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塚忍】H十大地點-電影院

  入內請三思而行。 1"忍足個性很像不二。 2"此篇H貫徹始終。 3"不可以丟雞蛋。 一思……… 二思……… 三思……囧 以下正文(炸)   「國光,明天是我生日。」   一抹燦笑顯露在眼前,手塚只是輕輕的點點頭,繼續看自己的書。   「嗯,我知道。」   「國光,你不給我什麼嗎?」睜著大眼,忍足很期待的看著手塚,只見手塚微微抬起頭,隨後又繼續看他的書。   「都給你了,還要?」   忍足挑眉,這句話什麼意思?   天才如他,卻完全讀不出這句話的意思。   手塚見狀,笑了笑,「該睡了,小孩子不能太晚睡。」   忍足嘟起嘴,有些生氣的看著手塚,「國光好壞!人家只不過比你小兩歲……憑什麼說我是小孩子……」   「忍足學弟,你該入眠了。」   「好啦!手塚學長!」   冰帝國中新生,忍足侑士,以及冰帝國中三年級耀眼人物(真實身分轉學生),手塚國光。   該怎麼說,他們的相遇,先是因為手塚和忍足的班級號碼相同,因此身為學長的他必須去帶領學弟;後是兩人的學生公寓恰好被分在同一間。   是啊,世上就是有這麼巧的事情,雖然說他怎麼也不相信,但這畢竟是事實。   「…國光不陪我睡嗎?」拿下偽裝用的眼鏡,忍足一頭藍色長髮柔順自然的隨風飄逸,手塚看了眼忍足,這傢伙是不要命了是吧?這公寓的隔音設備不好,昨晚隔壁的冥戶和鳳都聽到了,他打算再一次?   手塚放下書本,推了推眼鏡,走到忍足面前,打橫將忍足抱起,忍足順勢把手攀在手塚的脖子上,甜滋滋的說,「國光決定好了?」故意靠在手塚胸膛上,對著手塚耳邊呵熱氣,他真的不想下床了是吧?手塚心想。   「該睡了。」可惜啊侑士,手塚這傢伙可是冰山呢……想這麼早就融化他?恐怕很難!   「討厭!國光都不懂我的想法!」忍足這次真的有些生氣了,他把搭在脖子上的手放下,氣嘟嘟的撇過頭不去看手塚。   百般無奈的手塚將忍足放到床上後,在他額頭上蜻蜓點水般的吻了吻,說,「侑士,晚安。」替他把棉被蓋好,這才離開臥室,回到書房繼續看書。   手塚的考試要到了嗎?不然為什麼一直看書都不理他?忍足悶悶的想著,在床上翻來覆去,輾轉難眠。   而在書房裡看書的手塚,除了手上拿的書以外,還有書桌上放著的一張紙和筆,上面寫著一堆密密麻麻的字。   「…生日啊……」他若有似無的看了臥房的門一眼,隨後淺淺的露出一個笑容。   放心吧,侑士,這個生日禮物…保證讓你永遠忘不了。   沒錯,手塚國光,他就是這樣「盡責」的一個好戀人…處處為對方著想…。 ××   隔天一早,約七點左右,手塚就將忍足叫醒,忍足睡眼惺忪的看著手塚,心裡難免有些疑惑。   國光昨晚不是很晚睡?怎麼今天精神這麼好?怪了,這世上真是不公平吶。他忿忿的想著。   「忍足,吃早餐。」正當手塚要把忍足抱去餐桌時,忍足卻推開手塚,笑盈盈的望著他。   「餵、我!」呵呵,國光呆住的表情好可愛唷~忍足笑著想,不料,手塚還真的把早餐端進臥房,一口一口的為忍足。   「嗯嗯……國光的廚意還是這麼好!」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   「哪種?」歪頭,忍足根本聽不懂手塚在說什麼,只見手塚將早餐和眼鏡放在一旁,將忍足推倒在床上,隨後便是一陣啃咬。   刺刺麻麻的感覺傳到身上的每個神經,忍足有點反應不過來的喘著氣,「國…國光……」然而,手塚沒有停止接下來的動作,他快速的脫去忍足的睡衣,隔著唯一的遮蔽物撫摸忍足的下體,「啊…!不要………國光……嗯啊……」   「侑士……」手塚難以按耐的吸吮忍足胸前的紅點,在不知不覺中,忍足早已是裸著身體,若有似無的看著忍足力挺的下身,手塚似笑非笑的看著忍足。   「你……不要這樣看我……」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過頭,卻在下秒感覺下體被含著,「呀……!!」