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21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羽倉知月×柚木時緒】051:拒絕疏離逃脫

  『時緒,最近晚上都要補課?』   『嗯、最近家裡發生了些事情。』   『…妳還可以吧?』   『唔…?什麼可不可以?』   『…沒、沒什麼……如果有需要,就和我們說一聲吧。』   那個老是在背後捉弄人的傢伙,忽然這麼說。   怔怔的看著他,那個有著金、黑色混雜,猶如稻草般的短髮,凌亂卻有秩序,看上去約有一百七十五公分的高挑身材,一身白色西裝,溫文儒雅卻帶點風流。   …怎麼說,那傢伙也是我的老闆,客氣一點叫他好了。   剛剛描述的那個人,就是「調琴」這家Pub的老闆,羽倉知月。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最喜歡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整人。或者更精確地說,是戲弄人。   『…這麼輕易就准假了?』真是難得的輕鬆呢?我苦笑,看著知月撥弄了下遮住額頭的瀏海,隨後對我笑了下。   『我都不知道…時緒這麼喜歡麻煩?嗯?』笑裡藏刀的模樣還挺恐怖的。我哈哈地笑著,做出一個「感謝」的手勢,轉身離開。   雖然說這樣很老套,但是還是稍微自我介紹一下吧。   我是正在調琴擔任服務生的打工小妹,柚木時緒,很多朋友聽到我的工作場所都感到非常羨慕,畢竟老闆是不輕易僱用女服務生的,一來怕惹事生非、二來覺得女生在Pub只有消費的功用。   在這間Pub中,你可以要求酒保陪你喝酒、或是談天,簡單來說,酒保的存在就和公關一樣。這背後又有偉大的意義了,一來可以減少不必要的開銷,二來可以炫燿…炫耀說我們這間Pub有多棒的公關……。   沒錯,不要以為你聽錯了,我們的老闆就是有這種嗜好。   因此,我的同事,只有男生。   而這群男生,就是現在女生哈的──美形族。   好吧,只是今天的重點不是這些。鏡頭轉回來,在得到老闆的同意,我在眾目睽睽下離開了這吵鬧的工作場所。   其他的工作夥伴下次再介紹給各位認識。   熟悉的音樂聲自包包傳出,依音樂來判別,可以知道這是我母親打來的電話。   最近要回家處理的事情,就是父親在國外經營的公司面臨倒閉,目前已經負債累累,母親已經決定要和他離婚…。   當然,這些事情是我這星期三,從阿姨那邊聽來的。   『喂?媽,我現在在路上了……是,很快就到了。…好……就這樣,再見。』   平凡的對話,毫無起伏的聲調。   打開家門,一切彷彿的變了樣。那個總是走在時尚尖峰的母親,雙眼下還有深深的黑眼圈,連衣服的搭配也無心管理,看來這次的離婚是無法避免了。   我苦笑,遞上一件外套給她,『媽,妳這樣看起來好滄桑。先去休息一下吧,我坐在這裡等小阿姨她們回來。』阿姨早就在廚房煮中餐,而媽媽應該是還沒和外公婆說……   『嗯……她們到了就來叫我。妳啊、沒事就叫妳爸不要在這樣,拈花惹草,惹出一堆麻煩…結果每次善後的都是我!』   這點抱怨是正常的。我如往常般聽完這些母親要我轉告的叨絮,便催促著她上樓休息。   坐在沙發上,我沉默不語地看著放在窗旁的相片。那樣式普通的相框上,積了些許灰塵,母親和我節省所以沒有請傭人來幫忙打掃,但是每早必須充份補眠、我中午就必須去上學、晚上又有打工…忘了說,母親的職業是巴黎某名牌特別請到的服裝設計師,基本上休息時間很不一定,但工作時間都在寧靜的咖啡廳,很少在家。   『妳爸也很久沒回來了──』阿姨若有似無地望了我一眼,語言中似乎另有涵義,『妳媽就是知道這點,才會挑在這時候離婚。』…這麼說,似乎也是。就這次,父親一到國外就幾乎沒有聯絡家裡……往常至少,一年還能接到父親一通電話…。   嘆了口氣,視線不自覺飄回那相框。照片上的三個人,分別是爸、媽、還有我,我們三人開心的站在一間國小前,比著YA的動作。   我苦笑,那張照片現在看來,竟是如此諷刺。   後來,小阿姨也趕來了。就在我們幾個女生的討論下,母親更加確定要和父親離婚。   