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忍跡】H十大地點-保健室

  噢噢,其實保健室還滿刺激的XD   如果還有老師在場的話(笑),可是這樣太恐怖了,難道要隔著一個窗簾,然後偷雞摸狗的*$&%(消音─)嗎?這樣對小景&忍足都是一大折磨吧?XD   這篇……有點KUSO的樣子?   反正看到最後就知道了(汗)ˇ   不過,要在這裡和所有等文的人說聲抱歉…OTZ   目前會先趕指定文(全是H…XDbb),因為目前正在做遊戲,所以除了一些私心會更新外,其他應該是會貼指定……   該死我的暑假要結束了啦啊啊啊……   如果指定文無法在暑假結束,希望各位見諒bb   不過我絕對沒有忘記我有辦指定喔!! ────以下正文。   風仍是那樣溫和。   在冰帝被稱天才的忍足侑士,今天又想蹺課了。   哎,這也不是他願意的啊……誰叫現在是夏天,熱都快熱死了?雖然教室有冷氣,可是成天吹冷氣對身體實在不是很好……   夏天就是要跑!夏天就是要流汗!夏天就是要吃小景!   用手托著下顎,他百般無聊的看著美女老師站在台上教英文……   為什麼自從和跡部在一起,所有美女看起來都好普通……還記得之前在班上曾認為英文老師美的沈魚落雁,可現在…唔唔,姿色果然還是差了一截。   ……───不行,他好想念他的小景啊~~~~……   轉頭望操場看去,跡部在球場上,現在他們正在上體育課。看跡部穿運動服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忍足快速的搖搖頭,在台上的老師見狀,淺淺一笑,「忍足同學,身體不舒服嗎?」   忍足苦笑,「老師,我頭痛……可能是昨晚睡眠不足,可以讓我去保健室嗎?」台上老師見忍足露出普通人都難以抗拒的帥氣笑容,只是傻傻的點了點頭,忍足笑容滿面的離開了教室。   嗯嗯……今天風果然舒服啊───……   不知道會不會遇上小景?……算了吧,小景現在正沉醉在躲避球的魅力……   忍足忽然蹲下身抱著頭,天啊小景、你該不會搞外遇了吧?!難怪兩個星期沒有我的愛你都不管───……   用力的搖了搖頭,最近真的是太瘋狂了,熱到頭都壞了……他的小景哪會離開他?兩個星期……不算什麼!   啊啊、再說一次,今天的風果然舒服啊────……  (忍足你真像老頭…)   正在上體育課的跡部伸了個懶腰,昨晚他留在學生會將近九點才回到家,要不是因為學生會沒有其他有用的人,他哪需要留這麼晚?搞什麼,他華麗的美容時間都已經過了……   越想越生氣,跡部將手上的躲避球狠狠的丟向內場,一連打中了兩個人,雖然知道只會出來一個人,可跡部還是覺得滿開心的。   「哼哼!沈醉在本大爺華麗的技巧上吧!!」   再一記「破滅圓舞曲」,先用躲避球打中對方的腳害對方跌倒,然後球彈回時想辦法接到,在狠狠的打被他拖累的朋友!哎哎,沒想到他跡部景吾大爺這麼聰明,能把網球和躲避球練到這種地步,果然只有大爺他才辦的到!   同班的冥戶也站在外場,「喂喂,跡部!」真是的,自從體育老師說這次校慶比賽是躲避球後,這傢伙就一直沈迷於躲避球…,「跡部!」搞什麼,沒聽到他在叫他嗎!?   「幹嘛,冥戶?」一副很不耐煩的模樣,冥戶簡直想要一拳揍下去……   「你的戀人往保健室走去了,不去關心?」   「……本大爺和那傢伙才不是戀人!」   「都臉紅了還狡辯?」   跡部握緊拳頭,但隨後又冷冷的勾起嘴角,像是在嘲諷冥戶樣子,「冥戶,你家那隻狗不見了啊嗯?」   「你…!!」他滿臉通紅的瞪著跡部,「算了,提醒你忍足跑去保健室還要在這裡聽你嘮叨,真是好心沒好報!」