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跡櫻】041:不用奇怪

××   噹噹噹───   鐘聲響起時,我和往常一樣背著書包,低著頭離開了教室。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習慣一個人離開,尤其是趁朋香不注意時偷偷溜走。   龍崎櫻乃,默默暗戀越前龍馬的我,我知道要讓龍馬注意到我還很困難……不不,說不定龍馬根本沒有我的印象。   小坂田朋香,我的好友,時常在下課拉著我的手跑去和龍馬聊天,雖然到後來幾乎都是我們在聊。   「櫻乃───別走!今天有練習賽───……」   根本來不及聽完朋香的話,我就一頭撞上了一個人。   「嗚!好痛……」摸摸鼻子,抬頭看了眼撞到的人,他有著一頭金色的短髮,右眼下方有顆淚痣,皮膚比起一般人還要白些……等等,如果沒記錯的話,好像在哪裡有看過他?   努力的回想────啊!是關東大賽!他是贏過手塚部長的冰帝部長!   可是、他叫什麼名字啊───怎麼會忘了呢……   「喂!妳撞到本大爺了!」他一臉不悅的看著我,「還不快和本大爺道歉?啊嗯?」好聽的聲音令我愣在那,但鼻子傳來的陣痛倒是沒讓我忘記要道歉。   「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低下頭,我根本不敢看著他的臉說話……怎麼說,這個人感覺很特別,和龍馬一樣有點跩跩的,可是卻又很有本錢……還有,為什麼大家的視線都聚集在這裡…?   「櫻乃────」啊啊、救星終於出現了!回過頭,看著跑過來的朋香,只見朋香詫異的指著那個金髮少年,「跡部景吾?你怎麼在這?」   「…………」他的手抵著下巴,似乎在想我和朋香是誰,不過我想他應該不會記得我們兩個,「本大爺沒有義務告訴妳。」隨便敷衍了一下,「樺地,我們走!」   「是!」   詭異的豋場,詭異的離開,不過倒是很多女學生盯著他看。   看著兩人的背影,朋香無奈的嘆了口氣,跑上前,手推了推他的手臂,「我們正要去找手塚部長!你應該是迷路了吧?」   「哼,本大爺只是想參觀參觀妳們一年級教室。」   「是是是!跡部大爺!」朋香逗趣的動作倒是讓跡部嘴角微微上揚,「櫻乃!快過來呀!去男網部那邊!」   我不知道朋香竟然認識跡部,跡部景吾,冰帝的部長。心裡有種不一樣的感覺……為什麼朋香沒有告訴我她認識跡部?不不…她何必告訴我?我又沒有主動去問……也許是看準我不會主動去問?……   「嗯……」跑到朋香身邊,我偷瞄了眼跡部。老實說,他長的很帥,而且看起來的確很像是很誇張的人,想到上次關東比賽時的場景,不禁覺得時間過的好快,如今網球部他們要比全國賽了,時間好快啊───   「櫻乃,妳在想什麼?」可能我的臉上露出笑容了吧,朋香好奇的看著我,我搖了搖頭,表示沒事,「…對了、跡部,你們冰帝今天要和我們青學打練習賽是嗎?」   「本大爺幹麻告訴妳?啊嗯?」跡部微微挑眉,「不過你們網球部社辦看起來滿小的,裡面到底有什麼?」換言之,這麼小的社辦裝的下什麼東西?   我皺起眉頭,「社辦裡面應該不需要放什麼。除了更衣間、就是正選們的櫃子,這樣而已。」   「櫻乃,妳怎麼知道?」   啊、我竟然忘記堀尾千拜託萬拜託我不要說出來的這件事……   「我、我聽堀尾說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把事情推到你身上的…,可是現在逼不得已,別無選擇!   