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光亮】永恆-第二章

  「進藤,」走進房間,從衣櫃拿了套比較正常些的衣服,他開始脫上衣,「進藤光!」真是的,這傢伙真難叫……換好衣服,再把睡衣收進衣櫃,走向床,用力的搖著床上熟睡的進藤,「進、藤、光!」   進藤移了移身子,轉過身繼續睡,「進藤光!已經六點了!快點起床!」真是的,難道最近比賽很多?不然為什麼累到都叫不醒?塔矢不死心,繼續搖床上的進藤,「進藤!醒醒!還是你不想吃早餐了?再不起來我就不做早餐給你吃!」   進藤彷彿有聽到似的,他搔搔頭,然後有些不悅的坐起來,「塔矢…你早……」迷迷糊糊的往浴室走去,塔矢搖搖頭,走去廚房開始作今天的早餐。   撇開進藤和塔矢在餐桌上的鬥嘴,今天早上其實滿正常的。他們來到了火車站,時間已經快到七點了,剛到後沒多久,伊角和谷兩人就出現在面前,果然伊角是相當準時的。   「不如把票都統一放在伊角身上好了,這樣伊角代表我們給他們票就好了。」和谷提議,進藤把他和塔矢的兩張票交給伊角,火車剛好來到,四人便開開心心的踏上前往遊樂園的路程。   到了遊樂園,卻發生了一件事情……   「塔矢(伊角)!我們先去玩那個!」   進藤拉著塔矢的手,雙眼看過的是雲霄飛車;和谷拉著伊角的手,雙眼看過的是大怒神。伊角和塔矢同時間嘆了口氣,他們兩個為什麼老是遇到這麼麻煩的事情…?   「我要玩那個!」   「不管!進藤,你已經把我的壽司搶走了耶!」   「壽司和這個又不同!」   「竟然不同讓我又怎樣!」   「停!我們分開行動吧,」塔矢一點也不像在來玩遊戲,他表情有些嚴肅,「進藤,走啊。」無奈的和進藤走去玩雲霄飛車,想必他應該做了些決定……待會午餐丟給進藤。(因為玩過胃會不舒服,吃午餐會吐)   「…伊角,塔矢和進藤什麼時候變這麼好了?」和谷詫異的看著塔矢和進藤,雙眼注意的是進藤的手緊握塔矢的手,不過疑惑的是塔矢和進藤臉上沒有任何異樣……好像不怎麼在乎似的?是塔矢沒發現嗎?   「嗯…或許他們早就不需要我們提醒了?」伊角笑了笑,隨後主動的牽起和谷的手,「走吧,義高,去玩你想玩的。」   塔矢和進藤坐在雲霄飛車的坐椅上,塔矢鎮定的沒有說一句話,進藤則是興奮的一直說話。   「塔矢!我早就想來玩玩看!這說什麼九十度筆直衝下、說什麼後面還有三百六十五度大旋轉,真棒!感覺很過癮!」見塔矢的臉有些疲倦,進藤皺眉,「塔矢?」   「…我沒事,怎麼了嗎?」塔矢勉強撐起笑容,總不能說他其實是因為有點害怕所以不敢說話吧?這樣鐵定會被進藤這傢伙笑死的!   「沒事就好,快開始了呢。」解說員開始說那一大串的注意事項,塔矢閉上雙眼,緊握胸前的扶手,而進藤滿臉期待的看著面前,「塔矢,開始了哦。」他像是在提醒塔矢一樣。   怦怦!怦怦!   不停…心臟一直跳,緊張的跳著……   「啊、開始動了呢。」進藤興奮的踢腳,腳離開地的感覺真特別。塔矢感覺腳沒辦法踏地,心開始高高懸掛,緊張的害他緊握扶手,不敢輕舉妄動,他雙眼閉的緊緊的,這種異樣的感覺瀰漫在一旁,他無法冷靜的面對!   速度越來越快…彷彿自己被吊在上頭,好難受。忽然感覺好像停止不動了,他緩緩地張開雙眼,該死、他竟然忘記他們是坐再最後一排……所以,現在…要掉下去了!   「唔……」氣不停的向上壓,害的他無法叫出聲,身旁的進藤卻不停的狂叫,雖然進藤雙手也緊握扶手,可由表情來看,他似乎很享受這種刺激感。   塔矢閉上雙眼,努力遺忘這種感覺。   不要緊、一下就過了…。   「塔矢,你還好吧?」進藤和塔矢坐在一旁休息用的椅子上,塔矢的臉有些蒼白,進藤將水拿給他,他一口喝了好多,可還是消不去痛苦的感覺。   「…好很多了……」剛剛一下雲霄飛車,他立刻覺得頭昏,是在進藤的幫忙下才比較舒服。