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跡櫻】037:到了黑夜我想你沒辦法──問他要分手的原因。

  「為什麼…?」依稀,她記得最後她這樣開口問。   跡部冷笑了一下,「妳不知道?本大爺已經有婚約了。」這句話,將她打入地獄,甚至看不到任何光線。   ────好痛!心好痛!   誰來告訴她,這是假的?這是虛幻的?這是夢?   但回答她的,卻是一片寂靜。 ××   回到家,跡部狂摔家裡的陶瓷杯。   「該死!可惡!」憤怒的喊出口,就算有僕人來阻止他也不管。這麼一段感情,就因為自己的無能而毀掉。   『跡部,如果你想要讓櫻乃安全,最好和她分手。』   『啊嗯?你敢威脅本大爺?』   『我告訴你,這裡的僕人都聽我的話,所以要讓櫻乃受傷,似乎一點也不困難。』   他沒辦法救她───甚至無法救他自己的感情。   今天看到櫻乃的淚水,他同樣覺得心痛,甚至想要好好的抱著她,想要感覺到她的溫度……   真的,他傷了她的心。   可是又能怎樣?能夠不顧自己的一切,卻不能不顧對方的安全───   誰來告訴他,他該怎麼做? ××   冰帝社辦,正選們看著他們正在分心的部長。   「…向日,跡部是不是在發呆?」   「咦…好像是耶!侑士侑士!你看,跡部竟然在發呆耶!」   「……我去問問看到底發生什麼事好了。」忍足走上前,輕輕的拍了拍跡部的肩膀,「跡部,發生了什麼事?」   「沒什麼,別管本大爺。」跡部搖搖頭,隨後走向球場。   「騙人,明明有黑眼圈。」   「本大爺說了!別管本大爺!」憤怒的想要把網球丟到忍足臉上。   「跡部,說出來才有得商量。」   「商量什麼?啊嗯?」   「跡部~看在我們是朋友,說一下嘛~」岳人也跑出來纏著跡部,「好嘛好嘛~大家都很擔心耶~~」   「放開我!」跡部掙扎著,恨恨的瞪著在一旁裝做沒看到的忍足,「本大爺說就是了!放開我!」果然,此話一說,岳人立刻放開跡部。   跡部嘆了口氣,「…只是有人逼本大爺,要本大爺和櫻乃分手……」   「然後你就分手了?!」岳人瞪大雙眼,看著跡部。   「因為他說,如果不放手,就會傷害她。」跡部用手托著下巴,有些失落的看著地板嘆氣。   忍足無奈的搖搖頭,「跡部,你太不懂女生的心了……」   「啊嗯?」   「龍崎她也會不安,你現在因為這小事而放棄了她,那她又該怎麼辦?」忍足說的話令跡部有點聽不懂,跡部皺起眉頭,忍足只是苦笑了一下,「換言之,女方都比你不安了,你再不安,她是無法相信你的。問題是,她昨天以前都非常的相信你,而你卻因為不安選擇放棄。」   「……那本大爺到底該怎麼辦?」跡部疑惑的盯著忍足看,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當然是追回她了。」忍足溫柔一笑,手拍拍跡部的頭,「跡部,只有在這種時候,我覺得你滿可愛的。」跡部對忍足翻了個白眼,隨後又笑了出來。   「謝謝你,忍足。」   「不用客氣,跡部大人。」標準的故意。   快速的跑離冰帝,跡部臉上露出一個發自內心的笑容。   ────他的公主,他來了! ××   櫻乃對著朋香哭訴著,兩人在空盪的音樂教室翹了上午的三堂課。   「他怎麼能放手……怎麼可以這樣……」   朋香只是輕輕的拍著櫻乃的背,努力的安慰櫻乃。   放學後,櫻乃趴在桌上,她提不起精神。   「櫻乃,妳不回家嗎?」朋香擔心的看著櫻乃,「別難過了,妳這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櫻乃抬起頭,雙眼失神,嘴角卻上揚著,「妳先回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現在的她,需要寧靜、需要思考。   「那我先回去了。」拍了拍櫻乃的背,表示她是站在她那邊的。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她再度將頭抬起時,面前出現了跡部的臉。她心痛的用手輕摸,「這…是夢嗎…?」手上傳來不真實的觸感,她自嘲的笑了笑,「連夢裡的跡部也長的一模一樣……呵呵……」跡部用手輕輕地抹去了她臉上的淚水。   「這不是夢,別哭了,嗯?」嘆了口氣,跡部抱緊櫻乃,「事情本大爺會和妳說,但是別哭了……」拍拍櫻乃的背,沒想到櫻乃哭的更起勁,跡部隱約感覺自己的忍耐到了極限,「本大爺要妳別哭了!」