到了網球場,熟悉的人影漸漸出現。不二學長、菊丸學長、大石學長…,甚至連冰帝的正選們都到場了。   「呵呵,沒想到今天這麼熱鬧。」不二學長和往常一樣露出笑容道,「手塚,這次要怎麼練習?」   「這句應該是我問的吧?啊嗯?」   「唉唷,誰問都一樣啦!」   「英二,我們要反被動為主動才行哦。」   「不二,我和你打雙打好不好?」   「可是我想和忍足打單打呢。」   「哦?天才與天才之間的對決?」   「乾學長,你不要忽然冒出來行不行!」   眾人聚集在一起,免不了一堆吵鬧,我輕輕勾起嘴角,看著大家愉快的畫面,不禁覺得心情好了很多。   昨天看到朋香和龍馬接吻的畫面,說真的,心裡只有『被朋友背叛』這種感覺,不過想想,我又沒有追求龍馬、也沒和朋香說真的很喜歡龍馬…所以我根本是沒資格去忌妒別人的。   「妳還沒和本大爺道歉。」忽然身邊出現了一個人,那帶有磁性的聲音吸引著我,不知道是天氣太熱還是怎樣,我隱約感覺臉燙燙的,很想開口說對不起,可是說不出口。   我低著頭,手緊緊的抓著制服裙子,裙子口袋處被我捏的皺皺的。我一直沒說話,他有沒有打算要說話,兩人就這樣僵持在那裡。   「櫻乃!龍馬大人的比賽要開始囉!」朋香此時跳出來幫我解脫,我就這樣被朋香拉到一旁看龍馬的比賽,只是背後傳來的強烈視線讓我相當不自在。   …好…好奇怪的感覺……   「小朋……」我輕拉朋香的衣服,書包此時還好好的背在身上,「我今天有事,先走了……比賽情況明天妳再和我說吧……」   討厭!我討厭這樣的我!   快速逃離眾人的視線,離開了青學。   只是離開時,我被跡部拉住了手,他在我耳邊說了一些讓我在意的話……   「本大爺會等妳。」   ────等我?   等我說對不起?一句對不起有這麼大的涵義嗎…?   不行了,我的頭好暈,臉好燙,好不舒服────~~~   躺上床,關掉燈,不管一切了。睡覺! ××   朋香和龍馬交往了。   昨天經由某位同學口中得知,不過我一點也不覺得驚訝。   該驚訝的,在那天撞見的接吻已經結束了。   噹噹噹───   放學的鐘聲真讓人懷念,帶著淺淺的笑容,我趴在桌上,打算等人少一點在離開學校。難得的休息──難得的放鬆───   是啊,難得朋香今天一個人去看龍馬打網球,沒有找我,說真的,我反而鬆了口氣,要是朋香來找我,說不定我還會尷尬的說不出話來。   當人走的差不多時,我開始收拾書包,打算回家了。   這樣應該不會有人來問我,對於朋香這樣的作法有什麼感想吧?   別以為這個話題很好笑,我是很嚴肅的在說。學校裡,不二學長、龍馬、手塚學長幾乎都是新聞社的『專訪人員』,還有人無聊成立一個『TFE後援會』,雖然不懂事什麼意思,不過好像今天已經瓦解了。   「龍崎!外找!」   正當我沉醉在自己的幻想時,有人找我。我反射性的抬頭往走廊的窗外一看,是他,那個跡部景吾。   奇怪奇怪……為什麼、為什麼他會出現?!   他……他……他是來找我的嗎…?   把書包背起,我決定──逃!正常人這種情況下只有逃可以選擇,跡部身旁的那個人看起來非常恐怖,面無表情,有點像猩猩……   我選擇了離跡部最遠的門口──後門。   衝───────~~~啊啊、離校門口只剩一點點距離,就快贏了!!加油繼續衝啊─────────   咦、等等!怎、怎麼會跑不了?!為什麼我一直無法往前?!   「本大爺要妳停住妳不懂啊?啊嗯?」   聲音冷冷的傳來,我打了個輕顫,帶著苦笑回頭。   