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漢武帝–長門賦


  夢裡,那女人恨恨的瞪著他,淚水佈滿清秀的臉蛋。他皺了皺眉頭,看著那女人,熟悉卻又陌生,到底是誰?除了衛子夫,還有誰能讓他有這麼強烈的感覺?

  彷彿回到兒時,他和一位大他幾歲的女孩一起玩耍。

  他總稱她阿嬌姊姊,兩人自幼便膩在一起,不是在涼亭、就是在花園,什麼童玩阿嬌都有,什麼童玩阿嬌都會玩。常被孤立在一邊的他,見阿嬌開朗大方的模樣,心裡對她的好感是一天比一天多。

  有次,阿嬌的母親在大家閒聊時,問他:「我把阿嬌姐姐嫁給你為妻好嗎?」他瞄了眼阿嬌,只見阿嬌微微低下頭、滿臉通紅,羞答答的站在一旁。他年幼不懂事,只是單純覺得阿嬌姊姊是個很好的人,便回答:「好啊!如果阿嬌姊姊嫁給我,我就蓋一棟黃金屋子,把她藏在裡面!」

  但那都是過去式了。


  他揉了揉雙眼,疲倦的打了個呵欠。最近匈奴的事情夠他煩了,卻又一直做惡夢……他正準備站起身,想活動活動筋骨,一雙手便輕輕按住了他的肩膀,溫柔的替他按摩。

  「再怎麼忙也要休息一下吧?嗯?」原來是他的嬌妻衛子夫。他回頭,對著子夫笑了笑,表示自己還有精神,卻見子夫怎樣也不肯他離開位子。

  「我去找衛青,談談這次北伐匈奴的事……」

  「不,你好好的休息,」子夫不太高興的皺起眉頭,「要是把自己累壞了,哪有點子去想策略呢?衛青晚點會過來,你先去睡一下,補充體力。」見子夫如此貼心,他只覺內心一陣溫暖,剛剛的夢完全拋到腦後。

  他順了子夫的意,先去補充體力,待衛青到宮裡時再請人叫他。

  於是,他又做了一個夢。這次他心痛的連淚水都無法克制,卻不曉得為何這樣的痛心。他望著女人坐在冷宮盼他探望的模樣,忽然覺得自己真是個過分過頭的人。

  那女人的頭髮白了幾根,雙眼也不在光采,原先帶點嬰兒肥的臉頰消瘦不少,更是頻頻咳嗽,身子搖搖欲墜。女人低著音的唱歌,有一句沒一句的,像是回想到什麼,淚水緩緩從眼角滴落。他整個人從床上跳了起來,汗水涔涔,吸了幾口氣,才定下心。

  這時,衛青剛好來了,他也只好拋下這事,先去煩惱匈奴該如何解決。


  終於擬定好北伐計畫,就等著討伐行動了。獲得短暫自由的他,不經意地打開書櫃。

  他隱約感覺鼻頭酸酸的,在看到《長門賦》時。那是司馬相如為阿嬌寫的,他想起來了。陳阿嬌原是他妻子,但後來他把子夫帶回宮裡,雖然中途阿嬌不斷的阻撓他和子夫,讓他倆長達一年沒見面,卻阻不了他愛子夫的心。

  在阿嬌多次與子夫爭寵後,他漸漸覺得阿嬌是個心胸狹宰的女人,再加上阿嬌召女巫入宮,這是多詭異的事情?於是,他就把她關在長門宮裡,再也沒去找她了。此時的他,也娶了子夫作皇后。

  他不曉得阿嬌在長門宮怎樣,但她私下請求司馬相如寫《長門賦》,試圖挽回他的心。雖然看完《長門賦》時,他真的心軟了,但怎樣都覺得阿嬌以前待子夫太過分,所以狠下心沒去找她。

  如今想起,忽然有些感慨。他和陳阿嬌是青梅竹馬,小時後感情是如此要好,原以為娶她為妻會是很完美的結局,卻不曉得她是如此善忌的女人。皇帝有多個妃嬪,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不是有句話是「後宮佳麗三千人」?他也才納一妾就忌妒成這樣,肚量也太小了吧。

  於是,他再也沒去想阿嬌的事情了。



-END?



  後記:編號080112,凜犽。

其實對於陳阿嬌,一開始並不太喜歡。
總覺得她是個小氣的女人,畢竟我是拿她和子夫比較的。

但事後想想,陳阿嬌這樣有什麼不對?她忌妒應該才是正常的。
有哪個女人能大方到,和大家分享丈夫?雖然子夫做到了。
雖然覺得她很可憐,不過就是這樣囉,歷史上哪個皇帝不好色呢?

不過個人真的很喜歡漢武帝,當然是只限於前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