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跡櫻】037:到了黑夜我想你沒辦法──打他一巴掌,質問他為什麼

  啪────   響亮的巴掌聲令跡部的左臉紅痛的不像話,櫻乃痛苦的看著跡部,「為什麼!為什麼要輕易說出分手!」什麼寂寞、不安,她都撐過來了……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要說分手?   「不然你至少要給我一個理由!否則我不相信你是跡部!」   心裡有個聲音在告訴她,櫻乃,難道妳在逃避現實嗎?剛剛跡部已經說了,他要分手,之前妳也想過,跡部可能不愛自己不是嗎?   她低下頭,感覺自己似乎在賭愛情,要是跡部真的說他討厭了她,他玩膩了她,那她該怎麼辦…?   跡部用手摸了摸發紅的臉頰,愣了三秒後,緊緊的抱住櫻乃,「本大爺不會再放手了!」沒錯…只要櫻乃待在他身邊,就算有危險他也能保護她!   聽到這句話,櫻乃笑了出來,但臉卻早已佈滿淚水。跡部溫柔的吻去櫻乃臉上的淚水,「別哭了。」手輕拍她的背,試圖讓她放心點,「是本大爺不好…不該單純的以為這對我們是最好的。」   櫻乃皺起眉頭,「為什麼…你會想分手?」淚水仍是沒有止住的落下,就像水龍頭被打開一樣,怎麼哭都停不下來。   「…因為我叔叔,要我娶某家千金。」跡部嘆了口氣,漸漸開始覺得自己的人生很悲哀。竟然連愛人也要家人選?都哪個年代了,戀愛自由不是嗎?櫻乃雖然不是千金,但她家也沒窮困到那種地步,他叔叔憑什麼管他們之間的戀情?   「所以…?」顯然櫻乃還是聽不懂這和分手有什麼關係。   「所以他說,如果我不和妳分手,就可能會傷害妳。」跡部一五一十的道出,臉上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他溫柔的輕撫櫻乃的臉頰,享受短暫的寧靜。   「唔……這樣啊……」櫻乃臉羞紅的轉過去。   ────那剛剛,跡部是因為不想傷害她,才要求分手囉?   想到這哩,櫻乃感到一陣甜蜜,從心底開始蔓延,她笑了出來,夕陽灑在兩人身上,跡部抱著櫻乃沒有放開,櫻乃也沒發現兩人姿勢曖昧。   「那現在,該是本大爺的時間了。」勾起嘴角,吻上櫻乃柔軟的唇辦,開始享用他的禮物────   什麼暴風雨的,他相信他們能夠一起克服。 ××   回到家裡,他叔叔似乎發現他沒去相親地點而感到生氣,「跡部!我告訴你多少次要記得去相親,你哪次有去?!」火藥味十足,可惜跡部大爺他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被嚇到的。   「啊嗯?本大爺要不要去,應該和你沒關係吧?」將書包交給一旁的僕人,「對了,父親說本大爺的事情不用你管,你也有你的家庭要顧,所以你可以滾了。」那是後來他發現的,父親遺留在他抽屜裡的一捲錄音帶。   『景吾,原諒父親替你擅自主張,要求叔叔幫你找好妻子。其實你叔叔的為人我很清楚,所以凡事都要小心點。』   ────雖然他沒有小心到極點,但想想他是誰?他是跡部景吾!   『我想你也不喜歡和人相親,依據我的推測,你叔叔大概在我離開後,就立刻搬到家裡去住,對吧?』   ────雖然是廢話,不過他還是想說……       你還真神,父親,連這種事都猜的出來……   『這捲錄音帶你找到後,播給他聽,我以跡部的名義,要求你回到原本的家庭。