玩完是沒有想吐的強烈感,可仍是有些難受的感覺,塔矢拉著進藤的衣服站起身,「我們去玩下一個吧……」難得出來玩,總不能因為他這點小事就停止吧?更何況,他身體可沒虛弱到這種程度……   進藤見狀,打算玩比較溫和一點的遊戲,可…放眼望去,沒什麼遊戲不刺激啊……忽然,他被一間怪異的房子吸引了目光,如果他沒記錯,那應該就是鬼屋吧?每個情侶都很喜歡去的地方。   「塔矢,那我們去玩鬼屋!」拉著塔矢的手,進藤指著鬼屋的方向,塔矢的雙眼閃過一絲錯愕,進藤沒發現,只是把水收到背包裡,然後往鬼屋前進。   「進、進藤!」進藤拉塔矢的手沒有放開,塔矢想推開他的手,卻發現進藤拉的很緊,「進藤!放開我!」他不想進去鬼屋啊……   「塔矢,你不想玩?」進藤轉過頭,一副很失望的模樣看著塔矢,塔矢見狀只是低下頭,其實他根本不想來遊樂園…來遊樂園他不知道要玩什麼,也不懂得該怎麼玩。在些足以讓他眼花撩亂的遊樂器材,他是玩過,可是他不喜歡…不喜歡這種莫名的恐懼。   塔矢搖搖頭,淺淺一笑,「沒這回事,我們走吧……」畢竟是進藤提議的,況且他也答應了,如果不好好玩玩,似乎很對不起進藤。   「嗯!待會可別怕到哭囉!」進藤抓著塔矢的手向鬼屋跑去,塔矢只是微微嘟起嘴,有些不悅的跟著跑。到了鬼屋,進藤和塔矢給服務員看了眼手上的手鍊,那是遊樂園的紀念手鍊,只要有這條手鍊,你可以在裡面玩任何的遊樂器材。   這鬼屋是用走的,而不是像雲霄飛車有車子給你坐,然而卻像是迷宮一樣,因此他有限制,年紀不到十五歲的不可以玩,進藤和塔矢已經是二十歲的大人了,他們走進去,眼前一片黑暗,什麼也看不著。   塔矢緊握進藤的手,有點害怕的跟著進藤走。在黑暗中,他隱隱約約只能看到進藤的金髮,其他什麼也看不到,「進藤……」像是在確認一樣地呼喚進藤的名字,他很害怕待會發現握住的手不是進藤、而是別人的……   「塔矢,放心,我在這裡!」進藤將手高舉,塔矢可以感覺到進藤臉上有一抹燦爛的笑容,「塔矢、你看!前面有兩條路耶!要走哪條呢?」進藤興奮的往左邊走,就在這時候,塔矢好像踩到什麼東西跌倒了,但隨後眼前還是出現一隻手,「塔矢!你小心點嘛!」塔矢立刻握上那隻手,跟著他走。   如果他沒記錯,進藤好像繞回去走右邊了。   「進藤……接下來該怎麼走?」雖然已經漸漸習慣黑暗,可就是覺得好像怪怪的…他們沒有錯嗎?出現機關的次數越來越少,而且…進藤他怎麼都不說話?   「進藤…?」   沒有回答,只有詭異的音樂。   噢,沒有講解清楚真是抱歉,在鬼屋中,他為了製造那種感覺,所以有放音樂,不過當然是那種讓人發毛的音樂。   「進藤!回答我!進藤!」塔矢覺得有些奇怪,他被握住的手在顫抖著,心裡立刻出現最擔心的事情…,「進藤光!你快點回答我!進藤光!」他緊咬下唇,雙眸立刻出現一層水霧,他的嘴唇緩緩流出鮮色的血,可是他沒感覺,他只覺得心中出現了不常出現的東西……   恐懼!   「進藤光!你不要嚇我了!」心裡開始著急的塔矢想拉開那隻手,「進藤光!放開我!」那隻手緊抓著塔矢的手不放,他用力的掰開手,卻發現根本沒用…對方的力氣比他大太多了。   忽然,似乎碰到什麼機關,使的塔矢看的見對方……   詫異讓他已經失去叫的能力,他傻傻的看著那個人…不,如果他沒猜錯,那應該是機器……可是,為什麼機器會動?為什麼機器會抓著他的手不放…?一陣噁心感直達腦門,大腦還沒反應過來手就已經開始掙扎,他想出去!忽然,腦海裡出現一個熟悉的人影……   ────進藤光。   他咬牙,一個憤力甩開的動作,終於解脫,他想都沒想便往後跑,沒關係…走不出去沒關係,至少他知道要怎麼回到起點就好!   耳邊不停的傳來音樂,剛剛的恐懼感再度湧入思考。   「唔……」一陣暈眩感,他昏倒在裡頭。黑暗讓他分不清地點…究竟現在在哪他根本不知道,唯一有印象的是,在雙眼閉上的前一秒,他看到了兩個人影…… ××   「進藤!你到底有沒有好好照顧塔矢啊!」   