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5294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忍跡】破滅圓舞曲-Vol.12(完)

※   放學,跡部家。   「侑士……跡部在瞪你……」向日僵硬的笑著,用極小的聲音和身旁的忍足說。   「放心、放心,你們都太僵硬了!我們是來作實驗的不是嗎?」忍足一如往常的笑容掛在臉上,自然的說著這些話,「跡部,實驗室在哪裡啊?」   跡部狠狠的瞪著忍足,「…………本大爺有說,他們可以來嗎?啊嗯?」   忍足裝模作樣的看著跡部,「咦?可是跡部你在電話裡有答應我啊……」   跡部隱約覺得自己真的怒火越來越無法控制了…,「忍足侑士!!」   看著遙遠的「忍足星」,讓我們為忍足禱告吧……阿門!   轉身看看忍足身後的人,手塚、真田、幸村……哇哇,現在是大集合?   「啊、景吾,我是自己想來順便把他們帶來的。」幸村見狀跳出來說明,「反正景吾家很大,多我們三個也沒關係啊……」   「本大爺在意的不是這個!!」眼看跡部就要把桌子搬起來丟人,忍足立刻從外太空奔回來,把跡部撲倒……   「小景不可以啊!這樣是謀殺!!」   ……………………   「該死的忍足侑士,你雙眼瞎了是吧!?啊嗯!?」   「可是小景剛剛要拿桌子丟人……」楚楚可憐的看著跡部,忍足利用趴在跡部身上的好處對跡部上下其手,「啊啊,小景的身體好軟~~」   跡部一個怒火,將忍足推開,忿忿的對著眼前那群人道,「全部回去!!本大爺沒邀這麼多人,多餘的滾回去!!」他真的抓狂了……   沒有好戲可看,幸村等人便離開了。沒有好跡部可以借場地,冥戶等人拔腿就跑……唔唔,忍足那傢伙不出來嗎?向日在離開時回頭看了忍足一眼,只見忍足輕輕點頭,示意他先走沒關係。   待所有人離開,房內只剩下跡部和忍足。   「小景……」忍足是知道跡部不想聽到親暱的稱呼,可是…他是他唯一的小景,唯一的…,「可以讓我愛你嗎?不要逃避了好不好?……」他發現他放不開手,就像手被風箏的線緊緊纏住,再也放不開。   跡部撇頭不語,忍足感覺自己的心臟怦怦怦怦的跳著,被懸掛在高空似的,好難受,「小景!我…我發現,我沒辦法愛上別人。」用力的抱住跡部,忍足的聲音漸漸有些哽咽,他實在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來讓跡部正視自己的感情了……   只見跡部冷冷的推開他,「哼,你根本配不上本大爺。」心就像是被撕裂般的,慢慢淌血,痛的讓他分不清什麼才是現實?什麼才是虛幻……   他一直以為自己是最瞭解跡部的,一直以為跡部只是因為逃避才不選擇他的───結果,果然是因為他花心,才會導致這樣的局面嗎?……   忍足挫敗的勾起嘴角,「我知道了……原來小景是因為這樣才討厭我的……」好痛…好難受……為什麼,他都不懂跡部的想法了?   「滾,本大爺不想看到你。」   又是一個結束。 ※   「侑士,你要搬家?」   「嗯,要搬回關西。」   「真的嗎?可是這樣……這樣跡部怎麼辦?」   笑了笑,「岳人啊,跡部他眼裡,沒有我的存在。」   「騙人!跡部他明明───」   「那個,只是裝出來的……」   對話傳入跡部耳中,跡部只是面無表情的倚著牆壁偷聽。   為什麼他要這麼偷雞摸狗的?明明…只是想聽聽忍足的聲音……   說不在乎忍足是騙人的,他將忍足推開就是他在乎忍足的表現。   誰說他心不痛?───他痛的快死了。   可是他配不上忍足……記憶一天比一天還要明顯,越來越知道以前作的事情,他不能原諒自己───有這麼骯髒的身體……   淚水不知道何時佈滿了整個臉,倔強的用手抹去,「樺地!」…沒有預期的是,有的只是一片寂靜。他又忘記,樺地換學校了。   這樣的他,到底是不是跡部景吾? ※   傍晚,跡部還在學生會處理事情。天色已經暗下來,跡部也叫司機先回去了。天色看起來像是會下雨,不過他並沒有帶雨傘……   把文件收進背袋裡,雨還沒開始下之前先回去,在家裡批改公文吧……   走在街上,身旁的一切隨著慢慢甦醒的記憶而有了色彩。   想起那次放學,不二拉著手塚去拍大頭貼,被他親眼看到,也被向日當成新聞一樣。