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3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幸村×自創】不想談戀愛



  太陽很大。

  幸村用手遮著額,坐在指導椅上看大家練習。
  他稍微打了個呵欠,「不用躲了,唯子。」哎、他都已經看到草叢後的她…躲的也太不好了吧?苦笑,微微轉身,看著一旁露出尷尬表情的切原。

  「哇!妳真是……」嗯、該怎麼形容…切原冒了滴冷汗,看著從草叢裡站起、拍拍裙襬的金髮女孩,露出無奈的表情,「妳真是太有勇氣了!」他只想的到這個形容詞。

  金髮女孩翻了個白眼,走到幸村面前,「精市!你應該可以給我答覆了吧?」咬著下唇,她努力平息自己心裡的緊張,此時此刻也只能豁出去了。

  幸村無奈的嘆了口氣,想起上星期,這女孩和他說的事情。


  他是立海大網球部的部長,幸村精市。聽說很多學校都很怕他,因為他是唯一能控制全部網球部的人,雖然他覺得這些並沒有什麼。

  就在上星期,幸村要去拿社團報告時,被金髮女孩攔下了。
  金髮女孩是冰帝跡部景吾的遠親,同樣有著金黃的秀髮、碧藍的雙眸,他記得跡部要他好好照顧這孩子,只是他最近沒什麼時間去找她。

  「你還記得我嗎,精市?」微微嘟起嘴,女孩不太滿意的說著。她曉得幸村一定很忙,身體虛弱、又身為網球部部長,但…她是跡部景吾要求照顧的人欸!這樣不會太沒禮貌了點嗎?

  幸村抱歉的笑了笑,「草川、我……」尚未說完,便被女孩打斷:「叫我唯子!」幸村眨了眨眼,疑惑的看著女孩,只得無奈的說:「嗯…唯子,我最近比較忙,沒時間去找妳。」

  「這些我知道!但是,你們社團不是有副社長?」

  「呃,嗯、有。」

  「這種事交給副社長就好了!」翻白眼,不悅的道。

  沉默了下,幸村重新露出笑容,「嗯…那唯子,妳今天放學有空嗎?」女孩點頭,於是幸村繼續說:「我帶妳在校園裡走走,以後有事妳來網球部找我就可以了。」換言之,他的任務只到這裡,無能為力了。

  女孩哼了聲,不太開心,「這樣而已?」

  「…妳想逛兩圈?」似乎不太懂女孩的意思。

  生氣的跺腳,「算了算了!放學我在這裡等你!」真是氣死她了,怎麼會有這麼呆的人!

  女孩叫做草川唯子,跡部景吾的遠親。
  之所以會進入立海大,是因為跡部的幫忙,但據說,想進立海大的原因是,希望能和幸村當好朋友。幸村是從真田那邊得知消息,但對於這件事,幸村並沒什麼想法。

  『說不定她暗戀你很久了?』切原開玩笑的說著。
  幸村露出淺笑,『赤也想跑操場嗎?』於是切原立刻閉上嘴。

  他並不懂這些愛情,對他而言這些也太早。所以他決定忽略一切,什麼原因、什麼跡部故意的安排、什麼唯子眼睛裡釋放出的愛意……
  這些他才管不著,也不想管。

  而今天,是他第二次和唯子說話。第一次,唯子給他的感覺就不太好,有點任性,但也不是說任性就不好,只是他對於這樣的女生很沒輒。
  但今天,唯子給他的感覺,只有…超級任性可以形容。

  「精市,怎麼了?」剛從圖書館出來,便看到幸村站在原地發呆。真田走過去,搖了搖正在發呆的幸村,有點擔心的問道。
  幸村露出笑容,「沒什麼。弦一郎來借書?」走在真田身旁,試著壓住心裡的厭惡。說真的,他不太喜歡那個叫唯子的女孩,就算是跡部推薦的。

  「嗯…幫別人借。」拿出手上的兩本愛情小說,「班上很多人喜歡,蓮二就說想看看。」內容應該就是雜七雜八的愛情吧。
  「呵呵,弦一郎拿著這種書,如果被老師發現,不知道會怎樣。」

  看著幸村勉強的笑容,真田嘆了口氣,「…精市,你可以直接說出來的。」手撫上幸村的臉頰,輕聲道。
  眨眼,一副不用擔心的模樣,「放心,我沒事。」堆起笑容,剛好傳來鐘聲,「上課了哪……」真快,可惜他還不想回教室。