拜託,她就不會問他事情的經過嗎?啊嗯?   「唔!」櫻乃咬唇,努力不讓淚水流出,沒想到咬的太用力,反而痛到淚水直流,「好痛…………」怎麼沒人和她說,咬唇也會痛啊───   跡部抬起櫻乃的臉,修長的手指撫過她細嫩的臉頰,「幾天沒見,卻發現妳水腫了。」壞心一笑,櫻乃臉微紅的瞪著跡部。搞什麼!說分手還到她面前!說有婚約還來招惹她!跡部這傢伙!   用力推開跡部,櫻乃滿臉憤怒的看著他,「我…我……」啊~這時候她該說什麼……轉過頭,心虛的看著身旁的桌椅,他們這樣算是朋友?還是陌生人?唔唔……,「我們只是朋友,請你……啊、你、你要幹麻?!」她詫異的看著跡部,跡部此時將她打橫抱起,臉上的笑容是櫻乃沒見過的欠扁。   「當然是打包回家,慢慢享用。」   ────呃?!   「放、放開我!跡部景吾!」唔,好尷尬啊……雖然很多同學都已經離開,可是還有社團的人啊!而且、而且……   ────打包回家,慢慢享用?!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她又不是菜,也不是食物,怎麼打包享用…?   而且、跡部不是…有婚約了?……想到這裡,櫻乃又是一陣心痛。   他,是不是在玩她的感情?   被抱上車的櫻乃呆愣愣的看著跡部,雙眼寫滿了「我的內心在受傷」等等的難過情緒,跡部嘆了口氣,手輕輕撥開櫻乃額前的瀏海。   「妳老是低著頭,寧可看著自己的膝蓋,也不肯看本大爺,」跡部手的溫度冰冰涼涼的,她舒服的瞇起眼,靜靜的聽跡部說話,「到底是妳的膝蓋好看?還是本大爺帥?本大爺都不知道了。」帶有磁性的聲音吸引著她,她感覺自己的臉頰有些熱燙。   「跡部……」待內心終於平靜了,櫻乃才說話,「你為什麼…要來找我?不是和別人有婚約了嗎…?」偏頭,疑惑的看著跡部,只見跡部臉色立刻嚴肅,搞的櫻乃不知該如何反應是好。   跡部的手握住了櫻乃的手,「本大爺…是騙妳的,」他決定把事實告訴她,「什麼有婚約、什麼想分手,全部都是騙妳的。」將櫻乃的手放到嘴旁輕吻,他認真的看著櫻乃,發現他無法將視線從她身上移開,「我愛妳,願意和我一起逃跑嗎?」   ────真是戲劇的一句話。   櫻乃皺起眉頭,「不要!我不要逃跑!」淚水不自覺的流出,她同樣也直視著跡部,「為什麼我們要逃?難道相愛也是一種錯嗎?」搞什麼!誰來告訴她對話怎麼越來越像偶像劇……   「櫻乃,」他忽然抱住了她,緊緊的抱著,深怕下刻就會失去她似的,「我的家人不允許我們在一起……只有離開才能讓我們有完美的結局!」很完美的眼角凝著一滴淚水,跡部的演出真是太完美了。   忽然,櫻乃把書包整個丟到跡部身上,「搞什麼!別唬我了!快告訴我事實!」拜託,她不是請他演戲!是請他說事實!   跡部無奈的擺擺手,「本大爺剛剛說的是事實,某人要本大爺娶某財團千金。」將櫻乃的書包放到一旁,跡部揉揉被砸痛的臉,看著櫻乃。   ────這女人竟然還真的給他出手?只不過玩一下,有什麼關係?   「這…這樣啊……」櫻乃皺起眉頭,忽然手反握住跡部的手,「吶、跡部,我會說服令尊讓我們在一起的!」喂喂、角色顛倒了吧?   「櫻乃……」跡部感動的看著櫻乃,兩人的臉越來越近,正當跡部要吻下去時,被櫻乃用不知道什麼時候拿到手的書包擋住了。   「跡部,我都不知道你這麼喜歡我的東西…接二連三的想和他們接吻……」用手掩著嘴笑了出來,櫻乃感覺這幾天的難過全部一掃而空,取代而之的,是淡淡的甜蜜。   ────跡部最後,還是選擇了她。   「……櫻乃……」跡部冷冷勾起嘴角,將櫻乃壓在座倚上,手壓著手,兩人姿勢極為曖昧,「妳這次再逃,就別想離開車上了。」像是警告似地,跡部雙眼微微瞇起,危險的感覺越來越靠近…。   一個蜻蜓點水般單純的吻,彷彿再說他們的關係。   ────永遠。 ××   跡部帶櫻乃來到了家裡,叔叔因為跡部沒去相親地點而感到憤怒。   「我說了多少次要記得去相親,你哪次有去?!現在又帶了一個女人回來,存心想氣死我啊?!」叔叔生氣的瞪著他們,跡部緊緊的抓著櫻乃的手不放,他看著叔叔,眼神的堅定是他叔叔沒看過的。   「叔叔,」這是跡部第一次這樣稱呼他,他愣了愣,「請讓我和櫻乃在一起。」跡部放下身段,連平常慣用的語氣也沒用,只是認真而堅定的看著叔叔。   櫻乃見狀,跟著跡部做同樣的舉動,「叔、叔叔!」她滿臉通的說,「我、…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歡景吾!」