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忍跡】破滅圓舞曲-Vol.10(H)

※   忿忿的踏著沈重的腳步,跡部來到學生會。說實在的,他不知道來學生會可以幹嘛,但印象中,以往只要他生氣,總是會來到學生會,可接下來,他是怎麼消怒的?   『景吾景吾,別生氣了~』   『該死的傢伙,放開本大爺!』   『哎,小景又在害羞了~』   ……那個又叫他景吾又叫他小景的人,到底是誰?如果照不二的說法,應該是忍足,但是…忍足那傢伙現在也沒有追上來啊……   是被他發現自己的想法?還是今天發火的理由太微不足道?   想到剛剛那群人的表現,跡部又是怒火直升。   真不知道他們是怎樣,大爺他不過是因為處理學生會和不二的事情,所以沒去社團看他們練習,不過這樣而已,他們就集體翹團?好,就算只有少部分的人翹團好了,正選們也沒有努力練習!   說不定他們連剛開始的跑圈熱身都沒做!現在距離比賽不遠了,他們難道沒有自知之明嗎?啊嗯?!   「小景~~」忍足的聲音從走廊上傳來,「別生氣了,大家也不是故意的啊!」過沒幾分鐘,忍足就喘著氣站在面前,跡部挑眉,不怎麼想理他。   「二十分。」跡部沒頭沒尾的說出這句,隨後轉身離開。   忍足再度疑惑的望著跡部的背影,只覺得滿腦子都是問題。   二十分…是什麼意思?   跡部不生氣了嗎?   回到操場,跡部開始覺得思緒亂七八糟。   怎麼說,其實剛剛他在學生會很期待看到忍足,但更多的是生氣,明明印象中忍足都是立刻追上來道歉,為什麼這次這麼久才來?   「所有翹團的人給本大爺去跑五十圈!」   哼哼,五十圈已經是最寬容的處罰了,要不是忍足侑士剛剛有來替你們這些人道歉,要不然本大爺絕對罰你們一百圈以上……   女王在那裡冷笑著想,忽然發現身旁的向日一直東看西看,好像在找什麼似的,「向日,你在找什麼?」   「……跡部,侑士沒和你一起回來嗎?」   「大概還在學生會。」   「哦。」向日嘆口氣,走到冥戶那邊,和他竊竊私語。   回到原本的思想,跡部也開始覺得無力。   他這樣報復忍足,對自己有好處嗎?而忍足為什麼會讓自己討厭?說真的,他已經不知道自己一開始的目的了。   「小景、你渴了吧?」忍足手上拿著一瓶冰水,臉上滿是笑容的跑到跡部面前,「吶,要不要我餵小景?」   跡部愣了愣,他看了忍足手上的水,呆了半晌,隨後輕輕的扯了扯嘴角,露出淺淺一笑,「廢話,難道你要本大爺自己動手?啊嗯?」他將臉抬起,等待忍足的動作。   忍足倒是沒想到跡部會這麼乾脆,他將水含在口中,然後吻上跡部柔軟的唇瓣。   「嗯…嗯……」跡部不自覺的環住忍足的脖子,他雙臉泛紅的瞇著眼看忍足,這種感覺很熟悉…且越來越清晰……   離開跡部的唇,忍足輕咬跡部的耳垂,「…小景,我們好久沒有在一起了…,難道小景不會想要嗎?……」   帶有磁性的聲音刺激著跡部的每條神經,跡部將頭放在忍足的胸上,勾起嘴角,「哼,本大爺就算要也不會跟你。」…標準的故意。   跡部推開忍足,臉上帶著笑容,離開哭喪著臉的忍足。   「吶!小景好狠心啊~~」 ※   「嗯…嗯……不、不要這樣……侑士……」誘惑人心的呻吟聲從跡部口中叫出,此時兩人正在學生會裡,忍足將跡部壓在牆上。   跡部身上的衣服早已被退去,忍足在跡部身上上下其手,而跡部也恨恨的發現,他不討厭這種感覺……   怪了,明明自己從頭到尾都說好要報復這傢伙,為什麼在這種時候會陷下去?……   他雙眼渙散的看著忍足,發現自己無法控制那排山倒海而來的慾望,總覺得有火在心底燃燒,漸漸向上蔓延…那種感覺,和之前曾有幾次的感覺略有不同。   正當跡部感覺快到極限時,忍足惡意的勾起嘴角,用手抵住了跡部分身的頂端。   「小景…還不行哦……」   輕輕的喘息著,從旁邊的桌上拿了兩條領帶,一條將跡部的雙手綁住,另外一條則是遮住跡部的雙眼。   「我們來玩刺激一點的……嗯?