  「不然陪我到學生會處理一些事情吧。」寵溺的看著幸村,真田牽起幸村的手,忽略幸村訝異的表情,往學生會前進。

  朋友就是這樣,總給你意想不到的驚喜。
  幸村在心裡偷笑,甜甜的踏著腳步。

  「弦一郎、幹麻走這麼快嘛。」
  「我沒走很快啊。」
  「你明明就走很快!」
  「是我腳長,抱歉了,哈哈。」

  夏天傳來陣陣涼風,操場上空無一人。寧靜的走廊,不時傳來兩人的嬉鬧聲。
  也許,在這樣的涼風吹拂下,他能暫時忘記唯子的事情。


  時間是無情的,也是很快的。

  「唉……」難得,幸村嘆了口氣,他終於掛不住笑容,轉頭和仁王說:「哪、仁王…如果有個你討厭、卻不能討厭的人,待會就要和你一起逛校園,你會怎麼辦?」眨眼,無辜的表情讓仁王笑了出來。

  歪頭裝思考樣,「這個嘛……」見幸村期待得到答案的模樣,仁王拍拍幸村的頭,「能拒絕當然就拒絕囉!如果不能,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呀。」不過他還沒遇到這麼衰的事情就是,通常他都是愛恨分明,了當直說。

  「…就是不能拒絕、才苦惱。」趴在仁王的桌子上,有氣無力的說著。
  「怎麼了?是跡部的那個遠親?」倒是連名字也沒聽幸村說過,只知道身分是跡部的遠親而已。仁王看著懶洋洋的幸村問道。

  微微點頭,「嗯…是景吾拜託的,怎麼能拒絕?」想想,跡部可是他的好朋友呢,讓他有最好的醫療設備治病,多虧了跡部。
  「哎,別想太多嘛,」努力開導幸村,仁王掛著笑容道,「那女的雖然很任性、很討厭,但只要陪她逛校園就好了啊,別想太多!」幸村苦笑,也只能這樣了不是嗎?

  「好吧,幫我和弦一郎說一聲,要麻煩他管社團了。」
  「他管社團都已經管出心得來了……」
  「我上戰場囉。」調皮的眨眼,幸村拿起書包,離開了教室,卻始終沒看到仁王露出的苦笑。

  「真是辛苦了幸村。」從口袋拿出眼鏡戴上,逆光的程度嚇人,「也該叫雅治別每次都開同樣的玩笑……」只是這次沒發現的幸村,很詭異啊……

  以往,幸村都會發現裝扮成彼此的他們,今天,幸村卻毫無精神,一心只想擺脫那個纏著他的女生。站起身,將書包提起,黑色皮製的書包看起來格外沉重。

  「草川…唯子?」冷冷的勾起嘴角,柳生起步離開了教室,「我倒是很想知道,她為什麼要一直纏著幸村。」


  已經在網球部社辦久候多時的唯子,一看到幸村便衝上前,「精市!」她滿臉笑容的抱住他,只見幸村微微嘆了口氣,「我等好久了!你怎麼每次都這麼慢啊。」唯子不太滿意的道,「算了,沒關係,我們快點去逛校園吧!」她一個人興奮的說著,沒注意到幸村疲倦的神情。

  「嗯…唯子,妳想從哪裡逛?」
  「都可以,反正逛校園就這樣嘛,哪裡開始都一樣!」

  幸村苦笑,他沒見過這麼隨便的女孩。印象中,學校很多女生和他表白過,他也試著和一些女生交往,當然,是在真田的建議下和她們交往。但記憶中的,那些女生都很可愛,害羞、善良、有點天真,要不就是很溫柔、體貼,倒是沒見過這麼任性的。

  「這麼隨便的開始,怎麼會有好的結尾呢?」一個穿著冰帝制服的藍色身影走來,幸村微微笑了下,看著少年一手抓住唯子的領子,「草川,妳應該知道,小景要妳來這裡,不是要妳死纏幸村的吧?」語氣帶點不滿。

  「放開我,忍足侑士!」唯子揮動手,試著逃脫,「喂,這是我和精市的事情,你不要管啦!景吾不是也要你好好招待我?哼!」反過來教訓忍足,唯子的領子卻被抓的更緊。

  忍足向幸村點了點頭,「幸村,這幾天真是辛苦你了。」幸村搖搖頭,禮貌性的笑了笑,「小景要我把這傢伙帶回去冰帝教訓,雖然還沒辦法幫她辦轉學,但…她以後不會去找你了,放心吧。」

  呼,終於結束了。幸村在心裡想著,微笑目送忍足和唯子離開,忽然覺得心情整個輕鬆了下來。正當他準備進社辦時,唯子卻忽然抱住了自己,也許是掙脫了忍足的箝制,她又跑來了。

  「幸村精市!你這個大笨蛋!我喜歡你!」唯子抱的很緊,也確實嚇到了他。幸村想,自己從沒見過這麼大方的女生,這麼直接的說出心裡的想法,而不是透過文字。

  忍足無奈的看著唯子,又看了眼手錶,這麼晚回去,大概會被跡部唸吧,「…草川,妳不該這樣給幸村添麻煩。」把唯子抓走,忍足再次和幸村道歉,這才離開。

  幸村感覺自己的頭腦亂烘烘,他知道自己絕對不喜歡唯子,卻有點為唯子感到難過。如果是自己,這麼喜歡一個女生,每天為了她犧牲很多時間,卻得不到她的青睞…還被嘲諷說是麻煩…心裡一定很不好過吧?