唔!這是她第一次這樣叫跡部!   「……這樣的原因,你們就想在一起?」叔叔轉過頭,想起自己的妻子,不禁覺得有些難過。他妻子和別人跑了,只因為他是個不有名的商人,雖然名義上她還是他的妻子,可私底下的關係卻早已破滅。   「叔叔!請你代表父親成全我們。」跡部跪在地板上,為了她,這樣作值得!   「你…!」叔叔站起身,詫異的看著跡部。以往跡部對他總是沒好口氣,可是這次……他竟然為了一個女人下跪?   「叔叔,請你答應我們!」櫻乃也跟著跪下,兩人雙瞳中的堅定令叔叔開始有些動搖。   他上前,伸出手,「你們先站起來吧。」跡部和櫻乃握住那雙手,站了起來,只見叔叔露出一個苦笑,「你們想再一起就在一起吧!也是真是我不好,感情是無法強求的……」   跡部嘴角微微上揚,「哼,本大爺第一次覺得,有你這叔叔還不壞。」   「哦?換言之,我的存在很礙眼就是了?」叔叔笑著反問,第一次,他們之間的對話沒有火藥味。   ────這是否代表,一切,終於結束了?   看著眼前的畫面,櫻乃覺得很幸福。   她想,她終於知道,何謂幸福了。 ××   ────我愛妳,妳願意和我一起逃跑嗎?       我愛妳,妳願意和我一起回家嗎?       我愛妳,妳願意和我一起生活嗎?   ────不願意不願意不願意!   ────啊嗯?本大爺說的話妳敢說不?   ────我只要永恆,才不要什麼浪跡天涯的生活! ×× 後續───   「外…外公!」男孩笑著,手捏著老人的臉,「外公的臉、好好玩!」老人苦笑的用手把男孩的手拉下。   「叔…不、爸,」男人笑了出來,將男孩抱到一旁,「櫻乃在煮晚餐了,再等一下吧。還有,爸,別太疼櫻吾,他會被你寵壞的!」男人摸了摸男孩的頭,笑著說道。   女人端著一盤菜走出來,「景吾、幫我鋪報紙……」真是的,雖然家裡有僕人,也不能全都丟給僕人做啊!女人將盤子放在桌上,「爸,櫻吾今天在家乖嗎?」女人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問。   「乖、我的孫子可乖的呢!」老人笑著說,站起身坐在飯廳的椅子上。   男孩蹦蹦跳跳的跑進廚房,「媽咪!爹地說他今天晚上要吃妳!」單純的五歲小孩,嘴裡竟然說出這種話?女人愣在那、男人愣在那,老人也楞在那,只有男孩開開心心的在廚房拉著女人的衣服,「媽咪,爹地的意思是什麼?」歪了歪頭,男孩根本不懂話的意思。   女人羞紅了臉,瞪了眼在飯廳的男人,「沒什麼、只是你爸今天想睡客房!」哼!敢教小孩說這種話?有沒有搞錯啊!   「好了好了、什麼事情吃完飯再說吧!開飯開飯!」老人打破了尷尬,一家人坐在餐桌前,享用女人煮的美味食物。   ────他們一家人,永遠也不分開。 ×× FIN─── 後記:   呼啊~~兩邊都打完了~~(攤手)   後記兩邊都不同,而且劇情內容也不同,各位可以看看另外一邊的唷~   感謝的地方當然也是一樣ˇ(笑)   首先,之所以會有這個故事,要感謝熱小小ˇ   再來,之所以會有另外一個選項,要感謝海堂薰ˇ   這篇比想像中的還長一點點,真是ORZbb   原本想說這篇應該會比巴掌那篇短,沒想到後續反而比較長~(淚)   關於「叔叔」,其實一開始讓他做壞人,到後來有想讓他成為好人。   畢竟人不是每個都壞,知錯能改,這樣就夠了。   更何況,櫻乃是不會希望,在大家都看不順眼的情況下在一起的(笑)   有一點,我是重看才發現的OTZ   ────「我愛妳,妳願意和我一起逃跑嗎?」   景殿竟然沒有用本大爺!!囧…   可是想想,用本大爺好煞風景……(遭踹)   所以選擇了「我」,因為電影情節很多都這樣說(拜倒)   主要是想表達那句,景殿為了櫻乃,想出的策略───「私奔」。   不過還是被小櫻乃拒絕了,畢竟大家和和氣氣的在一起,才是理想中的結局嘛~(笑)   兒子的部份也一樣ˇ   後面那個櫻吾,本名叫做跡部櫻吾,是個五歲小男孩ˇˇ  ↑很喜歡打小孩子之間的互動>ˇ<   配對:菊丸英香,三歲小女孩ˇXDDD 附註:以上皆為胡言亂語。   哈啊~如果有機會,我會想打~~(笑指)   另外,這個故事已經告一段落,不知道還會不會出「家庭篇」等等的番外,目前一切都還是個謎~~~   如果各位很喜歡的話,請務必留言,人數到達一定的時候,我就會考慮打(遭踹)   那麼各位,下次見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