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來也!!
  • 103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忍跡】079:bird cage

※   又是第幾次熬夜了?   忍足看著手錶,無奈的嘆了口氣。沉重的壓力讓他不再有多餘的自由,現在連準時睡覺都成了種奢侈,他從沒想過跡部是這樣跟著壓力成長,甚至努力的達到,只為了不讓父親有機會唸自己。   苦笑了下,他不忘提醒道:「小景、時間不早了哪,你先去睡吧?」看著書桌上一大疊的資料,語氣就輕鬆不起來,他真的覺得現在累的好痛苦,精神上的疲累、倦怠,他快不知道自己能撐多久了……   雖然國中時被稱為天才,功課也是無懈可擊的完美,但這些他不想讀的東西,要他一個月內全部吸收…真的太困難了。他看著桌上的行事曆,十月底就必須結束這些課程,然後立刻接手。   「…小景?」沒聽見回應,忍足轉過身,才發現跡部又睡著了,在沒有任何外套披著的狀態下。   將掛在椅子上的外套拿起,蓋在跡部身上,並在跡部的唇上留下淡淡一吻,忍足才終於露出笑容。   他忽然很慶幸,跡部就在身邊。只要看到跡部可愛的模樣,內心的任何不適都會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微淡的甜蜜,儘管非常不明顯。   走回位子,卻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那小心翼翼的腳步聲,讓他立刻知道來者何人,「不二、你還沒睡?」有些訝異的回頭,忍足見不二將門關上,坐在一旁的沙發上。   不二掛著甜甜的笑容,「很累了吧?」   自從手塚國光出車禍送醫不治後,跡部就把不二留在跡部宅中,說是這樣不二才不會沒人照顧。離那天喪禮也有七個多月了,從一開始的絕望,到後來幾乎是被跡部、忍足慢慢帶出陰霾。   笑容裡沒有一絲憂鬱,這讓忍足安心了不少。   忍足站起身,伸了個懶腰道:「累是會,但這畢竟是為了小景哪!只要小景開心,做什麼都值得。」雖然口頭這樣說,忍足卻還是忍不住拿下平光眼鏡,打了個呵欠。   他從來也不是工作機器,跡部父親派的工作真的偏過量,讓他有點無法適應。   不二見狀,上前替忍足按摩了下肩膀,怎麼說、忍足也是救命恩人嘛。   呵呵的笑了笑,雖然手上還在按摩著,語氣卻調皮的說:「還有很多文件沒看,請繼續努力吧。」夾雜幸災樂禍的話語,聽的忍足很不是滋味。   他對不二翻了個白眼,輕鬆的回了一句:「下次我一定叫小景把你送回家……」   他們一人一句,有說有笑的聊天。   但卻始終沒發現,跡部的手微微打顫。   他其實根本沒睡,只是沒有力氣去移動身體,他忽然發現自己的軀體就像是沒有神經般的,只能坐在一旁,其他什麼事情都不能做。沒錯,就像是植物人一樣,他好痛苦。   然而,聽到那些談話,他不自覺的感到心頭一緊,那種酸味兒刺鼻的難受,就像是活吞了兩顆檸檬一樣…酸的害他淚水在眼眶打轉,卻倔強的咬唇,不讓自己有脆弱的時候。   從來都沒發現,自己竟然會有如此恐懼的時候。   他另一隻手覆上自己打顫的手,試圖讓心平靜些,卻發現自己害怕的原因是這麼可笑。   ───他記得,不二是位美人……      美的連忍足也稱讚過……   那年暑假,他們和青學第一次的PK練習賽中,忍足對上了不二。   當時他們都只是國一,這些競賽也只是私下玩玩的,畢竟跡部和不二是舊識。   當時,和不二比完網球的忍足,說了一句讓跡部有些吃味的話。   「不二真不愧是手塚看上的?果真是美人。」   他當然知道,中學網球界都有傳一些類似謠言的東西。   像是,少見的美人:幸村、不二。   沒有人和他說,其實他也是裡面的美人之一,畢竟大家用膝蓋也想的出來,說出這句話,跡部會有多生氣。   