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6755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忍跡& 43 跡】破滅圓舞曲-Vol.5(H)

※   跡部回去後,看到神站在窗旁,不發一語的看著窗外的風景。   「監督,」他出聲叫他,「我回來了,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臉上毫無表情的說。   「忍足找你有什麼事?」   「沒什麼……只是陪他去找那本書。」   神走近他,並用力的把他壓在牆上,「你現在倒是學會包庇人了嘛?」眼神冷漠的讓跡部感到害怕,他不停的掙扎,卻發現根本是白費力氣。   「放開我!」可惡!為什麼掙脫不了?   「噓,安靜點,」神輕輕的咬了咬跡部的耳垂,帶有磁性的聲音吸引著跡部的聽覺,「你不覺得,現在是個很適合的時間?」隨後,他吻住跡部性感的唇瓣,並扣住了他的下顎。   被吻的暈頭轉向的跡部漸漸無力抵抗,他臉頰兩旁滿是不甘心的淚水,當衣服被神脫去後,他更是反感的扭動身軀,希望可以脫離這男人的手中,然而,仍是徒勞無功。   神用手輕輕的撫著已經泛紅的圓點,並不時加重力道,跡部全身不停的輕顫著,敏感的肌膚更是因為神的撫摸而漸漸紅潤,當神的力道加重一次,他就全身消失一點力氣,最後,他整個人幾乎是失去重心的靠在牆上,「嗯…嗯…嗯……」嘴就像是被控制般的發出帶有色彩的叫蕩聲。   神的離開了小景迷人的嘴唇,「別忍著,你的聲音很好聽……」他蹲下身,一口含住了一邊的圓點,而一手往他的褲頭探去,漸漸將那礙眼的褲子脫下。   「不…不要……哈啊…監督……」跡部雙眼就像是失去焦距的看著神,只見神臉上露出一個冷笑,含住圓點的嘴開始輕輕啃咬著那柔軟的皮膚,而握住早已立挺慾望的手也開始上下套弄,「呀…不要……不……監督…不…不要……」跡部快被這種刺激淹沒,他擺動著自己的腰間,希望能得到解放,而神此時卻惡意的停下手的動作,「監督……?」他不解的看著神,只見神站起身,再次深深的吻了跡部。   原已經終於可以不用繼續的跡部鬆了口氣,全身放鬆的靠在神身上,但卻不知道為什麼,神忽然一個挺身,將他的碩大硬撐進跡部窄小的密穴之中,跡部雙眼頓時瞪大,隨後一陣叫聲…,「呀啊啊啊啊啊────」疼痛的感覺讓他的淚水又開始落下,他痛的用力拍打神的胸膛,「好痛、快出來……好痛!!……」   「你好緊……景吾……」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開始作抽插的動作,每一次都深入的讓跡部不禁顫抖了一下,跡部緊緊的握住神的肩膀,當他再度睜開雙眼時,他已經躺在床上了。   他的腳被神分開,下體被觀看的感覺是非常不舒服的,他緊緊的閉上雙眼,感覺自己的慾望被神含在口中,「嗯…啊…啊………」這種快感讓他不自覺的叫出聲音,他的呼吸已經急促到雙臉紅的像顆蘋果,「監督……」他想到…想到得到解脫……   離開跡部的下體,神邪惡的勾起嘴角,「說你想要。」   「我、…我要……我想…我想要……」斷斷續續的說著,當他終於說完時,神俯身再度含住,並且用力的吸吮著,「啊啊…快…快一點……」跡部忘情的叫著,當神一個用力的吸舔後,白色的液體便從慾望中噴出,他故意用手抹過,然後將手指插入跡部的股間,來來回回的尋找他的敏感點,「呀啊……不…不要……我不要了……」他疲累的眼皮正想闔上,慾望卻再次被挑起。   房內不斷傳出呻吟聲,而床上,更是有著怵目驚心的血。染在雪白的床上,形成一個極大的對比。 ※   離開了手塚,不二打算去找跡部聊聊,至少他和跡部算是交情不錯,他希望有人能夠幫他分擔一些孤獨。   叮咚…叮咚……   門鈴響了,走來開門的卻是神,不二疑惑的皺起眉頭,只見神看了他一眼,道:「跡部現在身體不舒服,如果你有事晚點再來找他。」   「小景身體不舒服?」他越想越奇怪,於是推開神,跑上樓。一打開臥室的門,就看到跡部安穩的躺在床上,但被單上卻滿是血跡,就像是處女紅一般…鮮的讓人感到詭異。   跡部臉頰旁的淚水尚未乾去,不二心痛的替他擦去,然後狠狠的往門口瞪去──神此時正站在門旁,「你給我滾開!最好別再讓我看到了!!」他替忍足感到心痛,也替小景感到遺憾。   為什麼自己老是這樣?為什麼自己總是忽略那些極小的動作?