「我…我後來也回到起點找他了啊!」   「可是我們在路途上看到他昏倒!」   「我怎麼知道!他無緣無故就跌倒、然後連一聲痛都沒喊!我以為他跟在我後面嘛!」   「拜託!你都沒有確認嗎?就一直走?」   「我想說他可能不舒服,所以不想說話啊……」   躺在椅子上的塔矢微微睜開眼,出現在視線的是進藤、和谷和伊角,和谷生氣的在和進藤吵架,進藤滿臉愧疚的低著頭回嘴,再照顧塔矢的是伊角,伊角滿臉無奈的看著他們在一旁吵。   塔矢拉住伊角的衣服想要起身,進藤見狀立刻走到塔矢面前,緊張的問,「塔矢,你好多了嗎?哪裡不舒服?」塔矢苦笑,拜託…這傢伙當他是什麼?他只不過頭有點暈,然後昏倒而已,真要說起來,還是因為自己嚇自己才會這樣。   「沒事,只是走回來時跌倒了。」他編了個謊言想敷衍過去,「現在幾點了?」   「還很早,十一點半。」和谷忽然奸詐的笑了笑,「昨天我有去查,這裡有家內設壽司餐廳,我們待會去吃壽司吧!」伊角冒冷汗,天啊,他是壽司吃不膩嗎?昨晚不是才吃了壽司?   「不要!吃拉麵!」進藤極力捍衛他的拉麵,「拉麵拉麵!在抽獎時老闆有說,裡面也有內設拉麵餐廳!是日本人就該吃拉麵!」   「才怪!日本的主要食物是壽司!」   「拉麵!每個人到日本來都是專程吃拉麵!」   「明明是壽司!哈!我知道,你一定是忌妒壽司的美味!」   「你這傢伙!就和你說是拉麵了!」   「…你們兩個別吵了!」伊角上前阻止快打起來的兩人,「吃拉麵好了,昨晚已經吃了壽司,今天就聽進藤的吃拉麵。」塔矢沒意見的聳聳肩,和谷不悅的轉過頭。   進藤將背包裡的那瓶水拿給塔矢,「喏,喝一點水吧。」   「進藤!帶路!」和谷推著進藤,進藤伸出手,往他們面前的一間餐廳指過去。   「就在那裡而已,塔矢,快點跟上哦!」   塔矢忽然拉住伊角的袖子,「剛剛那兩人…是你跟和谷嗎?」伊角點點頭,「謝謝你們。」他輕輕一笑,伊角沒說什麼,四人就這樣往餐廳前進。   只是塔矢在和伊角說話時,進藤正好回頭想看看塔矢有沒有跟上,不知道為什麼,進藤看到塔矢和伊角有說有笑的畫面,覺得有點奇怪。   心酸酸的,好像某個東西從身旁溜走了一樣。   搖搖頭,他想應該是自己想太多,餐廳就在眼前,好好的吃一頓再說吧! ××   吃完了拉麵,進藤開心的走出餐廳。   「拉麵真是太好吃了!」進藤雙眼冒出疑似感動的淚光,「剛剛那老闆對我們真好,還免費給我們一人一杯飲料!」   「…拉麵被你一用就不好吃了。」像是存心想和進藤吵一樣,塔矢冷冷的開口道,「拜託你下次拉麵不要這樣丟來丟去好嗎?我吃不下又不是騙人的。」   「可是哪有人吃這麼少的!還有,你沒看到我的碗都快滿了嗎?」   就在剛剛,餐廳裡上演了帶有濃厚火藥味的丟拉麵畫面……塔矢的食量不大,再加上剛剛的那些刺激,可以說是根本沒什麼胃口,所以拉麵一到,他就快速的拿著湯匙和筷子,把拉麵全部撈到進藤的麵裡。   和谷那裡,則是和谷把他想吃的東西從伊角那拿過來,然後在把不想吃的食物丟過去伊角的碗裡……不過伊角倒是沒有阻止,好像已經習慣了。   「塔矢!你吃這樣太少了!而且你幹麻一直把食物放到我的碗裡?」進藤的碗已經快滿出來了,他苦笑把一些麵撈回去給塔矢,「你如果現在不吃,晚點一定會很餓,不准再挾東西給我了!」真是的,該不會塔矢是故意的吧!?   「…可是我吃不下!」再度把東西撈給進藤,塔矢不自覺怒氣上升,「反正你這麼愛吃拉麵,幫我吃完又沒關係。」很正當的理由…喂喂!哪裡正當了?進藤連筷子帶湯匙一起把麵丟回他的碗,兩人就這樣開始互丟拉麵……   「進藤!你們不要再玩了!」伊角制止道,「老闆在看了,塔矢你就多吃一些,進藤這樣也會吃不下的。」最後,兩人乖乖的低頭吃自己的拉麵,雖然最後塔矢沒吃完的部份是進藤幫忙解決的。   想到這裡,進藤就一肚子氣,「為什麼每次都怪我?明明是塔矢先把拉麵放到我的碗裡的耶!」   