忿忿的跺腳離開,跡部好笑得看著冥戶的舉動。   ……他剛剛說,忍足侑士跑去保健室?壞心的往保健室方向看去,跡部到要看看這傢伙又在搞什麼鬼,好好的課不上還在那逗留鬼混?如果他沒記錯,這堂課應該是他口中的『美女老師』所教的英文。   拋下同隊隊友,他跟著往保健室前進。   忍足侑士,你就最好不要給本大爺裝病!   悠閒的躺在休息用的床上,忍足看著正在整理東西的醫護老師。   「老師,需要我幫忙嗎?」嗯嗯…保健室有冷氣,真舒服。忍足笑著看手忙腳亂的老師(女生),不禁想上前去幫忙……   「不用了,忍足同學快點休息吧。」醫護老師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然後從抽屜拿出一本厚重的資料,「對了,老師現在要把資料送去教務處,忍足同學一個人應該沒問題吧?」他都不小了,怎麼可能有問題?忍足好笑得想著。   「沒問題,老師忙老師的吧!」   「嗯,那老師先走了。」   看著老師離開的背影,忍足首先嘆了口氣,把眼鏡拿下放在身旁的桌上。   夏天真的不是人可以生活的季節啊──熱都快熱死了,哪有心情讀什麼書?一想到外頭太陽這麼大,連上學的心情都沒有!   躺了不到幾分鐘,門再度被打開,走進來的是他們網球部親愛的部長…跡部景吾。噢,他都不知道小景這麼關心他。   「忍足侑士,你這次哪裡不舒服了?」見老師不在,跡部開門見山的問,他走到忍足睡的病床上坐下,「不然為什麼來保健室?」挑眉,一臉『最好給本大爺說清楚』的看著忍足。   忍足拉住跡部的手,裝作很不舒服的模樣道,「當然是頭疼了……小景幫我按摩!」跡部聞言很不客氣的用手敲了忍足的頭,搞什麼,大爺他是生來服務他的?!忍足無辜的看著跡部,手輕按太陽穴,「唔唔!小景,我頭已經很痛了耶……」   「痛死最好!」該死,怎麼盡是這些無營養的對話…難道他和忍足就不能聊些什麼正常的嗎?   「小景、你怎麼能這樣對你的親親戀人~~~……」   「忍足侑士你這傢伙、本大爺才沒有什麼親親戀人!」跡部咬牙切齒的瞪著忍足,這傢伙…這傢伙存心想要氣死他啊!   忍足忽然收起笑容,嘆了口氣,「小景……你來這裡…只是要罵我嗎?」   其實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和跡部的關係就有點微妙……   怎麼說?他覺得……跡部在某些時候,會故意逃避他……   像是那兩個星期,說什麼因為校慶活動……雖然他知道是事實,可是整整兩個星期了,不但跡部對他不理不睬,甚至也不關心他……   「……忍足?」跡部疑惑的看了眼忍足,只見忍足無奈的看著窗口,心事重重的模樣,「忍足侑士,本大爺在叫你。」跡部不悅的皺起眉頭,忍足沒說什麼,甚至沒有在看跡部。   「小景,其實我也不想每次都和你聊沒營養的對話……」緩緩地道,忍足有時候覺得,如果這樣鬥嘴才能維持彼此的關係,好累、好辛苦,「我累了,你也累了,為什麼我們不能聊些別的?一直吵、一直鬧,感情真的會變好嗎?」   跡部沒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忍足的側臉。   其實他也很擔心。   最近他們的互動只有這種吵鬧,雖然聽的出來忍足都是為了增進彼此的感情,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會覺得心慌。   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了?