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忍跡】破滅圓舞曲-Vol.9

※   該說太突然,還是自己反應慢?忍足在跡部並肩走在街上,卻感覺彼此距離好遙遠。   跡部給他的感覺…有點陌生。   「小景,怎麼了?」忍足小心翼翼的發問,只見跡部緊咬下唇,不怎麼打算說出來。   「不過…只是覺得他換人比換衣服還快……」賭氣的說出這句話,忍足輕輕的將跡部擁入懷中。   他的聲音帶有吸引力,讓跡部舒服的閉起雙眼,安心的靠在他身上,「小景…人總是會選錯路的,重要的是,他能不能找到真正的路。不要責怪他了,好歹大家也是朋友一場,不是嗎?」忍足說的話的確很有道理……跡部不是不曉得。   只是,一想起之前因為不二而分手的感情,又是一陣心痛。   笑話!真是這樣?他怎麼可能會想這些有的沒的?啊嗯?   「本大爺並沒有責怪他,」緩緩睜開雙眼,街上的人還真不少,「難道為不二感到失望也不行?啊嗯?」   失望?忍足疑惑的看了跡部一眼,「小景,為什麼要說失望?」   「……他白白錯失了一個很好的人。」跡部望著遠方,「手塚他是有在關心不二的,只是他始終沒發現。」   半夜,手塚會體貼的起來幫他蓋棉被;生病,手塚會溫柔的作稀飯給他吃;難過,手塚會拍拍他的肩膀說:「盡力就好」;比賽前,手塚會緊握他的手說:「全神貫注的上吧!」   這些一舉一動,雖然渺小,但就是他表達關心的方式。或許真的很難發現,或許是自己本身就不怎麼想受到人家的關心,跡部認為不二真是太可惜了。   「小景……」忍足抱緊懷中的跡部,心裡的不安開始擴大,「你真的…願意原諒我了嗎?」沒辦法看見跡部的表情,但他只想聽到那句話……只要跡部說出那句話,他的不安就會消除。   「哼,本大爺早就原諒你了……你要本大爺說幾次啊……」小聲的說著,忍足卻聽的一清二楚,他勾起嘴角,抱的力氣更大了。   「小景……我愛你……我絕對不會再放手了……」   真的…是能說不放手就不放手的嗎?   跡部冷笑了一下,他知道忍足根本看不見他的表情。   「嗯……」   只要你淪陷的越深……這場遊戲的贏家,就是我了…… ※   回到家裡,忍足臉上揚起淡淡的笑容。   說真的,跡部願意原諒他他真的很開心,甚至他沒想過跡部會想起一切。對他而言,這算是最驚喜的禮物了吧。   他知道,自己對跡部作了太多不應該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騙,跡部會不願意相信他也是正常的,他該讓自己好好反省才是。   叮咚……   忍足走去開門,卻看到不二苦笑著站在門前,臉色有點蒼白,「不二?你怎麼……」尚未說完,不二便用眼神示意他別問,然後很自動的走進客廳,坐在沙發上,很痛苦的用右手遮住雙眼。   忍足將門關好,進廚房倒了一杯溫開水給他,「怎麼了,就這樣進來別人的家不怎麼禮貌吧?好歹也說說原因啊。」   不二嘆了口氣,「說了忍足你也不懂……我只是想避一避……」也是,跡部的語氣令人難受,不二縮了縮身子,努力的想要不在乎一切,卻發現好難…對於朋友的語言,他無法不在乎。   「我知道,」忍足起身,坐到不二身旁,「但是逃避不會有任何改變吧?竟然如此,你告訴我,至少我可以幫你分擔啊。」   「……有沒有人和你說過,人不能太多話呢?」他露出一個淒涼的笑容,然後揮了揮手,「吶,我只想在這裡休息一晚,不會打擾到你的。」   「菊丸回去了?」   「嗯,我叫英二先回去,畢竟也晚了,他會被罵的。」   忍足看了眼不二,他現在的模樣真的很狼狽,「為什麼你要和手塚分手?你們不是相處的好好的?……」   「哪裡看的出來很好了…?」不二將笑容卸下,該怎麼說?他已經無力去支撐笑容底下的壓力了。   「如果手塚不擔心你,他會每晚都打給小景,問小景說怎樣你才不會覺得這段愛情很無聊嗎?」   不二聞言,愣了愣,「手塚他…他真的這樣做?」   「我和小景有段時間可是住在一起的,當時手塚每天和小景來電,害我都快吃醋了,」忍足裝作很生氣的模樣,皺緊眉頭,但隨後卻又笑了出來,「不過後來才從小景那邊知道,原來是因為手塚實在是對於愛情太不拿手了。」   「………………」不二沒有搭話,只是安靜的在那聽忍足說話。   「所以啊,不二你也該適可而止了吧?」忍足收起嘻皮笑臉的模樣,正經的和不二說,「手塚他還在學習如何愛人,小景給他的挫折已經很大了。你知道為什麼手塚會離開小景嗎?」   「因為我和手塚在一起?」   「不是,因為手塚怕小景因為自己而耽誤未來。」忍足嘴角微微上揚,「他是真的很替人著想…只是臉部肌肉不太發達,所以始終笑不出來,這點你要體諒他才行啊。」   「我……可是我現在……」   「我知道,只是和你分析一下手塚而已。」