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很少對男性發出稱讚的忍足…說了那句話。   隨即,像是要印證自己所說的話一樣,忍足繼續說:「他兼具男生沒有的柔、甚至讓人有種『彷彿看到女生』的美…不、說不定那種美是女生無法營造的……」   頃刻間,他只覺得自己內心波濤洶湧,極度感到不滿。   只是,事後他想想,的確,不二真的有資格被稱美。   他那種柔和的美、纖細的線條,矇矓中透著嫩紅的唇瓣……   若不二是女生,他想,他絕對會追。   忽然,他覺得,自己不像自己了。   怎麼如此喪志?怎麼…失去了信心?不是曾被高年級的罵囂張嗎?當時的氣勢到哪去了?跡部家是不准有這樣懦弱的小孩──   接著,他打了更大的冷顫。他想到,自己是沒有資格追求幸福的。   忍足最大的錯誤,就是…和他許下同樣的願望。   那曾是願望的Forever,現在想起來竟是如此諷刺。   也許忍足很討厭、很討厭他好一陣子了,只是因為心軟而沒說?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這裡,他忽然覺得心碎的好痛。   但隨即,他又被自己的想法再次嚇著。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竟然和喪家之犬一樣?失去安全感、自信心和勇氣?他還記得,自己曾用自信得到一切…冷漠的偽裝、無異間瀰漫於彼此的距離感,那些都曾是他自傲的一切……   他想,自己一定是瘋了,遺忘忍足曾有多愛他。   所以…他決定,暫時不要用這些問題煩自己……雖然,他已經沒把握,自己…是否有資格永有愛…… ※   再次有印象時,已經隔天了。   今天是星期幾呢?隱約只記得,他生日,是在十一天前慶祝完的……   「…侑士…?」他出聲喚,卻沒聽到腳步聲、甚至身旁的床單一點溫度也沒有。這種感覺不會錯。他感到一股冷流逼上頭頂,害他極度不舒服的喘了喘。   靠著雙手站起身,在跌跌撞撞後終於找到門,跡部決定,自己去找忍足。   他不曉得,忍足怎麼會不在自己身邊,畢竟平常,都是在忍足的溫度下起床。   但,他的雙腳,忍不住往印象中、自己給不二的那間客房走去。   只有在這種時候,他好討厭自己。   作出這種舉動,就表示自己不信任他們……!   走到不二房間附近,他才聽到忍足的聲音,雖然他不知道現在他去的,其實是自己的房間。忍足和不二有說有笑,似乎很開心的樣子……他咻的一聲,跌坐在地上。   一陣難受的感覺,令他反胃,甚至隨後,肚子痛到他想撞牆。   但他也真的撞了,他心痛的把頭抵在牆上,一次又一次的輕撞著,雙手抱著腹部。   侑士───   如果我選擇相信你,會不會成為你的負擔? END? 嗯、只有兩千字(炸) 我知道很短,可是這是難得的即興創作嘛ˇ(啥) 雖然這篇也是怪怪的,而且超沒有悲的Fu…… 不過最近很少打悲文,所以小打一下,試試身手Orz 這個,如果真的很傷眼,我在這裡說抱歉(倒) 還有,我要和小景說對不起,又把你寫成這樣…嗚嗚、抱歉QAQ” 這後面是有想劇情,可是忽然覺得「劇情停在這裡似乎比較完美?」,所以就沒有繼續……畢竟後面想也知道,是一連串狗血的情結。 這裡想問各位一件事,看完後,大家覺得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忍足變心?還是小景想太多?又或者…? 還有,他們去小景房間做什麼?為什麼有說有笑? (怎麼好像自己在打下集預告的感覺b) 總覺得打續篇會比較有趣,每次新想一個內容,頭腦就無力一次XD 就是這樣囉,各位,感謝觀看,下次再見吧!:) (最近上線時間不定,極度想封網卻忍不住封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