  他這麼想的時候,頭忽然被拍了下,「精市,怎麼了?」是真田,真田擔心的看著他,剛從社辦走出,應該是沒看到剛剛那幕。

  「不,沒什麼。」他搖了搖頭,走進社辦。不管了,現在社團才是重要的。


  回憶到這裡結束,幸村拉回現實,看著唯子。

  「…妳…很喜歡我嗎?」幸村用複雜的眼神看著唯子,他想,如果唯子說很喜歡的話,他可能會心軟。雖然他知道,自己並不喜歡唯子的個性,但他想…時間應該可以改變一個人吧,他會慢慢接受的。

  唯子點了點頭,沉默了下,卻又搖了搖頭,「如果精市不喜歡的話,直接說就可以了。」上次被忍足抓回去後,跡部說了很多。

  跡部說,如果對方不喜歡妳,妳卻一直纏著他,只會造成他的困擾。然後又說,愛情不是一個人建立,而是需要兩個人經營,只有妳這樣一廂情願的付出,根本沒意義。

  她其實都知道,幸村和她在一起時,露出的疲倦表情。但她確實被愛沖昏了頭,也許這不是愛而是普通的喜歡,但她很想和幸村在一起,因為和幸村在一起的感覺很好,會讓人不自覺放鬆心情。

  「我……」幸村咬著下唇,疑惑著自己該怎麼答覆。以往,他都不會答應,因為他知道現在重要的不是愛情,愛情這種東西,對他來說還太早。

  和他交往過的女生都知道,他對愛情還太青澀,甚至沒有打算經營的想法,所以都自動退出,從不強迫他。但唯子這種強烈的攻勢,卻讓他知道,自己在愛情上竟是這麼惡劣的人。

  他思考很多,他對唯子的感覺是這樣,覺得唯子任性又愛拿跡部當靠山,但自己呢?自己輕浮隨便,從不在乎愛情,直到女方覺得這段愛情不像愛情,決定退出。
  有哪次,他是為了女朋友翹社團?沒有,都是女方翹社團陪他。

  …原來他是這麼惡劣的人啊……

  「我現在沒辦法接受妳的告白。」幸村苦笑了下,「不是我不喜歡妳,而是我現在沒辦法…沒辦法對愛付出。」如果現在接受唯子,那自己也太惡劣了。明明不懂愛是什麼,明明無法為愛付出,卻還自以為能帶給對方愉快,這樣不也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沒關係,我早就知道了。」唯子笑了出來,很開朗的笑著,「那我走了,我不會纏著你了,再見!」她跑開幸村的視線,但幸村知道,唯子過幾天就會轉學了。

  「赤也…你覺得,我是壞人嗎?」幸村忽然覺得心情很沉重,他問了還坐在一旁的切原,只覺自己罪惡感很重。

  切原拍拍幸村的肩膀,「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壞人,但你是男人!」如果是他,可能不敢拒絕吧。他害怕女生因為被拒絕而流淚,他什麼都不怕,就怕女孩子的眼淚。

  「…廢話,不然我是女人嗎?」重展笑容,幸村起身,伸了個懶腰,「嗯,赤也偷懶很久囉,上場熱身吧!」切原調皮的向幸村敬禮,便跑到網球場上。

  陽光真的很燦爛。

  「精市,我們也打一場吧。」
  「哦?那弦一郎可別輸囉。」
  「這次不會輸了!看我的吧,別鬆懈了!」
  「呵呵,通常弦一郎這麼說,就一定會輸。」


END?


很莫名奇妙的一篇?囧
主要想表達的,是「原來幸村也會拒絕人」(什麼

沒有啦,其實我一直覺得幸村好像沒什麼想法(喂
就柔柔弱若沒個性這樣(被巴
如果遇到一個有強烈攻勢的女孩,不曉得會怎樣XD

但打出來,好像也沒怎樣嘛。(炸

就一直回想、然後探討愛是什麼(汗顏
好吧,正好今天是情人節,沒情人的情人節(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