他不知道───   「小景,」忍足的手再度握上跡部的手,他淺淺露出一個笑容,「就算你甩開我,我也會黏著你的。」隨後笑容漸漸擴大,跡部感覺到忍足手心傳來的溫暖。   「嗯……沒有本大爺的允許,你也不准離開。」臉上出現的事那自信滿滿的笑,彼此的手握的很緊,他們不想遺漏這個秒、甚至是這一刻……   至少現在,他們心靈相通。   隔了不知道多少秒,忍足忽然抱住了跡部。   「忍足?」   忍足的手不安份的深入跡部的衣服裡,「小景,難得現在沒人,我們也好久沒有在一起了……」不等跡部出聲,忍足輕咬跡部的脖子,留下一個又一個的吻痕,「小景……」手從衣內往上遊走,跡部把手放在忍足手上,試圖要把忍足的手拿開,可卻有氣無力的。   「放…放開本大爺……」已經兩個星期了,整整兩個星期忍足因為跡部的『最近校慶比賽要到了,本大爺是班上主將』這個理由而沒碰他,可能是時間過的太久,再加上地點隨時會有學生進來,除了跡部本身的敏感,還有地點帶來的刺激,害他根本無法反抗。   「小景,要是被別人發現就不好了哦……」全校只有網球部正選知道他們的關係,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如果小景太大聲,被人家發現的話,我可是沒辦法保護你喔。」   手用力一捏跡部胸前的粉色蓓蕾,「呃啊…!」微微的痛讓他眉頭揪在一起,「別、別這樣!放開本大爺!」該死的忍足,這裡是學校!   不等跡部繼續說,忍足吻上了他的唇瓣,柔軟的觸感讓他念念不忘,舌頭有技巧的撬開了跡部緊閉的牙齒,忍足慢慢加深了這個吻,兩人的舌頭纏綿在一起,隨著唾液的交接感受對方的氣息。   他知道他很久沒有和忍足在一起,說真的他有一點感覺自己好像冷落了忍足……可是忍足這傢伙不也是代表班上的主將之一?竟然是主將,就該好好訓練體力、好好上體育課啊!   「嗯……唔……」跡部原本想推開忍足的手慢慢攀上了他的脖子,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待忍足結束這漫長的熱吻時,跡部早已出神的掛在忍足身上。   「小景這麼放心,不怕我到時候把你吃到無法上課嗎?……」無奈的苦笑了一下,忍足相當迅速的脫下了跡部身上礙眼的衣服,用領帶把跡部的手綁起來,看來暫時他是不打算讓跡部有掙脫的機會。   吻再度落下,從跡部的脖子順著下來,慢慢到了柔軟的腹部,忍足用舌頭輕舔,手在跡部的慾望上下套弄著。   「啊啊……哈啊、…忍…忍足……」跡部擺動腰間,手被箝制住的感覺相當不好,忍足勾起一抹笑,在慾望上的手忽然用力一按,白色的液體緩緩流出。   跡部臉上早已紅的不像話,他憤怒的轉過頭去,不願看忍足的臉,「小景……很甜呢。」壞心的舔著慾望上的液體,忍足仔細看著跡部的表情,跡部雙眼緊閉,咬緊下唇,努力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   忽然忍足把跡部的下體整個含住,「唔!!」跡部皺起眉頭,嘴角流出鮮紅的血,他動了動身子,不希望那種感覺在身體蔓延,忍足的舌頭靈巧的輕觸跡部稚嫩的下體,「不、不…不可以……」該死!忍足侑士你最好不要再給本大爺出現!   一個吸吮的動作,跡部解放在忍足口中,他大口著喘著氣,雙眼滿是責備的看著忍足,「小景別這樣看著我……」忍足笑了笑,吻上跡部的唇,跡部隱約感覺自己好像吞下了什麼東西…等等、難道是?!   忍足離開跡部的嘴後,露出一個無害的笑容,「小景好甜。」聽的跡部很想把忍足丟到外太空…可惜他現在被忍足的領帶綁著。   「忍足侑士、你、你、你…!!」