得到這個結果已經是傍晚九點,差不多該去補課了。我提起準備好的書包,向家人說聲再見後,便往學校前進。   最近中午都沒時間去上課,只能上晚上的課,但這樣其實吸收的不是很好……希望明天就能變回原樣,照常中午上課、晚上打工。   走進教室,還有十幾分鐘才打鐘,教室仍是鬧哄哄的,這種吵鬧在此時聽起來異常刺耳。   終於,再打鐘後,教室這才安靜下來。   …真是恐怖的同學們。   有「美女老師」之稱、又很健談的英文老師,在今天閒聊中,不經意聊到有關「爸爸」的事情。我豎起耳朵,倒想知道父親還能有怎樣的印象。   父親不就是要為家打拚、只會喝酒作樂的壞人?   冷冷地勾起嘴角,用手撐著頭,頗不在乎的聽,英文老師那甜美的聲音。   『在我結婚的那年,我爸和我媽吵翻了,怎樣也不願意把我嫁出去,還把我說的像是沒人要的笨新娘呢。』老師幸福地笑著,隨後歪頭想了下道:『我想、到時候我女兒嫁給別人,應該也是我老公在哪邊哀號,而不是我在那邊難過。』   聞言,我沉默了下,有些羨慕的看了眼老師。   我從來不知道,原來「爸爸」是這樣的人……我想,我一輩子也無法體會,那種被父親疼愛的感覺吧……說實在的,對於父親的印象早已模糊,連個人影也不太記得,只知道,似乎有個叫做父親的人在國外。   父親真的有這麼好嗎?帶著這個疑問,我坐上公車準備回家,看到一對兄妹。在煞車時,哥哥及時抓住妹妹的手,然後敲她的頭罵她笨蛋,但妹妹卻笑的很開心。   我沒有任何兄弟姐妹…或許說,我的哥哥、弟弟就是調琴的他們……   看著那對兄妹離去,我再次感到寂寞。身邊沒有依靠的…寂寞。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不太專心。滿腦子都是離婚的那張紙,以及母親用特殊管道得到的父親印章……當然也有騙到的手印。如此一來,要離婚只是時間的問題了,但…如果母親真有心離婚,明天他們就沒有夫妻關係了吧?   『笨蛋,看到我不會打聲招呼嗎?』熟悉的聲音忽然出現在耳邊,害的專心思考的我嚇了一跳,但當然不能表現在臉上,我立刻換上笑容說:   『欸?知月,我記得你今天的行程是──』   還沒說完,那傢伙就直接幫我說了,『陪季去探望母親?這是中午妳離開後就完成的事情,別忘記我做事一向有效率。』這麼說、我做事就沒效率了?…真不愧是個愛拐彎抹角的笨蛋……   另外,順便介紹一下好了。他剛剛說的「季」,是調琴的服務生之一,名叫花見幸季,是個很溫柔、卻有很多怪點子的男生,之所以會到調琴工作,是因為母親身體不好,必須在醫院,醫療費數目不小,只好到這裡工作。   『那…他母親狀況如何?還好吧?』我小心翼翼地問,只見知月翻了個白眼。   『如果狀況不好,我還會出現在這裡嗎?』   ……似乎是這樣哦?我汗笑,希望能混過這點尷尬。   『……那妳還好吧?』知月似乎很擔心我的狀況,我也同樣翻了個白眼給他。   『如果狀況不好,我還會笑著和你聊天嗎?』   知月沈默了下,拍拍我的頭,『不要逞強,如果真的很累,我就准妳十天假吧。』   忽然心裡一股暖暖地,我笑了出來。   『嗯。』   就像我的哥哥一樣。   給我溫暖,讓我不自於被社會的現實給冰凍。   那些拋棄什麼的,就先算了吧。   就算妳也要把我拋棄,我也不會說什麼。 END? 又一個很奇怪的東西 囧 總之終於有東西可以丟出來了~嘿嘿…b 這個是目前預定要打的自創文,調琴系列之柚木的回憶(汗) 時緒應該算是單親家庭吧? 雖然有父親,卻是虛有其名,實際上在外的外遇對象有多少還不知道…… 所以非常渴望能有『父親』。 啊啊,全篇重點已經不在知月&時緒身上了嘛! 算了算了,這兩人本來就不適合甜蜜的感覺=口= P.S:   因為就要升高中,課業壓力會越來越重。   所以,本人已經鐵了心,高中的三年中,有一年完全不『玩』電腦。   就是高三的時候。(反正還有三年才會高三XD)   所以,三年後…這裡可能會大停文吧b、哈哈……   我會先把一些文打起來,存著,等三年後再放出來……  (所謂的倉庫Orz)   請各位祝我考上好大學吧XD,還有能夠順利上高中ˇ   嗯嗯,就這樣,下次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