……」   他的聲音吸引著跡部,此時跡部無法看見任何東西────除了黑暗────再加上因尚未熄去的慾望而敏感的身體,及無法動彈的雙手,他現在的模樣有些狼狽……   忍足帶有技巧的輕吻跡部的耳垂、唇瓣、慢慢順著脖子到了胸前,那如櫻桃般紅潤的果實旁還有清楚可見的吻痕,他在細嫩的膚上細細肯咬,使的跡部不停顫抖。   「侑士…不要這樣……」   忍足的手向下探去,「小景已經受不了了?」   蹲下身,含住那早已立挺的慾望,上下套弄著,時而輕吸吮,時而用舌觸碰,倚在牆上的跡部幾乎是咬牙切齒才努力不讓呻吟聲從口中吐出。   「侑…侑士…侑士……不要、…哈啊……」   跡部擺動著身軀,慾火一次又一次的被忍足挑起,無奈,腦海裡卻飄來一些不堪入目的記憶。   跡部不禁覺得,自己一點也不純潔。   他用力的咬著下唇,淚水無聲無息的落下,那些慾望啊、什麼的,他都已經無力去想了。   此時的他,不想要受到傷害。   血緩緩自嘴角流出,他沒有感覺。   忍足見狀,著急的解開蒙住跡部雙眼的領帶,「小景?怎麼了?」他心疼的抱著跡部,內心的警鈴開始大響。   「侑士……對不起,我沒辦法原諒你。」推開忍足,跡部的雙眼被流海遮住,「之前的舉動都是為了報復你才作的……離開我的視線吧,在我還沒有狠下心要真正報復你之前。」   ……好笑。   忍足侑士第一次覺得自己輸的這麼好笑。   「……從什麼時候開始?」   「…從不二和我說,你曾一次又一次的背叛我那天開始……」   兩人沒有繼續說話,只是讓這詭異的氣氛環繞整個學生會。   最後,忍足快速的將衣服穿好,連眼鏡都沒拿就離開了學生會。   跡部記得,忍足在離開時,失望的看了他一眼。   「到底要怎樣,你才願意真正相信我?」   對不起。   他想,這題的答案,只有無解吧。 ※   回到班上,忍足托著下顎,不停的嘆氣。   在一旁抄作業的向日見狀,只是搓了搓忍足的臉。   「侑士,又怎麼了?該不會跡部又生氣了吧?」向日忍不住想要用力巴忍足兩巴掌,看看忍足會不會因為這樣而恢復原狀……   或許真的是情人眼中出西施吧,他怎麼看都覺得跡部高傲自大自戀又討厭,為什麼忍足會心甘情願的服從他?   「侑士,如果跡部再這樣下去,你乾脆去和女生搭訕好了,看看能不能讓跡部吃醋之類的。」他好心的提出建議,「如果跡部沒吃醋,你也可以順理成章的和那位女生在一起,豈不是一舉兩得?嗯?」   忍足苦笑了一下,「岳人,你還記得之前我犯的錯嗎?」   向日點點頭,有次忍足為了幫他,害跡部消失了好久,詭異的是,他竟然是請公假。   「所以啊,如果我這次在用同樣方法,說不定他會再失蹤一次。」   向日聽了,愣了愣,「也對……但,跡部不是失去記憶了嗎?……」   「就怕他太衝動,想到可以搞失蹤就消失個一兩個月啊……」語氣滿是無奈,人稱天才的忍足侑士這次也對戀人沒輒了。   忽然,向日低下頭,「侑士,之前真的很對不起……」   忍足拍拍向日的頭,努力的讓臉滿是笑容,「沒關係,都已經過了,而且這也不完全是你的錯。」   錯的,只有他。   不該就這樣草率的做出決定。 ※ 待續…… 沒想到今天就打完了(汗顏) 竟然這麼久沒發文,就偷偷發文吧XD(炸) 是說,我打出來的忍跡一點也沒有忍跡的味道啊……(嘆) 小景的個性不應該是這樣呀啊啊啊!!!(淚奔) 向日也變的好像女孩子……|||| 話說,枒的朋友終於願意打小說了XD 雖然她不願意放上網頁 (說什麼放在家族就好……bb), 但是她打的其實還不錯唷V (嗯嗯…她目前還沒打過同人……) 還滿開心的, 畢竟那位同學終於又願意跳下苦海了V(炸) 創作是件好事~~~ (雖然沒靈感真的會很痛苦 囧) 嗯,由於H太耗費腦細胞,所以這次不提供下集預告! (某:明明是你還沒打……=口=) ★ 下集預告: 敬請期待下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