如果他還是不肯離開,就請警察來幫忙吧,警察會相信你的,景吾。』   ────他怎麼可能不知道!父親和附近的警察關係良好!       所以當然站在他這裡啊!   『就這樣了,景吾,好好過你的日子,雖然很想看看你看上的女孩子長怎樣,不過還是晚了點。你叔叔他其實人滿好的,有困難就幫他吧。』   ────等、等等!       他父親怎麼會知道…他有看上的女孩子?   錄音帶跳出來,跡部疑惑的瞪著錄音帶看。   他父親真的是神?唔!真是想太多,大爺他父親如果是神,那他不就是神的兒子?啊嗯?   將錄音帶播給不服氣的叔叔聽,只見叔叔臉上露出一個恨恨的表情,隨後離開了他們家。   這樣是否代表,一切終於結束了?   不懂,但他也不想懂。 ××   隔天、隔天、再隔天……   櫻乃不知道,她到底招惹誰了?抽屜裡三不五時出現「挑戰信」、打掃時被球打到、午覺起來後發現外套被丟在教室外。   「龍崎,」同樣同班的龍馬把櫻乃叫出教室,然後用很神秘的眼神看櫻乃,「妳最近是不是在和跡部景吾交往?」怪了,龍馬他怎麼會知道?櫻乃輕輕地點了點頭,只見龍馬對櫻乃翻了個白眼,「笨蛋!和跡部交往還不懂低調?跡部在青學的後援隊已經盯上妳了!」   ────咦?在青學的後援隊?   「跡部他…在青學也有後援隊?」怎麼她都不知道有這回事?櫻乃疑惑的看著龍馬,似乎懷疑龍馬說的是假話。   龍馬嘆了口氣,「妳聽過OA俱樂部吧?因為OA俱樂部解散的原因,是妳,所以OA俱樂部部長,就找青學的好友們,打算一起把妳趕出學校、或是讓妳主動和跡部分手。」   「啊咧?」什麼?跡部的魅力…因為OA俱樂部從冰帝延伸到青學?好恐怖的勢力啊……難道她要和全校為敵?不不,應該有人站在她這邊吧…?像是朋香?   「還啊咧什麼!」龍馬好像已經失去耐心了,「上次跡部不是要和妳分手?」櫻乃點點頭,「結果沒成功,對吧?」櫻乃又點了點頭,「她們就是在氣這個。眼看你們已經可以分手,妳卻一直纏著他不放。」   櫻乃聞言低下頭,「我沒有纏著他不放……」要是當時她問為什麼,跡部回答厭倦了她,她絕對願意放手……呃、或許是心不甘情不願啦……畢竟他們交往快一年,這麼輕易就分手感覺很可惜…而且她不相信有人能這麼快就忘記那種痛……   「那是她們翻譯的。」無奈的擺擺手,鐘聲忽然響起,「我只能說妳很倒楣,原本你們交往一年她們不反對,因為她們認為跡部是真的愛妳。」頓了頓,他又繼續說,「可是上次,跡部主動提出分手,妳卻不接受。」   「我……」任誰都不會接受吧……   「所以她們發飆了。」語畢,龍馬走進教室,櫻乃則是站在走廊上思考。   ────難道她,做錯了嗎?   只是不想放手,只是猜想他選擇錯誤,所以才………   「龍崎同學,上課了。」老師看著低頭的櫻乃,提醒道。櫻乃只是笑了笑,隨後走進教室,繼續沉思。   ────是不是,她該選擇放手? ××   噹噹噹───   下課鐘聲響起,櫻乃習慣性的看著走廊,今天跡部應該也會來接她。   果然,不到幾分鐘便能聽到走廊上傳來尖叫聲。   那傢伙不管在哪裡都很受歡迎的樣子……   「櫻乃,快一點。」跡部走進他們教室,催促著。而走廊上,一位很高很漂亮的女學生忽然走出來,用手點了點跡部的肩膀,「啊嗯?」跡部回過頭,有點不耐煩的看著那位女學生。   