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周瑜中心–那時




  自從孫策離開後,這是第幾次失眠?

  周瑜自嘲的笑著,看著已昏黃的太陽。他不記得孫策離開了多久,也不記得什麼時候開始失眠,只記得自己肩上增加了許多壓力。

  他必須要好好的輔佐孫權,讓孫策死而無憾,也讓他報答孫家對他的照顧。

  只是,這個責任讓他感到喘不過氣來,身旁少了那總是逗他笑的開心果,少了那總是嘰哩呱啦講不停的笨蛋,好像安靜太多了。安靜到,他以為大家都早早就跑去休息。

  「周郎。」他沒抬頭,只是讓小喬擔心的站在一旁。眼前公文如山,恐怕不是一兩天能解決,他苦笑,而後伸了個懶腰,小喬體貼的上前替他按摩搥背,雙眼無限柔情。

  但他沒有其他的反應。他不再像以前一樣,笑著和小喬說,今天伯符竟然被馬擺了一道,被狠狠的扔下馬;他不再和以前一樣,拉著小喬的手說,等著吧,他和伯符的鴻鵠大志就要實現了。

  他只是被動的坐在那,感覺身上力氣一點一點的消失。他一點也不想就這樣去見伯符,至少在江東稱霸天下前,他沒有這個臉,但是,這好像不是他能決定的。

  「周郎。」小喬又喚了一聲,這次他稍稍點了點頭,表示有在聽,「夜深了,我們就寢吧?」周瑜淺淺地嘆了口氣,而後站起身。

  他知道時間差不多了,他不該這麼想念孫策,「小喬,」終於,他喚了聲她的名字,「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吧,就今天。」小喬紅了眼,從後輕輕抱住了周瑜。

  她哽咽的聲音讓他不捨,她的話語更讓他了解自己的殘忍,「周郎,我只想告訴你,你還有我,我可以幫你分擔的。」她咬著下唇,放開了手,朝周瑜苦澀地笑了笑,「你好好休息吧,我去陪姊姊。」不待周瑜說話,便轉身離開。

  她知道,他需要的只是時間。

  但他不知道,時間是不是他需要的。





  他做了個夢。

  「公瑾,別看公文了,陪我去射箭吧!」孫策拿著弓箭,看著正在批改公文的周瑜。

  「不行,昨天我已經浪費夠多時間在陪你練劍,今天一定要看完這些公文。」

  「我特准你不用看公文!」

  「伯符,別公權私用!」

  「可是---」

  「夠了,」周瑜做出停止的手勢,頭也不抬,只是埋首於公文堆中,冷冷地道:「你去找子義吧,不然找仲謀也可以,叫仲謀多到外頭走走,別一直悶在書房裡。」

  孫策沉默了一陣子,而後:「你不也一直悶在書房裡?」

  「我這是公事。」好沒說服力的理由。孫策悶悶的想,天知道昨天練劍周瑜也才練沒幾個時辰,就一直叨唸一堆他有聽沒有懂的事情。

  「那我這是命令。」孫策一把搶過周瑜正在看的公文,「和我去射箭,我要訓練你的能力。」好個訓練,我看是玩吧?周瑜忍不住在心裡吐槽,卻無可奈何,既然這傢伙這麼愛公權私用,也罷,反正重要的公文已經事先看過,這些待傍晚再看吧……周瑜無奈的想,只得站起,和孫策一同射箭去。

  見周瑜乖乖投降,孫策這才笑了出來,「我就說嘛、公瑾,偶爾出來走走不是挺好的?」偶爾?你確定這是偶爾?周瑜也笑了出來,騎上孫策替他選的白馬,兩人往森林前進。

  然後,他醒了。

  他傻傻的看著窗外,太陽刺眼地照射進來,穿透過玻璃的陽光,暖暖地灑在他身上。他笑,大笑,笑到無力,笑到差點沒氣,卻停止不了眼角滑落的淚水。

  也許,他該醒了。


-END?


  後記:
編號080531,枒。

最近看了電影「PS:我愛你」,真的很感動。
當最親密的人離開後,我會作出怎樣的反應?我不曉得。
如果可以,我還真希望一輩子也不會曉得。

雖然個人覺得,伯符離開後,公瑾不會持續悲傷太久。
畢竟他是個很懂得控制情緒的人。
但伯符對公瑾來說,應該是個很特別的存在吧。
如果是很特別,特別到爆炸的存在,那公瑾會有怎樣的反應?

人家說,不哭的人心裡總是最難過。
那種無聲的痛,才是真正的痛。

不過像我這樣的單細胞生物,應該不會有那天,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