他記得,那時忍足剛轉來沒多久,因為曾聽說過忍足對感情很有一套,晚上回家時,便打過去問他,想看看能不能挽回,可是忍足告訴他,他不懂的表達。   為什麼人要會表達?為什麼不會表達就無法讓對方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他不知道……對他而言,「表達內心所想的」根本是不可能,大爺他為什麼要告訴別人他在想什麼?要嘛也是他們想辦法弄懂吧?   後來,他要手塚和他說出事實,手塚說,分手對誰都好。   是不是手塚根本沒有直視過這段友誼似的愛情?還是說…這根本稱不上愛。   那時的他不知所措,但…好像…有人陪他回去?跡部停下腳步,瞇著雙眼,努力的回想。那時…他看到一抹藍色身影……   ────「你還有我,小景。」   淚水快速的飆落,跡部愣在那,隨後用衣服的袖子擦了擦臉,自嘲的勾起嘴角,「哈哈……哈哈……」烏雲漸漸散開,他感覺到內心的疑問一個一個被解開,然而上天此時卻毫不留情的下了場雨,他站在那裡,仰著天嘲笑自己的愚笨。   再也放不開了。   這麼一回想,他恐怕,再也無法放開手了。   「……小、唔…跡部?」那個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跡部回過頭,臉上淚水和雨水分不清楚,背在肩上的背袋掉了下來,他像是回過神似的跑上前,用力的抱著他,「……小景…?」試探性的叫了一聲,只見跡部緊緊的抓著忍足的衣服,忍足手上的雨傘被拋在地上,跡部感覺有雙溫暖的手正摟著自己的腰。   「忍足……本大爺不許你離開!」語氣雖帶有哽咽,但仍是明顯的命令,「沒有本大爺的允許,不准離開……」   「景吾,這句話你說過很多次了。」忍足輕輕一笑,溫柔的看著臉被瀏海遮住的跡部,「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再放手了,景吾。」手抬起跡部的下顎,在他額頭上蜻蜓點水般地一吻,隨後又是緊緊的相擁。   「……侑士……」雖然聲音極小,但忍足仍是有聽到,「為什麼…本大爺失去記憶時,你都不來和本大爺說清楚?」要是很早他就知道這些事情,就不會發生這些插曲了啊……   「小景,我說的話你會相信嗎?嗯?」忍足無辜的看著跡部,依跡部那時的個性,根本不可能會相信…鐵定會認為是忍足開玩笑、或是捉弄他的。   跡部聞言臉紅了起來,沒錯,他當時的確有可能會認為是胡說八道…,「哼!本大爺不相信你是你的榮幸!」強詞奪理的說了這句,跡部撇開頭,不看忍足的臉。   忍足忽然曖昧的笑了笑,「小景……你現在好誘人……」手不安份的上下遊走,嘴角輕輕扯出一抹邪惡的笑容,「時間也不是很早了,我們回去吧?」只見跡部額角出現一個十字路口,拳頭緊握陰險的瞪著忍足。   「啊嗯?忍足侑士,你確定你不先說說你和那位學妹的事情?」他指的是害他誤會的學妹事件,冷冷的勾起笑,跡部手用力的拉下忍足的衣領,「要是說不出來,你就當永遠的受吧!」哈,大爺他終於能攻忍足了是吧?這天不知道期待多久了!   忍足愣了愣,就這樣被跡部一路拉回家。   「不要啊~~小景你不是當攻的料啊!!」 ※ FIN.枒.060728 後記:   呼呼,雖然有點混,可是完結真是太好了ˇ   忽然發現目前最長都只有十二篇,哈哈,這是巧合嗎?(笑)   暑假已經結束好久了,唉唉,只剩下開學前有一天的休假,總覺得最近的生活越來越辛苦了~嗚嗚!   關於MSN的網王COS,因為常常和劇本組一起混,所以很有時間玩,結果我把和鬼伶玩的SM跡忍印給同學看,同學一直說忍足好可憐~(笑指)   而且還說我不是人OTZ 拜託,妳又不認識忍足~而且讓他偶爾被欺負一下也沒關係呀……  (我玩小景、鬼伶玩忍足)   同學還說我很變態(汗),不要啊~人家最近好不容易變單純了~(好啦,我承認就算有點單純還是很變態OTZ)   然後是國文複習考…天啊!老師竟然把它弄得和大考一樣!害我緊張的要命…班上大家也開始積極的複習,雖然中午吃飯還是滿吵的,可是卻很有大考的感覺,真是要命……   對了,專欄訂閱數量竟然超百了,好開心ˇˇ我一直以為沒放文章大家會退欄說,沒想到訂閱的反而增多了~^__^   那個~如果妳是初次來的,請務必去會客室留個言唷!~至少讓我認識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