那種刺激感總是讓他無法克制的叫出來,他擺動著腰,企圖要掙脫,卻挑起手塚心底最深層的欲望……   一個用力的吸吮,忍足就這樣解放在手塚的口裡,他用手抹了些精液,往忍足幽谷深入,「啊啊……」似乎摸到了他的敏感點?手塚的手在那附近來來回回的攪動著,「不要…啊…國光……」   手塚將忍足抱坐在自己身上,然後深深的吻了忍足,舌尖輕輕的撫過他緊閉的唇辦,卻惹來他的一陣顫抖,看他怎樣也不肯張開嘴,手塚加重了手指的力道,使他不得不發出呻吟、不得不張開嘴。   「唔唔……」可惡!國光!你竟然用這招!忍足在心裡暗暗痛罵手塚,無奈現在他已經全身都被手塚箝制住了,要反攻實在很難……   手塚的舌頭和忍足的舌頭緊緊交纏在一起,直到忍足快要無法呼吸時,他才離開忍足甜美的唇,惡意的牽起一絲銀線,惹的忍足滿臉通紅。   看忍足已經適應手指的行動,手塚將手抽出,然後脫下自己的身下的所有衣物,就用坐的方式一口氣插入忍足的股間。   「啊啊啊啊!!!」忍足痛苦的蹙緊眉頭,該死!怎麼會這麼痛!忍足心想,他用力的咬著手塚的肩膀───此時他是面對手塚的───疼痛的感覺一瞬間直達腦門,他全身無力,只得靠手攀在手塚脖子上來支撐自己。   手塚見忍足表情漸漸緩和,開始身下的運動,手放在忍足的腋下,開始進行抽插的動作,「嗯……嗯……國光……快一點……」忍足的雙眼有些渙散,模樣可愛至極,手塚感覺忍足快要受不了時,用力一放,忍足就這樣狠狠的被貫穿了身體,「啊────!!!」疼痛及滿足的感覺同時充刺著,他感覺自己的下體有股熱液,而自己的欲望也終於受不了而再次噴出白色的液體。   他累的整個人攤在手塚身上,「國…國光……」討厭,難道一整天在家裡做就是他要給的生日禮物嗎?……雖然他知道平常他誘惑手塚的舉動很明顯…但說到生日,他還是希望能夠有個甜蜜又快樂的一天吶啊……   手塚輕輕的拍了拍忍足的頭,「休息一會吧,晚點我會叫你的。」語畢(其實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到),忍足便昏睡在手塚懷裡,臉上的表情明顯的有些不開心。   侑士,你放心,晚點…才是重頭戲呢。   輕輕的撫著忍足的藍色長髮,臉上的笑容帶有陰謀。   忍足啊忍足,就算你是天才,也難料這傢伙後面的舉動吧? ××   下午兩點,手塚在次吵醒了沉睡中的忍足侑士。   「搞什麼…一直破壞我的好夢……」忍足揉揉雙眼,哼哼,他剛剛好不容易夢到攻手塚成功耶!手塚怎麼可以故意吵他……   「侑士,再不起來今天就要結束了。」手塚將他抱起,並把他抱去浴室,體貼的替他用毛巾洗臉───不過刷牙還是忍足自己用的就是了───儘管這樣,忍族還是覺得很窩心。   呵呵,這就是壽星的特權嗎?忍足不禁這樣想,不過他頓了頓…不對啊!壽星不就等於…「受星」?!   「國光!總有一天我會攻下你的!」忍足沒大腦的對著鏡子中的手塚道,只見手塚毫不在乎的看了忍足一眼。   「等一下我們要出去,快換件衣服。」   「要去哪?國光要帶我去哪裡?」天生浪漫主義的忍足立刻想到大家約會都會去的地方──遊樂園,「呵呵,國光該不會要帶我去玩摩天倫吧?」國光真貼心,早就知道他想在摩天倫裡試試看了……   「遊樂園是小孩子玩的地方,」手塚正色道,只見忍足甜美的笑容頓時垮了一半,「我們要去看電影。」   「討厭,國光什麼都不知道……」忿忿的嘟起嘴,不過聽到手塚說去看電影,心情到也還不錯,呵呵,他的戀人其實也不壞嘛,知道他的興趣……,「吶、國光,人家要自己選片名哦!」   手塚望了忍足一眼,「嗯。」他應該不會亂選吧?不要給他選一個幼稚的片子就好……   到了電影院,忍足在那裡走來走去,始終下不了決定。   「侑士,選好了嗎?」手塚挑眉,為什麼忍足一直往限制級的方向走去?他沒忘他們還沒滿十八歲吧?   「國光,你覺得這個好還是那個好?」忍足很認真的看著手塚,內心卻早已笑的不成人樣,哈哈!國光真好玩!   但手塚也不好惹的,沒關係,反正這電影院管的不嚴───雖然主要原因還是因為手塚看起來太成熟───所以應該不會被抓到…,「……那部好了,走吧,電影就快開始了,需要買爆米花嗎?」   