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6753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忍跡】破滅圓舞曲-Vol.7

※   在真田家附近的醫院某病房,床上正躺著一隻冒著冷汗的熊,他無言的看著正在散發殺氣的冰山,以及在那裡看好戲的女王……   「手塚,你怎麼來了?……」可惡~明明跡部是不可能去叫手塚來的啊!!   「不二,你沒忘記再過幾天就是比賽了吧?」唔唔!這間病房的冷氣開太高了吧……他都快凍僵了耶……   就算他是熊、也不能這樣虐待他啊~~簡直就是把他放在冰箱裡面嘛!!   「小、小景~~~」不二立刻將視線轉移到跡部身上,只見跡部從容不迫的走到不二面前,優雅的笑了出來,然而,不二仍是見到那快速閃過的邪惡。   「周助,本大爺可是在幫你,手塚這傢伙身為網球部部長,沒理由不知道他隊員所發生的事情。」不二狂汗,這…他是故意的吧……   天啊,他都還沒想好該怎麼去面對手塚……   不二勉強的撐起笑容,「吶、手塚,可不可以幫我把小景拉去忍足家?忍足他等小景等的很苦哪~~」   手塚沒有答話,只是站在那裡看著不二。不二又瘦了一點,臉色也有些蒼白,他走到跡部身邊,拍了拍跡部的肩膀,隨後離開了病房。   不二有些失望,卻也對自己的失望感到好笑。   已經放手了,就沒有資格再抓住。   「……為什麼你一直扯到那傢伙?」有些生氣的皺起眉頭,可見跡部心裡其實是滿在乎忍足的,只是他下意識的排斥他。   「小景想知道嗎?」一步一步慢慢誘拐跡部上當,只見跡部輕輕的點頭,卻又快速搖頭。   「不,和那傢伙扯上關係絕對不是好事。」   「小景為什麼不願意思考看看~你不覺得很奇怪嗎?明明認識忍足這麼多年,記憶卻始終沒有改變!」不二咬緊下唇,睜開湛藍的雙眼看著跡部,他知道跡部其實心裡已經在慢慢接受忍足…只是現在時機還沒到……   可是,真的不能再等了啊!…跡部就要出國留學了…下次回來,搞不好都帶一個女朋友回來了……   「……是滿奇怪的……」跡部偏頭想了想,「但監督和我說這是正常的…因為忍足那傢伙本來和我關係就沒這麼好……」   不二嘆了口氣,「如果忍足現在聽到,大概會很難過吧……」真慶幸忍足現在不在這裡啊……   「啊嗯?本大爺有注意到他,他就該偷笑了!」跡部有些生氣的說著,卻沒看見不二頭上的惡魔角跑出來了。   「咦咦?小景有很注意忍足嗎?可是忍足現在在生病哪……哪裡可以看出小景很注意他?」不二裝模作樣的歪頭,只見跡部冷冷的笑了笑。   「哼!本大爺明天就去照顧他一天!讓你見識看看什麼叫做被跡部景吾注意的夢幻日子!」可惜,跡部似乎還沒發現自己說錯了什麼?背後閃閃發光,玫瑰花朵朵開,卻因為不二下句話而快速凋謝。   「那就這麼說定囉~哇,忍足應該會很開心吧~」   ……等等,本大爺該死的答應了什麼?!   意識到自己說錯話,正想反悔,卻因為不二這句話又再度收回,「難道小景每次都在騙人嗎?」雙眼睜的大大的,裝作楚楚可憐的模樣,只見跡部嘴角很勉強的上揚,故作輕鬆的回答:   「好笑,本大爺是那種說話不算話的人嗎?啊嗯?」   ……該死的!他恨自己該死的個性!   於是,不二開始期待…明天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   站在忍足家前,跡部的手微微顫抖著,肩膀也跟著抖動,不識相的人還以為他哭了,很溫柔的遞上衛生紙,卻見跡部滿臉憤怒得瞪著門鈴,氣的在那裡全身顫抖著。   誰能告訴他,該死的忍足侑士到底在不在家,啊嗯?!   這已經是跡部和不二按第三次門鈴了,卻始終沒人開門,正當跡部想藉此回家時,卻因為身後的聲音而無法達成。   「…你們來找侑士的嗎?」啊嗯?怎麼這麼熟悉?跡部轉頭,只見一個看似危險的人物出現在視線內。   「你是誰?」跡部不自覺的想管忍足的事,意識到這點的不二偷笑了一下,看來跡部是真的很在乎忍足的,只是自己沒發現。   「我?我是忍足謙也!你就是小景吧?」畢竟昨天忍足說了一堆謊話(外加廢話),說什麼會來他家的只有小景、說什麼小景的第一次永遠都只願意奉獻給自己……聽得他都快吐了,所以現在,只要是出現在忍足家=小景。   …多好分辨啊。   「……別小景小景的叫本大爺!怎麼,來參觀一下都不行?啊嗯?」女王難得想進去,為了不被忍足罵,謙也當然二話不說請他進去。   來到忍足家,由於客廳尚未整理完成,所以謙也帶跡部和不二去忍足的房間。   忍足躺在床上,眉頭始終沒有鬆開,跡部不禁感到有些心疼,這種忽然的感覺讓他有些不適,為了隱藏自己的不適,他轉移目標,瞪著謙也。   「喂!忍足這傢伙怎麼了?啊嗯?昨天不是休息了一天?今天病怎麼沒好?」   「…吶,他昨天病的很嚴重啊……」想起昨天忍足的模樣,謙也不禁苦笑一下。「昨晚侑士臉上不停冒汗,口裡不停說小景忘記他之類的話~但依我看,小景現在和他感情還不錯嘛!」   