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童話的結局 忍跡 × 孤兒 ×

××   孤兒。   說來好笑,忍足侑士這個孤兒竟然撿了一個孤兒回家?忍足諷刺的笑了出來。就在剛剛,他看到一個無助而可憐的少年,他蹲在牆邊,不肯讓別人發現他的軟弱。   但,有誰不是軟弱的呢?於是,他很好心的走上前,那少年好像只有十二歲,瘦的可怕,但卻讓他很在意。   為什麼,他們長的這麼像?苦笑了一下,忍足從椅子上站起身,走到床旁,看少年的睡顏,覺得內心感到很滿足。   「景吾啊……」他喃喃地道,「好好的睡一覺吧,惡夢總是會在醒來後發生呢……」將放在床旁的筆記本拿起,他離開了房間。 ××   『聽說魔女今天會出現呢!』   『咦?不太好吧……魔女會帶來詛咒不是嗎?』   『沒關係沒關係!反正犧牲品又不是我們!……』   吵鬧的聲音傳入耳邊,跡部勉強的睜開雙眼,卻發現自己早已被帶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他痛苦的皺著眉頭,身旁站著一位美麗的少女、以及早上救他的那個人。   「忍足?……」他雙眼寫滿恐懼的望著忍足,只見忍足溫柔一笑,示意他別擔心,隨後對少女使了個眼色,跡部被忍足抱到舞台上。   「各位,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祭祀活動,按照往年的慣例,我們將把最後一天收留的孤兒當作祀品轉送給上帝!現在,就讓我們為他祈禱,為他開創一個全新的路!」   忍足的聲音富有磁性而吸引人,他淺淺的笑了笑,只可惜他現在帶著面紗,否則台下絕對是一陣尖叫。   今年本來要由他姊姊來擔任『魔女』,可惜他姊並不瞭解這孤兒…祭祀這種儀式是絕對不可有所疏忽,要不然後果是誰也無法承擔的。   他環視了一圈,確定大家都祈禱完畢後,將跡部放在一張漂亮的床上,然後小聲的和他說:「別擔心,這只是儀式,等一下你只要裝睡就好。」   「存在於天地萬物的神明啊,為了感謝你的恩典,今年的孤兒希望由你開導,為他帶來新的世界,為他解除心中的障礙!」   一陣頭暈,跡部就這樣昏了過去。   昏倒前,似乎有聽到忍足的聲音……   「好好的睡一覺吧!……」   不可否認,他真的累了。 ××   再次醒來,看到的卻是一個美麗的少女望著自己。   「你就是景吾嗎?」以占卜為興趣的她露出笑容,看著眼前這位可愛的少年,不禁想問問他一些事情。   「……妳是誰?」跡部蹙眉看著少女,少女有幾分神似忍足,但…又有點不像忍足。   少女笑了笑,「你就先叫我忍足姊吧!」她的名字可是這裡的禁忌呢……一想到這,少女雙眼又是閃過一絲苦澀。   「忍足姊?……」   「吶、別說這個了,景吾,我可以問你一些問題嗎?」少女俏皮的點了跡部的唇瓣,跡部反射性的將頭往後。   他輕輕地點了點頭,「嗯……什麼問題?」   「你,是不是跡部景吾?」 ××   跡部景吾。   這是多久前被他拋棄的名字?或者,是他被這個名字拋棄?   「本大爺不是……」跡部盡可能的裝作不心虛的模樣,「但本大爺有聽過這名字。」他想,如果他不這麼說,絕對會被懷疑是說謊……   少女歪了歪頭,很疑惑的看著跡部,「不對呀……可是你明明和他長的這麼像……」簡直一模一樣……   「我像誰?」   「…像是侑士的初戀情人哪……」少女露出一個苦笑,「侑士的初戀情人,跡部景吾,就是那個曾被傳為『禁忌之戀』的愛情。」   跡部愣在那,他不記得他見過忍足啊……他和忍足,明明昨天是第一天見面……   「侑士說,他有一次看到跡部偷偷躲在牆角哭泣的模樣,可惜他不能走過去安慰跡部,因為他是祭祀者。」   該怎麼說,他們家的人都很奇特,每個人都想安穩的過生活,卻不能如願。她很無奈,自己的兩個弟弟都必須跟著她主持村莊裡的祭祀活動,就算每年只有一天,仍是帶給他們很大的麻煩。   他們不能隨意出入,也不能和很多很多人作朋友。   「景吾,你是侑士第一個帶回來的朋友喔。」   察覺到她把『孤兒』改成『朋友』,跡部疑惑的看了忍足姊一眼。   「我和他…還只算是陌生人吧?……」心中有股莫名的失望。   「不、侑士已經把你當朋友囉,」她露出一個美麗的笑容,「景吾,你願意帶他一起逃跑嗎?嗯?」溫柔的語氣讓跡部不禁陷了下去,他輕輕地點點頭。   逃跑…嗎……   他又何嘗不希望逃離這個世界呢?這殘酷又愚蠢的世界……   或許,心裡是期望有人要他逃跑的吧? ××   忍足在書房裡看書,但不過一分鐘又趴在書桌上頻頻嘆氣。   「姊和景吾說了些什麼啊?為什麼不准我聽?……」明明景吾是他帶回來的啊……忍足嘆口氣,隨後站起身來伸懶腰,「唔~…好累……」望了眼時鐘,已經快中午了。   叩叩叩!   「?」忍足頭頂著一個問號走去開門,只見跡部一股腦兒的撲上他的懷裡,在還沒弄清楚情況下就被活生生的抓出家裡。   「景吾!」   「…………」他臉上帶有微微的紅潤,很不好意思的撇過頭,「…跟本大爺…一起私奔……」……真是可愛的孩子。忍足笑著。   反握跡部的手,忍足跑得比他還快,「那~從現在開始,景吾一輩子都只屬於我唷!」   一輩子…一輩子……   「…嗯……」   I just want to stay with you forever. ×× 忍跡篇.完.枒 060527 別以為你眼花了,你沒看錯(笑) 話說,最後一句由於我是去網路用文字翻譯的, 所以不確定是否正確喔!!(汗笑) 如果錯的話,請務必到會客室和我說一聲~~ 這篇大大看起來可能轉的有點硬…… 因為我的定義很奇怪……OTZ 非悲文=喜劇收場 …………我的定義大概是這樣吧…… 所以可能會有某些要悲不悲要甜不甜的文章, 我會自動歸類為「Happy End」裡……(歐) 感謝各位的觀看~在來還會有很多配對的版本~ 如果各位不介意,我想要把他放成一篇……(遠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