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忍跡】Start(H)

★   「嗯啊……慢…慢一點……」跡部用力的抱著在上方的忍足,體內感受到的,是忍足的體貼,膚上傳來的,是忍足的溫度,身旁的一切,都充滿了忍足的感覺,「啊!好痛……」眼角有一滴晶瑩的淚珠,忍足溫柔的替跡部擦去。   「放輕鬆,小景……」他輕輕的吻了吻跡部的額頭,由額頭到嘴巴,由輕啄到蛇吻,跡部感到心跳的加速,也感到忍足在他體內放肆的衝刺,這樣的衝撞讓他感到漸漸高潮,當忍足的嘴離開後,他感覺到忍足在咬他的耳垂。   「小景…我愛你……」   速度依舊不變,且越來越快,他一手往下握住跡部的慾望,開始上下套弄著,身下的跡部輕輕的顫抖;這種興奮的感覺令他感到戰慄。   差一點…還差一點……   跡部隱約感覺自己快到高潮,緊緊的抓著忍足,「啊…呀啊……快、快一點……」他催促著,臉上有著通紅。   忍足加快速度,「小景…小景…我愛你……」吻住跡部粉嫩的唇瓣,他們兩人纏綿在一起,同一時間到達最高點,白色的液體流了出來,而跡部也感覺到自己體內似乎有一股熱溢出,「嗯唔…呼哈……」分離後,兩人不停的喘著氣,忍足只是再次吻了他,並且慢慢的加深這個吻。   他向下探去,再次讓跡部的下體挺立了起來,「不…不要這樣……」跡部臉上的紅潤還沒退去,卻被忍足撩起下個慾望,「我累了啦……」他撒嬌似的抱住忍足的腰,忍足無奈的將手拿開,躺到跡部的身旁。   「那小景,明天早上繼續。」他露出一個笑容,帥氣的令跡部淪陷了下去,「累了就休息吧,從剛剛到現在,我們也作了七次左右,好吧,明天再繼續。」他一臉無害的說出這些話,聽的跡部有些感到羞怒。   「哼……是你不懂的節制……」疲倦的感覺令他眼皮越來越重,最後,他睡倒在忍足的懷裡。   「晚安,小景。」忍足抱著跡部,臉上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   第一次,這是否只是個遊戲,似乎不這麼重要了。 ★   遊戲。   一個遊戲,什麼時候會結束?   GAME OVER?   不不,就算這樣,也無法真正結束……   「忍足侑士,你最好給本大爺滾遠點!」憤怒的對著黏在身旁的忍足說,跡部臉上的表情是說不出的複雜,「最好不要再讓本大爺看到!!」這個遊戲已經結束…結束了……他不停的催眠自己,和自己說,這一切只是遊戲,如果把他當真,那就算輸了。   忍足不解的看著跡部,「小景?……」昨天他不是還好好的,為什麼現在就這樣?   「你走、不要再讓本大爺看到了!!」跡部用力一推,卻沒看到此時馬路的紅綠燈由紅轉綠,一輛載貨的卡車就這樣筆直的撞倒了忍足。   鮮血不停的從忍足頭上流下,忽然,忍足感到一陣暈眩,就這樣昏倒在馬路上。   跡部站在原地,動也不動,雙眼睜的大大的…像是被嚇到一樣,頓在那邊。   「小兄弟!小兄弟!你還好吧!」卡車司機快速的跑過來,搖了搖跡部的肩膀,「借個手機用用,現在得快點把他送醫才行!」   直到醫院,跡部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拿出手機、怎麼打給醫院,他只知道,忍足的頭不斷湧出紅色的血;他只知道,忍足的存在,對他而言,真的很重要……   坐在急診室的門外,跡部雙眼空洞的看著地板。   都是他推忍足,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他自責的想回到剛剛,然後什麼動作也不做,這樣就可以避免忍足受傷。   醫生從急診室出來,表情凝重的問,「請問誰是忍足侑士的親戚?」跡部立刻站起身,醫生見狀,便和跡部說,「忍足因為被車撞到腦部,可能會失憶,請務必做好心理準備……」皆下來的話,跡部什麼也沒聽進去,他只聽到醫生說到,忍足可能會失憶……   失憶?那不是剛好符合他的要求?   這樣,忍足就會忘記遊戲…他就可以很順利的離開忍足身邊……但為什麼,心裡卻感到有些疼痛……好悶,好不舒服。   當忍足被帶到病房時,跡部在床旁守著,他看著忍足蒼白的臉孔,不禁輕輕的皺起眉頭。   忽然,忍足的身體動了一下,「唔……」   他要醒了嗎?跡部立刻按鈴,等待醫生過來。   碰!門被打開了,但進來的卻是…忍足謙也?   「哎,侑士這麼弱不禁風啊?」謙也走近病床,看著忍足躺在床上,臉上露出一抹壞壞的笑容,「真不知道是誰說在關東找到真愛,要來和我炫耀的哦?」隨後,他轉向跡部的方向,「咦,這位美麗的同學,請問你是侑士的朋友?還是侑士說的冰帝正選?」   跡部想了想,「我…是冰帝網球部部長。」   ……是啊,果然,他只能用『冰帝網球部部長』這個身份他解釋他們之間的關係……   「跡部景吾?」謙也露出一個驚訝的表情,「你就是…侑士每次叫的『小景』?」語畢,謙也立刻黏在跡部身上,「哇啊~果然是小景~全身都軟軟的,好舒服~~」一臉陶醉的抱著跡部,不時對他上下其手,卻發現跡部一點動靜也沒有。   正當謙也想抬頭看跡部的表情時,卻被跡部狠狠的用腳踢飛了……好個拋物線!完美!   「小景~~~~~」謙也在遠方不停的吶喊,我們先給他默哀吧……   話說,就在此時,被忽略的忍足終於睜開雙眼了。   「…景……景…吾……」口中喃喃自語的,忍足此時頭昏腦脹的。   景吾…?那是誰?為什麼…我會想要叫這個名字?……   跡部聽見忍足的聲音,便走過去用手握了他的手,「忍足?」   「你…是誰?」忍足的聲音就像是打雷一樣,用力的打著跡部的心,使他感覺心好像破了個洞,痛的讓他無法承受。   「本大爺的名字給我記牢!」他一把抓住忍足的衣領,就像那天一樣,「本大爺叫做跡部景吾!網球部部長!」   於是,他們有了新的相遇。 ★ 接.End. 【枒.2006.05.06】 其實~~這是分兩篇的~~(遭歐) 我知道很短(聳肩),但是人家不喜歡打太多嘛!! 一旦打太多~~就會很累~~~ (某:什麼跟什麼!) 不過由於我又給他打了一個怪怪的東西(汗顏), 所以也不確定是兩篇還是三篇耶……(遠目) 唉唉! 人家來去打下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