該死的忍足侑士~~~!!!   跡部咬牙切齒的瞪著忍足,氣(害羞?)到說不出話,忽然想到什麼似的想用腳踢忍足,卻被忍足早一步捉住。   「小景難道不擔心失去“性”福嗎?」忍足冒了滴冷汗,呼~還好剛剛反應夠快,不然被親親戀人踢到絕對是三天無法上床……   「本大爺管你什麼性不性福!快放開本大爺!」跡部憤怒的大吼,相信操場上的人大概有聽到,但可以確定的是,隔壁間教室絕對聽到了。   不過忍足卻裝作沒聽到似的,手指沾了些愛液,往跡部幽谷插去,手指來回在跡部體內抽動,「小景、放輕鬆……」慢慢的增加手指的數量,忍足看著跡部蹙眉的表情,手指不自覺的加快速度。   這不禁讓他有點懷疑……他是不是有虐待的傾向?不行不行、對方是他最愛最愛的小景吶啊……   「啊啊啊、痛、痛!!」跡部眼角泛著淚光,他痛苦的搖頭,「忍…忍足……哈啊、……」儘管有些適應了,卻還是清楚的感覺下體傳來的陣痛。   痛啊!!該死的忍足侑士,本大爺要你離開你不懂嗎啊嗯?!   可惜不論跡部怎麼咒罵忍足,忍足還是無法聽到。   但很奇特的,忍足像是聽到跡部內心的聲音似的,手指離開了他的體內,正當跡部準備喘口氣休息時,忍足的聲音再度把跡部打入地獄,「小景……我要開始了……」在還沒搞清楚的情況下,便感覺到體內傳來一陣刺痛───該死的痛!痛到他想大罵!(可是因為實在太痛了,所以無力罵)   「唔!!──……」該死,忍足你快把本大爺的手解開……好難受…好難受的感覺……。忍足在進入跡部體內後並沒有繼續動作,只是停在那等跡部適應,「哈啊……呼……」他不停的喘著氣,雙眸染上一片濕氣。   不行───這真的是該死的痛!!這就是兩個星期的下場嗎啊嗯?!   「小景……你還好吧…?」看著跡部蒼白的臉,忍足擔心的問,只見跡部狠狠的瞪了忍足一眼……   忍足侑士,你哪隻眼看到本大爺『還好』了?!!!有眼睛就別問本大爺!!!!啊啊、痛痛痛痛痛………   但忍足似乎把跡部的眼神搞錯了,「竟然小景沒問題……」開始下體的動作,忍足的碩大被跡部緊密的幽谷包住,跡部呻吟了一聲,隨後倒吸了一口氣,「小景忍著點……」漸漸加快下身的動作,像是要把跡部貫穿似一樣。   「嗯啊………忍…忍……忍足───……」承受忍足的愛,好痛…承受忍足的欲望,好難過!!   該死的忍足侑士,拜託你為本大爺想想好不好!!這樣本大爺不就要在保健室待一天……   一次又一次的撞擊,每次的深入都讓跡部不自覺的叫出呻吟,而在窗外偷窺的部員-冥戶,早因失血過多而昏厥過去……   隔天。   啊啦啦、又是個完美的一天。   太陽彷彿在微笑、天空藍的很美麗……對!就像他親愛的親親戀人-小景的美眸一樣!   忍足侑士踏著輕快的腳步來到學生會,此時已經是中午,咱們辛苦的跡部正在趕昨天來不及(沒力氣)看完的公文,心裡不斷的發出怒吼。   ────該死的忍足侑士~~~!!!!   沒錯,昨晚大戰三回合後,忍足又『不小心』給他要了三次,好佳在那天醫護老師忽然被叫去開會(聽說開到放學?這會議是在討論啥啊?),否則鐵定是立刻傻眼。   「小景ˇ你的侑士親親來看你囉ˇ」   「忍足侑士你給本大爺滾遠點!!」 ×× FIN 後記:   啊啊、真是完美的結局……(遠目)   最近的小景被我用的有點S,我很怕待會忍足會變M(←MSN)。   畢竟人家心目中的景殿還是適合當受的(燦笑),當攻好可惜。  (遇上手塚當然無效)<=遭毆   以上…。  (因為沒時間寫後記了,話說人家打算玩文字創作百題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