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5294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光亮】永恆-楔子

××   漂白水混雜濃厚的藥水味瀰漫在醫院裡,有著墨綠娃娃頭的塔矢亮直直的盯著急救室的門看,慘白的臉流下一滴滴汗水,瘦小的骨架彷彿在硬撐壓力,不停的顫抖著,卻怎樣也不肯放鬆。   壓力,讓他一個人承受,他不在乎。   「進藤光……」幾乎是咬牙切齒地,他低聲呼喚著那個名字,期待能夠看到急救室的門打開,然後那抹金黃色的身影會出現和他鬥嘴吵鬧,儘管知道現在怎麼想都是空想。   肩上忽然傳來小小的輕拍,他抬頭一看,是伊角,進藤的朋友們。伊角身後站著和谷、藤崎、三谷、筒井,以及金子、小池等等的朋友,甚至連加賀都出現了。雖然他並不認識他們,只知道伊角、和谷以及藤崎,可還是覺得很窩心。   光,你有沒有看到…大家都在為你擔心呢。   充滿水氣的雙眸微微一睜,塔矢低下頭,他已經三天沒進食了,就算有,也都只有敷衍似的吃兩口,伊角示意和谷把手上的東西拿給他,和谷卻撇過頭裝作沒看到。   無奈,伊角嘆了口氣,拿過和谷手上的那袋便當,「塔矢,你吃一些吧,我們剛剛在路上都已經先吃過午餐了。」見塔矢搖頭,伊角不死心繼續說,「就算是為了進藤,你也吃一些,不然待會進藤醒了發現我們沒照顧好你,他可是會罵我們的。」努力揚起嘴角,伊角露出一個不怎麼像笑的笑容。   藤崎見狀跟著鼓勵,「塔矢,你吃一點嘛,看你昨天晚上也都沒吃,肚子應該餓壞了吧?吃一些也好,不然要是連你也倒了,我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塔矢聞言,苦笑了一下。   他現在…真的一點餓的感覺都沒有……只有期待,期待進藤光能夠醒來。   「不要緊,我不餓。」塔矢露出一個禮貌性的笑容拒絕了,他三天中也只睡了幾個小時,但他不累,只要能夠是第一個看到進藤醒來的人,他就滿足了……只要進藤能夠出來急救室,他就滿足了。   加賀搖搖頭,對伊角和藤崎說,「他是個很固執的人,別逼他了。」像是很了解塔矢一樣,加賀看了塔矢一眼便轉過頭,看著和谷,「對了,你們是他在棋院中認識的朋友吧?後來還有繼續連絡?」   「當然,」和谷一副你這是在問廢話嗎的表情回答加賀,「你們是他國中同學?」   「嗯……話說他都還沒把杯子還我。」加賀搖搖頭,被打敗的樣子,「這傢伙生命力很強,別擔心。」像是在說給塔矢聽的一樣,雖然他知道這對塔矢來說沒什麼幫助,可他相信塔矢現在心裡一定很慌。   擔心、失措,就怕下秒失去最重要的人。   和谷走到加賀身旁,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吧,塔矢他只是累了。」小聲地道,音量沒有大到讓塔矢都聽的到。   是啊…人都是會累的,更何況是每天都處於緊繃狀態的塔矢亮?加賀笑了笑,對身後的好友…不,也不能說是好友,應該算是曾經同甘共苦犯難的隊友說,「筒井,去幫我買一罐綠茶。」   「啊?…喔,我知道了。」看到加賀的下巴往塔矢那指去,筒井立刻明白了意思,轉頭出去醫院買綠茶。   塔矢仍是安靜的坐在那,一語不發的盯著急救室的門看。   拜託,告訴他,進藤絕對不會有事!   塔矢緊握拳頭,看著急救室的燈忽然暗下,他立刻起身,只見醫生先走出來,面有所難的看著他們。映入醫生眼簾的全是年紀差不多的男人,他猜想他們沒通知進藤的父母。   「醫生!請問…進藤的情況現在如何?」