跡部愣在那,不禁開始懷疑……他們,真的有關係嗎?   照顧了忍足一天,跡部有些不滿。   今天一整天,忍足這該死的傢伙竟然都沒醒?啊嗯?!這傢伙是故意的嗎?故意睡給他看的嗎?!   離開忍足的家,跡部和不二一同走在街上,此時月亮早已高掛在天空,跡部內心的疑惑沒解開,覺得心裡有些不舒服。   「周助…本大爺和忍足…真的感情好成那樣嗎?」   聞言,不二笑了笑,「嗯…小景記得這裡嗎?」這條街正是忍足第一次見到不二的地方。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小景只能是我的!!』   ……這個是…什麼東西?……   跡部抱著頭,蹲在地上,頭痛的感覺讓他很不舒服,他蹙眉,那段回憶漸漸清晰……   …有個該死的傢伙這麼說…然後呢?自己就這麼毫無反抗的被抱?跡部緊閉雙眼,頭腦出現那人的模樣……是…是忍足?!   「…周助……告訴我事實……」跡部的臉色有些難看,他想知道事實,卻又有些害怕……   不二看了眼跡部,思考著到底該不該和他說事實。   還是…一五一十的告訴他吧……這樣對誰都好…。   在告訴跡部之前,不二是這樣想的。 ※   很意外的,忍足休息兩天病就好了,他開心的背著書包到學校,完全忘記了和跡部吵的不愉快的事。   意外不止這個,當他踏入社辦時,跡部竟然還站在他面前,露出一個美麗而燦爛的笑容?在一旁的冥戶蹙眉,很無法瞭解現在的情況。   跡部不是要出國?怎麼現在還在這裡?還有…跡部和忍足的關係又恢復了嗎?怎麼兩人的感覺…好像有點不同?……   「忍足,」跡部撲上忍足的懷裡,語氣帶有哽咽,「對不起,之前我忘記了那些事情……昨天周助全部都告訴我了……」   忍足似乎還無法回過神,他傻愣愣的看著跡部,隨後臉上露出笑容,將跡部抱在懷裡,他隱約感覺的到跡部在顫抖著,而且就在剛剛抱住跡部的時候,跡部震了一下。   「沒關係,小景願意原諒我就好~」忍足不管這麼多,用力的抱著懷中思念已久的人兒,「小景~我好想你喔~」雖然他還搞不清楚狀況……   「嗯……」跡部微微的掙扎,臉上泛起一抹通紅,「我、…本大爺…本大爺先去學生會一趟……」然後快速逃離,忍足很開心的把他解釋成:我家的小景在害羞囉~   看著正在撒花的忍足,冥戶只是一百條黑線瞬間滑下,隨後被一個不明動物壓倒。   「亮~我又找到一個很棒的餐廳了~~」……不會吧!?冥戶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鳳。   「長太郎…你昨天…不是送我回去之後就回家了?」他家和長太郎的家之間,根本沒有什麼餐廳啊……   「啊啊、我昨天送亮回去之後,又繞去買文具,不知不覺就看到一個裝潢很浪漫的餐廳囉~」很開心得和冥戶說戰利品,只見冥戶拔腿就跑。   「今、今天我有事情!」不要啊~他已經快被家人發現這不尋常的回家時間了~   「亮~~」鳳不死心的追在後面,只見忍足無奈的扯扯嘴角。   「……這對情侶怎麼好成這樣啊?」   忍足啊……你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他們了,不是嗎?   「侑士~你病好的真快哪~」向日蹦蹦跳跳的來到忍足身旁,「要不要聽聽幾家不錯的餐廳哪~~昨天我和若發現的唷~~」   忍足苦笑,大家昨天的行程都好好哪……各和各的戀人去吃飯?想想他和跡部這學期根本沒吃過幾次飯……有也多是中午的午餐時間……唉唉!他們的回憶怎麼會變的這麼少呢~~   「那岳人,麻煩你說幾個地方囉。」   「好!………………」   被鳳追到球場上的冥戶,望了望社辦,他們離社辦的距離相當遠,除非拿擴音器,否則社辦是聽不到他們的聲音。   冥戶抓住鳳的衣領,有點擔心的說,「剛剛…我看到跡部的表情了……你有看到嗎?」鳳搖搖頭,不過也對,如果鳳看到鐵定會立刻和忍足報告。   冥戶困難的嚥了口口水,隨後難以啟齒的道:   「跡部他…在離開前…露出一個冷漠的笑容……」   就好像…忍足根本就是陌生人一樣…… ※ 待續…… 呼~ 其實很疑惑最後那兩句到底該不該打…… 因為我覺得這樣好像在洩漏皆下來的劇情= = 今天打文打的很順, 雖然目前止打一篇=w=(歐死) 對了,謙也已經離開了喔!!(指) 畢竟忍足的病已經好了嘛~~ 為了防止我會洩漏劇情, 所以不多聊了XDDD ★ 下集預告:   傍晚,他們來到不二的家,忍足很疑惑的挑眉,怎麼都沒看到手塚那座冰山?但見女王神色自若的坐在一旁,他也不好意思問這麼多,以免等一下把氣氛弄僵了。   「小景,你和忍足和好了嗎?」不二笑著看跡部,只見跡部很有自信的笑了笑,手端著忍足的下顎。   「哼,他早就沈醉在本大爺迷人的魅力之下了!」忍足苦笑,但隨後雙手環上跡部的腰間。   「小景永遠是最棒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