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幸跡】血色の孤獨

  他已經忘記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年,跡部因為答應幸村要來安排冰帝與立海大的比賽,所以和真田一起到他家,接受他的招待。   「精市,你現在身體還沒完全康復,別太疲累。」真田小心翼翼的護在他身邊,只見幸村臉上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並揮手示意真田不用幫他。   他的笑容淡的看起來像是苦笑,身體弱的彷彿風一吹就倒。   「弦一郎,我沒問題的,倒是景吾,最近冰帝的正選們都還好嗎?」跡部輕輕的向幸村點了點頭。   「還好,只是天氣太熱,所以翹團已經成了大家的興趣。」跡部滿不在乎的看著幸村,「怎麼,立海大也是?」   真田同樣也點頭,「嗯,差不多。」   「多說幾句又不會死,」跡部對真田翻了個白眼,「精市,本大爺明天有個不錯的舞會,來陪我吧。」幸村的嘴角微微上揚,看來對於這個邀請還滿感到新奇的。   「好呀,那到時候我在樓下等你。」   「嗯,不見不散。」   到了那天,跡部果然來到幸村家接他。   他們坐車來到舞會地點,出色的面貌讓身旁聚集了一堆蝴蝶,他們都很有紳士風度的和那些女性聊天,臉上不曾露出厭惡的表情。   忽然,跡部見幸村臉色有點不好,便走過去,「精市,累了吧?」他體貼的扶著幸村到一旁休息,「怎麼了,是不是該吃藥?」   幸村搖搖頭,嘟起嘴說,「我不喜歡吃藥……藥好苦,每次弦一郎都逼我吃藥……景吾,你不要逼我好不好?」   他將頭靠在跡部的肩上,跡部身上傳來的淡玫瑰花香總是讓他迷戀不已,「景吾,你好香……」跡部打了個冷顫,天知道這傢伙又要做出什麼事情來……   「精市,這裡是舞會……」他提醒著,卻被幸村吻了下去,這個吻很深,卻吻的跡部感覺心有點痛。   放開了跡部,幸村疑惑的看著跡部痛苦的表情,「景吾,怎麼了?你討厭我這樣做嗎?」   「不…不是……」他眼眶漸漸凝聚了些淚珠,他窩在幸村的懷裡,痛苦的問,「精市,我的心好痛…為什麼會這樣?這種感覺…就好像……」他還想說下去,卻被幸村打斷。   「吶,景吾,有沒有聽到一個聲音?」幸村抱緊跡部,臉上漾起一個淒涼的笑容。   「唔?」跡部抬頭看了眼幸村,隨後便躺在懷裡,仔細的聆聽到底是什麼聲音。   滴答滴答……   聽起來很像沒關緊水龍頭的聲音,「…那是水的聲音嗎?」他問道,只見幸村搖了搖頭。   「不,親愛的景吾,那個是血的聲音唷。」頓時,槍的打擊聲從舞台後方傳來,每個聽到聲音的人都慌張的到處亂竄,而很多人也都在那裡尖叫、或是歇斯底里的淘哭著。   跡部沒有看過這種畫面,也沒看過幸村露出這種…看似絕望的表情。他推開幸村,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幸村像是知道跡部在想什麼,說,「只有血的聲音,才會有這種旋律。」忽然,子彈從幸村的腹部穿過,血噴在跡部臉上,這是他第一次這麼心痛。   「精市!!!!───────」   「親愛的景吾,那個是血的聲音唷。」   「只有血的聲音,才會有這種旋律。」 ★ END.枒 2006.05.1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