「請問妳是跡部同學嗎?」甜甜一笑,女學生甜美的笑容令櫻乃看呆了,跡部沒有答話,反而說了一句很詭異的話。   「樺地,把這女人給本大爺丟出去!」看來今天跡部大爺的心情不是很好啊~看著那位女學生就要被丟出去,櫻乃立刻拉了拉跡部的衣服,「幹麻?」   跡部看著櫻乃,只見櫻乃支支吾吾的說,「不要丟她啦……她這樣很無辜欸,因為你心情不好就要受罰。」   跡部笑了出來,和剛剛的感覺差非常多,「本大爺記得,蒼蠅就該在天上飛,不是嗎?啊嗯?」換言之,那位女學生是蒼蠅?你比喻的還真好啊,跡部?櫻乃嘟起嘴,對跡部翻了個白眼。   「強詞奪理。」將書包背起,櫻乃主動牽起跡部的手,「那個…你不會覺得很不安嗎…?」他們兩個不同校,每天只有放學時才能見到面,老實說她是真的有點不安……   「妳覺得很沒安全感?」跡部回握住櫻乃的手,享受櫻乃難得的主動,「不然妳轉來冰帝,這樣本大爺要見妳隨時都可以。」   「不、不要!」櫻乃快速的搖頭,「在青學都已經有這麼多情敵了…更何況是冰帝……」天啊,她無法想像去冰帝後會受到怎樣的「愛戴」?唔唔,一想到就發毛……   「…櫻乃,看著本大爺。」此時他們已經走到校門口了,跡部將雙手放在櫻乃的肩上,認真的看著她,卻發現櫻乃的頭始終低低的,根本無法看到表情。   櫻乃微微抬起頭,直到能夠直視跡部的雙眼。跡部的雙眼是湛藍色的,被跡部這樣盯著看,她莫名的想退縮,正當頭又要低下去時,卻被跡部強抬起,「唔…?」櫻乃疑惑的看著跡部,只見跡部笑了出來,將項鍊從脖子拿下來。   項鍊上有兩枚戒指,雖然樣式都相當普通,但這卻是跡部第一次使用自己賺的錢(註一)買的戒指,他將比較小的戒子套入櫻乃的手指上,在夕陽下閃閃發亮,美麗極了。   「這…這個…?」她不解的看著手上的戒指,只見跡部將另外一個交給她。   「本大爺幫妳服務了,妳也該幫本大爺服務吧?啊嗯?」櫻乃聞言,咬著下唇,不知所措的瞪著跡部。   好啊!是看她好欺負嗎?沒關係,到時候就不要反悔!櫻乃立刻將戒指套入跡部的手指中,隨後微微一笑,給身後跡部的Fans們一個無敵幸福的笑容。   「大家看見了吧?以後,跡部景吾就是我的妻子了!」拉起跡部的手,櫻乃雙眼閃過一絲趣味,跡部卻愣在那,還沒反應過來。    ────跡部景吾就是我的妻子了!   趁跡部還沒反應過來,櫻乃要求樺地把跡部塞進車子裡,於是,他們開始了她們甜蜜的生活。   ────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跡部挑眉,看著櫻乃,隨後笑了出來。   「沒想到妳的佔有慾也很強嘛?啊嗯?」算了,大爺他才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發火,不過倒是滿有趣的……說他跡部景吾是她的妻子?   對跡部吐了吐舌頭,「誰叫你要在大家面前那樣……」越說越小聲,臉也因為剛剛說的話感到羞澀而紅了起來。   「我聽越前說了,OA俱樂部找妳麻煩的事情。」跡部拍了拍櫻乃的頭,臉上的笑容始終沒有消失,「這樣做,她們就不會找妳麻煩了。」   「嗯……」甜甜一笑,櫻乃終於知道,幸福是什麼感覺了。   甜甜的,滿滿的。   此刻,一切都是幸福。 ××   ────妳覺得很沒安全感?       那本大爺就牢牢的套住妳,       讓妳哪也不准去,只准在我身邊……   ────霸道!       