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忍跡】破滅圓舞曲-Vol.11

※   回到家的跡部,疲倦的躺在床上,沒有帶去學校的手機有三通未接來電。   他知道是誰,但也因為知道是誰,所以他不想接。   熟悉的鈴聲傳入耳中,他煩躁的跳下床,接通手機,「精市,別和我說你是因為忍足侑士的事情而打來!」   手機那頭的人呆了約兩秒,隨後支支吾吾的說,「抱歉,我不是幸村……我是忍足……」   「……忍足侑士?」挑眉,跡部是沒想過竟然會是他打來的…,「怎麼,今天本大爺已經把話說的很清楚了,你還想怎樣?啊嗯?」   熟悉的語氣終於恢復,忍足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太好了,他還是沒改變。   他不在乎那些記憶是否存在,他只要跡部恢復正常,只要這樣就夠了……   「跡部,今天的理化好難……老師不是有出什麼實驗功課嗎?明天我去你家做好不好?你家比較大,空間也比較多啊!」   「啊嗯?」等等,他沒聽錯吧?忍足竟然只是為了這件事情打來?   「還有誰要來?本大爺就不相信只有你。」   「岳人和冥戶,不過鳳和日吉會來參一腳就是了。」   「哦?這件事情竟然這麼晚才和本大爺說?」跡部裝作生氣的模樣,嘴角卻是上揚著的。   這種溫暖的感覺,好久沒有感受到。   他還記得,在國中一年級時,第一個認識的,除了老師和網球教練,大概就是冥戶了。   冥戶在國一時成績不怎麼理想,後來跡部實在看不下去了,便提出乾脆放學後留一個鐘頭在學校一起複習功課。   這件事情一直維持到二年級,他們都有資格當正選後,才停止。   「啊,不能答應嗎?」有些失望的嘆了口氣,忍足的語氣讓跡部忍不住笑了出來。   「喂喂,本大爺只是覺得你通知太晚了!」   「那,跡部大爺的回答是?」   「沒問題,有什麼是本大爺無法做到的?啊嗯?」   爽朗的一口答應,跡部第一次覺得這幾天的壓抑全都鬆懈下來了。好想大哭一場,好想忘掉所有最近的記憶。   「……跡部,如果累了,記得你還有很多朋友。」忽然,忍足沒來由地說出這句,「不二他和手塚的關係,我們就先別管了吧,畢竟他們有自己的選擇。」   跡部沒有答話,忍足只是繼續說下去,「別忘了,大家都願意幫你承擔一切的,我知道要你放下自己很難,但你可以一點一點的卸下,不求速度,只求成效,不是嗎?」   跡部笑出聲來,忍足卻聽不出他喜悅的成分。   「本大爺豈是需要你教導的?啊嗯?」跡部冷冷地回道,「還有什麼事快說,本大爺還有事情要忙。」   忍足愣了愣,果然…跡部還是想用冷漠還隱瞞自己的心情……,「沒事了…嗯,明天見。」   電話立刻被跡部切斷,忍足苦笑著,隨後往書桌上看去。   桌上相框裡的兩位少年,笑得好開心。   跡部躺回床上,有些不開心的看著手機。   為什麼到這種時候,他仍是會期待忍足說出反悔的話…?他知道,自己是希望忍足能夠再次挽回他……   快速的搖了搖頭,跡部將手機拿起,撥了個號碼,「…手塚,不二和你和好了嗎?」   怪了,大爺他為什麼開始亂管別人的事情啊?   「……還沒。」   「你不打算用行動挽回?啊嗯?」   「看來幸村是想太多了,你根本沒事嘛。」   跡部蹙眉,怎麼這傢伙一下就生氣了?   「本大爺好心想幫你,你還不領情?啊嗯?」替自己找了個藉口,「喂喂,不二他沒說什麼?」   「他只說,他和菊丸現在很幸福,不用手塚管。」回答的是幸村,「吶吶,景吾最近還好吧?聽說你和忍足又吵架了?景吾,要不要我幫你推薦人選?立海大很多人可以幫忙唷……」   跡部立刻冒了堆黑線,他真是誤交損友啊……   「精市,本大爺好的很,不需要這麼積極幫本大爺……倒是手塚,怎麼,還在想計畫?要不要本大爺也幫忙一下?啊嗯?」   「呵呵,景吾先管好自己吧,手塚這裡有我和弦一郎就夠了。」言意之下,本大爺是多餘的就是了?!   「叫真田聽。」跡部有些生氣的回答,「真田嗎?喂喂,你們弄了什麼計畫?說來聽聽。」   真田嘆了口氣,「搶救跡部大作戰。」   跡部愣了愣,「啊?我是說手塚欸?」   「就搶救跡部大作戰。」   「你耍我的吧,啊嗯?!搞什麼,本大爺是你可以耍的嗎?!」什麼嘛,結果聽到的答案更討厭。   