塔矢走到醫生面前,緊張的連話的音都有點不穩,他努力的靜下心,滿臉嚴肅的看著醫生。   醫生看了眼地板,隨後搖搖頭,只見塔矢就這樣跌坐在地板上,雙眼瞪大看著醫生。   這表示…進藤沒救了嗎…?   塔矢不停的搖頭,淚水凝固在眼中,倔強的不敢落下,「醫生,你騙我的吧?」他抓住了醫生的白袍,身旁的和谷見狀,上前拉開塔矢的手,「醫生!進藤他沒事的對不對!快回答我啊……」他緊咬下唇,雙眸出現一層水霧,他握緊拳頭,用力的拍打地板,氣自己無能為力、氣自己不好好把握……   阿光!你不是說好會永遠陪在我身邊?   「醫生,那進藤現在的狀況如何?是已經…?」伊角追問下去,只見醫生和眾人比了比急救室,塔矢抬頭往急救室的床上看去,整個人愣在那,淚水已經無法忍耐的潰堤了。   進藤身旁的心跳機已經停止,那刺耳的聲音令塔矢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是呆坐在地,任由淚水從臉上流過。   原本在裡面的護士也都走出來,一起回到工作崗位上。   和谷和伊角看了一眼,便轉過頭,心有不忍的扶起塔矢,可是塔矢卻把他們推開了,他衝進急救室,搖著床上的進藤,「進藤!進藤光!」他像是無法克制自己的心情,不,應該說他的心情早在剛剛瀕臨崩潰,而眼前的現實更是把他推下山崖的兇手,「告訴我,進藤光沒有死……誰快告訴我!告訴我這是夢!告訴我進藤光沒有事!!」   一旁的藤崎聞言,痛苦的流下淚水,加賀蹙眉轉過頭,不願看這傷心的畫面,而三谷更是愣在原地,可紅潤的眼眶卻出賣了他。   「我不相信……進藤他還沒死……進藤他沒事……」塔矢搖進藤的動作已經停止,但他現在整個人趴在進藤身上痛哭,淚水從眼中流出,慢慢滴到進藤的衣服上,「光…你還沒死對不對…?」這幾天的疲累讓他已經快支撐不住,再加上最近又沒食慾吃東西,現在的塔矢可以說非常脆弱。   看眼前的塔矢,和谷想去阻止,卻被伊角拉住,「讓他哭一哭,會比放在心裡舒服。」伊角和和谷的雙眼也已經紅的不像話,只是和谷已經受不了而哭了出來,伊角嚥了口口水,對身旁的醫生道,「可以麻煩你幫我們準備一間病房嗎?」   雖然醫生不懂伊角的用意,卻還是答應了,「沒問題。」他從衣袍拿出一把鑰匙,「這是病房鑰匙,如果沒事,我先走了。」隨後,醫生便離開了他們的視線。   「伊角…?」和谷不解的看著伊角,只見伊角的食指放在唇上,示意和谷安靜,然後又比了塔矢那邊。   塔矢已經靜靜的睡著了,淚痕在兩頰旁,墨綠的髮絲因汗水而在臉頰上,他憔悴的模樣令人心疼,大家卻無能為力,「他睡了,待會你幫我開門,我把他抱去病房。」   「那進藤怎麼辦?」和谷咬著下唇,看著像是睡著般的進藤,不禁覺得心痛。他們曾經一起下棋、曾經一起奮鬥,有這麼多曾經,現在卻離開了…現在卻追不回來了!   伊角走進急救室,打橫抱起塔矢,「進藤…麻煩你們通知他的家人了。」伊角向加賀道,只見加賀向他點了點頭,隨後拿出手機,撥那個再熟悉不過的號碼。   伊角看著正陷入睡眠的塔矢,以及身旁努力撐著的和谷,不禁開始回想以前的事情。   進藤、塔矢、和谷,還有他,他們四個,還曾經一起去遊樂園玩過……   而睡眠中的塔矢,夢到了一個好美的夢,他們正在遊樂園玩耍…就和當時的情景一樣,熟悉的讓塔矢在夢中也不禁流下淚水。   那真實的感覺彷彿不是夢,他也希望那不是夢……要是時光能停留在當時,那該有多好?雖然他知道這不可能,雖然他知道進藤光已經不在了。 ××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