忍足淡笑,隨後起身,「我去睡了,有事要記得叫我。」   看著忍足離開,不二躺在沙發上。   「……體諒…已經夠多了吧……」   他喃喃的說著,漸漸感覺眼皮越來越重。   平穩的呼吸聲令站在牆後的忍足笑了笑,他從臥室拿了棉被,替不二蓋上。   「果然累壞了。」   他知道,不二只是一時衝動。   身為冰帝的天才,他知道不二是瞭解手塚需要體諒。   但,就是因為給了太多,才不知道對方是不懂心意,還是真的還沒感受到啊。 ※   隔天一早,冰帝網球部社辦,跡部一如往常的在那裡指導較弱的選手,儘管嚴厲,各位還是很認真的聽跡部的指導。   「喂!給本大爺站好!」他指著一個搖搖欲墜的選手,「本大爺不過是要你們維持幾分鐘,就受不了了?啊嗯?」眼看跡部就要發火,忍足苦笑了一下,走到跡部身後,親暱的摟著他。   「吶,小景別生氣嘛,生氣對身體不好喔。」忍足笑容滿面的在跡部耳邊說話,「小景今天有空嗎?放學一起去逛逛好不好?」   跡部生氣的拉開他的手,「本大爺現在心情不好,別過來!」他臉上盡是憤怒的表情,「真搞不懂,你們怎麼這麼差?啊嗯?這樣怎麼比賽?時間就快到了,現在練的怎樣?啊嗯?這幾天本大爺只不過是忙了點,沒來社團看你們練球,就給本大爺翹社團?成何體統!」   忍足愣了愣,隨後和跡部說,「小景,冰帝是私立的,現在各位也都要考第二次段考了,尤其是現在銜接下學期的課程,當然會有些人吃不消了。」   「這只是藉口!」   「小景,你也要體諒一下別人啊!」   「怎麼,你現在不是站在本大爺這裡就是了?」   「小景!現在不是這個問題!」隱約感覺跡部語氣不大對勁,忍足努力的將語氣聽起來不會像是在吵架,但看跡部的表情,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那乾脆你來當部長!」跡部生氣的轉頭離開,但忍足沒有追上去,只是疑惑的看著跡部離去的背影。   「侑士?你快去和跡部道歉啦……不然待會跡部一個想不開,就決定和你分手也說不定……」向日在那裡勸忍足。   忍足嘆口氣,「我覺得…小景變了……」   不再像之前那個可愛的跡部,不再像之前那個高高在上的女王。   「是我的態度錯了嗎?……」   總覺得,跡部不再是自己認識的跡部。 ※ 待續…… 啊啊,這篇卡文卡的好嚴重(汗死) 5/26號打完第八章,6/1號才打完第九章XD||| 是說我太混還是怎樣?OTZ|||| 嗯嗯……不知道第十章能不能順利完結?…… 總覺得如果第十章要完結,好像也不會是好結局…… 為了完成我內心已經架構好的完美結局 (某:有完美嗎= =?), 所以,千萬要讓我在十一篇以前完結啊啊啊……(吶喊) 「破滅圓舞曲」打完後, 我就要專心打「凌晨」&「DG」(Death Game)了, 凌晨不知道拖多久了喔……(小聲) 話說還有好久以前構想好的文章都還沒動手>-<||| 真搞不懂自己在幹嘛了…… 短期間除了短文會出忍跡,其他我決定暫時先別打忍跡了~~(淚奔) 因為忍跡的介入(??),所以好多文都被我忽略了(狂汗) 真怕如果哪天開了忍跡的新坑,會不會又忘記打其他文?||||||||| 所以!!!!! 我要暫時從忍跡這裡退休一陣子(遭歐) 不過短文還是會打忍跡就是了…(大概吧?汗bb) 話說,我發現最近好想打36, 可能是因為自己不會打忍岳(歐死) (某:這有啥關係啊?!) 因為忍足是天才,不二也是天才,岳人很活潑,菊丸也很活潑~(炸) 嗯嗯……昨天看完了Dear 親愛的, 我覺得昂和小桃真配~~~(轉圈圈) 人家好喜歡這對小情侶喔喔喔XDDDD 小桃真是太可愛了ˇˇ 然後昂主動的讓人喜歡XD 最近開始在看棋魂(就是棋靈王啦XD), 我還是比較推小亮當受哪……(小聲)他實在是太可愛了~~ (某:怎麼形容詞都一樣?) 光好像小孩子,可是人家不怎麼想看他當受(炸) 對不起,我喜歡的角色通常我都希望他當受……(淚奔) 小亮~~別再緊張了,你這樣很可愛很像受啊啊啊XDDD (對不起,我瘋了……OTL) 回頭一看,好多廢話哪(汗笑) 對不起,請看接下來的下集預告~ ★ 下集預告: * 請各位注意!!(指)   下篇含有忍跡H!! (是說,忍足的春天終於到了是吧?XDD)   「所有翹團的人給本大爺去跑五十圈!」   哼哼,五十圈已經是最寬容的處罰了,要不是忍足侑士剛剛有來替你們這些人道歉,要不然本大爺絕對罰你們一百圈以上……   女王在那裡冷笑著想,忽然發現身旁的向日一直東看西看,好像在找什麼似的,「向日,你在找什麼?」   「……跡部,侑士沒和你一起回來嗎?」   「大概還在學生會。」   「哦。」向日嘆口氣,走到冥戶那邊,和他竊竊私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