搶過電話的手塚說話了,「跡部,我的事你就別擔心了,反正不二找到真愛也是件好事。倒是你,忍足和你又發生什麼事了?」   「沒什麼!」跡部快速的回答,「本大爺的事情你們這次就別插手了,反正忍足侑士和本大爺不配就是了!」   「跡部,你太固執了。」   「哼哼,敢這樣說本大爺的只有你。」  手塚嘆口氣,「這是讚美?」   「你認為呢?啊嗯?」跡部笑了笑,「不二該不會真的就和菊丸跑了吧?手塚,你真沒用。」一針見血地道,果然是冰帝女王,說話毫不留情。   「這算報復?」手塚微微挑眉,他快不知道這傢伙的心情為什麼變的這麼快了,「和忍足吵架還有心情問我和不二的關係,你難道不在乎忍足?」   「說不在乎是騙人的…,可也沒有特別在乎吧……」   「……這話很矛盾。」   「我只是陳述事實罷了。」   「明天,打起精神。」語畢,手塚看了幸村一眼,「我們不會再幫你任何忙,免得被你說雞婆。」   「哼,有自知之明本大爺真是開心。」跡部裝作不在乎的說著,「明天的社團時間,本大爺會好好利用的,放心。」   兩方同時間掛斷電話,同時間的嘆了口氣。   為什麼……這段完美的戀情,會被搞成這樣? ※   社團時間又到了,可是大家完全沒有練球的心思。   沒錯,該死的最後一次段考即將來臨,每個人都趁練習時互相「複習」上課教的內容,看的跡部有些生氣。   搞什麼,現在是社團時間,可不是討論時間!   「跡部,心情看起來不太好哦?」忍足再度出現…真是不怕死的人啊,眾人不禁心想。   能夠在跡部發怒時出現的,果真只有忍足了?   「本大爺都不知道何時天才成了笨蛋,連察言觀色都不會?啊嗯?」跡部冷笑了一下,「社團解散!本大爺看不下去了!」揮揮手,他已經懶得去管那些人了,反正現在已經沒什麼比賽了……不管了不管了!   忍足看著跡部離去的背影,拉了拉身後的向日,「岳人,小景的心情還是很糟吶……」   「侑士…放學真的要去嗎?」向日嚥了口口水,「我覺得跡部今天不大好呢……會不會看到我們去然後忽然發火?唔唔!」他快速的搖頭,顯的有些害怕。   「岳人放心,小景他不會隨便發火。」心虛的說出這句,忍足身為跡部的戀人,當然知道跡部發火的時機……   「真的嗎?……侑士說的話很不能信吶……」   「什麼嘛岳人,虧我還幫你複習一週!」   「好啦好啦……可是……若說他也要去耶……」   「喔,這件事情我早和小景說過了,放心、放心!」   向日嘆了口氣,「就是不放心才會說嘛……侑士你到底懂不懂啊!」   「我可是天才忍足侑士欸!怎麼可能不知道!」忍足有些不悅的皺起眉頭,「總之,放學時跟著我就是了!」   忍足正準備回教室時,被冥戶拉住了,忍足有些不耐煩的看著冥戶,只見冥戶滿臉嚴肅。   「冥戶?怎麼,你家狗狗不見了啊?」忍足往操場看了看,卻被冥戶敲了敲頭。   「忍足,你和跡部還好吧?」說真的,他是…有一點擔心跡部啦……不過只有一點點!撇過頭,冥戶有些不自然的說,「跡部最近……脾氣怪怪的……」   忍足笑了出來,「放心吧,我不會再找小景麻煩的。」   留下這句話,忍足就這樣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冥戶摸了摸自己的頭髮,有些不解的看著他,「……總覺得…忍足也怪怪的?……」 ※ 待續…… ……………………(楞) 怎麼越來越覺得離END三字很遠……(遠目) 祈禱……不要太晚結束……(合掌) 人家還想開新坑啊啊啊啊!!!!Q口Q!! 可是這坑不趕快補完,不知道何時才會填滿?…… 真是討厭討厭討厭討厭~~~(淚奔) 啊啊,說到這裡,我要偷偷和大家說一件事情……(小聲) 人家也要開始玩指定了XD(炸) (某:其實你一開始就很想玩了是吧= =) 不過我這次開放的指定內容很……大膽(?) 總之!!!! 我會在開新的來詳細介紹指定方式~~(笑) (不過我只開放四個名額……果然是私心太重=口=bb) ★ 下集預告:   跡部狠狠的瞪著忍足,「…………本大爺有說,他們可以來嗎?啊嗯?」   忍足裝模作樣的看著跡部,「咦?可是跡部你在電話裡有答應我啊……」   跡部隱約覺得自己真的怒火越來越無法控制了…,「忍足侑士!!」   看著遙遠的「忍足星」,讓我們為忍足禱告吧……阿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