這樣不就是拴住我的自由?   ────本大爺才管不暸這麼多──……       妳,只能是本大爺的。 ×× 後續───   坐在沙發上,男人仔細的看著報紙,電視傳來新聞主播報導的聲音。   廚房裡傳來美味的香味,「景吾、快把櫻吾抱出去,不是說過很多次,不要讓他進來廚房嗎?……」除了香味,還有女人的抱怨。   男人笑了出來,將報紙放在一旁,走到廚房,將只有五歲大的兒子抱起,「櫻吾,不可以吵你媽媽做菜,不知道你媽最兇了嗎?小心待會她發火,你就吃不到飯了!」逗著兒子笑,男人露出很少見的溫柔表情。   女人轉頭瞪了男人一眼,「哼……景吾你今天就不要求我……」搞什麼嘛!又不是她要兇的……還不都是你太寵他!   把兒子放在兒童專用的椅子上,男人又走回廚房,「晚餐吃什麼?本大爺肚子餓了。」手圈住女人的腰間,兩人之間沒有距離可言。   「只知道吃和寵櫻吾……啊、你把手放開啦!」女人臉紅的想拉開男人不安分的手,卻發現男人死也不把手放開。「櫻…櫻吾在外面看啦……」這傢伙,太超過了啦!!   「沒關係,他只是個小孩,不懂我們在做什麼的……」吻上女人的唇,男人勾起一抹邪惡的笑容。   ────永遠,她,都只能是他的。 ×× FIN─── 註一:「自己賺的錢」。   跡部家很有錢沒錯,不過跡部接手父親的工作後,因為家裡大部分的東西都必須花到錢,因此除去公司該給的薪水、家裡要付的僕人費用所剩下來的錢,便是自己的。   而因為跡部早已規劃好以後的事情,所以他只用了百分之二的錢。也就是說,百分之九十八是存款(未來可以用的),百分之二的存款是買項鍊戒指的錢。 後記:   哇啊~~   沒想到終於打完了,好開心唷~~ˇˇˇ(轉圈)   兩邊的後記都不同,這邊是針對這個路線所寫的(笑)   首先,之所以會有這個故事,要感謝熱小小ˇ   再來,之所以會有這個選項,要感謝海堂薰ˇ   因為海堂薫說櫻乃有時候可能會很激動,我就想說,她可能會想給景殿一個巴掌,畢竟景殿那樣做實在太過分了!   簡直就像是在玩玩具一樣,討厭~~(遭踹)   到後來,OA俱樂部本來是可以大出風頭的(笑),可是因為我不希望有自創角色出現,所以這個想法略。   當然,最後OA俱樂部-青學分部的部長有出來,就是那位美麗女學生,至於她的下場?對不起,請自行去問樺地囉ˇ   其實這個劇情是一天打完的,有時候真佩服自己……  ↑暑假作業還沒寫完,可是卻跑來打小說OTZ   啊啊啊~~我數學暑假作業還沒動呀啊啊啊……   嗯嗯,後面,景殿給櫻乃戒指時我就有這個想法了。   ────「我要牢牢套住妳,        不讓妳從我手中溜走。」   雖然不知道各位有沒有這樣的感覺,不過我想表達的其實是這個~(汗笑)   後面那個櫻吾,本名叫做跡部櫻吾,是個五歲小男孩ˇˇ  ↑很喜歡打小孩子之間的互動>ˇ<   配對:菊丸英香,三歲小女孩ˇXDDD 附註:以上皆為胡言亂語。   哈啊~如果有機會,我會想打~~(笑指)   另外,這個故事已經告一段落,不知道還會不會出「家庭篇」等等的番外,目前一切都還是個謎~~~   如果各位很喜歡的話,請務必留言,人數到達一定的時候,我就會考慮打(遭踹)   那麼各位,下次見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