如果自己再關心跡部一點…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   聽完不二的話,神真的離開了,不二立刻打給忍足,要忍足快點到跡部家。忍足接到不二的電話,起先也相當疑惑,但隨後還是快速的趕過去,當他看到跡部的模樣,心頓時涼了一半。   「小景……」他走上前,心疼的抱住了跡部,鼻頭一酸,淚水像是水龍頭打開般的落下淚珠,「小景…小景……」他感覺自己的心好像被別人狠狠的蹂躪出血,看著跡部的睡顏,心更是不自覺的痛了起來,「對不起…是我無法保護你……小景…小景……」懷中的人兒動了動身子,雙眼微微的睜開。   「這裡是…?」忽然,跡部感到下體的疼痛,那種感覺令他蹙眉咬唇,「唔……你是…忍足?」看清抱住自己的人是忍足…而在身旁的是不二…,「忍足侑士、你放開我!」他極力想掙脫,卻被忍足抱的緊緊的。   忍足臉上露出一個欣喜的表情,「小景!你還好吧?有沒有哪裡不舒服?」跡部生氣的推開忍足,臉上的憤怒是忍足沒有見過的。   「本大爺不是說過,你什麼都不懂,憑什麼這樣問?!」他對著忍足怒吼,忍足眼中閃過一絲絕望。   他是不是…真的作錯了…所以才會得到這種報應?……   「忍足,你先回去,我和小景聊聊。」不二對忍足使了個眼色,忍足輕輕的點了點頭,離開了跡部的家。   一路上,他一直在思考……   自己,真的有資格去愛跡部嗎?   「小景,」不二臉上漾起美麗的笑容,他知道現在最需要幫助的是跡部,不是他,「可以和我說說…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嗎?」跡部轉過頭,不怎麼想回答,不二苦笑了一下,「…小景,我們難道…不是朋友了嗎……」苦澀程度絕對不會比不上忍足,跡部看了不二一眼,隨後低下頭。   不二的心彷彿被震到。為什麼…連這點…他們都這麼像?他失神的想著,心中的苦痛一點一點的增加,他這才真正知道,為什麼手塚和跡部能相處的這麼好。   他們不會和對方要求永遠膩在一起,因為他們知道,這樣的相處不一定會增加感情;他們不會對對方產生任何懷疑,因為他們知道,如果真的有第三者,對方絕對會提出分手,而自己也會默默接受……   他們的默契之好,感情也堅硬的讓人眼紅,卻因為自己而拆散了他們……他不禁感覺自己的罪惡好大…好重……   「你知道冰帝的網球部監督吧!」跡部開始說起那段暑假,神把他帶回去後所做的一切…以及所有讓他產生疑點的地方。   有時候,他真的不懂。   人,一定要有價值,才能活下去嗎?   那,他的價值,只是…這完美的身體嗎? ※   回到家的忍足,沖了一個小時的冷水澡,他想藉由這水的溫度來提醒自己,清醒一點。   跡部是不是真的很討厭自己?他不知道。跡部是不是還喜歡著自己?他沒把握。   一切,都已經不在他的料想之中了。   忽然,他想起他們暑假的甜蜜,臉上又是一個淒涼卻幸福的笑容。   「小景……」躺在床上,他漸漸昏睡過去。   但也因為沖了這麼久的冷水澡,他和學校請了三天病假。   他沒想到,這個病假,竟然讓他失去一個…能夠守住跡部的機會。 ※ 待續…… 唉唉……(嘆氣) 怎麼和打相信的感覺一樣…越打越提不起勁!!(淚奔) 沒關係!(握拳)我相信…下篇應該有 KUSO …… 畢竟回到學校,就會有好玩的人物啊啊XDDD 這篇我真的很對不起忍足~~~>口< 竟然就這樣把小景的第一次、第二次…都交給了43大叔!!(泣) 忍足~人家也不是願意的~~~~ 可是我設定的劇情就是這樣走= =+(遭歐) 不過…… 這次H增長了= =bb 應該不會有人看到是43大叔的就砸電腦吧?(汗顏) 總之~~ 文的中間會有很大串的悲處,請各位見諒>口< ★ 下集預告:   「長太郎?」冥戶皺起眉頭,「幹嘛…我又沒有不理你,只是你沒看到我在換衣服啊?」他白了鳳一眼,隨後自顧自的換著衣服。   「亮~~」鳳整個人撲上去,緊緊的抱著冥戶,「可是我們很久沒有出去了~而且你最近都一直找藉口推掉我的邀請~這樣我很失望……」冥戶掙扎了一下,想要離開,卻發現鳳死命的纏著他不放。   「……長太郎,我很熱。」冥戶臉紅的瞪了鳳一眼,「放開我啦……等一下陪你去逛逛就是了……」真是的,怎麼這麼怕寂寞啊! 鳳冥真是個可愛的配對X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