忍足愣在那,等等,被稱冰山的手塚國光竟然答應了?他有沒有搞錯?今天是怎樣?天要下紅雨了?還是要發生世界末日了?   「侑士,你不走?」手塚似笑非笑的看著忍足,「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我票都買好了。」   忍足匆匆的跟上手塚,隨便買了個爆米花,迷迷糊糊的就走進電影院了。   電影院裡一片黑暗,忍足呆呆的吃著爆米花,不敢隨便往身旁看去。   天啊~~這些人怎麼這麼大膽?就這樣公然在這裡XX起來了?!他光是聽到聲音就臉紅不已,更何況是去看?害他現在不知道該看螢幕還是看什麼了…啊!可以看爆米花!   「侑士,你臉很紅。」手塚故意靠近忍足,再忍足的耳旁說著,「不是很期待看電影?為什麼一直看著爆米花?」耳邊忽然傳來電影女主角的呻吟,忍足的臉更紅了。   忍足輕輕的推了手塚,「不要這樣……感覺很奇怪……」   手塚看忍足雙手都在爆米花上,沒有辦法反抗,便伸手往忍足身下探去,慢慢的上下撫摸,「嗯…嗯……國光……」可惡!為什麼早上明明做過現在還這麼有感覺?忍足恨恨的想著。   「侑士,沒有人在看我們。」像是在提醒忍足這裡是電影院,造成反效果,不過這倒是手塚最主要的目的───讓他體驗特別的「刺激感」。   「啊…國…國光……」雙手緊緊的抱著爆米花,他很想就這樣把自己舌頭咬斷,討厭!不要再發出叫聲了啦……   手塚的手忽然把忍足的褲子解開,伸入內褲中,開始慢慢套弄著,「啊啊啊……」為什麼這種時候特別有感覺……忍足心裡不停的胡思亂想,「國光、不要這樣……」好像大家都在看他一樣……   「放心,我會擋住你,不讓大家看到。」惡意的加快速度,只見忍足臉上越來越紅,喘氣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國、國光……哈啊……嗯啊……」他的頭微微上昂,「不要…嗯…不要這樣……」爆米花要放在哪……他要快點把手塚的手拿開……他可不想上演和電影一樣的情結!   「侑士最近不是欲求不滿?」哦?還不肯解放?真是固執的傢伙…,手塚走到忍足面前,蹲下,含住了忍足的分身,用舌尖去碰觸尖端,在過程中,他感覺忍足的身體在輕顫,最後用力的一吸,忍足果然還是受不了。   「國光…不要在這裡好不好……」總覺得很多人都在看這裡……這種感覺很討厭吶……   手塚將忍足旁邊的扶手抬起,然後把忍足壓躺在三個座位上,「放心,這樣就沒有人看的到你了。」輕輕的撫摸忍足柔軟的長髮,他溫柔的對著忍足說,「害怕,就把眼睛閉起來。」語畢,他退到忍足腳旁的那個位子,輕舔他的臀瓣。   「好癢…國光…這樣好癢……」就像是有無數隻螞蟻一樣,手塚慢慢的將位子移到他緊密的洞口中,細細的舔著,惹的忍足笑也不是、呻吟也不是……   感覺已經夠濕潤後,手塚沒有先讓他適應手指,而是直接將他的碩大撐入忍足的秘谷,「嗯啊────!!」他痛的淚水直流,手塚心痛的將忍足的淚水抹去,輕輕在他額頭上一吻,待忍足熟悉感覺後,開始重複早上才做過的運動。   兩人都解放後,電影算算也快結束了,手塚趕緊幫忍足穿上衣服,順便也打理一下自己和忍足的衣物,忍足昏沉沉的躺在手塚懷裡,想必一定累壞了。   望了望四處,每個人都神色自若的看著電影,和一開始演出時的「熱情」實在差很多。   看忍足已經進入夢鄉,手塚只是露出一個笑容。   「生日快樂,忍足。」   彷彿聽到這句話,忍足臉上是一個滿足的笑容。 ×× END 噢噢噢!!!(羞奔) 第一次的H貫徹始終耶!! 好開心ˇ好開心ˇ好開心ˇˇˇˇ (不過光看標題就應該知道要貫徹始終了吧XDDD) 不過我覺得手塚好像怪怪的…… 啊啊、其實手塚原本不是要讓忍足在電影院就那樣喔!! 原本手塚的計畫是先帶忍足去看電影,然後帶他去吃晚餐,回家後再好好愛他一番ˇ不過~忍足卻%#$&(消音)了XDDDD 噢噢噢,我真的會萌上塚忍一陣子ˇˇ 指定目前還剩2個名額,大家動作要快哦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