旅團!」   「我這不叫做背叛……」   「不叫做背叛叫什麼?!窩金被鎖鏈手殺死,你不讓我去找鎖鏈手報仇就算了,竟然今天還要我們跟鎖鏈手和平相處?!」   吵罵聲傳入酷拉皮卡的耳中,他只是愧疚的低下頭,很想忽略那些刺耳的聲音,但是怎麼揮也揮不走,反而和蜜蜂一樣、一直纏在耳邊。   終於,他再也忍受不了了。為什麼他們就可以殺他的族人,他就不能殺他們的同伴?而且、他的族人是全數被殺光!他們的夥伴只是失去一個!   「你們憑什麼說我!我也不想殺他啊!可是是你們逼我殺他的!是你們逼我殺他的……」   他想,如果他們不是窟盧塔族,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   「哼!我們什麼時候逼你殺他了?明明是你殺他的!是你動手的!」   「那你們把我的族人還來啊!把我的族人還來!」終於崩潰的淚水滴在地上,酷拉皮卡雙眼漸漸轉紅,正當庫洛洛要阻止兩人吵架時,酷拉皮卡已經跑走了。   之前什麼的甜蜜,都在這天消失殆盡。   其實,他很想告訴酷拉皮卡,有沒有殺害窟盧塔族他已經不記得了。   旅團從開始到現在,經歷很多風風雨雨,甚至他們撐過暴風雨、躲過敵人追殺,什麼什麼…從一開始能力培養、到後來專業殺人,他們全都努力咬牙撐過了。   「可能我們受的傷害是一樣的,只是人數不同罷了。」   窩金是他們的樂子,會逗他們笑、會做出無俚頭的事情,同時也是信長最好的夥伴,旅團消失了這麼好的人才,真的…什麼惋惜啊、難過啊,都稱不上了。只有深深的敵意,想要知道到底是誰害他們旅團崩裂、想要知道為什麼有人會想殺害他。   不是他們沒想過原因,他們當然知道酷拉皮卡族人滅亡的事情,可是…一族和一團是不同的。也許一族有千百個人,可是一團頂多只會有十幾二十個。   所以,每個人對他們來說,都像是身體的一部分,缺一不可。   最重要的是,酷拉皮卡為的是「整個族人」,卻不是和自己有關的親人。說實在的,窟盧塔族裡…酷拉皮卡當時認識多少人?依他們分析,最多也才五個人,父、母、隔壁鄰居一家。   如此看來,那些人都是對酷拉皮卡來說,毫無重要性的人。根本連一根頭髮都不算,憑什麼把怎麼族群和他們的夥伴相比?   可是這些,都只是他們自私的想法。   酷拉皮卡,他只想要過自由、單純的生活。   所以,他想和他的族人們永遠活在村莊,然後死去。   什麼偉大的豐功偉業他才不在乎,甚至沒有看進眼過。   「酷拉皮卡他今天不會出來了,你死心吧。」雷歐力拍拍褲子上的草屑,然後好心的和他說一聲,「其實聽完這件是,我開始覺得,酷拉皮卡為你落淚真是不值得。」   一個不懂得保護對方的人,是不會受到信任的。   「…事後我也想過很多,」庫洛洛似乎了解自己當時的想法不對,「所以我想過了,酷拉皮卡真正生氣的原因。」   「什麼原因?」   他笑著看藍天,「當時啊、酷拉皮卡,只是氣我,竟然不懂他的心情。」   ────說真的,他到現在還是不懂呢。   「…要不要進去等?酷拉皮卡在你睡著時去森林找小傑了。」   「呵呵,那就麻煩你了。」 ×× FIN……   凜犽 060810 後記:   我…我發現我其實滿現實的OTZ   也不能說現實啦,應該是說很傻~(苦笑)   剛剛看到會客室有人在催團酷文,就生出一篇團酷了~   雖然不是蜘蛛之吻,而且也非常淡,但是勉強請各位看吧~(遭踹)   蜘蛛之吻沒有打…是因為我實在很想改內容…(淚奔)   畢竟當時打出來的酷拉皮卡太呆了,怎麼連庫洛洛都分不清楚?(汗死)   這篇最後酷拉皮卡有沒有接受庫洛洛?   嗯哼~留給各位看官想像囉~~(笑)   對了,看完請務必留個言喔ˇˇ   有留言我都會回覆的!!>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