「夠了夠了!兩個都有錯!你們不會連在外面也想吵成那樣吧?」伊角再度出面阻止,他滿臉黑線的看著他們兩個,「接下來一起行動吧,這樣有不舒服可以有人陪。」   塔矢和進藤互瞪一眼,很有默契的哼了一聲。   「那我們先去玩那個吧!」   就這樣,他們開始繼續玩還沒玩完的遊樂器材。   只是在一旁休息的,始終是塔矢和伊角。 ××   進藤不知道塔矢和伊角聊了什麼,在遊戲時常常會瞥到塔矢臉紅低下頭,說真的,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可是原因究竟是什麼,他不知道。或許是因為他認為塔矢應該只有他這個朋友,所以會希望塔矢不要和別人走太近……可是伊角也是他的朋友啊!所以塔矢應該多認識自己的朋友、不是嗎…?   越想越矛盾,他皺起眉頭,乾脆不想這麼多。   休息兼聊天的塔矢和伊角,其實也沒再說什麼,只是塔矢不知道伊角竟然這麼大方的問……   「塔矢,你對進藤…真的只是朋友關係嗎?」   當時他回答了什麼?他只記得自己臉紅的發燙,說不在乎進藤絕對是騙人的,可是…他又不知道他跟進藤的關係到底算什麼,總覺得比朋友來的好…是知己嗎?刎頸之交?唔…兩者都有吧?   「塔矢,進藤他之前有和我說過,」伊角似乎有心湊合兩人,他開始回想之前進藤說的話,「他說,他好像離不開你了。」故意不把話說清楚,任誰都會搞混這句話的意思,可惜、伊角,對方是塔矢亮,不可能會搞錯的。   塔矢嘴角微微上揚,「我知道,我和他是一輩子的勁敵。」他雙眼寫滿自信,或許是塔矢太單純了,聽不出伊角的絃外之音。   「…塔矢,難道你認為事情這麼簡單?」伊角忽然嚴肅了起來,「之前我找進藤一起去一間碁會所,他很固定的幾乎每天都報到,可是後來卻沒有去了,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我…在別家碁會所?」   「嗯,而且我聽說,進藤原本有打算把你帶去那間碁會所,可是後來發現那些人反應太大,所以又取消了這個想法,你知道為什麼?」   「……不知道…」怎麼覺得伊角現在給人的感覺…很討厭,好像在試探什麼似的。   「因為,他怕把你帶過去,會蓋住他的魅力,」像是在說笑似的,伊角表情恢復正常,塔矢聽的一愣一愣,有點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是這個原因,「其實也不是這個原因,正是因為他知道你的魅力,所以內心的佔有慾告訴他,千萬不能把你帶去那種地方。」   …佔有慾?   「等等、伊角,我和進藤都是……」男的…他們是同性別的……   「我知道,但,愛情有分性別嗎?」伊角的笑容顯得有些苦澀,「為什麼大家要關心性別?難道只因為彼此是男性,就不能在一起嗎?」   塔矢搖搖頭,「我認為進藤他對我,仍是朋友之間而已,只是他比朋友多關心我一點。」他往進藤、和谷那方向看去,「我對他…應該也只是友情而已吧……」   明顯看出塔矢內心有所動搖,伊角看了眼玩的開心的進藤。   到時候可是要算他一份功勞哦!   結束了一天的行程,他們互相道別。一早來到遊樂園玩到下午,回到都市已經接近傍晚。   「塔矢,明天碁會所見!」進藤對塔矢揮了揮手,隨後往家的方向跑去,塔矢只是望著進藤離去的背影,像是做了什麼決心一樣。   就算知道失敗機率高,可是他不是被動的人!   他已經直視自己的感情,他相信不會有人阻止他們!   偏頭,輕輕一笑,「進藤…明天見。」就算知道對方聽不到,卻仍是對著街口道。   有一種,放鬆的舒服感。 ×× 待續…… 後記:   第二章到此為止(汗笑)   呼呼,一章打的比一章多,現在都還算回憶,不知道回憶何時可以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