唔唔!好恐怖的表情!天啊,簡直可以和手塚部長媲美的冷瞪!   「對…對不起!」呼呼…終於說出口了……可以放手了嗎?我趕著回家啊……   「哦?本大爺聽不到。」這、這傢伙!!   「你、你放手…!」不停的掙扎掙扎,他怎麼這麼高啦……   忽然,他冒出一句很奇怪的話。   「妳說妳叫什麼名字?」   我愣了半晌,呆呆的回答,「龍、龍崎櫻乃……」   他要我的名字,做什麼?   只見他揚起嘴角,露出一個很帥的笑容,「本大爺叫做跡部景吾,給我記好。」丟下這句話,他便離開了青學,放過了我。   可是,他忘記放過我的心。 ××   我知道,人的一生可以千變萬化。   可是為什麼,我就是表裡不一……   儘管我內心早已熱血沸騰,表面上卻會看起來興趣缺缺。很多人都說我內向,可是我一點也不內向。   我、我也是很想參與的啊!雖然我體育不好,可是…可是……可是龍馬友誇我網球姿勢不錯啊!   ……算了,說出來大概會被笑吧,我還是乖乖的坐在一旁看好了。   噹噹噹───   中午吃飯時間,朋香邀我到花圃。   「櫻乃,昨天我在網球場看到妳和跡部在一起,是真的嗎?」她睜著大眼問我,雖然我很想否認,可是她都看到了…否認只會更加可疑而已。   「沒什麼,他只是要求我道歉……」   「呵呵,昨天啊,他們又來比賽了,趁休息時間時我偷偷跑去問冰帝正選們關於跡部的事情,沒想到他們竟然說跡部他很少對女生有興趣。」   朋香開始慢慢道出昨天她問道的消息。   「跡部啊?」冥戶皺起眉頭,「那傢伙很有女人緣,這點不可否認……可是,他非常驕傲、自大,而且很自戀,但他對女生好像不怎麼有興趣。」   「跡部的後援會還成立一個『OA俱樂部』,不知道是做什麼的?」岳人曖昧的笑著,而忍足只是無奈的聳聳肩。   「岳人你從哪聽來的?」   「班上那些女生口中啊!」   「說到跡部,我倒是想到一個,」忍足推了推眼鏡,眼鏡在陽光的反射下有些逆光,「他最近好像在說『櫻乃』的事情?」   「櫻乃是誰啊?」岳人湊過去,雙眼寫滿好奇的問著。   「不知道,不過他說櫻乃好像是越前的女朋友。」   「就是這樣,」朋香吞了口飯,笑著和我說,「顯然那個跡部大爺很在乎妳呢,櫻乃,妳對他有怎樣的感覺嗎?」   ────提到我?   不行、我和他根本不算是認識!   「沒、沒感覺!」搖頭搖頭,天啊朋香,妳千萬不要搞混我的意思…,「倒是小朋,妳為什麼會忽然問跡部的事情…?」   「哦哦~因為我覺得妳好像很在意他的樣子,就順道幫妳打聽看看囉。」   ────在意他?   不不不…我根本不在乎……   最重要的,應該是課業、不是那些虛幻的愛情!嗯嗯!沒錯!所以…所以現在不要想這麼多,不要再想了───……   啊啊、頭腦亂烘烘的,好難過!   「小朋,我先回教室了!」拿起還沒吃完的便當,我幾乎是用衝的回教室。可我卻沒看到朋香雙眼閃過的一絲笑意。   唔唔!不行了,好亂的思緒……   那個跡部景吾,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什麼…要介入我的生活? ××   「櫻乃,外找!」   「龍崎,外找!」   「櫻乃同學,外找喔!」   …就是這樣,不知道為什麼,每個放學時間總是能看到他站在那哩,等我放學……然後帶我回家。   雖然搭便車很方便沒錯,可是最近…最近朋香看我的眼神越來越曖昧,感覺很詭異啊!我和他真的沒什麼!……這說出去會有人信才怪。   「櫻乃,」呃!?什麼時候改叫我的名字了?我愣著看他,他卻神色自若的繼續說,「明天本大爺不能陪妳回家。」   唔……這種事何必和我報備…?   「沒關係…我、我一個人回家也可以的……」一想到最近都是他帶我回來,不禁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那個…以後都不來陪我回家也沒關係……」越說越小聲,雖然我是很期待和他一起回家的時候……   ────期待?   我為什麼會期待?這…這種期待…好像不太適合……   「本大爺明天必須處理學生會的事情,所以沒辦法陪妳回家。」他握住了我的手,我反射性的想掙脫,卻被他緊緊握著,「…櫻乃,每次妳都低著頭,不知道這是很沒禮貌的事情嗎?啊嗯?」   感覺好像全身都在發熱,好奇怪的感覺……   「我、我家到了!」眼看公寓已經到了,我趁跡部不注意時把手抽離,打開車門準備下車,卻被跡部給拉回車上。   「雖然只有兩個月,─────……」   回到家,直到睡覺前,我的臉都是燙的。   他說,一點也不用覺得奇怪。   他說,一點也不需要覺得害怕。   可是~~遇到這種事情,哪裡不會覺得奇怪呀~~!!   我想,這種感覺,應該很清楚了。   心悸────因為愛上了。   撲通、撲通……   清楚的心跳聲。   那句話我記的很清楚……   「雖然只有兩個月,可是我愛妳……」   兩個月,好短。   可是,對方是跡部,所以不用奇怪。 ×× 後續──   「侑士,聽說OA俱樂部消失了耶。」   「當然,只有一個O就不是OA了。」   「唔…侑士你在說什麼啊?」   「啊、跡部和龍崎來了,岳人,你把網球拿下來了沒?」   「侑士!網球卡在樹的很上面!拿不下來的樣子!」   「糟了,這樣低年級數球絕對會發現!」   「都是侑士!幹麻選在這附近練習!」   「岳人!明明是你說在這裡有樹擋著比較舒服的!」 ×× FIN 後記:   呼呼,第一次打跡櫻ˇ   其實我對於櫻乃的個性不是很熟,所以~~(攤手)   這篇其實有點扯…這點我不反對(汗笑),畢竟兩個月好像真的太短了…?但是你要我描述他們愛情的過程我會累到攤在電腦前,而且我只想一篇把它完結,沒有打算分上中下什麼等等的!   好吧,櫻乃的個性描繪的不好,我對不起櫻乃…OTZ   還有把小朋寫成這樣,對不起~~~(淚)   其實我是有想要把小朋當做壞人的打算……  (從一開始櫻乃有點忌妒小朋和跡部走這麼近的時候,就有打算了ˇXD)   可是最後想想,算了,把她送給龍馬吧ˇ   至於什麼OA、TFE俱樂部等等的,都別管他吧(笑) ×× 惡搞篇-「跡部景吾的初吻」   「櫻乃,相處這麼久,本大爺要做什麼應該沒關係吧?啊嗯?」跡部微微挑眉,看著眼前正在寫功課的櫻乃,偷偷從身後抱住了櫻乃。   櫻乃沒好氣的轉頭瞪了跡部一眼,臉上出現兩朵紅雲,「我再寫功課……」真是的,怎麼這大爺都沒有功課啊……   偷偷在櫻乃臉頰上吻了一下,「別寫功課了,到底是功課比較帥還是本大爺比較帥啊?啊嗯?」…請問她能解釋為吃醋嗎?櫻乃嘟起嘴,把跡部的手掰開。   「現在很晚了,你也該回去了吧…?」   「時間還早,不要緊。」   跡部的臉忽然出現在櫻乃面前,櫻乃一個心急手上拿了本本子就擋在臉前。   於是………… ××   「侑士,昨天跡部到底怎麼了?」   「聽龍崎說,好像是第一次初吻獻給了課本……」 ×× 惡搞篇。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